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剑风流》

第40章 妖法无边

作者:古龙

凤三正缠着乙昆恶斗,东郭先生那一声大吼,竟将他吼糊涂了——那简直是故意通知敌人逃跑。

其实东郭先生何尝又不是这个意思呢。

人的名,树的影,这话诚属不虚。

大地乾坤一袋装“布袋先生”,那响当当的“金字招牌”足能令一般武林人物望风而逃。

“飞鸵”乙昆所率领的高手联合缠住凤三先生游刃有余,东郭先生这一吼,大家就像老鼠见了猫,哄的一下四散逃去。

不仅这边,由怒真人率领的那批武林高手也下例外。

可是“飞鸵”乙昆跟怒真人仍死硬着头皮留置原地,以他们的身份要是也被东郭先生的一句大吼吓跑了,那他们就会在武林中被人笑掉大牙。

说时迟那时快,东郭先生凌空而下,人未落,“无相神功”的狂飙已如怒涛般的涌至。

呼……

“飞驼”乙昆首当其冲,见情也只好运足全身功力,翻迎上去。

砰!

两掌劲力相撞发出轰然巨响,而乙昆也就在狂飙突起中,一阵骨碌碌砌滚,跌在两丈开外。

这样一来,凤三的压力顿告解除,东郭高那边也因只有一个怒真人缠住他,而告轻松。

突听半空中传来一声厉喝:“东郭老鬼看掌。”

话是一声,人影却有两条。

左上空是姬悲情,右上空是假俞放鹤,他俩竟凝聚了十成功力,来做这凌空下扑的一击。

这好像是孤注性的一击,好坏在此一举。

东郭先生表情突转严肃,遂也凝聚全身功力,翻掌便迎。

彰然巨响又起。

掌劲相撞时并激起莫大气流,就好像突然出现的风暴,而在烟尘怒卷中又可看到人影倏分。

我的天。

东郭先生一连倒退五个大步,拿稳马步时犹感血气翻腾,脸上也已变了颜色。

姬悲情、俞放鹤联台出手,凌空而下,在形势上占了不少便宜,但饶是如此也在“无相神功”下没有讨了太多的好,连退数步后,身子摇晃不已。

乙昆还没有爬起来,坐在地上脸色惨白,显然受伤不轻。

俞放鹤怒冲斗牛,但当出掌再攻时,突被姬悲情喝止了。

她将目光冷冷的投在东郭先生脸上。

“这四十年来,没有人敢这样冲撞过我。”

东郭先生道:“我老人家就算例外好了。”

姬悲情道:“我们之间的“梁子”算结定了,不过我不想在今夜解决。”

东郭先生咧嘴一笑:“我看不是不想,而是力不从心,何不干脆讲今夜大势已去呢。”

姬悲情说:“随便你怎么想,但我希望你转告俞公子一声,三天之内到我门上来解决这件公案。”

东郭先生道:“如果不按时赴约呢?”

姬悲情道:“那我们还是要找他的,但却要赔上一条可爱的生命。”

东郭先生一愣:“你这是什么意思?”

姬悲情说:“你应该想得到,现在朱泪儿已被我掌握在手中。”

凤三急声道:“你将她怎么样了?”

姬悲情淡淡一笑:“不用紧张,现在她被灵鬼看管着,三天之内是不会有任何凶险的。”

说到这里,她向俞放鹤使了一个眼色,俞放鹤背起乙昆绝尘而去。

姬悲情刚想离去时,一股掌风向她撞来。

“先天罡气”随手挥出,撞得凤三连退两个大步。

姬悲情冷笑说:“你还想动手?”

凤三怒目道:“不交出朱泪儿来,你就别想离去。”

姬悲情冷声道:“阁下恐怕没有这个本领,但如加上东郭先生,事情又当别论,不过我得警告你们一声。”

凤三道:“警告什么?”

姬悲情道:“不要忘了灵鬼是由我操纵的,我跟他之间灵犀一点通,只要我一动念,他会立刻处死朱泪儿。”

凤三厉聋道:“你敢!”

姬悲情笑了笑:“敢不敢,你会知道,不相信就再发一掌试试。”

凤三双掌一翻……

但却在即将发出时又猛的煞住,而将一双愤怒的眼神投在姬悲情脸上。

姬悲情笑了,笑的很得意。

她带着调侃的口吻道:“凤三先生能够悬崖勒马,还算是够聪明的,请不要忘了转告俞公子三日后之约,我一定会恭候光临。”

说完纤躯疾拧,晃眼间消失踪影。

怒真人还在死缠东郭高呢。

但见他双掌怒翻,口里头不停的呼叱连声……

突然,眼角余光被他瞟见身后多了两个人,一个是凤三,一个是东郭先生。

怒真人倏然而惊,收住掌势连退数步。

东郭先生冲他眯笑道:“牛鼻子,你是不是真想替姬悲情卖命?”

怒真人瞪着眼道:“谁说,找又不打她的糊涂主意。”

东郭先生说:“那就是替武林盟主效劳。”

怒真人将眼瞪的更大:“那更谈不到,我怒真人不是趋炎附势之辈。”

东郭先生道:“那我就不明白了,你为什么留在这里卖掉老命?”

怒真人道:“你似乎多此一问,那小子为什么将“阎王债”上有关我那些见不得人的事情完全抖露出来。”

东郭先生小眼珠一转:“找好像记得“阎王债”上有关你的部分,只是在销魂宫生面前曾经下跪求婚。”

怒真人道:“不错。”

东郭先生道:“这种芝麻大的小事,你也值得拚命?”

怒真人道:“在我来讲,可说奇耻大辱,名誉是第二生命。”东郭先生道:“我却认为这不必计较,就跟我曾经暗恋过尼姑一样。”

怒真人诧道:“我真想不到你这样直爽。”

东郭先生道:“我不妨直爽告诉你,“阎王债”是我替俞公子公布的。”

怒真人诧道:“那我就更不憧你的用意何在了,竟不惜将你自己的丑闻也宣布出来。”

东郭先生道:“简单的很,彻底整顿武林。”

怒真人道:“整顿武林包括这些鸡毛蒜皮事情?”

东郭先生道:“是的,那就是彻底改造武林中人的行为和气质,藉“阎王债”的公布,而使今后有所检点,这可以收到潜移默化之效果,不久将来,自然能使整个武林中入化暴戾为祥和,而永远不会再有伤天害理之事发生。”

怒真人道:“可是我的名誉损失……”

东郭先生道:“那能算得了什么,年轻时谁没有一段风流韵事?”

怒真人垂下了头,自言自语的说:“这话好像是有点道理。”

东郭先生说:“但这次彻底整顿武林,有一批人却是罪无可逭,必慾使他们得到应得的惩罚。”

怒真人道:“你指的是哪一批人?”

东郭先生道:“你知道现任武林盟主俞放鹤的事情吗?”

怒真人道:“当然,“阎王债”上公布的清清楚楚。”

东郭先生道:“好,但我还是希望你亲口说出来听听。”

怒真人道:“他本身是漠北大盗“一股烟”,做尽伤天害埋之事,尤以接受姬悲情刀圭易容术冒充俞放鹤,而甘为他们的傀儡。”

东郭先生道:“好,请再进一步谈谈他们的最终目地?”

怒真人道:“当然是操纵武林,把持一切。”

东郭先生说:“明了这个就好办,像姬悲情、姬苦情那样行为乖张,而心理又不正常之人,一旦操纵了整个武林,你能想到会产生什么结果吗?”

怒真人摇了摇头:“那真可怕。”

东郭先生道:“所以这次公布“阎王债”的真正对象,就是那一类少数人,而你却为了一件鸡毛蒜皮事情,而不知不觉中变成助纣为虐的一份子,你不感到惭愧吗?”

怒真人顿时哑口无言。

东郭先生又道:“事情我已经剖析清楚,今后你究竟抱怎样的态度,悉听尊便,今夜我不难为你,我们后会有期。”

怒真人满脸飞红,转身飞掠而去。

一场惊扰就此揭过,但凤三为了朱泪儿落在姬悲情手中,而深深感到不安。

东郭先生道:“你暂勿忧急,那小妞儿三天之内是不会有凶险的,我老人家敢以性命保证。”

凤三道:“但不要忘了她落在灵鬼手里,三天后将用什么办法对忖那杀不死的怪物?”

东郭先生一愣:“这一下你倒是真将我问住了……”

东郭高插口道:“天生万物,必有柑克之道,我们慢慢再研究对付他的办法。”

凤三道:“但不要忘了他不是人,也不是物,而是史无前例的灵鬼。”

东郭高喃喃道:“那也不能例外,慢说他只是受姬悲情操纵的一个怪物,纵然是真鬼,也有应付之策。”

东郭先生说:“二弟说得对,暂将这件事丢开,最要紧的是对这里不能丝毫松懈,当心姬悲情来一记“回马枪”。”

凤三、东郭高颇以为然,于是三人不敢离开瀑布附近一步。

     ※        ※         ※

黎明将黑暗冲蚀殆尽,山峦在朝阳映耀下一片金黄。

俞佩玉在此参禅“无相神功”才只三天。

依照东郭先生的估计,俞佩玉须七日功夫才能将“无相神功”学成,那将再须四天功夫,而姬悲情提出来的三天之约,现在只剩下两天。

照这样计算,俞佩玉功成赴约是赶不上的,所以大家很关心这个问题。

其中最心急的要算凤三,俞佩玉下仅是他的四弟,而且能否准时践约,还关系着朱泪儿的生死。

他面色凝重的望着东郭先生说:“你认为俞公子有没有提前完成“无相神功”的可能?”

东郭先生说:“很难,除非有特别的奇迹出现。”

凤三道:“所谓“特别奇迹”怎样才能获得。”

东郭先生一愣:“这一下你又将我问住了,那只能解释为可遇不可求的事情。”

凤三闻言心情更为沉重。

三人绕过布,来到洞壁眼前。

俞佩玉仍然趺坐在那块突出的天然平台上面,神情如人忘我之境,但有一点和昨天显著不同,就是面泛油亮亮的奇异色彩。

东郭先生脱声惊呼:“奇怪……奇怪……”

凤三道:“什么事情你又大惊小怪?”

东郭先生扯了他一下:“我们不要惊扰他,有话外面谈。”

绕过瀑布,在流泉旁的乱石堆中,三人各拣一块石头坐定,东郭高道:“老哥口称奇怪,是不是因为俞公子面泛红润色彩所致?”

东郭先生点了一下头:“是的,这是一个非常特殊现象。”

凤三道:“是好是坏呢?”

东郭先生说:“当然是好,这就是“无相神功”将成的象征,他比我预期的时间竟提早三天。”

凤三惊喜道:“提早三天?那就是说明天就会成功?”

东郭先生道:“不错,现在我找到答案了,这就是奇迹,但一时片刻我还想不出原因。”

东郭高道:“我晓得,一定是俞公子对“先天无极”门功力有深厚基础,练起“无相神功”来事半功倍。”

东郭先生欢欣地道:“二弟说得对,我竟没有想到这一点。”

转脸又向凤三道:“现在你总可以放心了,我们可以提前一天去赴姬悲情的约会。”

凤三脸上愁云一扫而空:“这也许是泪儿命不该绝,可是……”

东郭高插口道:“可是不晓得怎样对付灵鬼,对吗?”

凤三点头道:“是的。”

东郭高说:“现在我已经想出对付灵鬼之道,应该没有太大疑问。”

凤三慌忙道:“什么办法,快说出来让我听听。”

东郭高道:“对付灵鬼的关键系在姬悲情身上,请想,灵鬼的一切既然受她操纵,也就是说姬悲情有灵气寄附在灵鬼身上,只要能将姬悲情制伏,灵鬼也就自然失去一切能力。”

东郭先生拍手道:“对,一定是这样,要想泪儿不遭伤害,就一定不能放过姬悲情。”

凤三道:“既然这样,我要先离开一步。”

东郭先生诧道:“哪里去?”

凤三道:“先去盯住姬悲情,提防她作逃走的打算。”

东郭先生道:“仅仅一天时间都不能等待么,傍晚前那小伙子就会得到“无相神功”的,我们一同赴约岂不声势更壮。”

凤三道:“但是,一天时间内也许会发生很大的变化,所以我现在心急如焚,非要先启程不可。”

东郭高说:“好罢,但是绝不能独自有所行动,胆大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0章 妖法无边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