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剑风流》

第06章 生死之谜

作者:古龙

谢天璧听了姬灵风的话,不由张口结舌,怔在那里,姬灵风不再理他,却已转向俞佩玉,道:“而你,你根本已死了,每个人都亲手摸过你的体,我却又令你复活,你口中虽不言,心里却定然不信,人死之后,怎能复活?”

俞佩玉默然半晌终于道:“在下并未怀疑,但此刻已想到,复活的秘密,必定是在那杯酒上。”

姬灵风冷冷一笑,道:“你看来虽迟钝,其实倒也不笨,不错,我给你喝的那杯酒并非夫人的断肠酒,而是逃情酒。”

俞佩玉笑道:“酒名逃情,倒也风雅得很。”

姬灵风道:“这酒据说乃昔日一个绝代才人所制,他被三个女子痴缠了半生,再也无法消受,是以才苦心配制了这种酒,喝下去后,立刻呼吸停顿,四肢冰冷,与死人无异,但二十四个时辰之内,便可还生,他藉酒作死,逃脱了那三个女子的痴缠,自在的过了下半辈子,临死前还得意地题下了两句诗,“得酒名逃情,优游渡半生”,是以酒名“逃情”,佳话传诵至今。”

俞佩玉叹道:“想不到昔日名士的风流余韵,今日竟救了我一命。”

姬灵风冷冷道:“你莫忘了,救你的并非那逃情酒,而是我。”

俞佩玉苦笑道:“姑娘之恩在下自然不敢忘记。”

姬灵风目光逼视着他,突又道:“你可知道,我为何要救你?”

俞佩玉怔了怔,呐呐道:“这……这……”

这样的间话,原是谁也回答不出的。

姬灵风道:“你若以为我是因为对你起了爱慕之心,而来救你,那你就错了,我绝非那种痴情的女子,你也不必自我陶醉。”

她随意猜忖别人的心事,也不管是对是错,也不容别人辩说,俞佩玉红着脸刚想说话,她已接着道:“我救你正也和救谢天璧一样,要你记着我的恩惠。”

俞佩玉自然也怔在那里,姬灵风接着又道:“你两人心里可是在想我恩图报,不是个君子。”

谢天璧道:“在下并无此意。”

姬灵风冷笑道:“你虽无此意,我却有此意,我本不是个君子,本就是要市恩图报,我救了你两人性命,且问你两人想如何报答我?”

谢天璧转首去瞧俞佩玉,俞佩玉却也瞧着他,两人面面相觑,俱是张口结舌,不知如何回答才好。

姬灵风怒道:“你两人受我大恩,难道不想报答么?”

俞佩玉呐呐道:“救命之恩……”

姬灵风道:“什么,“大恩永生不忘”,什么“结草衔环以报”……这些不着边际的空话,我都不要听,你两人若想报恩就得说出具体的事实来。”

她要人报恩,竟比放印子钱的逼债逼得还紧,这样的人倒也是天下少有,谢天璧怔了半晌唯有苦笑道:“不知姑娘之意,要叫我等怎样?”

姬灵风突然转身面对着那死人的体道:“你们可知道他是谁么?”

俞佩玉道:“他……他岂非是姬葬花的父亲。”

他不说“你的祖父”,而说“姬葬花的父亲”,只因他已瞧出这女子身世必有隐秘,根本不承认是姬家的后人。

姬灵风道:“不错,他便是姬苦情,我参拜他,既非因为他是姬葬花的父亲,也并非完全因为他曾治愈我的重病,而是因为他的智慧,他曾预言,江湖中必将出现空前未有的混乱,而我便是因为这乱世而生的……”

她霍然回身,目中像是已燃烧起火焰,大声接道:“我既为这时代而生,这时代亦必属于我,是以我要你们听命于我,助我成事,我救活了你们,我也要你们不惜为我而死。”

俞佩玉。谢天璧倒真未想到这年纪轻轻的少女竟有如此惊人的野心,又不觉都呆住了。

只见姬灵风向怀中取出个小小的木瓶,道:“这瓶中有两粒葯,你们吃下去后,醒来时便完全是一个新人,别人再也不会认得你们,我也要你们完全忘记过去,而为我效命,只因你们的性命本是我赐的。”

谢天璧突然变色,道:“在下等若是不肯答应呢?”

姬灵风冷森森一笑道:“你莫忘了,我随时都可要你的命。”

她往前走了两步,谢天璧、俞佩玉竟不觉齐地后退了两步。

突然间,死屋外一人狂笑道:“良丫头,你自己都活不长了,还想要人家的命。”

凄厉的笑声中,带着种令人悚栗的疯狂之意。

俞佩玉也不知是惊是喜,失声道:“姬葬花。”

这三个字还未说完,姬灵风已直掠出去。

俞佩玉随着奔出,只见那沉重的石门已关闭,姬灵风刚掠到门前,外面“喀”的一声,已上了锁。

姬葬花在门外狂笑道:“良丫头,你以为没有人敢到这里,是么?你以为没有人会瞧出你的秘密是么?你一时大意,终于要了你的命了。”

姬灵风冷漠的面容,已惶然失色,竟骇得呆在那里,只因她知道这石门外面落锁,就谁也无法从里面走出去了。

姬葬花得意笑道:“你本该知道,这死屋中是从来没有一个活人走出来的?你为何还要进去?你的胆子也未免太大了……我故意将开锁的秘密告诉你,正是等着你有一日忍不住走进去,良丫头,你自以为聪明,还是上了老子的当了。”

疯狂的笑声,渐去渐远,终于再也听不见。

姬灵风木立在那里,眼泪突然流下面颊,她悲痛的也许并非性命,而是那一番雄心壮志,已毁于刹那之间。

俞佩玉、谢天璧也不觉骇得呆了。

只见姬灵风失魂落魄地木立了许久,缓缓转身,走到那空着的石椅上坐了下来,目光茫然四转,突然疯狂的笑道:“我死了总算也不寂寞,还有这许多人陪着我。”

谢天璧骇然追入,道:“姑娘难道……难道真要等死了么?”

姬灵风道:“等着死亡慢慢来临,这滋味想必也有趣得很。”

谢天璧道:“但……但姑娘为何不设法出去?”

姬灵风嘶声笑道:“出去?被锁在这死屋中,你还想出去?”

谢天璧道:“这……这屋子难道真的从无活人进来?”

姬灵风道:“有的,有活人进来,却无活人出去。”

俞佩玉突然插口道:“将这些死抬进来的人,难道也没有活着出去?”

姬灵风冷森森一笑道:“没有人抬死进来。”

谢天璧骇然道:“没有人抬死进来,这些死难道是自己走进来的?”

姬灵风一字字道:“正是自己走进来的。”

谢天璧瞧了端在四周的死一眼,那些死也似在冷冷的瞧着他,他全身都忍不住打起了寒颤,颤声道:“姑……姑娘莫非是在说笑。”

姬灵风道:“此时此刻,我还会和你说笑?”

谢天璧满头冷汗道:“但……但世上那有自己会走的死?”

姬灵风道:“只因这些死还未坐到这张椅子上之前,还是活生生的人,但坐到这张椅子上后,就变成了死。”

谢天璧寒毛直竖道:“为什么……为什么?”

姬灵风诡秘的一笑道:“这就是姬家的秘密。”

谢天璧道:“到了这时,姑娘难道还不肯说?”

姬灵风目光茫然直视着前面,缓缓道:“姬家的人,血里都有一种疯狂的、自我毁灭根性,说不定在什么时候突然发作起来,那时他不但要毁灭别人,更要毁灭自己。”

她语声顿了顿,一字字缓缓的接道:“自姬家的远祖开始,到姬苦情为止,没有一个人不是自杀死的。”

谢天璧道:“他们若是活着走进来,再坐在这石椅上自杀而死,身又怎会至今还未腐烂?这些体显然都是以葯物冶炼过的,人若死了,难道还会用葯物,冶炼自己的体么?”说到后来,他牙齿打战,连自己都害怕起来。

姬灵风道:“这只因他为他们自己想死的时候,便开始服食一种以数十种毒物混合炼成的毒葯,这数十种毒物互相克制,使葯性发作得很慢,但却使他们的肌肉,逐渐僵硬,等到他们直剩下两条腿可以走路了,他们便自己走进这死屋,坐在石椅上,等着死神降临,等到全身完全僵硬。”

她阴恻恻笑道:“他们竟都将这一段等死的时候,认为是平生最灵妙的时候,他们眼瞧着自己的手足四肢逐渐僵硬,眼瞧着“死亡”慢慢在他们身上蔓延,便认为是平生最高的享受,甚至比眼瞧着别人在他们面前痛苦而死还要偷快得多,这只因别人的死,他们瞧得多了,唯有自己瞧着自己死,才能给他们一种新奇的刺激。”

在这阴森恐怖的死屋里,她将这种奇诡之极,可怕之极,不可思议的事娓娓道来,听的人怎能不为之毛骨悚然。

俞佩玉失神地瞧着这些首,喃喃道:“疯子……难怪姬夫人要说他们活着是疯子,死了也是疯鬼。”

姬灵风道:“只因他们全身上下每一处地方都已被那种奇异的毒葯所渗透,是以他们的体便永远也不会腐烂。”

她瞧着谢天璧道:“你如今可明白了么?他们走来时,虽仍活着,但已无异是死人,那其实已不过是一具活着的体。”

谢天璧忍不住打了个冷战,颤声道:“难怪这死屋从无活人出去,原来他们竟都是自己埋葬自己的。”

姬灵风冷冷道:“如今我们的情况,也正和他们一样,只有坐在这里,等着死亡来临,如今我们等于自己葬了自己。”

她瞧身旁姬苦情的身,悠悠接道:“我还记得他自己埋葬的那一天,我们全都在这死屋外相送,他蹒跚地走了进来,突然回头瞧着我们笑道:“你们表面虽然悲哀,心里却必定在笑我是傻子,其实你们连装都不必装的,我平生都未像现在这样偷快过。”

谢天璧实在不想听下去,却又不得不听。

姬灵风接道:“我们大家谁也不敢答话,他又嗤嗤的笑道:“你们以后总也会知道,一个人死了,要比活着快乐得多。”那时他面目已僵硬,虽在笑着,但看去却全无半分笑容,那模样委实说不出的可怕,我那时虽已有十来岁,竟也不觉被骇得放声大哭了起来。”

她竟以虐待别人为乐,别人越是难受,她越是高兴,别人越是不愿听,她越是要说不去,而且说得活灵活现。

谢天璧听着她的话,再瞧着面前死的脸,越想越是胆寒,竟也突然疯狂的大笑了起他笑声越来越大,竟不能停止。

俞佩玉骇然道:“前辈,谢前辈,你怎样了?”

谢天璧笑声不停,根本未听见他的话,俞佩玉赶过去直摇他的身子,只见他笑得面容扭曲,竟已无法停止。

姬灵风瞧着他冷冷道:“这人已被骇疯了。”

俞佩玉咬了咬牙,反手一掌掴在谢天璧脸上,谢天璧笑声才止,怔了怔,却又放声大哭起来。

姬灵风悠悠道:“疯了倒也好,至少不必再忍受等死的痛苦了……”

俞佩玉霍然起身,面对着她,沉声道:“你虽然救了我一次,但我现在既已等死,便等于将命还给你了,你我从此两不相欠,你若再刺激他,莫怪我无礼。”

姬灵风凝目瞧了他半晌,终于扭转头不再说话。

俞佩玉伸手抹了抹汗,突觉屋子里竟热了起来,而且越来越热,姬灵风也已觉出,失声道:“火!那疯子竟在放火烤我们。”

屋顶旁的小洞里,果然已有烟火传了进来。

姬灵风道:“他竟怕我们死得不够快,其实我们既已必死,倒不如早些死的好。”

俞佩玉叹道:“他为何不想个更痛快些的法子?”

姬灵风冷笑道:“这你还不明白么?光用别的法子,就难免损及这些体,死人他们从来不愿伤害的,而死人也正是不怕火烤的。”

这时,谢天璧哭笑都已停止,眼睛发怔地瞧着前面,前面正是姬苦情的身,他不住喃喃道:“奇怪……奇怪……”

他一连说了十几个“奇怪”,也没有人理他。

姬灵风端坐不动,目光痴痴迷迷,面上似笑非笑,她毕竟也姓姬,竟似真的已在等死,竟似也在享受着死亡来临的滋味。

俞佩玉却坐不住了,他还存着万一的希望,希望能逃出去,但这“死屋”实在是座坟墓。

世上那有人能从坟墓中走出去。

突见谢天璧抬起头来,指着面前姬苦情的身,咯咯笑道:“你们来瞧,这奇怪不奇怪,死人竟也在流汗了……死人竟也在流汗了。”疯狂的笑声响澈石屋,空洞的石屋也传来回声。

“死人在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6章 生死之谜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名剑风流》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