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香剑雨》

第74章 傍壑惊变

作者:古龙

突地——

山路上竟传下一阵洪钟般的喝骂之声:

“老猴子,你躲在里面不出来,算得是什么英雄,哈哈——我只当铁面孤行客是个英雄,那知却是个狗熊。”

伊风一惊,他立刻听出这是“妙手”许白的声音。

孙敏,凌琳,竟自一齐都面色一变,孙敏似也知道“南偷北盗”间至死方休的争斗,闻声变色道:

“是不是“妙手”许白也到了这里?”

凌琳秀眉一轩,嗔道:

“这家伙是什么人,怎地如此狂妄,走,我们去看看!”

她一拉伊风的手,飞也似的上了这条山路,伊风心中虽然犹疑不定,却也跟着她掠了上去,但觉她身形之轻盈曼妙,已不知超出年前若干倍,心中又不禁暗暗赞佩,那“三心神君”果然教导有方,在这短短一年来,便已调教出这般出色的徒弟。

上掠数十丈,使到了山路的尽头,伊风目光动处,只见一条魁伟的人影,倏然从山路尽头处站了起来,大声问道:

“是谁?”

这魁伟的人影自然就是“妙手”许白,他喝声过后,锐利的目光立刻辨出掠上的人影是谁,一摇虬须,大笑道:

“原来是你,哈——怎地又带了个小姑娘来。”目光一转,突地瞥见孙敏:

“哈两个!”

本自满心嗔怒的凌琳,见到自己嗔怒的对象竟是认得伊风的,不禁愕了一愕,把口边要骂的话,忍了回来。

孙敏亦为之一愕,脱口道:

“伊风,你认得他?”

伊风缓缓点了点头,“妙手”许白又自纵声狂笑起来,一步向前,握住伊风的臂膀,大笑着道:

“你来了,好极了,让你也看着万天萍那老猴儿的景像,我和他一路打到这里,那亭子里突然跑出一个女人来,对万天萍又喊又叫的,哈哈——你知道我是生平最不愿和女人噜嗦的,刚停下手,让他讲个痛快,那知那边突地飞来一条带子,万天萍这老猴儿竟拉着这条带子跑过去了。”

他伸出巨大的手掌,在自己另一只手掌上重重一击,狂笑着道:

“他这一去,竟出不来了,我在这里骂了半天,他却像个缩头……”

凌琳秀眉轩处,突地冷笑一声,截断了他的话,娇喝道:

“你是谁?怎么骂起我姨父来了,这么大年纪了,还像个小孩子似的骂人,哼,真亏你也不知道什么叫害臊!”

“妙手”许白一怔:

“你的姨父!”目光向右一瞟,瞟了伊风一眼,向左一瞟,望了凌琳一眼,左右转了两转,突又纵声狂笑着道:

“好,好,小姑娘,有志气,数十年来,真还没有人敢骂过老夫的,现在你居然说老夫像个小孩子,不害臊,哈哈——”他指了指伊风又道:

“小伙子,你交的小姑娘,真是一个比一个厉害。”

伊风面上一红,还未来得及说话,孙敏已自冷冷说道:

“阁下想必就是“妙手”许白大侠吧?”

“妙手”许白又一怔,点了点头:

“不错,老夫正是许白。”

孙敏冷冷一笑:

“许大侠英名久已震动武林,说话也该放尊重些,也好叫小辈们学学样子。”

“妙手”许白目光一凛,须发皆张,本已魁伟无比的身形,倏然之间,像是又高大了些。

但孙敏却仍然丝毫不动声色,像是世上任何事都不足以令这个坚强的女子惧怕似的,却见“妙手”许白目光一转,竟突又大笑道:

“哈,你错了,你错了,我又不是大侠,我只是个小偷!”笑声一,目中威光又现,接道:

“只是我倒要问问你,你是谁,凭什么要管老夫的闲事?”转向伊风:

“老夫若不是为了和你这娃娃还有些交情,早就……”

伊风干咳一声,抢口道:

“这位凌夫人,便是昔年的三湘大侠凌北修的夫人,这位就是三湘大侠的爱女,咳——凌夫人的令姐,就是万老前辈的夫人。”他像是费了偌大气力,才将这其中的关系弄清。

“妙手”许白“哦”了一声,要知道昔年“三湘大侠”侠名甚着,而且在武林中更久有义声,是以“妙手”许白这种武林高人,听了这名字也不禁有些敬意,这正是武林豪客彼此间的相惜之心,却不是说“妙手”许白对那凌北修有所畏惧。

他目光一转,便又笑道:

“冲着你这娃娃和凌北修的面子,我不再骂那老猴儿就是,可是,我却要在这里等他,看他是不是永远都缩在……哈哈,永远都不出来。”

他嘴里说不骂,倒底还是骂了句“老猴子”,而且若不是住壁得快,后来那句“缩在壳里”也几几乎骂了出来。

伊风心里暗笑,凌琳也觉得这老人甚是豪爽有趣,望了他几眼,忍不住轻轻“噗哧”一声,笑了出来,她天性善良,对任何人都没有怀恨之心,何况这老人又是和伊风认识的呢!

只有孙敏,她面上却仍然不动声色,她想呼喝两声,让万天萍知道自己来了,又怕万天萍出来后,见着这“妙手”许白,那时情况岂非十分尴尬,她想了想,却见“妙手”许白大笑了两声,又面对着对崖的凌空飞阁,盘膝坐了下来,一时之间,谁也没有说话,因为谁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凌琳秋波流转,望东望西,长久良久,突地幽幽一叹:

“你们倒底在等什么,唉——等待可真是难受的事,先前我上山的时候,看到有个老头子在亭子里等他的三弟,竟好像等了一夜——”

伊风心头一震,脱口问道:

“你说谁在等他的三弟,那人是不是身材瘦削,满面忧郁之色的老人。”

凌琳睁大眼睛,点头道:

“是呀,除了那老头子,另外还有三个人,他们都穿着蓝衣服,怎么,你又认得他们?”

刹那之间,伊风只觉由心底升起一阵颤抖,闪电般忖道:

“这四人难道就是华品奇他们,在等“三弟”!呀——”剑眉一轩,一把抓住凌琳的手,问道:

“他们在那里。”

凌琳满心疑惑,缓缓道:

“就在山腰下的一个红顶小亭里。”

伊风全身颤抖着:“三弟,难道他们在等萧无?难道他们已找到了萧无?”一咬钢牙,突地扭转身躯,电也似地朝来路掠去。

此刻他心中似已浑忘一切,只记得“萧无”二字,他毫不考虑自己见着“萧无”时该怎么做,更不考虑自己是否是这“天争教主”的敌手,他只渴望着能见到这阴险毒辣的对手一面,因为久已蕴集在他心里的仇恨,此刻已像火山般爆发了出来。

他发狂了似的掠下山坡,“妙手”许白,孙敏,凌琳却不禁为之一震,三人目光相对,凌琳突地娇唤一声:

“妈妈,我去看看他干什么?”娇躯轻转,亦自随后跟去。

她用足全力,只见伊风修长的身躯,像燕子似的在山林中飞掠着,刹那之间,便掠出山林,凌琳想不到他的身形竟是如此惊人的迅急,她纵然使尽全力,却也无法追上,她着急地大喊:

“伊风,等等我——”

她的声音虽大,伊风却根本没有听到。

他自己也觉得自己的身法,似乎已比昔日快了不知多少,要知道武功一道,最是玄妙,他自幼及长,多年苦练,本已扎下了极好的根基,再经那武林一代奇人“剑先生”为他打通“任督两脉”,他内力何止增进一借,到后来他在秘窟中又苦研那武林中的至宝“天星秘笈”上所载的武学中最深奥的内功,功力又不知增进若干,只是他自己却还不知道而已。

直到此刻,他使出全力,他才知道了自己功力的增长,他发狂地飞掠着,只觉道山两旁的树木,像飞也似的从身畔倒退过去。他心中的热血,也开始沸腾起来,他兴奋地暗问着自己:“不知道“萧无”可是真要到那小亭中会见华品奇?不知道此刻他可曾走了?”心意一转:“我此刻功力似已增进不少,不知道是否是那万恶的贼子萧无的敌手?”他急切地渴望着要知道这些问题的答案。于是,他的身形就飞掠得更快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飘香剑雨》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