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剑风流》

第05章 生而复死

作者:古龙

杀人庄庄主挖好洞,轻轻将猫的身放下去,又在四围堆满了鲜花,再将土一把把撒上去,口中喃喃道“别人都说猫有九条命,你为什么只有一条可怜的孩子,是你骗了我,还是我骗了你?”

俞佩玉瞧着他矮小佝偻的身影,瞧着他那虽然孩子气却又是那么善良的举动,忍不住长长叹了一声。

杀人庄主吃惊得跳了起来,大声道“谁?”

俞佩玉赶紧走出去,柔声道“你莫要害怕,我绝无恶意。”

杀人庄主紧张地瞪着他,道“你 ……你是谁?”

俞佩玉尽量不让自己惊吓了他,微笑道“我也是这里的客人,叫俞佩玉。他竟然觉得什么事都不必瞒他,只因这畸形矮小的身子里,必定有颗伟大而善良的心。他对猫都如此仁慈,又怎会害人。杀人庄主那苍白而秀气,像是还未完全发育成熟的脸,终于完全安定下来,展颜一笑,道:“你是客人,我却是主人,我叫姬葬花。”

俞佩玉道:“我知道。”

姬葬花张大眼睛,道:“你已知道了?”

俞佩玉笑道:“我已见过夫人和令嫒。”

姬葬花眼睛垂了下来,苦笑道:“好像很多人都是先见到她们才见我。”

他突然抓住俞佩玉的手,大声道:“但你千万别听她们的话,我那妻子脑筋不正常,很不正常,简直是个疯子,我那大女儿更是个泼妇,没有人敢惹她,连我都不敢,她们长得虽美,心却毒得很,你下次见着她们,千万要躲远些。”

俞佩玉实未想到他对自己的妻子和女儿竟如此说法,不禁被惊得怔住,他说的话是真?

是假?

他看来并没有理由要骗他。

姬葬花颤声道:“找说这话全是为你好,否则我又怎会骂自己的亲人。”

俞佩玉终于长叹一声,道:“多谢庄主。”他停了一停,忍不住又问道:“但还有位能通鸟语的姑娘……”

姬葬花这才笑了笑,道:“你是说灵燕,只有她,是绝不会害人的,她……她是个白痴。”

俞佩玉怔住了,失声道:“白……白痴。”

林木间,有一阵沙沙的脚步声响起。

姬葬花一把拉住他的手,变色道:“这只怕是她们来了,你千万不能让他们见着你,否则你就再也休想活了,快,快跟我走。”

俞佩玉听了他的话,再想到那可怖的魔井,想到那双扼他脖子的手,忽然觉得自己以前为她辩护的理由,委实都脆弱得不堪一驳。

只见姬葬花拉着他在林木间左转右转,来到一座假山,从假山的中间穿过去,有间小绑,阁中到处都是灰尘、蛛网,四面写字的纸都已发黄。

阁的中央,有个陈旧的蒲团,两个人站在这小绑里,已觉挤得很,但姬葬花却松了口气,道:“这里是最安全的地方,绝不会有人来的。”

俞佩玉一生中简直从未见过这么小的屋子,不禁问道:“这是什么地方?”

姬葬花道:“这里就是先父晚年的静坐诵经之处,从五十岁以后,他老人家便在这里,足下出户,达二十年之久。”

俞佩玉骇然道:“二十年足不出户……但此间连站都站不直,躺更不能躺下,令尊大人又为何如此自苦?”

姬葬花黯然叹道:“先父自觉少年时杀戮太重,是以晚年力求忏悔,他老人家心灵已平静如止水,肉身上的折磨,又算得什么?”

俞佩玉长长叹息道:“他老人家,委实是个了不起的人物。”

他想到那姬夫人居然说姬家的祖先都是疯子,暗中不禁苦笑摇头,姬葬花拍了拍他的手,道:“你安心藏在这里,饮食我自会送来,但你千万不能跑出去,这庄院中流血已太多,我实在不愿再见到有人流血。”

俞佩玉瞧着他走出去,暗叹忖道:“他妻子已疯狂,女儿又是白痴,自己又是个侏儒,永远被人欺负戏弄,他的一生,岂非比我还要不幸得多,而他待人却还是如此仁慈善良,我若换了他,我是否会有他这么伟大的心肠?”

地上积着厚厚的尘土,俞佩玉叹息着坐在蒲团上。

这小绑中竟没有墙,四面都是以纸格的门窗隔起来的,严冬风雨时,那日子必定甚难度外面有流水声不断地在响。

过。

风吹树叶,也在响。

俞佩玉东张西望,只觉地上的麈土下,似有花纹,他撕下块衣襟,擦了擦,竟现出一幅八卦图来。

“先天无极”门下,对于奇门八卦一道本不陌生,俞佩玉名父之子,对于此道,可称翘楚,他静心瞧了半晌,伸手沿着地上的花纹划了划,他座下的蒲团突然移动起来,现出圆地穴。

地穴中很黑也很深。

俞佩玉忍不住试探着走下去。

就在这时,突然间,二十多柄精光雪亮的长剑,无声无息地自四面门户中闪电般刺了进来。

俞佩玉心胆皆丧,他若没有发现地上的八卦图,他若不精于奇门八卦术,他若还坐那蒲团上。

那么此刻他身子就已变成蜂巢,这二十几柄精钢长剑,每一柄都要从他身上对穿而过。

这是何等的机缘巧合,这又是何等的惊险,生死之间,当真是间不容发,他这条命简直是捡回来的。

但此刻他连想都不敢多想,赶紧将蒲团盖住地穴。

只听阁外有人道:“咦?怎地像是没有人?”

接着,“砰”地一震,四面门窗俱都碎裂而开。

小绑四面,赫然站满了昆仑、点苍的子弟,齐地失声道:“他怎地逃了?”

白鹤道人沉声道:“他怎会得到风声?”

另一人道:“他绝定走不远的,咱们追。”

衣袂带风声响动间,这些人又都走了个干净。

俞佩玉直等了许久许久,才敢将那蒲团推开一线,瞧见四面再无人影,才敢悄悄爬上来。

流水声仍在响,风吹树叶声也仍在响,就是这风声水声掩去了那些人来时的行动声,俞佩玉才会全无觉察。

但他们又是怎会来的。

又怎会知道俞佩玉在这里。

俞佩玉惊魂未定,已发觉这“杀人庄”中,到处都充满了疯狂的人,简直没有一个人可以信任。

那么,此时此刻,他又该往何处去?

此刻他蓬头乱发,眼睛里已满是血丝,昔日温文典雅的少年,此刻已变得像是只野兽,负伤的野兽。

他再没有信心和任何人动手,也已没有力气和任何人动手。

突听一人经唤道:“叶公子……叶玉佩!”

俞佩玉想了想,才知道这是在唤自己,他虽然听不出这语声是谁,但唤他这名字的,除了她们母女还有谁?

他想也不想,又钻进那地穴,盖起蒲团。

地穴中伸手不见五指。

他虽然感觉这地穴仿佛很大,却也不敢随意走动,只是斜斜靠在那里。

良久,他竟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突然,光线直照下来,蒲团已被移开。

俞佩玉大惊抬头,便瞧见那张苍白的、秀气的和善的脸,此刻这张脸上像是又惊又喜,失声叹道:“谢天谢地你总算在这里。”

俞佩玉却没有半点欢喜,咬牙道:“你还要来害我?”

姬葬花胸道:“都是我不好,我带你来时,竟被我妻子瞧见了,她必定想到了这里,竟将昆仑、点苍的那些凶手带来。”

俞佩玉冷笑道:“你怎能令我相信?”

姬葬花道:“若是我出卖了你此刻为何不将他们带来。”

俞佩玉这才跳出来,歉然道:“我错怪了你。”

姬葬花一脚将蒲团回原地,拉着他,道:“现在不是道歉的时候,快走。”

突听一人狂笑道:“你还想走!”

俞佩玉魂飞魄散,“刷、刷、刷!”三柄长剑,闪电般刺了过来。

姬葬花大叫道:“住手、住手、你们不能……”

但呼啸着的长剑根本不理他,俞佩玉身上已被划破两道血口,昆仑、点苍的子弟已将他重重包围起来。

他赤手空拳野兽般左冲右突,转眼间便已满身浴血。

白鹤道人厉声道:“留下他的活口,我要问他的口供。”

俞佩玉闪开两柄剑,一拳向他直击而出。

只听“砰”的一声巨震,那小绑的柱子竟被他这一拳击断,屋顶梁木哗啦啦整个塌了下来。

他抱起一根柱子,疯狂般抡了出去。

惊呼声中,一个点苍弟子已被他打得胸骨俱断,另两人掌中的长剑也被他脱手震飞。

白鹤道人大呼道:“这小子简直不是人,死的也要了。”

俞佩玉身形旋转,将那海碗般粗细的梁柱,风车般抡舞,只要是血肉之躯,有谁能樱其锋。

姬葬花远远站在一旁,也像是吓呆了,不住喃道:“好大的力气,好骇人的力气剑光闪动,叱吒不绝。俞佩玉眼前却什么也瞧不见了,耳里什么都听不清了,只是疯狂般抡着那柱子,只见他突然一松手……百余斤重的柱子,夹带着千万斤之力,箭一般直射而出,一个昆仑道人首当其锋,海碗般粗的柱子竟从他胸腹间直穿过去。他人还未死,凄厉的呼声,响彻云霄,鲜红的血,四溅而出。别的人也不禁为之丧胆,向两旁闪开。俞佩玉已跟着这柱子冲出去,他眼前根本瞧不见路,只是没命地狂奔,钻过树木,钻过花丛。他身上刺满了花的刺,树的荆棘,但身后的呼喝声,竟已渐渐远了,他眼前忽然出现那灰白色的怪屋。“死屋!”坟墓岂非是最好的藏身之处。俞佩玉直冲过去。突地,剑光如电,挡住了他的去路。一个女人声音厉喝道:“你敢进这屋子,我要你的命!”

俞佩玉身子摇动,眼前只能望见一个模糊的影子,似乎有长发、白袍,有明亮的眼睛他终于认出了她,正是姬葬花的长女,那沙漠中的苍鹰。

他惨笑道:“能死在你手上最好,你至少不是个疯子……”

他已完全脱力,他再度晕了过去。

     ※        ※         ※

屋子里没有燃灯,黯得很,俞佩玉一醒来,立刻就认出这正是那姬夫人的闺房。

接着,他就知道并不是自己醒的,而是有人惊醒了他,此刻这屋子里虽然没有人,但那沉重的门却已被推开,发出了“吱”的一声。

一个矮小的人影探了进来,正是那杀人庄主姬葬花,那不知究竟是善良还是恶毒的侏儒。

俞佩玉身子不禁抖了起来,颤声道:“我和你无冤无仇,你为何定要害我?”

姬葬花走到他床前,然垂首道:“我对不起你,我本想救你的,那知反害了你……”

实在不知道那些人竟在一直跟踪着我。”

俞佩玉道:“既是如此,你此刻快出去吧。”

姬葬花道:“不能,我绝不能将你留在她们手上。”

俞佩玉惨笑道:“但我却是被她们救活的。”

姬葬花长叹道:“少年人,你知道什么,她们救活了你,只不过是为了要慢慢折磨你,要你慢慢死在她们手上。”

俞佩玉机伶伶打了个寒噤道:“她……她们为什么要如此?”

姬葬花道:“你真的不知道?”

俞佩玉道:“我委实百思不解。”

姬葬花悠悠道:“我那妻子最恨姓俞的,你以为她不知道你姓俞?”

俞佩玉失声道:“呀……我竟忘了……”

到了此时,他再无怀疑,挣扎着要爬下床,姬葬花急得直搓手,道:“快扶着我走。”

突然,一个人推门而入,白袍长发,正是那鹰姑娘。

她无声无息地走进来,冷森森的瞪着姬葬花,目中全无半分亲情,有的只是怨恨与厌恶,冷叱道:“出去!”

姬葬花整个人都跳了起来,大叫道:“姬灵风你莫忘了我是你的老子,你对老子,说话就不能客气些么?”

他暴跳如雷,指手划脚,像是突然变成了个疯子,一张孩子气的脸,也突然变得说不出的狰狞邪恶。

俞佩玉已不觉被这变化吓呆了,姬灵风却还是笔直站在那里,非但毫无惧怕,目光反而更冷,一字字道:“你出不出去?”

姬葬花捏紧了拳头,狠狠盯着她,像是恨不得将她吞下肚里,姬灵风还是神色不变冷冷的盯着他。

这父女两人,竟像是有着入骨的仇恨,你盯着我,我盯着你,也不知过了多久,姬葬花突然长长透出口气,整个人都软了下来,咯咯笑道:“乖女儿,你莫生气,若是气坏了身子,做爹爹的岂非更是难过,你叫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5章 生而复死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名剑风流》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