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香剑雨》

第26章 重重疑窦

作者:古龙

凌琳第一个提出的问题是

“这么说终南山上的道士,全是吃了里面含有“蚀骨圣水”的泉水而中毒的了。那么我们吃的,是不是也是那泉水呢?”

这问题孙敏可以答覆在他们来此之后,剑先生就叫妙灵,远到后山的另一个水泉处取来食水,为的自然是避免中毒了。

可是凌琳又问

“终南山道人们平日食用的水,若是从山泉中取来的,那他们就不可能全部中毒了,因为山泉是往下流的呀,那么有毒的水,就不可能永远停留在他们取水的地方不动,所以若是说“天毒教”所下的毒,是下在山泉里,那就绝不可能,除非是终南道人们已将山泉汲来道观后再下的毒,才像话些。”

孙敏微一沉吟,只得同意她女儿的说法,微微点着头。

凌琳两只明媚的眼珠一转,理了理鬓边的乱发,又道:

“终南山的那么多道人是食用同一种水,中毒有先后,那还可以说是因为功力有深浅不同;可是那终南掌门却未中毒,却有些不通了。难道天毒教里的人会隐身法,能神不知鬼不觉地在他吃的水里先放下些解葯,这有点不大可能吧!除非……”

她突然停住话,眼睛瞪着门;孙敏却没有注意到,心中在思忖着她女儿的见解,也认为此事其中有许多可疑之处。

凌琳突然道:

“妈!你出去看看,门外面像是有人的样子。”

孙敏一怔,随即身形一动,推门而望,门外只有风声飒然,却无人影。

于是她微笑说道:

“你眼睛花了罢,外面那里有人?”

凌琳却摇了摇头,若有所思地望着丹房的屋顶,像是在思索什么难解的问题。

这两天最苦的却是玄门一鹤,他以一派掌门的身份,此刻竟做起伙工道人来。

晚上,他伪凌琳煮了盅参汤,孙敏感激地谢着他。

凌琳也娇笑着,将参汤拿了过来,又一缩手,口中说:“好烫呀!”将那碗参汤放在桌边。

妙灵道人脸上的肌肉一闪,缓缓走出门去,眉头紧紧皱在一起。这两天来,这忧郁的玄门一鹤的双眉,就未曾开朗过。

在他取去凌琳桌边的空碗时,凌琳的伤势,仿佛又转剧了,不住地呻吟着。他削薄的双chún一动,匆匆地将空碗拿了出去。

孙敏立刻从小亭中赶了过来,又急忙赶到小亭中将三心神君请了来。可是等到三心神君为凌琳诊断过后,她向三心神君问着凌琳的伤势,为什么又会突然加剧的原因时,三心神君只是摇头不语,脸上却带着冰山般的冷森之色。

孙敏的心往下沉,凌琳却似乎又陷入昏迷之中,不停地呓语着。三心神君却仍和剑先生神色不动地,就着夜色奕着棋。

天色更晚了。虽然没有更鼓,但推断时候,已是三更——

一条人影在道观的第三排丹房的后面行走着,他藉着阴影藏着自己的身形,行动甚快,瞬息之间,就掠到了墙下。

在他从丹房后的阴影,掠到墙下的阴影间的那一刹那,就着微弱的天光,依稀鄙以看出,这人影竟然就是终南掌门妙灵道人!

他目光四顾,确定再无人发现他的行踪,就伸出右手两指,在墙上轻轻地弹了三下,然后就将耳朵紧紧贴在墙上,留意倾听着。

不一会,墙的那边也传来三下极轻微的弹指之声,他脸上微微露出喜色,但是这份喜悦之色,仍不能掩饰住他的惊惧和不安。

远处的房顶上,有一条轻淡的人影一闪,那是因为这人影速度太快,在夜色中,几乎不是人们的肉眼可以发觉的。

妙灵道人又转头四顾,四下沉寂如死,只有风声吹得他宽大的道袍猎猎作响。

他轻轻将道袍的下摆掖在腰间的丝条上,手掌下压,身形便笔直的向上拔去,从这一手“旱地拔葱”的轻功,就可知这终南剑客,玄门一鹤的身上,果然有着极为精纯的功夫。

身形上拔丈余,他双手一搭,搭在墙头,身形灵巧地一翻,便掠了出去,绝对没有带着任何一丝声音来。

他方落在墙外,立刻有一条人影迎了上来,这人影身形婀娜,浓重的夜色中,使人仍可以感觉到她身上所散发的媚意。

她一掠到妙灵身侧,两人立刻紧紧握着手,妙灵的喉结上下移动着,将她拖到墙下的阴影里,接着是一连串发自喉间的“唔唔”之声

然后是一个极为娇柔的声音道:

“你瞧你,急得像这个样子,却偏偏又怕得像耗子似的!我就不相信,那两个瘦鬼,就有那么厉害?连你都不成……”

妙灵的声音立刻像耳语般地说道:

“媚娘!你过来一点……”下面又是一连串梦呓般的低语。

“媚娘”嘤咛着,又俏语道:

“你这人真是的,人家跟你说正经的,你还要这样……”语声被一声突来的“唔”声所断,接着又说道:

“等一下嘛……你难道不知道事情已经不能够再拖下去了呀!我们这里人手又不够,你……你总得想个办法呀!”

妙灵低叹一声,道:

“媚娘!我为了你,我……唉!媚娘!你不知道,这两人……唉!事情已成了九分,那知道这两人偏偏撞了来。现在我也没有主意,媚娘!只要你说,我什么事都可以为你做的。”

“媚娘”轻轻一笑,俏语道:

“你看你,堂堂一派掌门,还像个孩子似的!只要你在他们吃的东西里,稍稍再放下一点,那不什么事都解决了吗!”

沉默了一会,妙灵似乎在考虑着。但是这沉默着的两个人并不安静,他们仍然在轻微地动着。两人的身上,却在震动着一种虽无规则,但却是人类亘古以来就未曾改变的韵律。

风声依然,大地似乎只剩下了他们两人。

然而

墙的那边,却卓然立着一个瘦长的人影,他听到他们的话,脸上搀合着一种近于“惋惜”的悲哀,和一种“被欺骗了”的愤怒!

“想不到,他竟会做出这种事来,想不到……他是为着什么呢?”

听到墙那边销魂的“伊唔”之声,他恍然得到了答案。

于是他长叹一声。

墙的另一边的妙灵和媚娘,虽然在沉醉之中,可也听到了这一声长叹。两人倏然大惊,目光同时四下一转。

两人眼前一花。目光便突然凝结住了。

一条轻烟般地人影,从墙的那边掠了过来,冷酷地站在他们身侧三步之处。

妙灵失色地惊呼一声,身形惶然向后退了一步,却不敢逃去,因为他自家非常清楚地知道,他无法逃出人家的掌握。

媚娘却娇喝一声,身形一动,纤手扬处,向那人影劈了过去。

那人影轻蔑地冷笑一声,动也不动。妫娘身形如飞燕,掌到中途,突然一转,改劈为挥,五只纤纤玉指,反手挥向那人结喉下一寸的“天突”,无名指一勾,点向他“天突”穴下一寸六分的“璇机”穴,左掌却带着风声劈向那人的左肩。

这一招两式,可说是:狠,准,快,兼而有之,谁也料想不到这一双舂葱般的手掌,竟能够在瞬息之间,取人死命!

那人影仍然动也不动,等到这一双手掌堪堪接触到他的身体时,他却已不知怎的向右滑开数寸,虽然只是数寸,然而却使得“媚娘”这狠,准,快的一招两式,刚好够不着部位。

妙灵在这人影一出现时,他心中电也似地转动着,倏然一咬牙,身形沿着墙根,亡命地飞掠了去,听到身后的媚娘,娇唤了一声,他知道那曾使得自己心醉神迷的美人,此刻怕已香消玉殒了!

但是他不敢回头,求生的慾望使得他的轻功,仿佛比平时更快速了些。这时他心中再无别的念头,只想自己能够逃脱人家的掌握。

蓦地,他眼前又一花,觉得有人拦在前面,他眼角动处,又不禁惨嗥了一声,在深夜中令人觉得分外地刺耳而凄阴。

在他眼前的,赫然站着“媚娘”婀娜的身躯,夜色中,他可以看到有鲜血自媚娘那曾经发出不知几许令人魂消的“唔唔”之声的嘴中,流了下来,她那一双明如秋水的媚眼,此刻也是紧闭着的。

于是他不顾一切地扑了上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飘香剑雨》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