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香剑雨》

第83章 玄冰烈火

作者:古龙

那么,让我悄悄地告诉你……

就在这暴风依依,夕阳如火,静静的初春黄昏,就在孙敏与凌琳这一双历尽沧桑的母女,正自无言地相对拥泣的时候。

树林外,崎岖的山道上,一个沈默而安详的少年,正用他那一双清澈而明亮的目光,静静地自掩映的林木中,望着她们,犹带料之意的初春暮风,卷起了灰砂与尘土,卷在他在那身淡黄色的衣衫上,他的目光,却丝毫没有转动一下!

渐渐地——

这清澈而明亮的目光,轻轻地蒙上了一层朦胧的迷惘,穿过这层迷惘,翠绿的小林,淡黄的尘土,似乎全都变成了一片轻盈的粉红,而这一片粉红中的两条人影,射出了圣洁的光芒。

于是他茫然开始移动着自己的脚步,轻微而缓慢地向她们走去,哭泣的声音逐渐微弱,而他心跳的声音,却逐渐加响。

,孙敏柳眉轻颦,突地转身低叱:

“是谁!”

移动着的少年倏然顿住脚步,他的心房虽然跳动得那么急遽,他的目光中虽已流露出太多的热情!

但是……

他的面容却仍然是安祥而沈静的,清晰分明的轮廓与线条,就像是上古的智者,在坚硬的花冈石上雕成的石像!

在满天嫣红的夕阳下,凌琳抽泣着抬起头来,秋波一转。

“是你!”

她抹去了面上的泪痕,脱口惊呼了出来。

这少年明亮的目光中,突地又闪过一丝更明亮的光芒,沈重的心房跳动似乎也因着她仍然没有忘去自己,而轻盈地飞扬起来。

他缓缓弯下腰,躬身一礼:

“小鄙锺静,无意闯来此间,如夫人不嫌冒昧,小鄙不敢请问夫人,是否可有容小鄙效劳之处?”

他虽是在向孙敏说话,但目光却仍停留在凌琳身上。

孙敏呆呆地望着这少年,她此刻已知道他与自己的爱女是相识的,但何时相识?如何相识?她却一点也不知道,于是这饱经忧患的母亲,便难免为自己天真的女儿担心,担心之外,又有些奇怪,对这少年安祥的举止,沈静的面容,她并无丝毫担心,奇怪之处,但是他这一双眼睛中灼人的火焰,即使她担心而奇怪。

已经渡过了生命中大半绚烂岁月的孙敏,可说真的是涉世已深了,而且天生她就有一种超于常人的镇静,也有一双洞悉世人的目光,可是她却从未想到过一个如此安祥沈默的少年,竟会有此灼人的目光,这正如终年万戴玄冰下掩覆的火山,此刻已因一个突如其来的变故与激动而裂开了一丝缺口,于是被抑制得太久了的火焰,便不能自禁地从这缺口中喷出了火花!

虽然她知道向两个在深山林木中哭泣的妇女伸出援手,正是行侠江湖,仗义人间的游侠豪杰所应有的本份,但是这少年一双灼人的目光,却使她愣了半晌,不知该如何回答他这份善意的询问。

锺静笔直地伫立着,却丝毫未因她没有回答自己的话而不安,他紧闭着嘴chún,闪动着目光。

那知凌琳却突地轻叹一声,缓缓道:

“你来了正好,我正要找你!”

孙敏心头一跳,开始惊异,不知道她的爱女怎曾突地说出这句话来。

却见锺静安祥沈静的面容,亦不禁为之轻微的扭动了一下。

“姑娘有何吩咐?小鄙无不从命。”

语声缓慢低沈,却显然是在极困难的克制着。孙敏伸出手掌,握住了她爱女的柔荑,他不愿爱女再说出任何一句足以令她惊异的话来,就像方才所说的那句话一样。

却听凌琳又自幽幽长叹一声,道:

“你方才交给南……“铁戟温侯”吕大侠那张字柬,上面写的是什么,你可知道吗?”

锺静钢牙微咬,沈声道:

“家师虽命小鄙将字柬交给吕大侠,上面的字迹,小鄙却未尝得见!”

凌琳眼一合,晶莹的泪珠,便又夺眶而出,却听锺静缓缓又道:

“姑娘如此伤心,难道是吕大侠已不辞而别了么?”

凌琳啜泣着,点了点头,锺静缓缓转过目光,出神地凝视着从林漏下的一片散碎的夕阳影子,缓缓道:

“姑娘若是想寻访吕大侠,在五月端阳,至嘉兴南湖烟雨楼头一行,便可寻得吕大侠的侠踪。”

凌琳倏然张开眼来:

“真的?”

夕阳的光影,映了锺静眼中轻红色的迷惘,似乎已转变成一片淡灰的朦胧,但是他的目光,却仍未转动,只是缓缓接道:

“五月端阳,乃是家师与吕大侠约见晤会之时,吕大侠万无不去之理,姑娘但请放心好了。”

凌琳悄然闭起眼睛,喃喃道:

“五月端阳……南湖烟雨楼头……他一定会去的,一定会去的……妈……我也一定要去。”

孙敏暗中长叹一声,她深切地了解她女儿,正如她深切地了解她自己衣上的摺痕一样,她知道她女儿此刻虽然伤心,却未绝望。

相爱着的人,永远不会相信被自己所爱的人真的死了,除她能亲眼看到他已无生息的躯体,亲手抚摸到他冰凉的肌肤……

而凌琳,正是这样,她深信吕南人会奇迹般地从那绝壑中逃出来,奇迹般地出现在她眼前。

孙敏忍不住沈重地叹息着道:

“琳儿,他不会去的!”

这短短五个字,从不忍使爱女伤心的母亲口中说出,真是件困难的事,锺静目光一转,闪电般回到凌琳身上,像是想问:

“为什么?”

却见凌琳只是缓缓摇了摇头,轻轻道:

“他会去的……他不会死,像他那样的人若是死了,老天爷不是太不公平了吗?你说是吗?…….你说是吗?”

她第一句“你说是吗?”是问她的母亲,第二句“你说是吗?”却是问向锺静。

当她那双泪痕未干的秋波转向锺静的时候,他立刻小心翼翼地避开了她的目光,因为此刻他的眼中,有着太多她永远不该看到,他也永远不愿让她看到的事,但是他仍忍不住脱口问道:

“二位如此说来,难道吕大侠已遇着什么不测之祸么?”

凌琳又自不可抑止地啜泣起来,孙敏却悲伤地点了点头,直到此刻为止,她还不知道这少年是谁,更不知道他就是自己仇人萧无的弟子。

她只是轻叹着道:

“南人确已遇着了不幸之事,只怕……只怕……唉!能够活命的希望不多,希望你回去转告令师,端阳之会,他只怕……唉!已经不能赴约了!”

锺静目光一转,呆呆地愣了半晌,突地长叹一声,缓缓道:

“想不到吕大侠今生竟然无法见到家师了!唉!想来吕大侠虽死亦难暝目,这真的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今日清晨,弟子方自见到吕大侠,却想不到他此刻已然……”

语未了,凌琳突地一跃而起,一把抓着她母亲的衣襟,痛哭看道:

“妈!我们到……南湖烟雨楼去……”

孙敏叹息着,慈祥地拍着她爱女的手掌,她不忍再说令她爱女绝望的话,但是她却又不能不说,任何一个人,无论他的武功多高,若是坠入那深不见底的绝壑中去,活命的希望,当真比泰山石烂,北海水枯的机会还要少些。

于是她沈重地说道:

“傻孩子,人生不是神话,故事,也没有神话故事那么美丽。人生是残酷的。事实更残酷,假如我们都是活在虚幻的神话故事中,我一定陪你到南湖去,因为只有在神话故事里,死去的人,才能复生。傻孩子,现在你难道还想不明白吗?”

锺静出神地听着,他一生之中,从未听过如此温柔的语句,更未想到,在如此温柔的语句中,竟会包涵这么多深邃的人生哲理。

“人生是残酷的,事实更残酷,唉……为什么人生这么残酷,让我偏偏会……”

他玄思未绝,却听凌琳又自哭喊道:

“他一定会去的,他就是死了,他的鬼魂也会去,我知道,他的鬼魂也一定会到烟雨楼去,将那万恶的萧无杀死!”

孙敏全身一凛,脱口道:

“萧无!”

她手掌紧紧握了起来,温柔慈祥的眼波,突地满现怨毒之色。

她缓缓站了起来,缓缓望向锺静,这满含怨毒的目光,像是一柄利刃,笔直地戳进锺静的心房里。

他只觉一阵澈骨的寒意,霎眼之间,便已布满他的全身。

于是他垂下目光,一字一字地说道:

“不错!家师正是天争教主萧无。”

每说一字,他只感觉到那冰冷怨毒的目光,便像是又在他心房中戳了一刀。他开始知道这一双母女,必定也和自己的师傅有着仇恨,而且是非常深刻的仇恨!

他痛苦地在心里呼喊:

“人生为什么那么残酷?为什么偏偏会让我遇着了她?”

孙敏的目光,像是要看穿这少年的心底深处似的,瞬也不瞬地望着他。

他却动也不动。夕阳的影子淡了,漫天晚霞,也由绚烂归于平淡,沈重的暮色,悄悄地滑进了山林,爬上他的面颊,苍白的面色,在黑暗中更见苍白,灰黯的目光,在黑暗中自也更加灰黯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

孙敏突地长叹一声,缓缓道:

“我不怪你,我不怪你……任何一个人的事,都和其他的人无关,你虽然是萧无的弟子,但一切却和你没有关系,你……你快走吧!”

锺静微微迟疑一下,终于长叹一声,道:

“上代恩仇,不涉下代,夫人之心胸,当真是小鄙生平仅见,无论家师与夫人恩仇如何了结,也无论小鄙身在何方,小鄙永远会以心香一瓣,遥祝夫人健钡。吕大侠之不幸,小鄙亦是悲憾良深,吕大侠在天之灵,想必能深知小鄙心意,只恨小鄙今生已……”

语声未了,突地长叹一声,躬身一揖,转身而去,仅存一线的残霞,将他的身影长长的印在地上,就像是他心里的悲哀一样沈重!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飘香剑雨》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