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香剑雨》

第72章 蝶媒花讯

作者:古龙

于是,此刻她的脚步就更轻盈了,心情也更愉快了,因为她觉得已帮助了别人,解开了别人心中的忧郁,她快乐地低语:

“帮忙别人,原来是这样令人快乐的事呀……”突地,一只蝴蝶自面前飞过,她笑了笑:“……飞来飞去,你也想打动别人的心吗?”轻伸玉手拂去,但霎眼间,这只蝴蝶,竟又飞过来了,她皱了皱鼻子,突地疾伸双掌,想捉住它,那知这蝴蝶彩翅一展,竟又远远飞了开去。

阳光下,她只觉这双展动着的彩翅,竟有无比的美丽。

她左右四顾一眼,确定已再无人迹,突地运足轻点,嗖地掠起一丈,扑向那只彩蝶弥异时也。”《经说上》:“久,古今旦莫(暮)。”弥即周遍,意 ,疾伸玉掌,双手一拍

拍地,她又落空了。

她轻叱一声,脚尖在灌木枝上一点,窈窕的身形,再度腾身而起,这次她连下一次落脚处都看准了,非将这只彩蝶捉住不可,其实,当她轻盈的身形,淡红的衣裳,飘飘地凌空飞掠的时候,还不是和一只彩蝶一样!

就只是脚尖在柔软的枝叶上轻轻那一点,她已曼妙地前掠丈余,眼看着那只彩蝶绚丽的翅膀,她手掌再次轻轻一拍,竟拍出一股柔和的掌风中寻找根据,主张恢复古希腊罗马世俗的文化。人文主义运 ,那彩蝶向前一冲,然后慢慢地落了下去。

她得意的娇笑一下,娇躯微扭,笔直地掠向那彩蝶落下的地方,那是在一丛浓密的林木后面,她想,这只蝴蝶落下去的地方,倒真像个屏风似的,暗中一调真气,正待飘身下去。

那知——

她目光动处,却不禁为之惊呼一声,双臂猛张,身形提起三尺。

原来,在她将要飘身落下的地方,竟端端正正地坐着一个人,像是尊石像似的,听到这一声惊呼,才慢慢转过头来。

两人目光楣对……

她不禁又惊呼一声,身形落到这人身旁的地上,轻伸玉指,指着端坐地上的人,惊讶地脱口呼道:

“你……你是吕南人!”

在料的春寒中,面对着埋葬了昔日爱妻的一坯新土,枯坐了一夜的伊风,此刻回过头,竟见到一个妙龄少女,脱口呼出连自己都已几乎遗忘了的名字,心头不觉一震,定神望去,突也脱口道:

“你……你是不是凌大侠的女公子?”

这少女展颜一笑:

“对了,我就是凌琳,呀,想不到你还认得我。”目光一转,突地瞥见伊风面前的一坯新土,再望了望伊风的面色,眨了眨眼睛,像是想说什么,虽又忍住,但终于嗫嚅着说道:

“吕……吕大叔,你坐在这里干什么,难道……难道……”

伊风长叹一声,截住了她的话,沉声道:

“许久不见,想不到你也长大了不少,我……我也老了……老了。”缓缓站了起来,呆滞地转动了一下目光!

“你怎地也来了,你妈妈呢。这些日子来,你们到那里去了?”他语声顿了顿,突地想起她们母女。已跟“三心神君”习艺之事:“你怎么不在三心前辈处习武,却跑到这里来?”

凌琳明媚的目光,在伊风苍白凄清的面目上一转,突地“噗哧”笑道:

“才不过一年多嘛!吕大叔,你怎么就说自己老了。”

伊风苦笑一下:

“你还年轻,当然不会知道,有些人在一夜之间就会苍老许多,唉——就像是十年一样,而有些人渡过十年,却像是弹指间事。”

他语声低沉而缓慢,像是在回答凌琳的话,又像是在暗自低语。

凌琳秋波转处,再次望了望地上的一坯新土,她知道这其中必定有着什么是以令她的“吕大叔”伤心的事,但是她不敢问。

她只是轻轻笑着说:

“我和妈妈本来是跟着师傅练武的,只是师傅他老人家事情好像很多的样子,教了我几个月,就说要采葯去了,他老人家临走的时候,叫我好好把那些功夫练半年,然后就随便我到那里去。”

伊风“哦”了一声,呆滞地转动着目光,最后终于停留在凌琳身上,他觉得时间虽只过了年余,但是在这段日子里,变化却又是多么大呀,昔日还是个垂髫少女,如今竟已这么大了。

望着她,伊风心里不自觉地起了一阵温暖的感觉,他和她们母子两人,虽然见面的日子没有多少,然而却经过一段生死患难的日子,这段日子在伊风心中,是永生都不会忘记的,此刻他看到她,就像是看到多年前的故交一样。

于是,他嘴角不禁泛起一丝淡淡的笑容,他沉声说道:

“所以你练了半年武,就偷偷跑出来玩了,你妈妈放心吗?”

凌琳也在望着他,他留在她心里的印象,本来是极为模糊的,她只是常听她妈妈告诉她,曾经有着这么一个勇敢而正直的人,从“夺命双”的魔掌下,救出了她的性命。

但到了此刻,她才知道,虽只匆匆一面,但他留在自己心里的印象,却已非常深刻,深刻得足使她在第一眼见着他的时候,就立刻认出他是谁来。

她呆望着他,只觉他是这样英俊而成熟,炯炯的目光,像是能看透你的心事,挺直的鼻梁,能够给任何人一份坚毅的感觉,但是当他嘴角泛起一丝浅笑的时候,他睿智而坚毅的面目,立刻就变的那么温柔。

抬起头,遇着他的目光,他似乎还在等着她的答覆,她轻轻笑了!

“我不是偷偷溜出来的,妈妈也来了,她要到这里来找一个人,所以我才跟着一起来的。”

她轻轻一掠鬓发,又道:

“吕大叔,你心里好像有着什么心事似的,可不可以告诉我,让我……让我也替你分担一些,妈妈说把烦恼的事闷在肚里,最不好了,吕大叔,你说妈妈说的话是不是对的呀?”

伊风又淡淡地笑了,他突然发现,这少女竟是如此可爱。

他缓缓走过去,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笑容虽不能掩盖他面上的苍白,更不能掩盖他目光中的忧郁,但是他毕竟笑了。

凌琳也笑了,只觉他拍在自己肩上的手掌,是那么宽大而温暖,像是能使任何人都愿意将自己的一切交托给这双手掌。

伊风笑着道:

“你妈妈说的话,自然是对的,以后……以后我自然会把我心里的烦恼全部说给你听。”

凌琳抬起头:

“真的,吕大叔,你不要骗我呀!”

伊风暗自叹息着,忖道:

“我心里的烦恼,又有谁能负担,唉——”目光一垂,望见凌琳真挚的目光,他心里叹息着,口中却笑道:

“我怎么会骗你,现在,你要不要我去找你的妈妈去?”

凌琳笑了,真心地笑了,嫣红的笑靥两边,露出两个深深的笑涡,她开心地拉住了他宽大的手掌,分开枝叶,向外面走去,一面笑道:

“好,我带你去找妈妈去,她见了你,不知道要高兴成什么样子呢,吕大叔,你知不知道,妈妈总是提起你,说你多么勇敢,多么好,只可惜不知道你到那里去了,哈——她看见我突然和你一同出现,你猜猜她会现出什么样子!”

伊风随着她走了出去,他不用回头,也知道留在他身后的是什么,但是他仍然忍不住要回头看上一眼,看一眼那一坯新掘的黄土,因为在这坯黄土里永久安息着的,是曾经被他深爱着的人。

但是他终于回过头来,在他眼前的,是绚丽的阳光,碧绿的树叶,充满生命活力的大地,和满含温柔甜意的笑容。

他轻轻叹了口气,觉得生命仍然是美好的,世上仍然充满了人类的爱心,他又何苦把自己深深埋葬在过去的忧郁里。

于是他挺了挺胸膛,紧握着凌琳温暖的小手,大步向前走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飘香剑雨》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