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香剑雨》

第58章 芳心寸碎

作者:古龙

伊风身形一动,迅急掠到萧南苹身前,双手疾出如风,上下交错而去,“双龙夺珠”,两只铁掌,同时夺向这面铜镜。

万虹“咯咯”娇笑一声,柳腰轻折,衣袂飘飘,身形便已倏然滑开三尺,玉手一扬,将手中的铜镜笔直抛向萧南苹,一面轻笑道:

“你自己看看吧!”

伊风大拧身,伸手夺镜,但胁下突地袭来一缕风声,万虹的一只玉手,已倏然袭来指号学美国哲学家莫里斯(charlesmorris,1901—)创 ,两只春葱般的手指,微微并起,指甲上涂着鲜血的花汁,越发衬得这只手的肤色如玉。

但是这只玉手,却是疾地点向伊风胁下的“藏血”大穴。

伊风大惊之下,提右脚,沈左肘,双掌齐出,划向万虹的手腕,那知万虹却突地收回玉掌,微折纤腰,又滑开三尺,轻笑道:

“我才不跟你打哩!”

伊风微微愕了一下,回过头去,只见萧南苹正在捧着这面镜子,目光呆滞,看个不已。

而那“铁面孤行客”万天萍,却是负手冷笑,对方才所发生的这些事,竟然完全不闻不问。

做父母的心情,尤其是做一个年方及笄的怀春少女的父母,其心情,伊风当然无法了解。

他虽然有些奇怪万天萍的态度,但是此情此景,此时此地,却又怎容得他来思索这些?

他干咳一声,一个箭步,窜到萧南苹身侧,柔声道:

“南苹!别看了!你脸上的这些,不过是皮肉擦伤而已,马上就会好的。”

轻轻伸出手,去拿萧南苹手上的那面镜子。

但是萧南苹捏着镜子的手,竟生像是铁铸的似的,半点也不放松。

万虹在山壁间折了一段枯,拿在手上,一段一段地折断,口中笑道:

“南哥哥!你又何必骗她呢?她就算脸上的伤好了,也要变成一个大麻子了。”

她方才听到萧南苹叫伊风“南哥哥”,此刻自己便也叫了起来,而且叫的声音娇柔宛转,入耳如蜜!

伊风回头怒视一眼,那知萧南苹突地仰天狂笑起来,一抬手,将手中的铜镜,“铛”地抛在山壁上。

伊风大惊之下,一把抓住她的手,连连道:

“南苹!南苹!你怎么了?”

萧南狂笑着,眼中的泪珠,断了线似的流了下来,流过她满是血迹的面靥,落下来时,便也变得有如血般鲜红。

她狂笑着,摔着了伊风的手,笑声已变为哭泣,哭泣却仍似狂笑,这狂笑声与哭泣声,便混合成一种铁石人听了都要肠断的声音!

潇湘妃子,美名遍及武林,只要是行走江湖的人,虽未见过潇湘妃子,却也知道她是美如天仙的丽人,然而此刻……

萧南苹的芳心,便有如万虹手上的枯,一寸一寸地断落了下来。

她知道此刻自己已不配伊风,但是昨夜狂乱的温馨,却仍宛然在目。

她不知自己该怎么办,眼前茫然一片,天下虽大,却像是再也没有一条自己能走的路!

迷茫的眼中,她似乎看到伏虎金刚阮大成,以及一些曾经被自己折辱过的痴情男子,一个个都伸出手来,指着自己笑骂。

然后,这些人的影子,便在她脑海中开始旋转起来,像风车似的,越转越快,终于变成一片混沌。

伊风吃惊地望着她,手足也为之失措。

万虹站在山壁前,也不禁怔住,微微有些后悔她终究还是个纯真的少女呀。

“铁面孤行客”却冷哼一声,冷冷道:

“时光已经不早了,你可以进去了吧!有什么话,一个月后,只要你不死,再说也不迟。”

萧南苹突地伸出那双带血的玉手,掩在自己脸上,娇啼着,飞也似的狂奔出去。

伊风大叫一声,展动身形,拦在她的前面,悲嘶着道:

“南苹!你这是干什么?不管你的脸变成什么样子,我……我还是喜欢你的。”

然而萧南苹的啼声却更悲哀了!此刻她虽有千言万语,哽在喉间,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终于,她暗中一咬银牙,悲切地说道:

“南哥哥,你……你进去吧!只要你不死……我……始终是你的,昨天晚上……我……我不是把一切都交给你了吗?”

万天萍突地冷笑一声,掠了过来,道:

“你是在做梦吧!昨天晚上,这小子明明……”

话方说至此处,伊风已大吼一声,和身扑了上去,右手五指箕张,抓向万天萍的面门,左手掌缘如刀,横切万天萍的胸腹。

掌风凌厉,势如疯虎!这一攻,正是伊风毕生功力所聚。“铁面孤行客”虽然武功绝高,却也不得不停住壁,侧身避招。

伊风一招落空,绝不容万天萍再有喘息的机会,掌影翻飞,刷,刷,刷,一连数掌,疾如飘风地攻向万天萍身上。

“铁面孤行客”嘴角微噙冷笑,脚下微踩迷踪,袍袖拂处,轻易就将伊风的数招避过。

须知伊风武功本就不是万天萍的敌手,在无量山巅,他虽曾将万天萍逼在下风,但那时却是万天萍大伤未愈,真力朱复的时候。

而此刻万天萍不但功力已完全恢复,而且自从他喝了妙手许白体内含有灵葯的血后,功力更是大增,自然未将伊风看在眼里。

而伊风此刻本已是强弩之未,数招抢攻过后,他真力更是不继。却见万天萍袍袖拂动处,冷笑道:

“那女子已经走了,你还拚什么命?我真不憧,你好好一个汉子,看来也蛮聪明的,怎地如此笨法,连个好歹都不懂!”

伊风手肘一沉,双掌便又“砰”地击出,目光转动处,四下果然已失去了萧南苹的影子。

他不禁又大喝一声,转身扑了过去,但面前突地劈来一股劲风,“铁面孤行客”已带着冷笑挡在他面前,冷冷道:

“你想走可不成!”

袍袖连展,雄浑的掌风,逼得伊风脚步踉跄,连连后退,此刻他竟连还手之力都没有了。

万天萍目光凛于寒冰,冷叱道:

“你想死,还是想活?”

伊风狂吼一声,又扑了上去,但手腕却突地一紧,他的右手,竟被万虹的一双玉掌牢牢抓着了。

此刻伊风的眼中,生像是要喷出血来,火赤的眼睛,瞪在万虹身上,右手猛地一甩,恨声道:

“都是你!”

但他右腕方自挣脱,左腕却像是突地加了一道铜匝似的,脉门一麻,他全身的劲力,竟在一刹那中消失了。

“铁面孤行客”万天萍,以掌方名满天下,手上的力道,是何等惊人!此刻伊风被他擒住了脉门,纵然他武功再高,却再也无法挣脱。

只见万天萍刁着他左腕,冷冷道:

“你想死,还是想活?”

伊风目光如火,瞪在他脸上,嘴chún紧紧闭着。

“铁面孤行客”万天萍虽然一生杀人无数,此刻却也不禁为他这种目光所慑。

“此人性情倔强,今日我若放过了他,日后他必定千方百计地报复。”

万天萍一念至此,眼中杀机已现,缓缓举起左掌来,便向伊风面门拍去。

那知他掌势方自拍至中途,万虹却已掠了过来,将自己的身子,挡在她爹爹铁掌拍出的方向前面,娇声道:

“爹爹!你还是把他关在那山洞里去吧!让他冷静地想两天,也许……也许他会回心转意,拜在你老人家的门下呢。”

铁面孤行客暗叹一声,知道自己的女儿已动了真情。他一生之中,虽然不知伤过多少人的心,可是他却不忍让自己的女儿伤心。

于是他缓缓伸回手掌,却见伊风紧紧闭着双目,一付已将生死置之不顾的样子,似乎世间的一切事,都已不放在他心上。

万天萍微微喟一声,左手亦自抢出,扣住了伊风的右腕,脚尖一点,他竟将伊风拖到山隙前面,右手一松,伸指在他“笑腰”穴上点了一下,左手挥处,就将伊风推进了山隙。

万虹呆呆地看着她爹爹,将她一生中第一个锺情的男子,推进了那条山隙,又从山壁边搬来两块巨石,塞着山隙的出口。

这两块巨石,想必本就是用以堵塞这条裂隙的,是以大小肮恰到好处。

而且这两块巨石,重逾千斤,连“铁面孤行客”这种以“混元一气功”,名震江湖的人物,搬动时尚且尽了全力;那么劲力已成强弩之末的伊风,又怎么能在山隙里将它弄开呢?何况这铁面孤行客,还在外面又加了两块巨石。

万虹暗暗叹息一声,垂下了头,呆呆地想着心事。

冬日本短,此刻日已西坠,落到山后,山风更劲,吹到她身上,已有寒意。

她正自芳心暗中凄楚,却听她爹爹已暗笑说道:

“虹儿!不要难受!再过个五,六天,等他饿得差不多时候,我就将他放出来。唉——傻孩子!你还怕爹不知道你的心吗?”

万虹虽仍然垂着头,粉面却已羞涩地嫣红了起来。口中“嘤咛”一声,偎进她爹爹的怀里,不依道:

“你老人家知道什么?我的心又怎么了——”

却又忍不住道:

“爹爹!你刚才是不是点在他的“笑腰”穴上,时候一久了,恐怕要受伤吧!”

万天萍哈哈笑道:

“傻孩子!你放心!爹爹手底下,.自然有分寸的,用不着一个对时,他的穴道自然就会解开的。”

这名满江湖的辣手巨盗,此刻得意地大笑着。因为他口中虽然这么说,心里却知道,自己点的穴道,虽然一个对时之后,便能自解,但是被点中穴道的人,却至少有一个月真气不能通畅。

那么伊风纵然身上怀有武林至宝“天星秘笈”,却也无法在这些天里,学会上面的武功。

他一生闯汤江湖,心思之缜密,自非常人所能及;而且他以掌力成名,自信自己对“点穴”一道,已经炉火纯青,可以不成问题,随意控制自己点穴的力道。

可是这心思缜密的老江湖,却万万料想不到,这个被点中穴道的人,不到两个时辰,穴道就被人解开了。只是解开伊风穴道的这人,却是伊风一生之中,最最不愿意见到的人哩。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飘香剑雨》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