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香剑雨》

第84章 循循善诱

作者:古龙

孙敏的目光,跟随着这颀长的身影,她心里突地加了一份新起的悲哀,而她深知这份悲哀并非为了自己,亦非为了别人,却是为了这已被命运的长线紧缚住不能动弹的少年。

回过头,她发觉凌琳带泪的眼睛,也望在这少年沈重的背影上。

在这一瞬间,她忽然觉得她有一种将这少年自邪恶之中拯救出来的必要,对于生命,她一直了解得最深刻,为了她的爱女,也为了复仇,她没有被悲哀葬送,反而坚强地活到现在。

而现在,她又发觉,生命的意义虽有许多,但创造宇宙间继起的生命,却是这许多意义中最最重要的一个!

“对人类来说,拯救一个善良的灵魂,一定要比诛杀一个邪恶的生命还要意义重大的多!”

她喃喃地低语着,突地抬头喊道:

“你——回来!”

锺静脚步一顿,缓缓回过头来,面色依然是沈静的,因为没有人能从他面上看出他心里的喜悦。

他愣了半晌,确定了这句话的确是对自己说的,于是便走回孙敏的身前,没有说话,因为他知道沈默有时也有会和询问一样。

孙敏目光一转,沈声问道:

“你跟着萧无有多久了?”

锺静垂首道:

“小鄙幼遭孤露,即蒙家师收留,性命血骨,皆是家师所赐。”

他自然知道这慈祥的夫人向自己问这句话的含意,而孙敏何尝听不出他回答自己一有语中的含意。

她长长叹息了一声,道:

“你知不知道有许多人也和你一样,幼遭孤露,而他们的父母,却是被萧无杀死的?”

锺静垂首不语。

孙敏又自缓缓叹道:

“人们立世处身,对于善恶之分,总应该要比恩仇之别看的重些!我知道你很善良,也很聪明,应该听得出我语中的意思!”

锺静的头垂得更低了。

孙敏目光再一转,眼睛中已有了晶莹的泪光,她沈声接着道:

“先夫凌北修,一生急人之难,而且只要听到人间有不平的事,他立刻会振臂而起,但是……他也被萧无害死了,害他的人,若是为了正义,为了道德,我心里虽然难受,但是绝不会为他复仇。他这样被恶人害死,我心里除了难受之外,还有愤恨,我要向萧无复仇,并不是为了先夫一人,而是为了世上所有善良的人,这些,我想你也该知道!”

锺静台上眼,长久,突地长叹一声,缓缓说道:

“夫人命小鄙回转,若只是为了说这些话,小鄙便要告辞了。”

又自开始啜泣的凌琳,目光倏然一抬,像是想说什么,却被孙敏阻止了,她只是缓缓问道:

“你要到那里去?”

锺静直到此刻,还没有抬起目光,因为不敢面对这正直而温柔,严峻而慈祥的妇人,他垂着头沈声答道:

“小鄙迳赴嘉兴,向家师覆命!”

孙敏默然半晌,突地轻轻拍着凌琳的手掌,缓慢但却坚定地说道:

“我们也到嘉兴去!”

凌琳反身捉住她母亲的手掌,像是在表示对她母亲的感激,而她心里却在暗中呼喊:

“他不会死的……他会到南湖烟雨楼去的。”

这希望使她抬起头来,仰望苍穹,但天边却连最后一丝彩霞也隐没在黑暗里了。

从西梁山到嘉兴,路程并不算短,但任何路都有走完的时候。

她们,到了嘉兴。

这一段路途对锺静说来,就像是一个梦,一个混合着温馨与寒冷,轻盈与沈重,快乐与悲伤,安慰与痛苦的梦,是那么漫长而遥远,却又是如此匆遽和短促。

他是那么清晰地知道,与那么深切的了解,在这一段路途上,慈祥的孙敏所对他说的每一句言语中的含意。但是他却不想知道,更不想了解,因为这份了解所带给他的,只有出自良知的痛苦。

“麻木!”孙敏有时会这样暗中思忖:

“难道这孩子已经被那冷酷的魔头教训得变为麻木?”

对于她任何一种善意的诱导,他只是丝毫无动于衷地倾听着,他深沉的面容上,似乎永远不会现出任何一丝情感的痕迹。

当然——

除了他的目光,像是不经意地投向凌琳的时候。

奇怪的是!那充满世间最最高贵的情操——同情,纯真与善良的凌琳,竟会对这足以燃烧到任何一个人心灵深处的目光,竟也会像锺静对待别人时一样地漠然而无动于衷。

她像是也完全麻木了,而她的这份麻木,却是为了悲哀,对她这一生中唯一挚爱的人的悲哀。

也许她还年轻,也许有人会说,她年轻得还不够能了解爱的意义,也不够体验到爱的真味。

似是她这一份爱心,却真的是那么纯真,那么深挚,她毋庸了解,也不想了解。她只知道爱和被爱,这也许是上天为了酬答她对世人的善良而给她的恩赐——因为,她所知道的,已经是全部爱的真意。

蒹葭杨柳,四处飞花,暮春的五月,五月的初四,春阳将淡青色的石板道路,映得像是方浸了春雨似的清新,田秧碧油油地闪着生命的光采。锺静依恋地回头,再次瞥了仍然站在那间僻静客栈门边的孙敏与凌琳一眼,嘴角泛了一丝微笑,然后迈着坚定的步子,向街的尽头处走去。

微笑——

孙敏与凌琳,却是非常清晰地看到了他的微笑,这一连串日子中,这深沈的少年所露出的第一丝微笑,虽然这微笑中包含是那么多忧郁与离愁,但这就像是满布阴霾的苍穹所露出的一丝阳光,足以使得慈祥的孙敏心中感觉温暖与安慰。

她自觉已用了她所有的力量来使这少年踏上正途,但直到此刻为止,她却仍然不知道自己的努力是否有效。

因为此刻,他还是毫不犹疑地回到他师父那里去,虽然在这一路上,他从未与任何一个与“天争教”有关的人或事物接触,但此刻,世上仍然没有任何一种力量能将他挽留。

他终于走了,夕阳下山,夜幕深垂……

渐渐……

孙敏与凌琳,突然感到一种茫然的恐惧,尤其是孙敏,她开始想到许多个令她恐惧的问题。

“萧无,这残酷,姦恶,但却又是那么机智的魔头,他会不会早已知道他的爱徒已和自己仇人的妻女,生出了深厚的情感?”

“若是他已知道了,那么他将会对他的爱徒——锺静如何处置?”

一念至此,她心头不禁又为之一凛!

“天争教党羽遍布江湖,我们和锺静一路行来,他们难道不知么?”

她摇摇头,暗叹一声,喃喃自we:

“他们一定会知道的,只是他们为什么不向我们动手?难道是为了锺静之故,是以投鼠忌器!抑或是萧无那魔头另存更毒辣的打算!”

凌琳一直垂首凝思,此刻忽然抬起头来,问道:

“妈!你说什么?”

孙敏微微一笑,柔声道:

“琳儿,你在想些什么?”

凌琳幽幽长叹一声,道:

“我在想……”

她秋波之内,莹然又现泪光:

“我在想,明天就是五月端阳了,不知道……不知道……唉!他会不会来?”

孙敏心中突地涌起一阵难言的悲哀,直到此刻,她才了解自己的女儿对吕南人用情之深,因为这纯真的少女竟什么都不再挂念,就连自身的安危,也全都没有放在心上,她心里所想的,只有这五个字!

“他会不会来?”

壁间昏黄的灯光,映在凌琳那嫣红的面靥上,孙敏呆呆地凝视着她的爱女,太多的悲哀,太多的关怀,使得她良久良久,都没有说出话来,因为她能确认这问题的答案,一定是:

“他不会来的!”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飘香剑雨》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