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香剑雨》

第70章 香消玉殒

作者:古龙

伊风望着萧南苹的背影,心中当然是百感交集,长叹着抬头望去,只见这些“天争弟子”俱都聚在树丛之畔,却还是没有人敢再往前走一步。

只见树丛之中传出萧南苹的笑声,道:

“这孩子又白又胖,真可爱,真好玩——”

说话之时,声音还在近侧,说到后来,声音却已去到很远,显见是她连这孩子也抱走了苏联的格鲁季宁、美国的赛靳斯等。对研究的内容,目前学 ,伊风不禁又是惊奇,又是疑惑,暗忖:

“这些天争教徒眼看他们教主的孩子被人抢走,却也不前走一步,虽是避嫌,却也不必避到如此地位呀!”

这念头在他心中一闪而过,但他转念又想到自己的孩子,此刻也已被半近疯狂的萧南苹抱走,心中焦急万状,那里还有心思去想别的。

“七海渔子”面上肌肉微微一动,目光一闪,突地沉声道:

“夫人你还没事吧,弟子们都在外面伺候,夫人不要着急,等会夫人收拾好了,弟子们再进去照料。”

他沉声说完话,便退到一株树下,闭目养神,众人一见,也都退到一旁,要知道“七海渔子”在“天争教”中,地位极高,是以他默然如此,别人也不能再有举动。

而此刻的伊风呢,心中却不知是什么滋味,他想追踪萧南苹而去,但不知怎的,却又无法举步,亦自站在树下,呆立了长久。

风穿入林,木叶摇曳生响,然而在这方林中间,众人的呼吸之声,却彼此可闻。

树丛之中呻吟之声未止,又是一阵阵衣衫的悉簌之声,想是薛若壁正在强忍着产后的痛苦,收拾着自己的衣衫。

就在这众人心情都极为沉重之际,树丛之中,突地传出一声惨呼。

惨呼之声一经入耳,众人便立刻可以辨出,是销魂夫人薛若璧发出的。

接着这一声惨呼的,是薛若璧微弱的语声,断继说道:

“你………你饶了我吧………我不敢……………”语声倏顿,又是一声惨呼。

众人俱都面容大变,伊风再也忍不住,“呼”地一掌,劈开枝叶,掠了进去,“燕山三剑”,“多手真人”,也一齐跟入。

只见这一丛杂树之中,有一块五尺见方隙地,地上血污狼藉,薛若璧曲地上,而一条淡青人影,亦方自从林悄掠走。

这人影身形之快,无与伦比,伊风目光方动,他已消失无影。

“燕山三剑”,“多手真人”一齐掠到薛若璧身前,俯身一看,不由齐地面目变色,惊呼一声,脚步踉跄,退后三步。

伊风虽惊异于这条人影的来历去路,但听得这数声惊呼,亦自回过头来,目光动处,亦不禁为之面色大变,惊呼一声,退后三步!

原来,伏在血污狼藉的泥地上的“销魂夫人”薛若璧,此刻竟是双目紧闭,面如金纸,毫无生息,在她那微微隆起的丰满的胸膛上,竟赫然插着一柄金色弯刀。

黄金的刀柄,金黄的刀穗,在微风中摇曳着,鲜红的血迹,自刀柄下缓缓溢出。

“劳山三剑”,“南宫双李”,“七海渔子”,也掠了进来,一齐惊呼一声!

但他们的惊呼之声却是极为短促的,当他们的目光接触到这黄金刀柄之际,他们面上的惊恐之色,便齐都凝结住了!

这一刹那间,大地上的一刻,也都像是突然凝结了起来。

“七海渔子”长长叹了口气,突地一挥手掌,一言不发地掉头而去。

“燕山三剑”.“多手真人”,“南宫双李”,齐地对望一眼,似乎也俱鄱暗中叹息一声,默然走出树丛。

“劳山三剑”的目光,怜惜地落在薛若璧身上,然后又一齐瞟向伊风。

他们似乎有什么话要对伊风去说,但终于忍住了,各自叹息一声,掠出树丛,然而他们叹息的声音,却似还在林稍飘散着。

伊风呆望着薛若璧的身,一时之间,心中也不知是什么滋味,见到这些人突然一齐离去,心中不禁奇怪,奇怪这些天争弟子,见到他们的教主夫人惨死,怎地不但全无表示,而且俱都离去,任凭这具昔日曾经颠倒众生的美人躯,暴于天光之中。

但是,另一种难言的悲哀,却使得他中止了心中的疑惑。

他想起了往昔那一段美丽的时光,他想起小桥上的邂逅,星光下的盟誓,小屋中的密语,凝视时的甜密

这一些,对他说来,似乎是那么真实,却又似乎是那么遥远。

望着地上这具冰冷的身,他突然感到一阵无比的寒意。

抬起头来,暮色果然已悄然笼罩着大地,林间的晚风,仿佛有着比平日更浓厚的萧索之意。他无法控制自己的思潮,又回到昔日美丽的梦境中去。

于是他俯下身去,缓缓伸出手掌,轻轻握住那只美丽,苍白,但却冰冷的纤手,一滴眼泪夺眶而出沿颊流下,滴在这只美丽而苍白的手掌上,像是一粒晶莹的明珠。

薛若壁若是还有知觉,还能感觉到这泪珠的冰凉,她便也该足以安慰了。

因为她一生之中,虽然一无所得,然而她却已寻得一个如此多情,如此昂藏的男子,在她临死的时候,还守在她身旁!

太阳,终于完全被山巅吞没了。

浓重的夜色,像梦一样,突然便降临到这山林中,这大地上。

伊风轻握着这曾经深爱着他,也深深被他所爱的女子的手!心胸之间,除了那遥远而美丽的回忆之外,似乎什么也不重想了。

人们,是多么奇怪呀,他常常会忘记一个死者的过失,而只记得他的好处,这也许就是人类为什么会被称为“万物之灵”的原因吧:因为“仁慈”和“宽恕”,不就是所有“灵性”中最伟大的“灵性”吗?

时光,缓慢而无情的溜走。夜色,更重了。

他站起身来,在这树丛的旁边,掘了一个深深的土坑,这件工作,便得他双手都为之麻木起来,指甲也缝满了泥土。

但是,他却丝毫也没有放在心上,他小心地捧起她的身,轻轻放在这土坑里,然后再捧起一把泥土,在她身上。

突地——

他目光一动,看见了她胸膛上的那柄黄金弯刀,于是他俯下身,将这柄弯刀拔起来,谨慎地放在怀中。

他此刻并没有仔细地来看这柄弯刀,因为当人们满心俱为悲哀充满的时候,便不会再有心情去观察任何一件事物。

他只是不住地着泥土,让不变的泥土,将常变的人身覆蓄。

终于,土坑平了。

昔口娇丽绝伦,颠倒众生的美人,此刻便变为一坯黄土。

他深长地叹息着,走到一边,选了一块较为平整的山石,掏出怀中的弯刀,极为仔细而缓慢地在山石上刻了七个字“亡妄薛苦壁之墓”。

这七个字虽然和任何字一样平凡,但其中所包涵着的宽恕,仁慈,和情感,却是无可比拟的,对含恨死去的薛若壁来说,世间绝没有任何一件事物能和这平凡的七个字相比,你看到了吗,在这一坪黄土中的灵魂,不是已经安慰地绽开一丝微笑了吗?

然后,伊风将这块山石,也埋在黄土中,只留下一方小小的石角,留做表志,他不愿她的遗体被任何人騒扰,尤其在这月光如银的晚上,于是,他又静静地坐下来,等待日光的重亮。

月光,从林悄映入,将他的影子拖得长长地,覆盖在这一坪新掘的黄土上,就像是多年以前,“铁戟温候”吕南人,用他那只强健有力的臂膀,轻轻地拥抱着他的爱妻一样。有风的时候,木叶巅然,似乎也在为这多情而昂藏的男子作无言的叹息!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飘香剑雨》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