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香剑雨》

第21章 各怀机心

作者:古龙

他朗声道:

“前辈既然如此相逼,晚辈自然不得不说出。”

他剑眉一扬,正气凛然!接着又说道

“只是晚辈却不是为了爱惜自己的时光,甚或生命,而是为着另外数百条人命,不得不将此事说出。”

妙手许白微一皱眉,似乎觉得不耐烦,也似乎对伊风的话,颇不相信。因为在他想法,世上简直不可能有伊风口中所说之事。

伊风朗朗说下去道

“小鄙此来滇中无量山,是关系着武林中一个绝大的秘密,那就是百十年前,武林异人武曲星君所遗留下来的秘藏——”

说到此处,那一直垂目而坐的铁面孤行客,也不禁睁开眼睛来。

妙手许白更是露出急切的神色。

伊风目光一扫,看到他们的神情,暗叹一声。觉得这两人武功虽高,人品却极为低下!

暗暗担心那本“天星秘笈”若落在他们手上,那自己岂不是变成了为虎作伥.,

但是若非如此,又怎能救得终南山里的数百条人命?

他长叹一声,接着说下去道:

“武曲星君死前,曾将他生平武学之精华“天星秘笈”和一粒“毒龙丸”,埋藏在这无量山里,也就是两位的身侧……”

妙手许白和铁面孤行客,都不禁耸然动容!

因为他们知道,自己若得了这本昔年纵横天下的武林异人所遗留下的武学秘笈,再加上自身的数十年修为,那么自己瞬息就可变成天下第一高手。于是他们眼中,都发出了贪婪的光彩,更是屏息倾听下去,生怕这年轻人不肯说出藏宝之地。

妙手许白,更不住大声催促着!

“快讲下去!”

伊风却故意停顿了半晌,使得他二人急之不胜,才接口说道:

“这两样东西,虽是天下武林人士所渴求之物,但情势如此,晚辈却情愿放弃这两样东西,而转送与两位前辈。但是……”

他又故意一顿,再缓缓说道:

“但是,晚辈却定要得到武曲星君所遗留的另外一物。”

妙手许白和铁面孤行客几乎同时问道:

“那是什么?”

伊风更为清楚地了解了这两人的贪婪,一笑说道:

“那就是天下至毒之葯“蚀骨圣水”的唯一解葯。我之所以渴求此物,就是为了解救终南山中了此毒的数百人命。”

他觉得在这两人面前,已无须自称晚辈。而这两人也不会注意称呼上的改变。

这两人只是觉得这年轻人,放弃了武林秘宝,而巴巴地要那与已无关的解葯,有些奇怪。他们甚至想到这其中有什么诡计,但他们自恃自家的能力,却也未将任何诡计,放在心上。

伊风又道:

“两位若放了我,我就将两位带到那藏宝之地,只要得到解葯,我便立即回去。至于那两件异宝的分配,全凭两位作主了。”

妙手许白和铁面孤行客万天萍,心中各各一转,又同时道:

“这个行得!”

妙手许白目光一望窗外,道:

“现在天光已渐白,正好行事。”

转头一望万天萍,又道:

“你我之事,等到此事过后,再作了断好了。”

他心中其实已另有计较。但铁面孤行客又何尝不是如此,当然也毫无异议的答应了。

妙手许白大笑道:

“走吧!”

身形一动,庞大的身躯倏然之间,已钻出了窗子。

伊风暗叹一声,心想:这千里追风神行无影的轻功,果然名不虚传!只是其艺愈高,其行却愈卑,令人惋惜。

他思忖之间,眼前又一花,那铁面孤行客也掠了出去。他也一掠而出。

天光虽未大亮,但东方已泛出鱼肚般的白色,山坳之中,也明亮得足够他寻找藏宝之地了。

仰望天色,他忽望想到自己如此做,是否对得起昔年嫉恶如仇的武曲星君!

但事已至此,又怎有其他之路可走!

他暗地又长叹一声,忖道:

“也许他老人家的在天之灵,能够原谅我这不得已的做法吧!”

山壁之上,满生青苔,他沿着瀑布之侧前行,目光仔细地搜索着,果然发现在那满生青苔的山壁上,有着七处痕迹。

那是以内家金刚指一类的功力,在山壁上划出的七个小三角,依北斗七星之位而排列。若非极为留意,也无法看到。

他低唤一声:

“在这里了。”

跟在他后面的妙手许白和万天萍,也立刻紧张地停下了脚步。

他找到七星中的主星方位,用手一推,山壁却动也不动。

他微微一愕,立刻真气贯达四梢,吐气闻声,朝着那位置双掌缓缓推去

立刻起了一阵无法形容的声响,而那一片浑如整体的山壁,右侧却缓缓应手向内移去,左侧却向外面旋了出来。

于是,山壁上立刻现出一处洞穴。

他狂喜之下,暗自佩服那位前辈异人心意之灵巧。

突地,身侧“嗖”,“嗖”两声,原来妙手许白和万天萍,已抢着凉了进去,他嗤之以鼻地轻笑一声,也跟着走进这藏宝之窟。

有天光自入口之处射入,是以洞窟之中,并不十分黑暗;但洞的内端,却是黑黝黝地,仿佛深不可测。

妙手许白朝伊风一扬手,伊风眼神微分!再定睛看去,自家身上的火摺子,已被这位神偷妙手,在这一刹那里,不知不觉地偷了去。

他无可奈何地一笑,心想:自己总算尝到了这位神偷妙手的滋味。

妙手许白恍开火石,当先向内走去,万天萍当然亦步亦趋地跟在后面,伊风反而走在最后,只是他也并不在意而已。

前行数十丈,洞窟越来越窄,前面忽然有一张石桌挡住去路。

三人目光动处,都看到了那石桌上放着一个铁匣,妙手许白和铁面孤行客身形疾动,几乎在同一刹那里,都抓到了那铁匣。他两人对望一眼,心中各怀戒备。

万天萍伸手一扭,那匣上的铁锁便也应手而毁。

伊风也掠了上来,目光注视着。

铁匣的匣薏,被两人同时揭开,首先入目的,却是一张杳黄纸柬。

妙手许白和铁面孤行客又对望了一眼,各自缓缓缩回手。

藉着火摺子所发出的光线一看,只见那张杳黄纸柬上写着:

“入此门者,既属已抱决死之心之人,启此匣后,立服此丸,方具无穷神力,启我后洞,得我秘笈……”

妙手许白和万天萍看到这里,同时倏然伸手,“拍”地一声,两人手掌相击,各自后退一步。

伊风目光动处,却接着念下去:

“……得我秘笈,此丸“阴霄”,虽具无穷妙用,但却内含剧毒。服此丸者,三年之后,必喷血不治而死。此三年中,汝可享受人生,任意行事,因汝之神力,已可无敌于世矣。”

他朗声念完,妙手许白和万天萍都缩回手,愕愕地说不出话来。

他们谁都不愿意就只再活三年,当然不愿服下此丸。伊风抢前一步,伸手向那匣中,说道:

“两位既然都不愿服,我就服了吧!”

那知风声嗖然,一只手擒向他的脉门,另一只手却分毫不差地指向他肘间的穴。

他只得连忙缩回手臂。

却听得铁面孤行客万天萍冷冷说道:

“你也服不得!”

伊风一愕!须知他最最渴求之事,便是能够雪耻复仇。此丸服下后,纵然只能再活三年;但他若能藉着这神力完成心愿,那死亦不惜。是以他才有服下此丸的决心。

他愕了半晌,才体会出来。忖道:

“这两人不愿短命,当然不愿服下此丸。可是却又怕我服下此丸后,有了“无敌于世”的神力,而对他们不利,是以他们才也不愿我服此丸。”

冷笑一声,也后退一步,束手而观。

妙手许白和万天萍,果然是这种心思,他们脑海中极快地思索了片刻,仍然没有解决的方法。

妙手许白缓缓说道:

“我等先拿了此丸,再往前行,也许合你我三人之力,能够开敞那武曲星君的后洞,也未可知,那么此丸便可弃去了。”

万天萍微微颔首,一声不响地拿起那铁匣。

妙手许白望了他一眼,暗中忖道:

“你一手拿着这铁匣,等会便少了一只手和我抢东西了。”

心里好生得意,面上却一丝也不露出来。

于是三人掠过石桌,又往前走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飘香剑雨》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