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香剑雨》

第38章 青海来客

作者:古龙

钱翊眼角瞟了他一眼,双目又微微上翻,根本理也没有理他,也像是根本没有将他放在眼里。态度之狂傲,令得群豪又为之哗然。

黄镇国气得面目变色,沉腰坐马,嗖然一拳,朝他后背打去,这自称“钱翊”,在江湖上藉藉无名的少年,却根本动也不动。黄镇国的这一拳,竟着着实实地打在他的身上。

群豪眼看万胜刀一拳打在这少年身上。那知黄镇国一拳,方自沾着人家的衣服,自己的身子,却突然像是中了邪一样,平白飞了起来,“啪”地一声,跌到地上。

群豪又复大哗。

有些识货的,不禁脱口而呼:

“沾衣十八跌!”

原来这名不见经传的少年,所使的手法,竟是武林内家的登峰造极的“沾衣十八跌”,不但群豪哗然,伊风也大为动容,暗地惊异这少年怎地有如此的身手.却又怎的未在江湖上露过面?

八卦神掌也自面目变色,缓缓走到这少年“钱翊”身侧,沉声道:

“这位少年朋友好俊的功夫,尊师何人?可是武当山的孟道长?”

钱翊微微一笑,但笑容中仍满含傲气,微微抱拳,道:

“小鄙来自青海穆鲁乌苏河,家师曾对小鄙说起过范老英雄的侠名,想范老英雄必也记得家师吧?”

八卦神掌果然面色倏变,“倚老”之态,顿时渺然,竟拱手道:

“原来钱少侠来自布克马因山口,尊师武林异人,老夫昔年也曾有缘拜识过。如今钱少侠行道江湖,那好极了!好极了!”

群豪先前已经被这少年的功夫所震,此刻又见一向自负的八卦神掌,竟也前倨后恭,对这少年如此恭敬,不禁相顾诧然。

这少年“钱翊”又微微一笑,傲然道:

“范老前辈!贝小鄙出来做此会的公正人,可还使得?”

八卦神掌连声笑道:

“使得!使得!”一面向四座群豪朗声道:

“这位钱少侠,就是隐居青海布克马因山口的武林前辈异人——无名叟的高弟。各位走动江湖,想必也曾听起过青海无名老人的名声吧!”

“无名老人”四字一出,群豪又复晔然。

那位“万胜刀”黄镇国,一听这四字,赶紧和“小霸王”从侧门溜了出去。

伊风一听此人之名,也复大惊,不禁更留意打量了这“钱翊”几眼。

原来武林相传,青海布克马因山口里,隐居着一位武林异人,数十年来,江湖中人都知道这位异人,功行已参造化,却都未曾见到这位异人的真面目,只是以“无名老人”名之。

这“钱翊”虽是无名之人,但他的师承来历一说,群豪却都不禁动容。就连八卦神掌这种武林前辈,都不免变色。

钱翊傲然四顾,走到神龛前。八卦神掌朝神龛后的终南道人拱手道:

“现在武林群豪已推出我等三人,作为贵派技争掌门之见证,就请贵派,开始了却这件武林大事。”

伊风目光转到神龛后面,却见方才在观门前所遇的那中年道人,此刻正和另两个道人,在低声说着话。

这两个道人年纪都甚大,一面倾听着,目光一面在四下搜素着。

伊风心中一动,忖道:

“难道他们是找我?”

却见其中一个头发已经花白的道人,走了出来,向四座打了个问讯,沉声道:

“敝派此次因掌门人妙灵道长,因病仙去,临去匆匆,未曾传位与他人。是以敝派数百弟子公议,要以武技的高低,选出敝终南派的第六代掌门人来,是以劳动各位豪杰,共襄此举。”

他沉声一顿,又道:

“各位推出的这三位,都是武林中名重一时的豪士,肯为敝派此会作为见证,贫道谨为敝派全体弟子,向各位致谢。”

他双眉微皱,脸上竟隐含忧色,又道:

“敝派弟子中,经贫道所询,有意争此“掌门人”之位的,共有七人,此七位同门,多是敝派中的英锐,贫道自亦深望敝派仍得一能者,担当大任。此刻贫道先请这七位同门出来,向各位见礼。”

八卦神掌突地朗声笑道:

“妙法道长!难道无意于此吗?”

这发须花白的道人,微微一笑,道:

“贫道老了,筋骨也衰退了;怎比得上范施主,仍然精神矍铄。”

范仲平哈哈笑道:

“老夫也知道道长有如闲云野鹤,何等逍遥自在!既是如此,快请贵派那七位道长出来,我想天下武林中人,都是渴慾一见终南派未来掌门人的面目的。”

群豪自是哄然附意。

这妙法道人微微一笑,转身向后,神龛两侧就陆续走出七个蓝袍道人来,群豪只见这七人,高矮老幼都不等,但却都是神完气足,步履安详,目光炯然逼人,想必都是内家高手。

这七个道人一出来,就双掌台十,向着四座躬身施礼,群豪也都站了起来,纷纷还礼。须知这七人中,就有一人,是未来终南一派的掌门。武林群豪对此七人,当然也都不敢失礼。

伊风站在最后,眼中注视着这七个道人。心中总觉得今日之会,其中大有蹊跷;只是到此刻为止,还未现出端倪而已。

这“吕祖殿”甚是宽大,除了四侧被武林群豪占坐的地方外,当中还有一块三丈见方的空地。此刻一个年约三十许的道人站了出来,双掌合十,向四座微一行礼,转向神龛,撩起道袍,向神龛里的吕祖神像,端端正正叩了三个头。

然后,他朗声道:

“终南第人代弟子玄化,恭请各位师伯,师兄弟指教。”

撒起道袍一角,掖在腰中的丝带上,双手垂下,双目微翕,脚下不丁不八,凝然卓立,意在拳先,果然身手不俗。

在座众豪,就冲这玄化道人的这一伫立,就知道这道人武功,至少已有二十年的火候,不禁暗忖:“终南弟子,果有好手。”

这时,站在下端的另一个道人,也走了出来,也朝着吕祖神像及众豪行过礼,撩起道袍,向凝神卓立的玄化合十道:

“玄机恭请师兄赐招。”

说罢也自卓然而立,凝神待敌。

玄化道人低喝一声,左臂平起,右掌中切,脚下微一踏步间,已到玄机身前。双掌倏然外扬,一击面门,一扫下腹。

玄机脚步一错,身形半转,连消带打,右臂也穿出一击。

顿时之间,这三丈方圆的空地上,掌影飞舞,身形电闪。这玄化,玄机两人,用的全是本门拳术,轻灵之中,不失稳健;稳健之中,却又有如行云流水,招招生生不息。变幻流动,波谲云诡。

两人这一施展出掌法,众豪才知道终南掌法,果然名下无虚!

诸豪正自神驰间,突见人影一分,玄机道人远远退至一旁,躬身道:

“师兄妙着,玄机不敌。”

再一合十,缓缓走回神龛后。

八卦神掌哈哈笑道:

“这才是高手较技,这才叫做高人!”

微一四顾,笑道:

“方才那位玄机道长只输了半着便自承已败。这种名家风度,大家真该学学!”

说着又伸出大拇指,连声大笑不已。

众豪已自佩服;有些人根本连玄机如何败的,都不曾看清。此刻范仲平一说,各人都伸大拇指。

须知他们这一比斗,有关一派掌门人之位;而这玄机道人,竟能将胜负如此淡然视之,胸襟自非常人能及。

瞬息之间,终南道人又败下两位。在场中凝神卓立的,仍是那最先出场的玄化道人。

伊风不禁暗自感叹,这终南一派确非凡门。一面却又暗赞这玄化道人的身手,连接三场之下,他仍然意态安详,从容得很。

梅花剑杜长卿此时忽然走到范仲平身侧,低语几句,范忡平连连点头,对杜长卿的话,大有颇表赞同之意。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飘香剑雨》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