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香剑雨》

第11章 名山生变

作者:古龙

夜色深重,山路崎岖。

但是这在普通人眼中非常艰难的道路,怎会放在万剑之尊和三心神君心上,他们施然而行,仿佛是游春踏青的雅士。

就连走在旁边的孙敏,步履亦是轻松已极。只是这深山的寂静,却使得她心里沉重得很!因为此刻已是严冬,连虫鸣的声音都没有。只有风吹枯枝,簌簌作响,寂静中已有萧索之意。

转过几处山湾,道路更见窄狭。

三心神君对剑先生笑道:

“看来真是一代不如一代,玉机道人的弟子,果然不如师父,将这些终南道士,弄得这么疏懒,你看!”

他手微指山后,道:

“此时方过戌时,正是晚课之时,但此刻非但听不到诵经之声,连道观钟鸣都没有,想是那般道士都耐不住天意,缩进被窝里蒙头大睡了,我见着那小道童,倒要训他几句。”

孙敏听他将终南掌门玄门一鹤,称做小道童,不禁暗中好笑,心中却忖道:

“他看起来最多也只有四五十岁,但是成名江湖却也有四五十年了,只怕他实际的年龄,已经很高,看来这内家功夫,一入化境,确有不可思议的效能,就连世间传说的驻颜之术,也是可以做到的哩!”

剑先生却双眉微皱,加快了脚步,朝山深之处走过去。

再转过一处山湾,前面有一片黝黑的丛林,他们笔直朝前走去,丛林间的小路,上面满铺着碎石,但是抬着一辆大车的万剑之尊和三心神君,脚下却依然没有发出任何声音来。

再走前几步,孙敏才看见丛林里的道观,她心中却也不禁一动,忖道:

“时辰尚早,为什么这道颧里的灯光如此黯淡,真像是道人们都睡着了一样,难道这终南派里,真的都是懒虫?”

剑先生更觉得事有蹊跷,身形微长,竟单手托着那辆大车朝前纵去。.

三心神君也收起了玩笑之态,掠前数丈,如静夜中之灰鹤,说不出地那么轻灵曼妙,绝无丝毫勉强造作。

孙敏也赶紧跟上去。

却见那道观前朱红色的大门竟紧闭着,观中也丝毫没有人声,这景象不是静寂,而是死气沉沉了!

三心神君正站在观门前拍门,将那只紫铜门环叩得铛铛作响,但却仍然没有人走来的迹象,他朝剑先生望了一眼,道:

“我进去看看。”

袍袖一拂就要从那两丈多高的围墙上纵过去。

那知观中突然传出一道厉叱,一个严厉的声音问道:“是谁?”

孙敏不禁暗忖:“这终南道人怎地这么大火气?”

随着一声厉叱,大门呀地开了,一个长袍道人当门而立,目光炯然望着门外,神情之中,仿佛戒备森严的样子。

三心神君极为不悦地哼了一声,朝那道人一望,说道:

“想不到终南山自从玉机老道死后,排场越变越大,你去告诉你们掌门人,就说有故人来拜访他。”

他将“拜访”两字,说得特别刺耳而沉重。

那道人又望了他一眼,忽然惊唤了出来:

“慕容师伯!”

三心神君怔了一下,想不通这开门的道人怎会认得自己,和自己那极少为外人所知的名姓——“慕容忘吾”?

孙敏觉得身侧轻风一闪,剑先生也掠了前去。

那长袍道人却扑地跪在观门道,道:

“你老人家不识得小侄了吗?”

三心神君目光上下打量这道人。

剑先生却道:

“你是否妙灵?”

那道人抬头一望,在依稀的夜色中,认清了面前的两人,狂喜道:

“呀!剑师伯也来了!小侄就是妙灵。两位师伯一去终南,已经三十年。可是风姿笑貌,却一点也没有改变哩!”

三神君颔首笑道:

“你却变了不少,想不到以前端着茶杯的道童,现在已经是名闻武林的大剑客,终南剑派的掌门人了!”

他转脸向剑先生道:

“岁月催人,时光不再,再过几年,恐怕我们也要入土了!”

孙敏望着那正伏在观门前的道人,惊异的暗忖:“难道他就是终南剑客,玄门一鹤!鄙是他以掌门人的身份,却怎会自己走出来开门呢?”

不怪她如是惊异,无论任何一个宗派,也断没有掌门人亲自来开门的道理。

剑先生手一抬,将车托了起来。目光望着观内,正殿上只有莹然一盏孤灯,散着昏黄之光。再望到妙灵脸上,却见他清瞿的脸上,憔悴已极。就知道这终南剑派,一定发生了什么重大的变故。

“真是苍天有眼!小侄再也想不到两位师伯的仙驾,竟会来到此间!”

妙灵说话声音中的喜悦,却渗合着许多悲伤。他又道:

“两位师怕一来,终南派里四百二十九个弟子的性命,算是捡回一半了!”

剑先生和三心神君慕容忘吾,虽然知道这终南派,一定发生了什么重大的变故:可是一闻妙灵道人此言,坚毅冷漠的脸孔,仍不禁微微变色。

是什么重大的变故,能使这终南派大小数百个道人,同时命在垂危呢?

须知终南派创立以来,高手辈出,门下弟子也并非是无能之辈。那么,此事岂非太过惊人吗?

剑先生诧然问道:“贤契一别经年,已自长成,可贺可喜!只是——”他语声微顿,目光四扫。又道:“这终南山上,是否有变?”

妙灵道人长叹一声,忽然看到站在剑先生身后的孙敏,也不免在暗中惊异说道:

“终南派确是遇着数百年来未有之劫难,小侄无能,实在束手无策。若不是两位师伯前来,这开派已数百年的终南派,怕就是从此断送了。”

话中情形之严重,使得不动声色的剑先生,为之又微微色变。

妙灵道人又长叹一声,然后轻音说道:

“此地不是谈话之处,两位师伯请进观去,小侄再详细说出。”

剑先生和慕容忘吾将大车托了进去,孙敏也低首而入。

妙灵看到竟有一绝美女子和他素来最为敬仰的,自己逝世师尊的两位至友万剑之尊和三心神君在一起,心里虽然奇怪,但口中却不敢问出来,只是恭谨地垂立一旁。.

大殿中灯光如豆,将这宽阔宏大的神殿,笼上凄凉之色,正中神像,羽衣星冠,右手微微握着剑柄,正是群仙中最为潇洒的纯阳真人,在这种灯光下,更显得栩栩如生,直如真仙!

无论任何人走进此殿!心情也会为之一沉。孙敏更像是有着什么东西,突然压到心上,连气都几乎透不过来似的!

这偌大的一座道颧,除了妙灵道人外,竟再也看不到一条人影,孙敏有生以来,从未见过比这里再凄凉的地方。

剑先生和慕容忘吾面色凝重,将伊风和凌琳自车中托出。

妙灵道人连忙过来,道:

“两位师叔!暂且将这两位病人,送到小侄的房中去。”

他长叹一声,又道:

“这道观中除了小侄之外,都已命如游丝,朝不保夕了!”

阴暗的灯光下,他惨黯的面容更为憔悴,紧皱着的双眉中,隐伏着的忧郁,使得身为局外人的孙敏,也不免为之暗暗叹息。

人材济济,高手辈出,名满武林的终南剑派,究竟为着什么变故,会演变成这种地步呢!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飘香剑雨》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