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香剑雨》

第28章 生死一发

作者:古龙

伊风的全部思想,全身精力,都因着恐惧而像是冻结住了。

他双目望着万天萍伸出来的那一双枯瘦而满沾着血迹的手掌,心中飘飘汤汤,恍恍惚惚,也隐隐约约地觉出了死亡的意味。

万天萍的双睛,也在瞬也不瞬地望着他,却仍然迟迟未曾出手,这又是为着什么缘故呢!而已经身受两处重创,毫无疑义地死去了的他,又是为着什么,而能突然复生了呢?

他突然干涩地一笑,裂开他那嘴旁也满沾血渍的嘴,冷硬地说道:

“小孩子!你赶快将那本“天星秘笈”拿出来!不然……”

他根本不须要说下去,因为任何人都能猜到他语中的含意。

伊风心中却猛地动了一下,鬼魅似的万天萍,在他眼中,因着这一句话而突然变回了活人。因为只有生存的人,才会有对事物的慾望。若已死了而变成了鬼,又要那“天星秘笈”何用?

他暗暗松了一口气,眼光放胆地在万天萍身上一转,却见他前胸和喉头的伤痕宛然,露出一个个黝黑而惊人的空洞。

他知道这就是妙手许白的铁钩般的十指,在他身上留下的痕迹。而这种伤痕,只要中上一处,便足以置任何人于死命。

“那么他为什么又能复生呢?”

伊风恐惧之念一消,惊异之心却大作。两眼仍然瞪着万天萍,并没有去回答他的话。

万天萍又前迈一步,喝道:

“你拿不拿出来.”

伊风心中又一动,忖道:

“他之功力高过于我,又明知道“天星秘笈”必定还放茁找身上,大可动手制住了我,抢去这本秘笈,为什么却要我自己拿出来?他号称“北盗”,本不应是这种作风呀!”

须知伊风本是绝顶聪明之人,心思灵巧已极,是以他才能以“诈死”瞒过天下武林耳目。此刻心中一动念,接着又忖道:

“莫非他身受致命之伤,后来虽因着一件奇遇而能复生;但他平身的功力,却不能在这极短的一段时间里恢复!”

他一念至此,遂也冷冷说道:

“不拿出来又怎样?”

猛然一挺腰,竟往前面迈了一步。

万天萍面色一变,目光中满含怒气。

伊风目光前视,知道自己的猜测若是不对,那么万天萍一动手,自己便讨不了好去。但事已至此,他只能将心中的紧张,极力控制着不流露出来。

两人目光相对,各自都在心中转着念头;也各自猜透着对方心中的打算。

万天萍突地又干涩地笑了一声,说道:

“我劝你还是将它拿出来,这样对你我都有好处。”

口气果然缓和下来:先前话中的威胁意味,此刻减去不少。

伊风暗中又松了口气,他知道自己所料想,已离事实不远,心中又极快地转了几转,冷笑道:

“告诉你,姓万的!天星秘笈之事,你再也休提!你若想生出此谷,哼!那还得看我高不高兴呢?”

语锋一转,竟完全扭转了局势,由被威胁的地位,而变成在威胁人家了!

万天萍一惊,他果如伊风所料,虽然幸得死里逃生,但功力朱复,一惊之下,故意不屑地狂笑几声,厉声道:

“我万天萍闯荡江湖数十年,还没有人敢在我面前说过这种狂话的!”

他口中在说着话,眼光却在严密地注视着伊风的反应,正是色厉而内荏。两人互斗心智之下,他已败了第一阵。

伊风声随念动,突地也伸出手来,语气异常之冷漠地说道:

“拿来!”

万天萍一愕,却听伊风接着说道:

“你若不将那“璇光仪”拿出来,今日再也休想生出此谷了!”

语声中的狂傲,更远在万天萍向他索取天星秘笈之上!

这一来主客易势,万天萍脸色惨白,后退一步,暗中却在调息着真气。

伊风双目凝视,却也不敢冒然向他动手。

山风更厉,夜色渐浓。

伊风若在此时一走,万天萍断然不会拦他,也拦不住他。可是当局着迷,伊风却未转到这念头上来。

他虽没有要得到“璇光仪”的野心,然而他却想藉此来折辱万天萍一番,出一出心中的闷气。

何况那自尽被救的书生,仍倒卧在石室之中,生死未知,他也不愿就此一走。

再加上他心中疑团重重,恨不得万天萍将他为什么能死去重生的原因,说出来才对心思。

是以在他心中,根本没有想到乘此机会溜走的打算。

万天萍僵立不语,伊风不知道该如何打开这僵局。

突地,万天萍双目一翻,强烈的目光在伊风身上一转,伊风心中一凛,忖道:

“这厮的目光突然强锐了起来,莫非就在这一刻里,他已恢复了功力吗,这简直是不可能的呀!”

他却不知道,世事之奇,焉是他能想像的。这万天萍不但功力已复,恐怕此刻他的功力,还在他未曾受伤的时候之上哩!

原来万天萍身受重伤后,原已是不治,被伊风将他和妙手许白的尸体,搬到石床上,两人身体纠缠,妙手许白:体内流出之血,却无巧不巧地,流入那尚存一息的铁面孤行客的嘴里。

须知妙手许自体内之血液,已满含“毒龙丹”之灵效,却无“毒龙丹”那种至阳至刚的葯力,正是已变成绝顶灵丹,那就是说:任何人若服了妙手许白之血,便无殊于服了天下的各种灵葯。

万天萍晕迷中,只觉有一股热力,由喉间缓缓注入丹田,竟苏醒了过来。稍一思考,以他的学识历练,他立刻就判断出自家之所以能够起死回生的原因。于是他就将妙手许自体内的血液,吮吸一尽。

顿时,他又回复了生存的活力。于是他从许白怀中搜出了璇光仪的一半,离开了秘窟,将石室中的珍宝,尽鄙能捆了一包。因为妙手许白一死,他已无需在这深山中留下的必要。

此刻他的确是因祸得福:只是“天星秘笈”得而复失,是唯一美中不足之处。他颇为后悔,不知道那年轻人的来历下落;因为他知道在他和妙手许白相争的时候,那年轻人一定渔翁得利了。

那知就在此时,伊风竟然又回到这山坳里来,万天萍一见大喜,但他此刻生力虽复,然而四肢却软软的,那正是因为“毒龙丹”的效力已在他体内行开,若他此刻能立刻以本身的功力与之相合,那么他的功力便可倍长数倍。

只是他却将这千载难逢的奇缘浪费了,“毒龙丹”本可发挥十成的葯力,在他体内只发挥了两成,然而就只这两成,已足够使他的功力增长,将他的生命从死亡之中夺了回来。

他四肢软而无力,自然没有立刻现身。伊风入了石窟后,那书生眼迷于珍宝,竟从窗口中爬了进去。万天萍一看他的身法,就知道他完全不会武功,于是就以一粒三

石子,隔窗击去。

他的手法是何等力道;虽然只是一粒石子,然而已使得那书生右臂折断,当时量迷了过去。

后来伊风自石窟中跑出来,万天萍突然现身,果然将伊风吓得面无人色。

但语锋一变之下,万天萍却落了下风,是以他只希望自己的功力能够赶紧恢复。

略一调息之下,毒龙丹已见功效,万天萍真气运行一周后,自己已觉出了自己的力量,双目一翻,便要将伊风伤在掌下。

他冷笑一声,猛一错步,身形如行云流水,倏然掠上前来,双掌微一交错,在中间划了个圆圈,却又电也似的上下交击而出。

他这一招掌影缤纷,正是先要乱了对方的眼神,再猛力一击。

伊风大惊之下,赶紧一塌腰,身形右旋,左掌嗖然击出。

须知他此时的功力,虽然已无殊于一流高手,然而他动手的招式,却仍然不见得奇妙。

这一招“凤凰单展翅”,虽然神完气足,劲力,部位也恰到好处,在武林中已可算得上是绝妙高招。

然而在铁面孤行客这种人的眼中,却是普通已极。

万天萍再次冷笑一声,身形一扭,双掌原式击出,只是改拍为抓,十指箕张,用的正是他名震武林的大力鹰爪神功。

他这一招省去了变招的时间,自然快迅已极。伊风的左掌刚刚递出,就已觉得人家的双手,已分向自己的喉头和腹下抓来。

伊风不禁倒吸一口凉气!他出道江湖,动手的次数已不下数百次,然而像这样快的招式,他还是第一次遇到的。

他来不及再转别的念头,长腰一扭,蹬,蹬,蹬,连着倒退三步,但万天萍如形附影,也跟了上来,双掌各各划了个半弧,掌尖微曲,击向伊风的前胸,招式虽变,但腕肘未弯,根本不像普通武林中人在撤招变招之间,还得费去一些功夫。

伊风知道:只要自家让人家的指尖搭上一点,那么人家内家“小天星”的掌力,便得接踵而来。而且他知道:这万天萍人虽瘦小,功力却是最以那种至刚至强的内家掌力见长,那敢和人家硬碰硬地对掌,脚步一错,又向后面避了开去。

他心存怯敌之意,越发地只有招架之功,而无还手之力!

其实他若能静下心来,以他“督”“任”两脉已通后的内家真力,来和万天萍一拚,虽然不能取胜,但也不致于如此狼狈。

万天萍冷笑连连,口中讥讽道:

“就凭你这样的身手,还敢向我老人家说那种狂话?”

双掌却运掌如风,带着虎虎风声和漫天掌影,上下左右地向伊风劈去。

伊风虽然勉力支持,但技不如人,只有一步步地后退。

十余招一过,伊风更不支。万天萍掌式却倏然一变,由猛攻而变为游斗,他竟想将这曾经折辱过自己的年轻人先凌辱一番,再置之死地。

是以他出招的手法,就不似方才的威猛沉重;出手的部位,也不再击向伊风的要害。口中却冷讽热骂,将伊风骂得个不亦乐乎。

伊风这一下心里的难受,可更在先前之上!

只是他功力不逮,此刻就是再想逃走,恐怕也不能够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飘香剑雨》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