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香剑雨》

第78章 芭炼成钢

作者:古龙

她秋波一抬,只见“吕南人”正望着手中的三心牙牌出神,似乎在想着什么,她轻轻说道:

“伊——南人,你在想什么?”

吕南人一愕,道:

“我在想,你能找到三心老前辈这种师傅,真是幸运的很。”

凌琳眨了眨眼睛:

“我告诉你,我还有个师傅呢!巴是剑先生,本来在终南山,我是拜他老人家为师的,那知道一下山后,一天晚上,他老人家突然走了,留一下张条子,才要师傅先传我们功夫。”

吕南人道:

“那就更好了。”

此刻他心里不知在想些什么,说起话来,竟都像是顺口道出,但凌琳此刻心中正有着无穷美丽的憧憬,竟什么也没有看到!

等到吕南人的目光缓缓移到地上的首,他茫然的神色,才为之一变,于是他长叹着将这四具身,轻轻地排在一处,只见他们身上,竟各各插着一柄黄金弯刀,有的在胁下,有的在腰畔,但却俱在要害之处,他不禁暗叹!

“这萧无的武功的确不弱,竟能同时击中这四个人的要害,只是他手段也太辣了些,唉——我不知道他对如此亲近的人怎下得了如此辣手。”

他将这四柄弯刀,一齐谨慎地放入怀里。

“五月端阳……五月端阳……”,他暗中自誓,就在五月端阳这一天,他要将这五柄弯刀,一齐插回萧无身上。

西梁山上,又多了五处新起的坟墓。

这五处坟墓,是吕南人和凌琳尽了最大的努力,以最快的速度掘好的,因为他们都在担心着山深处的孙敏和许白。

“妈妈怎地不下来,难道那边出了什么事么?”

凌琳惶急地低语着,一面又轻轻长叹,她自觉自己已成熟了不少,因为她已经历过悲哀与死亡,她已为人掘过坟墓。

而吕南人的心情呢!自然更是悲哀而沈重的,在这半日之中,他亲手埋葬了许多人,他陡然了解了生与死之间的分隔,只是一段多么短暂的距离,尤其令他心中悲哀与惯慨的是!

“为什么该死的人不死,而不该死的人却偏偏死了。”

风声吹动着林木,他笔直地跪在这新起的坟墓前,默诵着祝祷的词句,他虽然从不相信鬼神,但此刻他却仍不禁为这些死去的英魂祈祷,他祝祷这些为了爱和义而死的人,死后能够飞升极乐。

然后,他们再次向山上掠去,这时吕南人心中愤怒,悲哀,俱已过去,只觉心中空空荡荡地,该想的事情很多,却一件都想不起来,不该想的事情虽不多,却件件都在心里飘来飘去。

他暗叹一声,偏过头去,这才发现凌琳跟在他身旁,走得似乎极为吃力,凌琳见他望着自己,嫣然一笑,道:

“你功夫可真好,我知道你许久都没有休息过,也没有进什么饮食,可是现在却一点儿也不累,我……我可真累了。”

吕南入微微一笑,道:

“你有如此明师,将来武功还怕不胜我十倍。”心中一动,突地想起她在“三心神君”处学武已有不少时日,怎地武功却未见得如何精进!而自己只不过将“天星秘笈”中的武功诀要,粗略地练了一遍,进步却远非昔日可比。

“唉如此看来,这“天星秘笈”果然无愧为武林秘宝了。”

转念又忖道: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我身上既有如此武林秘宝,若被人知道,少不了又要惹出多少麻烦,幸好知道此事的人,寥寥无几,就算剑先生,三心神君,以及凌夫人等人,也不会知道我究竟得到此物没有但此物却应是剑先生所有,日后我若见着他老人家,定得将这本秘笈交还于他。”

心念又一转:

“呀——那万天萍是知道此书落在我手的,方才也许因为事故太多,是以未曾动手,此刻我若走到那里,他少不得会有强夺,此刻我武功还不是他的敌手,这又该如何是好。”

一念至此,脚步突顿,凌琳往前冲出数步,惊诧地回身问道:

“干什么呀?”

吕南人强笑一下,道:

“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是以——”

凌琳秀眉一皱,惶声道:

“你是不想和我一齐走么?”

吕南人心念数转,暗叹一声,忖道:

“男子汉大丈夫,当行则行,当止则止,吕南人呀吕南人,你一生行事,机敏有余,也还正直,但是勇敢却不足,是以方会有诈死之事,如今竟在萧无口中落下个话柄。男子汉胜则胜,败则败,生则生,死则死,得失之间,本寻常事耳,如今你虽无心负疚,但却满身孽债,想那萧南苹若非为了你,又何至落到这般状况,以后你处世行事,若再如此畏首畏尾,休说不能算是个上无愧于天,下无怍于人的大丈夫,你简直不能算是个人了。”

凌琳见他突然垂首沈思起来,竟没有回答自己的话,娇靥之上,突又满现凄苦之色,幽幽长叹了一声,轻轻说道:

“你要是不愿和我——”

那知她语声方了,吕南人突地一挺胸膛,轩眉朗声道:

“我自然要陪你去的,只不过有件事,我方才偶然要想想罢了。”

凌琳展颜一笑,垂下头去,轻轻道:

“那就好了,我只怕……”臻首一抬,微掠鬓发,向前奔走,伊风凝注着她窈窕的身影,呆呆地望了许久,目光之中,忽而满现忧郁,忽而又掠过一丝喜色,只见到凌琳又已奔出数丈,回首呼道:

“南人,快些嘛。”

他方自定了定神,随后掠去。

要知道吕南人本是天资绝顶的不世之才,而且生具至性,只是他自幼及长,一帆风顺,少年扬名,美眷如花,无论事业,家庭,都成功已极,是以在如此情况中长成的他,便难免少了些刚强勇敢之气。

直到年前他娇妻背叛,又被人苦苦欺凌,他这才遭受平生第一次重大的打击,而在这种打击之下,他几乎茫然不知所措,苦思良久,他这才在保定城外诈死,以图瞒过天争教的耳目,日后才图复仇,这种行事,也正如他自己所说,正是机敏有余,勇气却不足。

直到此刻,这些日子来,他可算是饱经忧患,正是所谓“玉不琢,不成器”,艰苦的磨折,各种的打击,终于使得这一块本质极佳的柔铁,锻成了坚钢,此刻他突有如此改变,虽也是因为这一日夜来,他所见到的景况太惨,所遭受的刺激太深,但“黄河冰冻,非一日之寒”,他之能有这种改变,却正也是一点一滴慢慢形成的哩。

生死之念看得一淡,心中便坦坦荡荡,得失之念看停一淡,为人便一丝不苟,但要做成这“无畏”两字,又何尝容易!

山风扑面而来,甚是强劲,凌琳微颦柳眉,埋怨着道:

“呀,我们是逆风而上,难怪这么吃力。”

吕南人微笑道:

“有逆风就有顺风,没有逆风怎会有顺风哩。”

凌琳呆了一呆,只觉这两句话道理真是再简单也没有了,但却又是那么真实和准确,他轻轻叹了口气,忖道:

“这么简单的道理,为什么人们有时就偏偏不能了解哩。”

转头望处,只见吕南人英挺逸俊的面目之上,容光焕发,满现正直坚强的光辉,那里有一丝一毫懊丧之色,她忽然了懈这种坚强磊落的男子,正是世上所有的女子都甘心依靠的,那远比任何依靠都要安全,于是她又不禁轻轻一笑,扑面而来的山风再强劲,她却也全部不再放在心上了。

“虽然有风,阳光不也是笔直地照在我身上吗?”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飘香剑雨》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