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香剑雨》

第60章 如此人生

作者:古龙

火摺上的火焰,虽然不亮,但已足够使得他们看清彼此的面容。

莹莹的火光,照到山壁上,使得长满苔藓的山壁,发出一种碧绿而阴森颜色,这却也正如伊风此刻的面色一样。

他眼睛瞬也不瞬地,瞪在这曾经令他几乎失去了生存勇气的女子身上,紧握着的双手,也开始颤抖了起来。

抱在薛若璧手上的婴儿,滚动着大眼睛,看到他的样子,“哇”地一声哭了。

伊风双目火赤,从薛若璧脸上,缓缓滑了下去,只见她昔年无比婀娜的身躯,此刻竟臃肿不堪,凝目一望,原来是已怀有身孕。

这使得伊风心中,绞痛得似已滴出血来,那知薛若璧幽幽一笑,却道:

“南人!你想不到是我吧!别这付样子看,好不好 ——”

伊风大喝一声,蹂脚窜了过去,厉叱道:

“你竟还有脸来见我?”

心情的过度痛苦和激动,使得他失去了理智的控制,在这种情况下,又有什么人能控制得住自己哩!

薛若璧左手环抱着婴儿,右手学着火摺子,微一折腰,身形翩然滑了开去,口中却道:

“南人!你脾气怎地变得这么火暴,你看!把你的儿子都吓哭了!”

这句话,像支箭似的,直射入伊风心里,一瞬间,他全身的血液,不禁都立刻为为凝结,缓缓侧过身来,厉声问道:

“你说什么?”

薛若璧左手摇动着怀里的婴儿,温柔地说着:

“小南!别哭,这是你的爹爹。来!笑一个,笑给你爹爹看!”

伊风大喝:

“你说什么?”

脚步动处,一步一步地走到薛若璧面前。

薛君璧却轻轻一笑,抬起头来,缓缓说道:

“这个就是你的儿子,今年已经三岁了,却还没有见过爸爸哩!”

左手一抬,竟将手上的婴儿,送到伊风面前。这婴儿小手一张,竟不哭了,张着手扑到伊风身上。

已经全然愕住了的伊风,但觉自己心里空空洞洞地,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好,下意识,地伸手接过这孩子,却听薛若璧又自笑道:

“你看!小南多乖!他还认得爸爸哩。”

左手轻轻一拢鬓发,回过身子,缓步朝洞窟深处走了过去,一面又道:

“这里黑得很,快跟我一齐进去,别让小南吓着了。”

伊风怔怔地抱着手中的婴儿,但见这孩子竟带着一脸无邪的笑容,在望着自己,一双小手,不住地在自己眼前晃动着,竟真的像是认识自己似的,他不禁心中大动,抢步跟了上去,一面喝道:

“若——薛若璧,你这是不是又在骗我!”

薛若璧头也不回,极快地在前面走着,鼻孔哼了一声,道:

“你算算看,我离开你是什么时候,这孩子有多大了。”

伊风紧了紧手中的孩子,他几乎没有勇气接受这个事实。

然而,一种父子由生俱来,无法磨灭的天性,却使他此刻将任何事都忘了。脚下加劲,望前抢出几步,却见薛若璧身形一转,已转入一个数丈方圆的洞窟里。

人生的际遇,又是多么奇妙,这洞窟昨夜曾改变了萧南苹一生的命运,如今却又来捉弄伊风了。

他怔怔地望着自己手中的孩子,这孩子是他的肉中之肉,骨中之骨。

然而这孩子却又是从一个被自己深痛恶绝的婬贱女子肚中生出来的,而这女子此刻怀着的另一身孕,却是自己深仇大恨的骨血。

这种微妙而复杂的关系,又有什么人能够整理得出头绪来呢?

又有什么人能告诉伊风,他此刻究竟应该如何做呢?

在这种情况下的伊风,自然是混乱而迷失的,他呆呆地站在这洞窟的中央,看到薛若璧点起架在山壁上的一盏铜灯,卷灭了手中的火摺子,缓缓走到床边,和身倒卧了去,一面笑道:

“现在你总该相信这孩子是你的了吧?不过——喂!这也真有点奇怪,你怎么会跑到这里来的?又被人点中穴道,而且还被人从洞口外面堵死了?刚才我一看见倒在地上的是你,可真把我吓了一跳。”

伊风切齿暗骂,自己当年真是瞎了眼睛,千挑万选,却选中了如此一个女子做妻子,如今他虽已得到了教训,知道一个人内心的美丽,远比外表的美丽重要得多,但是这教训却是多么残酷!

他望着倒卧在石床上,这曾经被自己全心爱过的女子,心中切齿暗忖:

“方才她看到我,却不敢见我,因为她知道我绝不会放过她,是以又把这孩子带出来,唉——我虽然恨她入骨,却又怎能对付我亲生骨肉的妈妈呢?

“薛若璧!你外表虽然美丽如昔,内心却比以前更为丑恶了!唉——天呀!为什么又偏偏让我遇着这些事,这不是太不公平了吗?”

薛若璧在床上娇慵的翻了个身,面上又泛起了桃花般的笑容,娇笑着道:

“喂!你怎地不说话,别忘了刚才是我把你救回来的呀!那时候只要我一伸手,你就完了,何况就是我不伸手,你又捱得过多少时候呢!唉——你这人真没良心,也不来谢谢我。”

伊风冷哼一声,勉强压着心里的愤恨,沉声说道:

“你那萧无呢?你不跟着他,却跑到这里来做什么?”

薛若璧手肘一用力,从床上翻身坐了起来,满含笑容的面庞,此刻突地笼上了一层秋霜,狠狠地望着伊风,恨声道:

“你问他做什么?”

“我不问他,谁问他?他虽然毁了我的家庭,夺去我的妻子,但我却要谢谢他,因为他让我看到你那婬贱,卑鄙的心,若不是他,我就要和你这种人守一辈子。”

壁间的灯光,照在薛若璧娇美如花的脸上,只见她芙蓉为面,春山为眉,一双剪水双瞳上覆盖着长长的睫毛,红如樱桃的樱chún上,是秀丽而挺直的鼻子,这销魂夫人薛若璧,果然美入骨髓,但是她目光流转不歇,面色阴暗不定,却显见得是个难以捉摸的女子。

此刻她竟幽幽长叹一声,伸出那只欺霜赛雪的青葱玉手,在眼眶旁边轻轻抹了一下,缓缓道:

“南人!我知道你恨我,但是你也得原谅我,我只是一个柔弱的女子,虽然也会些武功,但怎能抗拒得了萧无,何况——你那时又不在家。南人!我们是那么多年的夫妻了,有什么话不能说开的,你知不知道,我……我心里……还是……”

话声未了,这狡黠而美貌的女子,竟“哇”地一声,哭了起来,反身扑到床上,香肩不住起伏着,像是哭得极为悲痛。

伊风望着她起伏着的肩头,心里虽然有无比的厌恶,但却又不禁发出一种难言的情感。

抱在他手中的婴儿,小手张了两张,也“哇”地一声,哭了起来。

伊风纵然心肠如铁,纵然他也知道伏在床上像是在痛哭着的女人,表面虽在痛哭着,心里却不知又在转着什么念头。

但是这两人的哭声,却使得他的心又开始乱了,乱得像暮春时节,江南河岸边的春草,仳不禁暗暗佩服“朱买臣”,有“马前泼水”的决断,人们拒绝一个曾经做过自己妻子的人的要求,该是多么困难,困难得几乎不能做到的事呀!

他心中暗叹一声,伸出那只曾经挫败过不知几许武林高手的铁掌,在他怀中那天真而无邪的孩子身上,轻轻拍动着,张口想说话,却又不知该怎么说才好,缓缓地走到床前。

那知薛若璧突地翻身坐了起来,伸出纤手,一抹泪痕,哽咽着道:

“我不管你还要不要我,反正我们此刻被困在这里,洞口那块大石,重逾千斤,我们两人也推不开它,而且……老实告诉你,我也不想活了,可是我们现在总算又在一起,这也许是老天可怜我,让我能再见着你,我……我不要听你那些难听的话,你要是还恨我,你就一刀把我杀了也好。”

伊风望了手中的孩子一眼,不禁暗中长叹一声。他一生之中,遇着的困境,虽有不少,但取舍之间,却从未有更困难于此刻的。

他心中思潮如涌,俯首凝思了半晌,抱在他手上的孩子,又止住了哭声,伸出小手,在他已略为显得有些憔悴,但仍不失英俊的面孔上,轻轻抚摸着。

这只小手,像是带给他一种无比巨大的力量,使得他倏然恢复了生命的勇气。于是他抬起头来,沉声问道:

“这里可有食粮?”

薛若璧点了点头,面上却又掠过一丝寒意,恨声又道:

“南人!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哼,这里就是那萧无婬乐的地方,他在外面弄到女人,就带到这里来,他还以为我不知道。”

她语声一顿,伊风望着面前这外表的美貌,已掩不住内心的丑恶的女子,不禁升起一阵恶心的感觉,却听她接着又道:

“可是我却想不到,昨天晚上他搭上的女子!”

她恨恶地说着,一面从怀中掏出一方手帕来,扬了扬,接着道:“居然是潇湘妃子萧南苹!”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飘香剑雨》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