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香剑雨》

第43章 去而复返

作者:古龙

突地,一声轻轻的咳嗽,惊破了萧南苹的柔情蜜意,和伊风的层层思虑。新任的终南掌门——玄化道人,站在伊风面前,恭身道:

“贫道谨为终南门下全体弟子,向阁下叩谢大恩。”

说着,这终南剑派的掌门人,一撩道袍,竟端端正正地跪了下来。

伊风蓦然惊觉,抬眼一看,大殿中的几百对眼睛,此刻正都注视着自己,而那已成为掌门人的玄化道人悟性即“知性”。 ,正跪在自己面前。

他又一惊,连忙也跪了下去。玄化道人又伸过手去搀他,口中道:

“恩人若不肯受贫道一拜,那么贫道心中越发不安了。”

伊风自然跪在地上不肯起来,却也不知该说什么。口中呐呐地,正想找几句话来说,突听大殿正门那里又是一阵騒动。

伊风不禁瞬眼去望,但他跪在地上,却也看不到什么。却听萧南苹道:

“咦!那“飞虹七剑”怎地也来了?”

伊风连忙回手去搀扶玄化,口中连连道:

“道长切莫如此,折煞小鄙了!”

又道:

“小鄙亦受了贵派之恩。”

又道:

“道长赶快起来。”

他心中本已紊乱,听到“飞虹七剑”去而复返,心中更是大动,说话竟都有些语无伦次了。

此刻“飞虹七剑”中的毛文奇,华品奇,想是因为看见了跪在大殿正前方,极为触目的伊风来,排开群豪,也挤到殿中,对着伊风远远喝道:

“朋友!你且过来,我弟兄还有话要问问你?”

原来这些长白剑手,在华品奇以一招长白剑派中的绝学“颠倒干坤”,试出伊风果然不是长白门下,转身离去后,此次又重新折了回头,正是为了寻找这和“飞虹七剑”中的锺英奇面貌完全相同的人。此刻见了伊风,就喝了出来。

他们久居关东,性没遮奢,竟没有想到这种地方,岂容得他们大肆吆喝?妙法道人脸自一沉,那妙通道人却已嗔道:

“施主们那里来?要找什么人?神殿之中,施主们也该安静些!”

华品奇脸也一沉。伊风却已抢步过来,拦在妙通前面,朝华品奇微一抱拳,朗声道:

“前辈去而复返,不知有何见教?”

妙通道人见这些鲁莽汉子,是自己全门恩人的相识,便也无可如何。

那知华品奇冷笑一声,厉喝道:

“我要你的命。”

伊风方自一愕,却见漫天光华乱闪。原来华品奇已在这厉喝声中,拔出长剑,竟以方才完全相同的一招,“颠倒干坤”,刺向伊风。

伊风惊愕之下,眼光瞬处,又瞥见那剑光中的空隙之处,这时他本已紊乱不堪之脑海,已浑然忘却了方才自己所受到的教训,几乎是出乎本能的,又往那剑光的空隙处一闪。

当然,像上一次一样,漫天光华又转变为青光一缕,向他闪避的方向刺去。但和上次不同的,在华品奇手中的长剑剁向伊风时,侧面突然寒光暴长,“拐一柄剑已刺向他腋下三寸的“天池穴”。

这“天池穴”属手厥阴经,在腋下三寸,rǔ后一寸,着胁直腋,撅胁间,乃人身大穴之一,这一招正是攻华品奇之必救。

华品奇冷笑一声,脚步微错间,溜开三尺,却根本不理会那拔剑刺向他的梅花剑杜长卿,反却向着毛文奇冷笑道:

“二弟!果然不出你所料,果然不出你所料。”

转首向伊风道:

“三弟!你也不必再瞒着我们,有什么事尽鄙说出来,难道你我兄弟之间那么多年相处,竟连一点儿情份都没有吗?”

伊风全然愕住了,他难以了解这“飞虹七剑”明明已在判别自己不是他们的师弟后离去,此刻却又折回来,又说这些话呢?

他却不知道华品奇等人飞马驰去后,毛文奇就埋怨道:

“大哥!你也太忠厚了!三弟若不肯认我们,他大可以装做不憧这一招“颠倒干坤”的奥妙。因为他明知大哥你不会伤他的。”

是以这“飞虹七剑”中的四人,又折了回来,而华品奇再以“颠倒干坤”一招相试。此刻伊风若心境澄平,在几个时辰前才吃过此招的苦,此刻就算躲不过此招,至少也不会重蹈覆辙,再像上一次那样去躲。须知纵使笨到极点之人,也断然没有人会在一个极短的时间里,同上两次绝对相同的当的道理。

是以华品奇便推断伊风是故意如此的,否则他怎会笨到如此田地!而因此,他们竟也主观地断定伊风就是他们失踪的师弟锺英奇。

此时大殿中的群豪,又愕住了。

持剑而立的梅花剑杜长卿和终南弟子们,在听到华品奇称呼伊风“三弟”,而伊风竟像也默认了的时候,更不知所措。

他们对伊风的来历,本就一无所知,此刻当然更为迷惘。

大殿中的数百双眼睛,此刻当然又都落在伊风身上。

就连萧南苹,都也被今日所发生的一连串奇怪的事,弄得混沌一片了。

伊风此刻,脑海中极快地闪过几个念头,他知道此事,此刻已不是三言两语所能解释,心中方下了个决定,华品奇却又道:

“三弟!你我弟兄之事,大可不必当着这么多外人来讲,你还是跟着大哥我下山去吧!唉——”

他忍不住又长叹一声,道:

“为着些许小事,你又何苦如此呢?”

萧南苹忍不住大声道:

“姓华的!你怎地这么噜苏!我告诉你……”

那知伊风却一拉他的袖子,阻止住了她的话,侧身对她轻声道:

“我且随这“飞虹七剑”一行,你不妨在姚清宇大哥处等我。”

不等萧南苹答话,又转身向那些惊诧的终南弟子拱手道:

“小鄙俗务缠身,今日暂且别过,他日有缘,小鄙自当再来拜候。”

妙法道人根本就全然不知道此事的究竟,此刻只得也合十道:

“施主天际神龙,来去匆匆,贫道们虽良久聆教益之心,却也知道无法留得住侠驾,只是匆匆一会,阁下的大恩大德,足以使我终南派数百弟子,永铭不忘了!”

华品奇脸上微露喜色,他以为自己的师弟已迷途知返。那知道伊风此举,只是想从这“飞虹七剑”身上,多得到一点萧无的消息而已。

因至此为止,他除了知道萧无和自己此刻的面貌完全相同之外,其余的,却仍然是一无所知的。

最难受的,却是萧南苹,她本想说些什么,却什么也不能说。她本是聪明绝顶之人,但此刻情感却使她变得痴了!

人们的第一次恋情,永远是如此激烈的!武林群豪,有的在山脚曾经目睹此事的前一半;有的根本没有,但却全不知道此事的究竟。直到很久以后,这件事在武林中的一部份人口中,仍是一个不可解释的谜哩!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飘香剑雨》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