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香剑雨》

第35章 张冠李戴

作者:古龙

原来伊风在易容之下,面貌竟变得和“飞虹七剑”中三侠锺英奇的面貌,完全一样,连自幼和锺英奇一齐相处的师兄弟,都分辨不出来。

华品奇看到伊风始终未动,心里更认定了就是自己的三弟,就是那自幼被自己收养,后来却为着一事,“无意”伤了自己的右腿,一逃无踪的锺英奇,心下不禁又是一阵恻然,喊道

“三弟!你到这边来,让大哥我看看你。”

谷晓静虽然名列“武林四美”,但武功却并不甚高,此刻抵敌龚天奇掌中的“飞虹剑”,二十个照面下来,已是香汗淋漓来解释一切。在形而上学阶段,人们仍然没有放弃对绝对知 ,大感不支。

何况她还清急自己丈夫的安危,不禁娇唤道:

“姓华的,你弄弄清楚好不好,姑娘我是辣手西施谷晓静,你别和你的宝贝师兄弟牵涉到一处去。”

语声未了,刷地一剑,自她右臂划过,将她的狐皮小袄,划了道长长的口子。

她更惊得一身冷汗。

却听华品奇“哼”了一声,说道:

“辣手西施,哼!巴冲这名字,就不是好东西。三弟!给我抓下来。”

伊风始终在发着愕,此刻刚刚有些会过意来,知道自己无法之中的乔装,刚好和人家的三师弟的面貌,完全一样。

他心中有些哭笑不得,但此刻的情景,已不容他再不出手,心中方自动念,却见萧南萍已掠了过来,低语道:

“南哥!贝这样子是误曾,非要你自己出手不可了。”

吐气如兰,吹进伊风的鼻端。

伊风一笑,忖道:

“女人家说的话,和没有说竟完全一样,我难道不知道这是误会。”

又看了萧南萍一眼,却和她满含关怀的眼光,碰个正着。

他再一笑,身形一动,脚步微错间,已快如闪电地,掠到谷晓静动手之处,低喝道:“请暂住手!”谷晓静娇声道,

“你再不来我可要急疯了。”

身形向他身后躲去。

是以龚天奇嗖然一剑,却正好是刺向伊风身前,寒光一溜,瞬即挥至。伊风微微一笑。此刻龚天奇也看清面前之人,口中惊喝道:“三哥——”

手中剑式,却因已近尾势,前力已发,后力未至,仍然笔直地剁向伊风。

华品奇也惊唤一声。

却见伊风微笑声中,肩头不动,身形不曲,人已倏然溜开三尺。

他身为一派掌门,见到这种全凭一口真气的运行,而施出轻功身法,自是识货,不禁惊唤道:

“三弟,你功夫怎地进境如此之速?”

伊风又微笑一下,知道自己自从“督”“任”两脉通后,功力方面的进境,确是非同小鄙,连这长白掌门都为之动容。

他微一抱拳,向华品奇朗声道:

“小鄙伊风,虽久闻华老前辈之大名,确始终无缘拜识,今日得见侠踪,实在是小鄙之幸——”

他话未说完,华品奇已抢着道:

“三弟!你这是说的什么话?难道,难道你这几年来已另投名师,已经不认你的师兄弟了?你——你这真——真太不对了!”

说到后来,他语声又因激动而颤抖了。

在场群豪,怎会知道这其中曲折,都以惊诧而不屑的目光,望着伊风,皆因背叛师门,正是犯了武林大忌;何况这华品奇此刻神态,更极怆然!

伊风方慾答话,那毛文奇也掠了上来,面严如水,厉声道:

“三弟!你也未免太无情了!你和大师兄虽然名是师兄弟,但自从师傅死后,你那一手功夫不是大师兄教你的,现在你就算不认得我们,可是你怎么能不认大师兄?你——你简直——太无情了!”

伊风暗叹一声,知道此事不是容易说得清楚的。

但他当着如许多武林中人,势又不能揭开自己的面具,说出自己的身份。

沉吟半晌,他只得朗声道:

“小鄙伊风,大约是和华老前辈的三弟生得极为相像,是以华老前辈才会生此误会。唉!小鄙实在也无法解释——”

萧南萍突然掠过来,抢着说道:

“华老前辈!你听他说话的口音,完全和你们不同,难道生长在长白山上的人,会说出这种纯粹的江南口音来么?”

伊风暗赞一声,觉得萧南苹的聪慧,实有过人之处!

又觉得女人家倒底心细些,能注意到这些大家都没有注意到的地方。

华品奇,毛文奇,龚天奇,以及那始终未出手的黄志奇,这“飞虹七剑”中的四人,果然都怔了一下,更为仔细地望着伊风。

那边谷晓静已扶着受内力震伤的姚清宇走了过来,朝着“飞虹七剑”恨声说道:

“姓华的!你不问青红皂白就出手伤人,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我夫妇两人总有报复你的一天。”

她狠狠一跺脚,眼望四方道:“各位朋友!你们看看这位长白山的大掌门人,自己管不住自己的师弟,让师弟跑了,却跑到路上来,随便认人做师弟。哼!只可惜你们“飞虹七剑”的名头虽大,人家也不希罕——”

华品奇气得浑身颤抖,怒喝道:

“住壁!”

谷晓静却又连连跺脚,凑上前去,娇叱道:

“你要怎的?你要怎的?难道你仗着武功比人家高,就可以随便欺负人吗!你再仔细看看清楚,人家是不是你的师弟?哼!天下那有这种事,硬拉着别人认做是自己的师弟1”

她语声清脆,说得又快,华品奇空自气得面目变色,却无法回口。

她稍为喘了口气,朝着萧南苹和伊风道:

“伊老弟!萧三妹!我们先走了。他受了伤,终南山也去不成了。”

一面又跺着脚!

“这算什么?平白无故地惹来这些事。喂!我说三妹!你赶快带着伊老弟走远点儿,别让疯狗给咬一口。”

群豪之间,发出一些忍俊不住的笑声。华品奇面色铁青,严喝道:

“老夫若不是看你是个无知的妇人,今日就叫你毙于掌下。”

谷晓静却也一些也不含糊,回过头来,朝着他恨着说道:

“姓华的!你少说这种废话!我无知,你才无知呢?硬说别人是你师弟。喂!我说伊老弟!你——”

伊风怕她说出自己易容的事来,赶紧抢着说道:

“华老前辈!今日之事,实是出于误会,也怪不了什么人。不过小鄙可以指天立誓,实在生平未曾见过阁下一面,更不是老前辈口中的“三弟”,天下像貌相同之人甚多。日后小鄙若见着华老前辈的师弟,必定代为转告老前辈的意思,我想那位兄台另有苦衷,是以未回山去——”

华品奇厉声一叱,阻住了他的话道:

“你真的不是锺英奇!”

伊风微笑摇头道:

“锺英奇这名字,小鄙有生以来,还是第一次听到哩!”

话声方了,却见华品奇的身形倏然一动,瞬目之间,漫天光华乱闪,伊风大出意外,只觉得四面八方,俱是剑影,向自己当头压下。

在这几乎是生死系于一发的当儿,他目光动处,发现这一招的左方下端,似乎微微有一丝空隙,他原本久走江湖,与敌人动手的经验极多,此刻便身随意动,脚步一转,倏然向左方溜去。

那知他身形方自一动,那有如漫天飞花的剑影,竟像是早就知道他身形之所趋似的,光华一闪,漫天剑影蓦地变为一溜青蓝色的光华,带着一缕尖锐的风声,随着伊风的去势挥向左方。

伊风右脚方自滑开,眼角瞥处,一点剑光已刺向他前胸,生像是这点剑光早已在那里等着他似的,他避无可避,只得悄然闭上眼睛,似乎已在静候着这一剑的刺下。这一变故,突然而来,等到大家发现时,那一溜蓝光,已刺向伊风了。群豪不自觉地惊呼一声。萧南苹情急之下,几乎晕了过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飘香剑雨》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