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香剑雨》

第41章 叹息声中

作者:古龙

伊风和萧南苹一入了终南山的上山路径后,就发觉了事有蹊跷,等到他在玄妙观的观门前,看到了那中年道人慾言又止的神色,更加断定了在这终南剑派里,又发生了一些事故。

只是他在那多手真人谢雨仙,也就是终南弟子妙雨尚未现身之前,他并不能确切地知道这些事故究竟是什么罢了。

他静观待变之下,果然发现这其中的阴谋,天争教竟然想利用终南派中的一个叛徒,而将武林中素负清誉的终南剑派收归到他天争教的组织下,这么一来,天争教在武林中的气焰,也将更盛了。

伊风对天争教,除了他个人的私仇之外,还有着一份伸张正义、抑制强权的正义之心,当然不会眼看天争教得手。

但天争教的手段竟如此狠毒,方法竟如此严密,竟在终南派群聚武林群豪,公开选拔掌门的时候,抬出了一个妙雨。

因为妙雨既是终南弟子,又未被逐出门墙,那么他也参加这选拔掌门人的大会,看起来自是光明正大之事。

另一方面,天争教却又以大河两岸,长江南北的十余个名剑手,作为他此一计划武力的后盾,再加上那青海突来之客——钱翊,神奇莫测的武功,使得在场的武林群豪,没有一人能挺身出来为终南派说几句公道话。

就连八卦神掌范仲平那种性情豪猛,而又颇具声威的武林前辈,在忖量情势下,也只有一走了之。其他的人,更是不愿来淌这趟浑水了。

钱翊虚空一指,巨钟一响,伊风已决定挺身而出,决定不让妙雨在如许多武林豪士的面前,接掌终南门户。

但是他也知道以自己一身之力,来和人家这种周密计划下的力量相抗,显然太过微弱。

因此他想在这一极短的时间里,找出一个较为妥当的方法。

但转瞬间钟敲七响。

他知道时间已不允许他再多加思索,在这种情况下,他与生俱来的侠义天性,远远胜过了他的理智。

“无论如何,即使我自身化骨扬灰,也万万容不得这厮得手。”

他一咬钢牙,断然下了决定,猛地一长身,飞身而出。

须知在这种情势下,伊风自家也知道自己的这一出手,定是凶多吉少,而且于事也不见得有补。

但路见不平,尚要拔刀相助,为正义两肋挥刀,亦在所不惜。伊风的这种侠义之心,每在一个利害分明的紧要关头,便显露出来。

至于一些小节,他并不去拘拘计较,这也正是他血性男儿的本色!

那知事情大出他竟料之外,他现身之后,钱翊竟首先逸去;接着,妙雨道人和那十几个拔剑而立的剑手,也莫名其妙地走了。却给伊风和满堂武林豪客,留下了无比的怀疑和惊诧。

正殿里有片刻的静默,接着而来的就是一片哄然的议论声。

突然人丛里又飞起一条人影,倏然落在伊风身侧。

这不问可知,自然就是也满怀惊诧的萧南苹了。

终南弟子们,此刻也从惊愕中恢复过来。

他们对伊风,自然是万分感激,然而在感激中,却另有一种既惊且惧的感觉:

不知道这在江湖上丝毫没有名声的年轻人,怎有这种威力?稍一现身,便惊退了那么多武林高手。

他们自然不能将心中的感觉,当面向伊风问出来。

玄化道人前行两步,当头向伊风深深一揖,恭声道:

“壮士仗义援手,此恩此德,我终南弟子不敢言报。但愿阁下能稍作歇息,等敝派弟子一齐向阁下叩谢。”

伊风赶紧回礼,道:

“道长!切莫说这种话,这只是小鄙份内之事。”

他停顿一下,又道:

“小鄙身受贵派托庇之恩,此刻能为贵派稍效微劳,正是小鄙之幸。”

他心中虽万分紊乱,想在千丝万线中找出一个头绪来,但却不得不先振起精神来回答人家的话。

玄化道人却愕了一下,他不知道伊风所说的“托庇之恩”是指着什么?

此刻妙法道人已挣扎着,被妙通和妙元两人搀扶了起来,他虽当胸被钱翊挥了一掌,但伤势却不甚重,此时走过来,喘着气道:

“阁下可就是方才询及剑老前辈的那位?方才我听玄丹师侄一说,就知道来了救星。唉!果然苍天有眼,不教魑魅横行。阁下不但是敝派上下数百弟子的恩人,也是武林的救星。”

说着,他竟挣扎着要拜伏下去,口中连连说道:

“请先受我一拜!”

伊风可不敢担受人家此礼,连忙阻拦着,口中急切地说道:

“道长切切不可如此!别说贵派对小鄙有着大恩,就是莫不相干的人,既然眼见此事,也万万不能坐视的,这正是小鄙份内之事。”

梅花剑杜长卿也在旁边,此刻脸上不禁红了一下,、心里惭愧得很。妙法,妙元等道人,却不禁又愕住了。

须知他们都不知道伊风在身受重伤,奄奄垂息时,就是在这玄妙观中获治,而且还因此得了许多不世奇缘。

当然也就不知道伊风所说的:“我曾受过贵教大恩”这句话,其中所含的意思。

何况就算他们知道了此事,可也不能认为人家真是受过自己的大恩,因为无论如何,这种事总不能算做施恩于人呀!

但伊风的心里却不同,他在终南山上所遇,正是他生命的一个转捩点。他对未来许多极为渺茫的希望,也因此而有了着落。

是以他口口声声说自己曾受终南派的大恩,却不知却将人家弄得有些莫名其妙。

伊风看到他们脸上的茫然神色,也知道他们错愕的原因,却也暂且不去说破,只是微微一笑,道:

“道长们且莫理会小鄙,小鄙自会歇息,还是先去料理贵派中的事情为要,免得教如许多武林豪杰,在此久等。”

妙法道人“哦”了一声,道:

“贫道真是糊涂,竟忘了还有许多贵客在此!”

他稍为一顿,又赶紧道:

“只是阁下千万先请歇坐一下,等敝派先料理一下,再拜谢大恩。”

他长叹了一声,接着又道:

“无论如何,今日也得先将掌门人推选出来,免得日子一长,又生变化。”

他又叹息着。

其实近年来武林人材,渐渐凋落,终南一派更是如此,这老道人心中感慨长多,怎不连连叹息。

这个妙法道人昔年本是终南的中兴掌教,号称武林七大剑师之一的玉机道人的首徒,只因性情恬淡,又好玄理,正是个清净无为的玄门羽士,对武功一道,并无深湛的造诣,对武林中事,更不感兴趣。

是以玉机道人死后,才让他的二师弟妙灵道人接掌了门户,自己却将生命消磨在青灯黄卷之畔。

那知妙灵道人却道心不坚,为色所诱,终于身丧名裂,他自然痛心。

再眼看终南弟子人材凋落,而别派门下,却有些奇才俊彦出现。这一现身便惊退群小的伊风不谈,就连那来自青海布克马因山口的的狂傲少年钱翊,何尝不是身怀绝学。

自己虽不好武,但倒底是数十年修为,却被人家一招之下,就挥跌出去,虽也是因着自己大意,但不可讳言的,人家那份身手,本来也高于自己,更遑论教中的后辈弟子了。

这是他心中的悲怆感怀,然而当着武林群豪,他却不能露在脸上。在妙元,妙通两个道人的搀扶下,又往前走了一步,勉强提高声调道:

“敝派不幸,出了那种劣徒,而贫道又无能,不能为先师清理门户,为武林除此败类,又劳各位在此空候,贫道实在该死!”

大殿群豪顿时哄然谦谢了一下。

妙法道人微微一笑,又道:

“近年武林异道横行,这想必也是令各位悲心之事,敝派此次之一反往例,公选掌门,也是希望敝派能从此整顿,为武林担当一份责任。那知——唉!若不是幸得高人解危,还不知落得什么下场。”

声调更为怆痛,停顿一下,又道:

“贫道但愿此次当着各位,敝派能选出一位不负各位爱护敝派之意的掌门来,也不负各位远来辛苦了。”

他微微一笑,当然,笑容并不是偷快的,接着又朗声说道:

“总之,请各位再稍待片刻,敝派敬备了些许素酒,为各位洗尘;也是——也是为各位饯行了。”

说完话,这须发几乎全白的道人,不住地喘着气,不知是因着身上所受的伤,抑或是因着心中的感慨,怆痛,这一瞬间,他仿佛又苍老了许多。

群豪听了他这一番话,也都俱为默然,也许是心里也有些惭愧吧?

终南弟子们,更是俱都垂首默立,慾语无言。连此时心情本来已被爱情沉浸得极为幸福,偷快的萧南苹,见了此情此景,也不禁为之一叹。

妙法道人喘息了半晌,又道:

“此刻就请妙元师弟,和玄化师侄两人,再一争掌门之位。”

他微喟一下:

“不论你们谁胜,谁负,你们总是终南弟子中的佼佼者,无论是谁接掌了终南门户,我——我也高兴。”

妙元道人始终垂首无言,脸上的神色也是难看已极!

此刻突地放下搀扶着妙法道人的手,抢先几步,在正殿中的吕祖神像前,端端正正叩了几个头,然后转过身来,悲怆地朗声说道:

“妙元无能,不能为本派御敌,更不敢出任掌门。玄化师侄,壮年英发,无论是武功、人品,都是上上之选,正是担当掌门的最理想之人,但望他能担当起这付担子来……”

他叹息一声,垂首又道:

“至于妙元——已向吕祖及先祖誓言:此后闭关十年,重研终南绝艺。来日若能幸而有成,妙元才算不辜负先师的栽培;不然的话,妙元从此埋首深山,再也无颜过问世事了。”

方才他一招之下,便败在本是他同门,同辈,同师授艺的师兄妙雨手上,心里自然悲痛,惭愧。此刻一气说完,才略为觉得舒畅了些。

妙法道人微露笑容,道:

“五师弟既然如此,我实在高兴得很!”

他略一停顿,玄化也抢先几步,道:“弟子无能,弟子……”

妙法一摆手,阻住了他的话,道:

“你再也不要推让,值此时期,担负起此重任,正是你之幸运,却也正是你的不幸!”

他话中的沉痛,使得玄化噗地,跪在地上。

妙法又长叹一声,仰首望天,缓缓道:

“但愿你兢兢业业,好好做去,不要违背了祖师爷的教训,也不要像你死去的师父……”

当着武林群豪,他怎能说出玄化的师父,他自己的师弟,终南的掌门,因色惑志的话来。

他突然顿住话头,微喟一声,接着道:

“他——他死得太早了。”

武林群豪怎能了解他话中这小小的漏洞中,所包含的一个巨大的故事!

伊风听了虽然心中一动,但他此刻心中全都被自身所遇到的奇事,占得满满的,那有余隙来思考别的事。

于是,在无数声叹息声中,终南剑派新的一代掌门,于兹选出。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飘香剑雨》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