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香剑雨》

第66章 各逞身手

作者:古龙

这漫天的剑气掌影,远看虽是一团,甚至连人影都分辨不出;仔细一看,却是分做三处。

铁面孤行客以一敌五,只见这纵横河朔的巨盗,身手果自惊人,掌风虎虎,裂石开山,在五柄精钢长剑织成的剑网中,自攻多守少。只是和他对敌的,却也不是庸手,而且最厉害的是;这五人剑法配合之严密,生像是浑如一体。

万天萍暗暗皱眉,他料不到这几个天争教众,竟有如此身手!

他却不知道,这几个人在江湖上亦是大有盛名,此刻他们心里的急躁,更在他之上哩。

原来这五人,其中三个身体较矮,腰间各自佩着一个革囊,剑法以雄浑见长的,竟是武林中声名赫赫的剑手“燕山三剑”。

这兄弟三人纵横江南,行走时从不落单,动手时亦是三剑齐上,出道江湖以来,从未碰过什么钉子。此刻以三敌一,还有“南宫双剑”相助,竟仍久战不下,不禁心中都在暗暗揣测,和自己动手的这瘦老头子,究竟是何人物。

另两个身材颀长瘦削,面目长得几乎完全一样的,却正是昔年“南宫大侠”的唯一传人,江南“三才剑”的名家“南宫双剑”。

“三才剑”以轻灵见长,这南宫双剑,身法之轻灵,更是此中翘楚。

只见这两人身随剑走,剑随身游,身不离剑,剑不离身,两道青蓝的剑光,盘旋挥刺,着着不离万天萍的要害。这铁面孤行客武功虽已几达巅峰,一时之间,却也无法占得上风。

七海渔子暗中点头,忖道:

“这南宫双李,果然名下无虚,几时倒要设法拉拢过来,这些人若和那谢雨仙结成死党,将来确有些不好对付。”

原来这韦傲物与谢雨仙之间的嫌隙,已越来越深,是以才转着这种念头。

一面将目光移到那来自青海的少年钱翊身上去。

他稍一凝视,双眉不觉紧紧皱到一处。

因为他深知这钱翊的武功,原以为他一定可以占得上风,那知此刻一看,却见那身穿锦衣的粗豪汉子的身法,有如狂飙龙卷,竟将钱翊四面八方地困住了。

钱翊心中,又何尝没有如此想法。他在青海那种奇寒酷热之地,耽了十数年,将那“无名老人”的一身绝技,几乎学得九成,此番挟技出山,自以为凭恃着自己的身手,何难在武林中压倒群豪,那知此刻这粗豪的老者,身法之飘忽奇诡,竟使得自己处处缚手缚脚,几乎连身手都施展不开。

两人以快打快,瞬息之间,已拆了百余招,心中亦是急躁不堪。

须知他们动手之前,俱各不知道对方的来历,是以不免都低估了对手。此刻一见对方的身手,远出于自己意料之外,自然难免俱都为之惊奇错愕了。

这边激斗着的众人,俱是一味哑斗,但闻虎虎掌风与飕飕的剑气,响成一片。

彼此心中虽在奇怪,却谁也没有喝问对方的来历。

尤其是铁面孤行客万天萍,他心中焦虑着自己爱女的去向,一面又在奇怪她为什么要抢去人家怀中的孩子,是以下手越见狠辣,恨不得一招击毙对手,前去看看自己爱女的下落。

而那边和伊风动着手的“劳山三剑”口中虽是叱吒连声,手下却未使出全力。

这“劳山三剑”的剑法,传自鲁东“霹雳剑派”。但他们此刻剑光虽有如霹雳霆雷,但收招出招间,却显然留下三分余地,似乎并不想将对手伤在剑下。

原来这三人生性憨直,虽然入了“天争教”,但却对“天争教”有些不满。尤其令他们看不顺眼的,就是那些“天争教”的金衣香主们,一个个眼睛都像是长在头顶上。

这兄弟王人暗中一商量,觉得与其在这“天争教”里,看别人的眼色,倒不如自己做番事业,来得畅快。是以早就萌了退志,只是却又畏惧着“天争教”的势力,不敢随意离去而已。

在这种情况下,这“劳山三剑”,自就不肯为“天争教”卖命。而且对手武功颇高,招式尤其奇诡,竟不是武林中任何一门一派的路数。自己本非人家的敌手,只是人家手下似乎也在留情,在使得一招已便自己无法抵挡的招数后,,却并不跟着进击,是以这三人心中暗暗感激,就更不尽力了。

他们却不知道,伊风的心情却和他们绝不一样,他正心急于自己的亲生骨血的安危,又奇怪于那万虹此举的用意,本想早些打发了对手,却又苦于人家并非庸手,是以便施展出学自天星秘笈上的招式来。

但这些招式,他只练了短短十余天,虽然仗着武功的根基和天资的超人,已能将这些从未使用过的招式,使用出来。

但武功一道,须经苦练,绝不是一朝一夕可以侥幸得来的。他在施展这些招式的时候,手法自然难免生疏,也常常将一些可以制胜的机会失去。

是以这正在激斗着的三拨人,一时之间,根本分不出高下。

“燕山三剑”本是鼎足而立,此刻突地一声暴喝,三人竟齐地抽身撤步,约退五尺,同时将右手的剑交到左手,右手却齐地一扬

霎眼之间,突地寒星满天,数十道带着呼啸之声的寒光,电也似地朝铁面孤行客击去。

万天萍冷笑一声,这武林中的顶尖高手,怎会将一些暗器放在眼里。冷笑声中,身形的溜溜的一转,袍袖连拂,方自将这些暗器挥却。

那知这些暗器竟有如漫天而来的飞蝗,竟没有一丝停歇的时候。

最厉害的是:这些看似笔直击来的寒光,有时却会在空中突然转折一下,突又换了个方向击来,有的明明已掉在地上,却又突地反弹而上。

万天萍一生闯汤江湖,却也未曾遇过如此奇诡的暗器,一时之间,竟被这些漫天飞来的寒星逼住,抽撤不出身形来。

南宫双李互打了个手式,远远退到一边。

七海渔子面上喜动颜色,暗中低语:

“想不到这燕山三剑竟已学得了“常氏神丸”,不知道他们有否传得那“九剑交击”的绝技!唉!——想不到这在武林中湮没已久的绝技,今日却在这三个人身上见到。”

他心中方自暗喜,那知远远突地传来一阵焦急的呼声,一人惶然如飞掠来,满面俱是焦急的神色。

身形方顿就用手指遥遥指着路旁的林木,却又因为喘息过剧,竟焦急得说不出话来。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飘香剑雨》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