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香剑雨》

第31章 潇湘妃子

作者:古龙

辣手西施和销魂夫人,原是素识。伊风昔人和他的妻子畅游五岳时,在泰山玉皇顶上,曾和她们夫妇见过一面。

此刻他心中忐忑,生怕谷晓静认出了他,悄悄转过脸去。因为他诈死之后,在江湖上已成了个见不得人的“黑人”了。

谷晓静娇笑不休,眼波仍转,见到阮大成,又轻唤了一声,向萧南苹道

“这又是你的杰作吧!人家都说我“辣手”,可是我看呀,我这“辣手”两个字的外号,倒不如转送给你还好些。”娇声一笑,又道:

“快把你小宝剑上的两只耳朵拿下来,鲜血淋淋的怕死人了!”

萧南苹一抿嘴,笑道:

“你别客气了吧,想当年你把人家的脑袋挑在宝剑上,也没有说什么怕死人了,现在怎么啦?突然大慈大悲了呀.”

伊风站在窗口,留又不是,走又不是,不知道该怎么样好。

不禁暗骂自己的多事,好生生地从床上爬起来,淌这趟浑水干什么?

谷晓静却走到他身侧,笑道:

“喂,小兄弟!你贵姓呀!怎么我看你像是面熟得很。”

伊风唯唯而应,不敢答腔。

阮大成也不是白痴,受到如此冷落,心里自然大大不是滋味,看了萧南苹一眼,粗声粗气地道:

“萧姑娘!我这样对你,你这样对我,唉!我啥子都没得说的!你说要试试我的心,好!我的耳朵都被你削掉了,你还是……唉!只怪我阮大成生得丑陋,我——我走了。”

他越说越不是味,说到后来,声音里竟带着哭腔,一转身,蹬,蹬,蹬,朝门外大步走了出去,萧南苹动也不动地望着他。

伊风见他魁伟的背影消失大门外,却听萧南苹啐道:

“癞蛤蟆!”

伊风不禁不屑地望了她一眼,觉得阮大成虽然可怜,却也替男人丢尽了脸,两道剑眉,皱到一处,不满之情,溢于言表。

谷晓静眼珠一转,看到他脸上的表情,俏叹了一声,道:

“这也不能怪萧家妹子,这年头有些男子,你不这样对忖他们,他们就自以为蛮不错的,像苍蝇似的叮在你后面,确实讨厌!”

她娇笑一下:

“要是天下的男人都像你,那就没事了。”

伊风脸一红,想到自己以前不也是整天跟在销魂夫人后面,心里有些不自在,大有后悔自己以前也丢了人的意思。

萧南苹一笑,道:

“你一个姑娘二个妹子的,把我叫得也装不成男人了。”

伸手在脸上一抹,一个绝美的面容,便奇迹般地出现了。

伊风眼前又一亮,大为赞服那“萧三爷”的易容之术,忖道:

“难怪萧三爷以前曾以十一个名字出现江湖:而且若不是他自己在武林大会上,自己宣怖了出来,江湖上谁也不知道这十一个人,其实只是一个人。现在从他女儿身上,就可以看出他易容术的神妙了。”

眼光却不自觉地,又瞟到萧南苹身上。

谷晓静笑道:

“你们在这里坐一下,我去替你们弄些粥来。”

她轻叹了口气:“姚老二这些年来身体越发坏了,到现在还没有起来。”

萧南苹“噗哧”一笑,道:

“小姐夫还在睡呀,他跟你在一起这么些年,身体要是还不坏,那才是没有道理了哩!”

说到这里,她的脸也不禁红了起来,谷晓静笑着跑过去打她,一面俏骂道:

“看你这张缺德嘴,将来谁要是娶了你,准保比铁戟温侯吕南人还要倒霉!”

伊风暗暗长叹了一声,江湖中人竟将他此做到霉的对象,他不禁有些自怜,也有些自责,觉得在这里再也耽不下去了,拱手道:

“谷姑娘!不用麻烦了。”

他话尚未说完,却被谷晓静打断了话头,用那一双明如秋水的眼睛,上下打量着他,一面笑道:

“咦!你怎么知道我姓谷!”

眼睛一挟:“喂!我看你越发面熟,我们以前是曾在什么地方见过面吧?我想想看”

伊风一惊,连忙道:

“小鄙的确没有这份荣幸见过姑娘,只是“辣手西施”名满天下,小鄙也曾常常听到过姑娘的名字,所以才知道的。”

谷晓静“哦”了一声,仍然有些不相信的意思,低着头不知在想什么。

伊风暗忖:

“我早该走了的,等一下那火神爷若也到此间来,那就一定认得我了。我诈死之事若传出江湖,非但是个笑话,天争教势必又要再来搜寻我,那我连安心静练武功都不能够了。”

他越想越觉此行实在冤枉,身子一转,先走到门口,才拱手道:

“小鄙无状,打扰了两位许久,实在该死,日后再来谢罪吧!”

话一说完,不等人家的答覆,转头急急向外走去。

他却没有想到,他这么一来,是否会更引起人家的怀疑?

走到园中,满园的花木,此刻太半凋零;园侧的半池芰荷,但了断梗残枝。积雪未溶,新霜迹在;寒风吹过,寒飙袭人。

他大步而行,当然不会有心情来领略这残冬的小园景色。

眼角动处,看到墙角有个朱红的小门,连忙走了过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飘香剑雨》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