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剑风流》

第36章 地狱恶魔

作者:古龙

朱泪儿的脸色吓黄了,嘶声道:“这些蜡人不是死,是活的。”

铁花娘嘴chún发抖,几乎已骇晕了过去。

只听那蜡人道:“你们若还想要她们活着,就站在那里,一动都不要动。”

他嘴里说着话,脸上就有层薄薄的蜡一片片剥落下来。

俞佩玉就站着下动,连话都不说。

海东青却忍不住道:“你们想怎样?”

他这句话其实问得很多余,很可笑,任何人到了情急的时候,都常常会说出很无聊的话来。

就在这时,只见远处两个正在下棋的“蜡人”也忽然动了,身子一闪,就向地们飞扑过来。

抱住朱泪儿的那“蜡人”道:“你们两人无论谁动一动,这两个女人就没命。”

朱泪儿嘶声道:“不要管我,他们不敢杀我的。”

俞佩玉叹了口气,这口气还没有完全叹出来,他的人已被两条很有力的手臂抱着,接着就被人点了六七处穴道。

朱泪儿又惊呼了一声,嗄声道:“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你为了我……”

话未说完,她眼泪已落了下来。

只听一人咯咯笑道:“小姑娘你现在总该知道蜡人并不比真人好了吧,其实他们有时候比真人还危险得多。”

刺耳的笑声,方才那穿黑袍子的老人又走了出来,只不过头上戴的已不是竹笠,而是顶形状很奇怪的高帽子。

他的人本就很矮,这顶帽子又特别高,骤眼望去,只觉帽子似乎比人还高,那模样实在又滑稽,又可笑。

但此时此刻,又有谁还能笑得出来。

朱泪儿大骂道:“你这老妖怪,你……”

她把什么难听的话都骂了出来,这老头子却像是听得很有趣,等她骂完了,才笑着道:“小姑娘,你很会哭,也很会骂人,我老人家最喜欢你这种小姑娘了,等下一定将你做成一个最漂亮的蜡人,漂亮得就好像无锡泥娃娃一样。”

朱泪儿嗄声道:“你……你……”

她还想骂几句,怎奈心里发毛,嘴chún发乾,那里还骂得出。

那老人头上的高帽子直摇,摇摇摆摆的走到俞佩玉面前,道:“小伙子,你就叫俞佩玉?”

俞佩玉道:“是。”

老人咯咯一笑,道:“我虽未见过你,但一眼就认出你来了。”

俞佩玉忽也一笑道:“我虽未见过你,但也认得你。”

老人怔了怔,大笑道:“你若真认得我,你的本事可真不小。”

俞佩玉道:“你并不是人。”

老人狞笑道:“你也和那小姑娘一样会骂人?我不是人难道是妖怪。”

俞佩玉道:“你也不是妖怪,只不过是个死,因为你早已死了。”

老人大笑道:“你说我是死?”

俞佩玉道:“不错,你虽未见过我,但我却早已见过了你。”

老人道:“你见过我?在那里?”

俞佩玉道:“在一个坟墓里。”

朱泪儿的眼睛发直,连她都觉得俞佩玉说的话实在有些莫名其妙,她几乎要认为俞佩玉忽然有了毛病。

一个很正常的人绝不会说话人是死,更不会说自己到过坟墓里去,这简直不像是俞佩玉说的话。

谁知老人听了这些话,脸色却忽然变了,瞪了俞佩玉半晌,道:“你去过那坟墓?”

俞佩玉道:“不错,我还在里面耽了很久。”

老人道:“你是怎么出来的?”

俞佩玉笑了笑,道:“从你屁股下面走出来的。”

听到这里,非但朱泪儿认为他有毛病,铁花娘和海东青简直已认为他发了疯,因为他说的完全不是人话。

但那老人的脸色却变得更可怕,忽然大声道:“乖孙女,你出来。”

她的孙女一出来,除了俞佩玉外,大家又骇了一跳,谁也想不到这老人的孙女竟是姬灵风。

俞佩玉却早已看出这老人就是诈死而逃的姬苦情了,他做“蜡人”的本事不错。只听姬苦情道:“这小子说的话可是真的么?”

姬灵风道:“我不知道。”

她看来很憔悴,很虚弱,但回答得却很干脆。

姬苦情道:“但他去过杀人庄,是吗?”

姬灵风道:“他若未曾去过杀人庄,我怎么会认得他,但去过杀人庄的人很多,又不止他一个。”

姬苦情笑了,拍着她的脸蛋儿,笑道:“乖孙女,对爷爷说话怎么可以这样没礼貌。”

姬灵风嘟着嘴道:“人家头昏,就想睡觉。”

她话未说完,扭头就走,居然始终也没有看俞佩玉一眼。

姬苦情摇着头,喃喃道:“这孩子已被她娘宠坏了……”

他忽又瞪着俞佩玉道:“我听说俞放鹤的儿子也叫做俞佩玉,是么?”

俞佩玉道:“好像是的。”

姬苦情道:“听说他已死在杀人庄。”

俞佩玉道:“好像不错。”

姬苦情眼睛里忽然发出了光,缓缓道:“也许他并没有死,也许他到坟墓里去走了一趟,又活回来了,而且还遇着个人替他将容貌改变了。”

他忽然一把揪住俞佩玉的衣襟,大声道:“也许他就是你,你就是俞放鹤的儿子。”

     ※        ※         ※

俞佩玉本来想不通姬灵风为何要说谎,现在才明白了,他面上虽然不动声色,掌心里不觉沁出了冷汗。

姬苦情说不定也是和那“俞放鹤”一路的,将俞佩玉诱来,也许为的就是要查明两个俞佩玉是否同一人。

俞佩玉易容的秘密,只有姬灵风知道,但她并没有说出来,俞佩玉虽不知道她为了什么要替自己隐瞒,却实在感激得很。

姬苦情还瞪着他,厉声道:“你究竟是否俞放鹤的儿子?”

俞佩玉笑了笑,道:“我是谁的儿子,和你又有什么关系?”

姬苦情道:“你就算承认是俞放鹤的儿子,又有什么关系?”

俞佩玉笑道:“你为何不承认是他的儿子?”

姬苦情脸色一沉,忽又大笑道:“好,小伙子,算你嘴硬,你既然不喜欢说老实话,我就索性叫你永远说不了话吧。”

     ※        ※         ※

这石窟比外面那洞窟明亮得多,也温暖得多,因为大铁炉里已生起了火,火上有只大铁锅里的蜡已开始融化。

姬苦情用一只长柄的铁杓在锅里缓缓搅动着,当火焰渐渐转变为青色的时候,锅子里就有一阵阵热气散发出来,在氤氲的热气和闪动的火光中,他的脸看来就像是一个用青铜铸成的魔鬼面具。

他眼睛里也闪动着一种疯狂的、狂热的光芒,缓缓说:“将一个有血有肉的人做成一个蜡人,并不是件容易事,第一,要注意融蜡的时候,既要将蜡完全融化,又不可将蜡煮得太沸,一定要在蜡刚刚开始起泡的那一瞬间,就将蜡倒在人身上。”

他咯咯一笑,接着道:“那就好像广东人做油淋鸡一样,手要稳,心要细,要将蜡慢慢的浇,而且还要浇得很匀,等第一层蜡,已完全凝固了之后,再开始浇第二层,只要手稍微一抖,就完全前功尽弃了。”

他悠然自得的说着,真像是一位名厨,一面在做油淋鸡,一面在食客面前夸耀着自己的手艺。

只可惜听他说话的并非食客,而是“鸡”——鸡若也有感觉,到了厨房后会是什么心情呢?

朱泪儿此刻的心情就正和鸡差不多,又愤怒,又害怕,只恨不得一嘴将这残酷的疯子啄死。

铁花娘似已怕得控制不住自己了,嘶声道:“你快杀了我吧,你为何还不动手?”

姬苦情悠然笑道:“我要做一个完好的蜡人,还有件特别注意的事,那就是切切不可先将人杀死,这样做出来的蜡人,才能有生动鲜活的神气,若先将人杀死,再浇蜡,做出来的蜡人看来就会死气沉沉了。”

铁花娘道:“你,你……”

她嘴chún发抖,喉咙像是已被堵塞住。

姬苦情忽然向她一笑,道:“但杨夫人你却大可放心,我绝不会为难你的,因为我想杨子江绝不会喜欢跟一个蜡人睡觉。”

海东青变色道:“杨子江难道真的和你串通了?”

姬苦情大笑道:“不错,他比你聪明,比你会选择朋友,他选择的朋友是拿刀的厨子,你选择的朋友都是鸡。”

海东青呆了半晌,颤声道:“杨子江,杨子江,师父待你不薄,你为何要做出这种欺师灭祖的事,你难道将师门的规矩都忘了么?”

说着说着,他眼泪似已将夺眶而出。

朱泪儿恨恨道:“难怪他不怕灵鬼杀他了,原来他知道只要我们一去,他就可以向灵鬼说明他们本是一家人了,这小贼做尽了不要脸的事,嘴里还要说漂亮话。”

她话未说完,针花娘已失声痛哭起来。

朱泪儿冷笑道:“杨夫人,你哭什么?你嫁到这种的丈夫,还有什么不开心的。”

铁花娘流泪道:“我……我……”

朱泪儿道:“你们无论是谁请帮帮忙,将这位杨夫人往我身旁请开吧,我已开始受不了她身上的臭气。”

姬苦情笑道:“你不说我倒忘了,我早已该将杨夫人请到上座的。”

铁花娘嘶声大呼道:“你们莫要动我,我不是杨子江的妻子,我情愿做蜡人,也不愿做这种人的妻子,我情愿和他们死在一起。”

姬苦情淡淡道:“无论谁到了这里,死活已由不得他自己了。”

海东青望着俞佩玉,黯然道:“俞兄,我看错了杨子江,我……我对不起你。”

俞佩玉道:“这是他的错,不是你的错,海兄,你……你何必难受。”

海东青长叹道:“无论如何,他总是我的兄弟,我……”

突听姬苦情大声道:“快,快开炉门,再将锅吊高些,现在火候正恰到好。”

     ※        ※         ※

杓子里的蜡还在冒着气。

姬苦情笑道:“第一杓蜡倒在身上会有些疼的,俞公子你最好忍耐些,但两三杓浇过去之后,你就会慢慢不觉得疼了。”

他将蜡缓缓倒在一块木板上,看着蜡汁在板上凝固,喃喃道:“嗯,现在果然是恰到好处……快将俞公子的衣服脱不来。”

朱泪儿大呼道:“你为何不先由我开始……”

姬苦情笑道:“迟早都要轮到你的,你急什么?”

朱泪儿嗄声道:“求求你,先由我开始吧,我死也感激你。”

姬苦情道:“你不忍看俞佩玉在你眼前受苦,所以想先闭上眼么?”

朱泪儿咬着嘴chún,一面流泪,一面点头。

姬苦情笑道:“但你难道喜欢先在他们面前脱光衣服?”

朱泪儿怔了怔,失声哭了起来。

铁花娘嘶声道:“你先向我下手吧,我……我不怕……”

姬苦情上下打量了她一眼,说道:“你的身材的确不错,我想他们也喜欢我先向你下手的,临死前能看到你这样的美人儿脱光衣服,也总算眼福不错。”

他忽又叹了口气道:“只可惜你是杨子江的老婆,可惜,可惜……”

海东青厉声道:“你这畜牲,老畜牲,你简直连半分人性都没有。”

姬苦情笑道:“你可是想故意激怒我,要我先向你下手?”

海东青吼道:“你有胆子向我下手么?”

姬苦情大笑道:“好,好,你们都很有义气,也很够朋友,居然都抢着要先死,我索性成全了你们吧。”

他狞笑着道:“把这三人的衣服都脱光,让他们拥抱在一起,我要将他们三个人做成一个很特别的蜡人,让别人一眼就可看出他们是朋友。”

海东青和朱泪儿同时大叫了起来,朱泪儿虽也屡经险难,但直到今日,才真正到恐惧的滋味。

俞佩玉虽然闭口无言,心里却更愤怒,更悲伤,他想不出老天为何一定要使他的遭遇如此悲惨。

早知如此,他还不如死在桑二郎手里了,桑二郎虽也是个残酷婬猥的疯子,但比姬苦情还好些。

他还想不出如此疯狂婬猥的主意。

突然间,一个人从外面飞了进来,手舞足蹈,就好像一个被人凌空吊起来的傀儡,来势却极快。

姬苦情变色道:“谁?”

“谁”字刚问出来,这人已不偏不倚,落在那个盛煮沸熟蜡汁的大铁锅里,发出一声令人心惊胆悸的惨呼。

锅里的蜡汁飞溅而出,有一点溅到了朱泪儿身上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6章 地狱恶魔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名剑风流》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