《名剑风流》

第35章 灵鬼化身

作者:古龙

俞佩玉接着说道:“非但绝未休息过片刻,而且水米未沾。”

他笑了笑,接着道:“只要他刚想休息休息,刚端起碗,就会发现小神童从从容容的赶了过去,他一路不停,赶到黄鹤楼,正以为这场比赛必定是自己胜了,谁知他一抬头,就发现『小神童』正在楼上向他招手。”

朱泪儿拍手笑道:“妙极妙极,这故事实在好听极了。”

铁花娘道:“后来?血影人难道真引颈自决了不成?”

俞佩玉道:“此人虽恶毒,但却极自命不凡,泼皮撒赖的事,他倒是从来没有做过,何况他到了武汉时,已是强弩之未,几乎连站都站不稳了,纵然想撒赖逃走,别人也是万万不会放过他的。”

铁花娘道:“于是这一代枭雄就死在一个小小的孩子身上。”

俞佩玉道:“不错。”

朱泪儿眼睛里发着光,道:“一个十四五岁的孩子,就有如此高明的轻功,实在令人佩服。”

俞佩玉微笑着摇了摇头,道:“他轻功虽不弱,但比起『血影人』来,还是差着很多。”

朱泪儿怔了怔,道:“他轻功既然不如血影人,怎会胜了呢?”

铁花娘沉吟着道:“这也许是因为他仗着年纪轻,体力足。”

俞佩玉又摇了摇头,微笑道:“也不对。”

朱泪儿道:“那……那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俞佩玉道:“你难道猜不出?”

朱泪儿低着头想了半天,忽然拍手笑道:“我明白了,『小神童』一定是双胞胎,兄弟两人长得一模一样,弟弟先就赶在前面等着,等血影人经过时,故意亮一亮相,哥哥再乘快马赶到前面去,等血影人赶过弟弟,哥哥又已在前面等着了。”

俞佩玉笑道:“还是不对。”

朱泪儿又怔了怔,道:“还不对?”

俞佩玉道:“你想,血影人纵横一世,岂是容易上当的人,何况,以他的身法之快,纵然有日行千里的宝马,也绝对无法赶到他前头的。”

朱泪儿道:“也许……也许他们抄了近路。”

俞佩玉道:“血影人走的就是最近的一条路。”

朱泪儿苦笑道:“那么,这……这可真把我弄糊涂了。”

铁花娘忽然道:“我明白了。”

俞佩玉道:“哦?”

铁花娘导『小神童必定找了很多和他身材相似的孩子,扮成和他一样的容貌,躲在路上等到血影人要歇不来时,他们就故意自血影人面前掠过。』

俞佩玉摇头笑道:“还是不对。”

铁花娘也一怔道:“还不对?”

俞佩玉道:“我早已说过,血影人不是容易上当的人,而且目光锐利如鹰,『小神童』怎敢用这种法子来骗他。”

朱泪儿道:“不错,易容改扮,总有破绽可以看出来的,何况,要找个和『小神童』同样身材的孩子,也并不是件容易事。”

俞佩玉道:“更何况『小神童』的轻功自成一格,身法极特异,别人就是要学,也学不像的,也就因为这缘故,所以『血影人』才丝毫没有怀疑……”

铁花娘苦笑道:“那么,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我实在也糊涂了。”

俞佩玉笑道:“这件事揭穿了其实一点也不稀奇,只因『小神童』虽不是双胞胎,却是五胞胎,他们五兄弟长得都是一模一样的。”

     ※        ※         ※

杨子江坚持现在还不能将箱子里的人放出来,为了便于行动,他们只有将箱子用绳索绑在背后。

身上背着这么重的一口箱子,自然不是件舒服事,但听了俞佩玉这故事,铁花娘和朱泪儿竟不觉将这件事忘了。

朱泪儿笑道:“我本来一直以为你不会说话,谁知你说起话来,简直可以将死人都说话,而且还会卖关子,吊胃口。”

铁花娘笑道:“五兄弟全都长得一模一样,那倒真有趣极了。”

朱泪儿道:“但我敢担保这五兄弟一定娶不到老婆。”

铁花娘又怔了怔,道:“为什么?”

朱泪儿道:“女孩子听了这故事,还有谁敢嫁给他们。”

铁花娘道:“为什么不敢?”

朱泪儿道:“他们若是心血来潮,也用对付血影人的法子来对付自己的老婆,有那个女孩子能受得了。”

她说着说着,自己的脸也不觉飞红了起来。

针花娘『噗哧』一笑,道:“这倒也是实话,若是一个不小心弄错了,那可真是麻烦。”

话未说完,她的脸也红了起来。

俞佩玉笑了笑,道:“你们可知道我为何会说这故事么?”

朱泪儿眼睛一亮,道:“你的意思是说,那『灵鬼』也是五胞胎兄弟?”

俞佩玉道:“他们自然不会是天生的五胞胎,而是人工造成的。”

朱泪儿道:“但我却一点也看不出他们是经过易容改扮的。”

俞佩玉叹了口气,道:“普通的易容术只不过能瞒得过一时而已,而且很容易就会被人看出破绽,但若用精妙的刀圭术,在他们年幼时就将他们的脸改造得一模一样,再用葯力麻*了他们的神智,那么他们就会变成一群傀儡,不但容貌完全一样,说话和行动也不会有什么分别了。”

他又长叹了一声,接着道:“这种事听来虽不可思议,但却并非完全做不到的,我就可以保证,世上的确有这种能改造别人容貌的人。”

朱泪儿骇然道:“如此说来,活人到了他刀下,岂非也要变得像木头人似的,任凭他将自己的脸雕出来,刻过去。”

俞佩玉道:“正是如此。”

朱泪儿眨着眼道:“那么,第二个『灵鬼』才是伤了海东青的人,就因为他和海东青交过手,所以才会对杨子江的武功了如指掌。”

俞佩玉道:“不错,杨子江和海东青乃是同门兄弟,武功的路数自然完全一样。”。

朱泪儿叹道:“这就难怪杨子江方才听了你的那句话,精神立刻一振,他本来见到那『灵鬼』竟对自己的武功了如指掌,一定也以为他是死而复活的。”

俞佩玉道:“所以纵然有第三个『灵鬼』来,也不足为虑了,因为这第三个『灵鬼』绝不会知道他的武功路数,而他却已和『灵鬼』交过两次手,想必已定能制敌机先,你们总该也已看出,这『灵鬼』的出手虽诡秘迅急,但变化却不多。”

朱泪儿道:“若非如此,你绝不会抛下杨子江一个人在那里的,是吗。”

俞佩玉笑而不答,铁花娘却轻叹了口气道:“无论谁能交到俞公子这样的朋友,都可说是天大的运气。”

朱泪儿道:“但我却还弄不清杨子江究竟是不是俞佩玉的朋友,我觉得他行事有些翻来覆去,颠三倒四的,教人猜不透他究竟是什么意思。”

突听一人叹道:“他实在有很大的苦衷,不到最后存败关头,绝不能将自己的身份??露给任何人知道……”

     ※        ※         ※

原来海东青不知何时已醒了过来,俞佩玉一直半扶半抱的架着他走,这时他才自己站住了。

朱泪儿叹道:“谢天谢地,你总算醒过来了,但要到什么时候你才能将你们的秘密说出来呢?你们的最后关头要几时才到?”

海东青沉吟着道:“现在虽还未到最后关头,但、可将这秘密说出来。”

朱泪儿道:“为什么?”

海东青长叹道:“因为这秘密已不是秘密了。”

朱泪儿道:“已不是秘密?它明明还是个秘密嘛。”

海东青道:“世上本没有绝对的秘密,只看对那一人而言,对你……”

朱泪儿抢着道:“好好好,我不管你那秘密它竟还是不是秘密,我只问你,你们究竟是什么人?『天地玄黄,宇宙洪荒』那两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海东青默然半晌,缓缓道:“我和杨子江本都是孤儿,我们的师父也就等于是我们的父亲……”

朱泪儿道:“我知道你们都是孤儿,只问你们的师父是谁呢?”

海东青沉下了脸,冷冷道:“这件事说来话长,你若想听,就性急不得。”

朱泪儿一赌气,撇了撇嘴道:“不听就不听,又有什么了不起。”

海东青道:“你不听我也非说不可。”

朱泪儿忍不住一笑,道:“这才叫山西人的驴子,赶着不走,拉着倒退,天生就有点贱骨头。”

海东青也不理她,却向俞佩玉道:“其实我早已就想将这秘密说出来,因为此事只怕和俞兄你有很大的关系。”

俞佩玉脸色变了变,还未说话,海东青已接着道:“家师退隐已久,他老人家的姓名就算说出来,各位也未必知道,我虽不愿为他老人家吹嘘,但他老人家确是位武林异人,五十年前便已天下无敌。”

朱泪儿道:“那也许是因为他没有遇见凤三先生,只碰到这些人。”

海东青还是不理她,道:“他老人家生平只有一个对头,据说此人也是个武林少见的奇才,不但武功绝高,而且旁门杂学更无一不精,只不过心太狠,手太辣,昔年被家师和另一位武林前辈逼得不能不远遁穷荒,而且还逼他发誓说,只要家师和那位武林前辈一日不死,他就一日不回中原。”

俞佩玉动容道:“此人是谁?”

海东青道:“家师也没有说出他的名姓,只说他叫『东郭先生』。”

俞佩玉皱眉道:“东郭先生?”

海东青道:“俞兄自然也不会知道他名字,此人潜伏在边外穷荒已近三十年,而且居然遵守答言,绝未踏入中原一步。”

俞佩玉嗅道:“昔日的邪魔外道无论如何,总还自持身分,知道爱惜羽毛,如今却是一代不如一代了。”

海东青道:“此人虽然隐迹穷荒,却并非真的在修心养性,只不过始终不敢明目张胆的为非作歹而已。”

他歇了口气,又接着道:“据家师所知,这三十年来他一直都在暗中阴谋策划,准备卷土重来,而且一来就要席卷天下,现在家师退隐已久,那位武林前辈更早已仙去,他自己觉时机到了,所以……所以就……”

说到这里,他似已有些不支,连站都站不稳了。

铁花娘立刻放下箱子,扶着他坐下,海东青既是杨子江的师兄,她自然『爱屋及乌』,关切之色,溢于言表。

朱泪儿却急着问道:“你是说那东郭老魔现在已不甘寂寞,终于将阴谋发动了么?”

海东青叹了口气,道:“家师虽已退隐,但深知此人的凶毒,所以一直都在暗中监视着他,只不过此人行迹极诡秘,做事更周密,家师也始终未能抓住他的作歹证据,直到最近一次,家师出去了三个多月后,回来就要我们做一件事。”

朱泪儿道:“做什么事?”

海东青道:“他要我们立刻出山来监视当今武林盟主俞放鹤的行动。”

俞佩玉脸色沉重,道:“如此说来,这俞……俞某人想必就是东郭先生用来掌握武林大权的傀儡了,我也早已算准他必定另有靠山的。”

海东青道:“家师行事,素来不多作说明,但据我们猜测,情况只怕也必定是如此,东郭先生自己既不能出面,只有利用一个在武林中声誉素佳的人来为他出面,俞放鹤一向沽名钓誉,正是他最好的人选。”

俞佩玉面色又变了变,但却忍住了没有说话。

朱泪儿目光闪动,道:“难怪那天俞放鹤只打了个手式,天吃星就不敢惹他了,那天吃星想必是知道东郭先生的厉害的。”

海东青冷冷道:“当今天下,除了家师之外,只怕谁也挡下住东郭先生的出手一击,至于那个凤三么……嘿嘿。”

他虽然没有说下去,言下之意却已很明显。

但朱泪儿这次居然没有反chún相讥,因为她想到那『天吃星』的武功的确不在凤三叔之下,连天吃星都对东郭先生如此畏惧,东郭先生的武功自然可想而知,朱泪儿也只有将这口气忍了下去,道:“天地玄黄,宇宙洪荒这两句话又是什么意思呢?”

海东青道:“东郭先生,自己不能入关来和俞放鹤直接连络,就派了两个人来传达他的命令,这两人却被家师半途拦住,他们和俞放鹤连络的秘密口令,就是『天地玄黄,宇宙洪荒』这八个字。”

朱泪儿道:“那两人又怎肯将这种秘密告诉你师父呢?”

海东青淡淡道:“在家师面前,天下只怕没有人能不说实话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5章 灵鬼化身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名剑风流》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