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剑风流》

第39章 风波已动

作者:古龙

俞佩玉正色道:“因为这本“阎王帐”记载的都是当今武林人物的丑闻,销魂宫主拥有它,就等于拥有一面护身符,谁都怕被揭穿秘密,而不得不对她顾忌三分。”

凤三点了点头,但又将头连摇:“道理不错,但也有相反的一面,我的意思是说这本“阎王债”是惹祸根苗。”

俞佩玉眼神一动:“三哥的意思我明白凡是被“阎王债”记录丑闻的人物,必千方百计将它据为己有,一方面可以隐去自身的秽事,一方面反可胁制别人,你说可对么?”

凤三点一下头:“不错,所以既然你已经从“阎王债”上晓得很多秘密,就没有再保存它的必要了,免得惹上很多麻烦。”

俞佩玉含笑说:“这点我跟三哥的想法相反,如果被人晓得这本阎王债在我身上的话,毁了它也无法避免困扰。”

凤三诧道:“那是为了什么?”

俞佩玉道:“因为没有人会相信我轻易将它毁去,这场麻烦是免不了的,而且我希望这项风波早一点掀起。”

东郭先生将颏下的大胡子一摔,急忙插口道:“小伙子,听你这话的口气,莫非是唯恐天下不乱,对不?”

俞佩玉点头道:“对了,我准备明天就将“阎王债”上的丑闻散布出去,我这样做的目的不仅要报家父之仇,并且也要将整个江湖重新整肃一番,绝不让那些外披羊毛,内藏狼心的假仁伪善者,再以欺世盗名的手法蒙蔽江湖。”

这话使室内人俱都瞪大了惊诧的眼神,但也都流露了赞佩的眼光。

东郭先生摸了摸他的大胡子,又不停的将头连点,最后将脸色一正。

“小伙子,你的豪气确实下小,但是立意固善,也要行之有方,如果眼前你就算莽撞撞的将”阎王债“抖露出去,那我老人家就要将你好有一比了——”俞佩玉含笑望着他:“请问比从何来呢?”

东郭先生道:“比作“寿星公上吊”,活得不耐烦了。”

俞佩玉道:“前辈的意思我明白,就是说我目前的功力还不够,招惹不起江湖巨头的联手攻击,对不?”

东郭先生将头连点,道:“算你小子聪明,猜的一点也不错。”

凤三正色插口道:“四弟,这是很值得重视的,你虽有一手擎天的志气,但有时也要量力而行。”

俞佩玉笑道:“三哥说得对,我当然有所凭藉才会作这样的狂想,绝不是随便说了而已的。”

众人又面面相觑。

凤三用眼盯着他问道:“那你所凭藉又是什么呢?不妨说出来让我们大家听听。”

俞佩玉将竹牌一扬,道:“这是东郭先生的“报恩牌”,有了它我就不再顾虑一切。”

东郭先生惊的一哆嗦,道:“小伙子,你好狠?意慾将腥风血雨的事,完全扣在我糟老头一个人的身上么?”

俞佩玉肃穆道:“老前辈不要想歪了,我并非藉此“报恩牌”坚请你老人家出面和他们去拚生死,而是只想请前辈将“无相神功”传授给我。”

东郭先生又是一怔,道:“你怎么知道我有“无相神功”?”

俞佩玉说道:“乃是“墨玉夫人”姬悲情亲口所说出,她说“无相神功”正是她“先天罡气”的克星。”东郭先生怒道:“所以你就将目标对准我了,想仗“报恩牌”威胁我?”

俞佩玉躬身将“报恩牌”双手奉上道:“前辈息怒,晚辈实在没有仗物胁人的打算,只请前辈念今后江湖安定,赐予成全。”

东郭先生一声冷哼,伸手将“报恩牌”夺了过去,并紧接着一掌朝他当胸推来。

凤三先生和高老头顿时发出惊呼。

可惜慢了,当他们发觉东郭先生施展的竟是“无相神功”时,只听得俞佩玉一声惨嗥,身子像断了线的风筝,狂飙卷得穿屋而出,直朝一条溪畔飞去。

凤三瞪大了惊骇的眼神:“东郭老鬼,你为什么要对他下这种毒手?”

东郭先生眯着小眼咧嘴一笑道:“你是看兵书淌眼泪——替古人担忧。”

只说了这么句没头没脑的话,人便疾窜而出,等到凤三赶到屋外时,东郭先生和俞佩玉都消失不见了,只看到远处有一条飞掠中的灰影,那速度之快像驭电追风,眨眼功夫便失去了踪迹。

凤三情急如焚,而就在此时身后传出了高老头的声音:“暂且别急,凭你我的脚程是追赶不上的,我知道他将藏在什么地方,等你身体完全康复了,我们一同去找他。”

凤三猛的转过身来:“还要等到我康复?……。那四弟……”

高老头忙用手势止住道:“放心,你是有点替古人耽忧,俞佩玉不是夭折像,他死不了的。”

凤三用道茫然眼神在他脸上一扫……

朝阳缓缓升起,将原野景色映的一片金黄,而凤三先生也就在晨曦普照下似乎醒悟了什么,脸上愁云随风散去。

     ※        ※         ※

漆黑、幽暗、阴风惨惨,泥腥气扑鼻,那漫长的地道仍和来时一样,好像永远都走不到尽头。

有三条黑影在地道中朝前摸索着,这三人就是朱泪儿、海东青,还有一个铁花娘。

这三人默默无言朝前摸索着,朱泪儿挽着铁花娘,铁花娘搀着海东青,在这种情况下摸索前进,每个人心头上都好像压了一块重铅。

这时三人都有劫后余生的感觉,刚才在石窟内千钧一发时,如非“墨玉夫人”姬悲情及时出现,他们三个这时都已活活被热蜡浇死,而替那令人毛骨悚然的石室内再增添三具蜡人。

他们现在跟进入地道时的情形差别很大,因为少了一个俞佩玉,这在朱泪儿的感受上尤为灵敏,失去了俞佩玉就好像失去了一盏明灯,使她感到地道更黑,也感到徨无主。

他们现在离三十九盏灯还远得很呢,海束青终于不甘沉寂,首先拉开喉咙道:“有人曾经讲过:“不说话比死还难受”,但在该说话的时候觉得像得了锁喉症,你说怪不?“朱泪儿顿时停下脚步道:“你这话是不是冲着我来的?”

海东青道:“冲着谁,谁心里自然有数,情愿大吵一场,也不愿意这样闷着气走路。”

朱泪儿道:“我的心情下好,你说话少带尖带刺的。”

海东青愣愣的道:“你为什么要心情不好嘛?”

朱泪儿被问得一愣。

铁花娘插口道:“这还用问,朱姑娘见不到俞佩玉,就像掉了魂,这种心情你们男子汉没有办法了解。”

朱泪儿被说得脸通红,好在地道黑暗,没有人能看见。

海东青道:“那也不至于这样烦闷,这只是短时间的分离,而且家师有意将朱姑娘收为女徒,这种天大的造化,高兴还来不及呢。”

铁花娘道:“那是你的想法,你晓得朱姑娘心里作什么打算?”

海东青讨了一个没趣,闭口不说话了。

于是三人又在沉默中继续朝前探索,恨不得早一点离开这犹如阴曹地府的地方。

正走之间,朱泪儿突然停下脚步,神情紧张的道:“听……这是什么声音……”

地道中不仅幽暗,而且寂静的令人窒息,但在极度的沉寂中,却隐隐传来了沙沙的声响。

那应该是衣袂飘风的声音,或者是人类走动时的脚步声响,但是因地道内回音太重,而无法分辨清楚。

那声音轻微极了,好像在很远很远发生,而三人所听到的也只是回音而已,否则也将无从发觉。

不过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地道中又有人出现了,正朝这里飞纵而来。朱泪儿比较机警,忙将铁花娘和海东青拉成一串儿再贴近洞壁伏倒,屏息凝神,以候动静。

就在此时,一条黑影夹着劲风飞掠而过。

那速度快极了,快的好像一阵风。

可惜的是三人都没有辨借黑影的轮廓,那好像一头夜鸟,又好像一只巨型蝙蝠。

那黑影一闪而逝之后,三人仍旧静伏不动。

又过了一会,朱泪儿突然发出自言自语的低呼:“奇怪?……奇怪?……”

铁花娘轻轻扯了她一下:“什么事值得连声奇怪?莫非你发现什么特异之处了么?”

朱泪儿说:“没有,但我觉得刚才的黑影好像是武林盟主俞放鹤,也许这就是所谓灵感。”

铁花娘说:“他到这里来,又是为了什么呢?”

朱泪儿说:“眼前谁也不晓得,除非我们再折返回去,暗中偷窥偷窥。”

铁花娘道:“我可没有这分兴趣,简直等于在地狱中摸索。”

海东青道:“我支持朱姑娘的提议,反正用热蜡浇人的怪物已经被家师用“先天罡气”格杀了,再也不会出现以前的恐怖局面,我们还怕什么。”

朱泪儿坚持道:“假如是俞放鹤到这里来,说不定和俞佩玉有莫大关连,说什么我也要回去看看,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

铁花娘在两人附和之下,只好硬着头皮同意,于是掉过头来又朝地道深处走去。

     ※        ※         ※

石窟四壁燃着几盏灯,昏沉沉的光亮下,一张石椅上坐位浑身黑衣的女人,她就是“墨玉夫人”姬悲情。

石窟内寂静无声,而姬悲情也是心无旁惊的端坐不动,她好像有什么沉重心事。

她是一个性格十分倔强的人,经姬苦情提醒后,她也有点感到应付俞佩玉的方式有点欠妥,但是她情愿错下去,也不愿意在任何人面前承认错误。

石窟四壁冷冰冰的,但“墨玉夫人”的表情更冷,由于心里起了疙瘩,情不自禁的脱口念着:“我错了么?……难道我真错了么?……”

她认为在这石窟内,甚至整个地道内都不会有外人的,纵然吐露心事也不会被人听到的。

但是她估许错了。

就在她话声刚歇时,石窟门外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你是错了,而且错的不堪想像。”

姬悲情猛的一怔:“谁?”

门外的低沉声音道:“连我的声音也听不出来了?你现在的情绪实在太乱。”

随着话声闪进一条灰影,竟是姬苦情。

姬悲情冷冷的投了他一瞥:“你怎么回来得这样快?”

姬苦情的脸色很难看;“你问错对象了,应该问那小子为什么决定得那样快。”

姬悲情诧声道:“你是指俞佩玉?”

姬苦情说:“不是他还有谁,这小子实在棘手。”

姬悲情急声道:“他究竟决定了什么事情?”

姬苦情说:“是我们最怕的事情,他已将“阎王债”向江湖公布了。”

姬悲情稳不住特有的矜持,惊站了起来:“我希望你再清楚的讲一遍。”

姬苦情苦笑说:“讲两遍还是那么回事,其中不仅包括我们之间的秘密,还包括你跟俞独鹤之间的丑闻。”

姬悲情的身子在微微发抖:“我要杀掉他……我一定要亲手杀掉他……”

姬苦情说:“现在才晓得应该除掉他已经晚了,谁也收不回来散布在江湖上的“阎王债”。”

姬悲情怨声说:“事已至此,你还在抱怨我。”

姬苦情摇了摇头:“不是抱怨,而是事实如此,并且那小子刁滑得很,不知躲向何处,我找了好几个地方都没有找到。”

姬悲情偾声道:“那只是时间问题,我一定要亲手杀掉他,而且要让他死得很惨很惨。”

姬苦情顿了一顿:“不过还要同时再除掉一个人,他比那小子更可恨。”

姬悲情一怔:“谁?”

姬苦情说:“是我们的死冤家活对头——东郭先生。”

姬悲情诧容又现:“这件事情跟他有什么关系?”

姬苦情双眼直冒怒光:“就是那老鬼替他撑的腰,我想你的本意下外乎想利用那小子以“报恩牌”胁制老鬼,不料如今反受其害,谁也料不到转变成这样坏的下场。”

姬悲情眼一瞪:“你又在抱怨我?”

姬苦情说:“现在谈抱怨解决不了问题,应该尽快想办法对付那一老一小才是正理。”

姬悲情说:“俞佩玉容易解决,辣手的是那老鬼。”

姬苦情道:“那就只好整个摊牌了,将我们用刀圭易容术一手制造出来的俞放鹤抬出来,让他行使武林盟主的权力,将那一老一小列为武林公敌,我们岂不就高枕无忧了。”

姬悲情一声冷哼说:“你不要忘了他的本来面目是漠北大盗“一股烟”,在时机未成熟前,他就那样会被我们利用。”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9章 风波已动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名剑风流》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