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香剑雨续》

第13章 义薄云天相跟随

作者:古龙

阮伟一时无言以对,呆呆站在那里。

却见温义不太着急,笑道:“假若大哥能设法出去,小弟一人自可破阵而去。”

阮伟听不懂他话中的意思,温义又道:“丐帮总不能困住对他们有恩的人呀!”

霍然一道光线射进,阵的西边打开,景色可见。

阮伟急道:“义弟快冲出去!”

温义微笑道:“那有那么简单,大哥看!”阮伟向外看去,只见丐帮五老围在缺口外,若然冒险冲出,定然要遭五人毒手。

阮伟疑道:“地们打开一面阵脚做什么?”

温义笑道:“要放大哥出去呀!”

果听一老沉声道:“阮少侠,请出阵!”

阮伟道:“丐帮五老,侠名天下,何必为难小辈们,晚辈要先让拜弟出阵!”

五老尖叫道:“胡说!老大见你救了本帮三袋弟子曹脚灰,才网开一面,那能放了温家小贼。”

四老跟道:“放了温家小贼,老六就是白死了吗?”

原来丐帮本有六老,十余年前老么失踪不见,江湖上不知失踪的原因,想不到竟是死在温义的父亲手里。

三老接道:“想当年我们六位兄弟,遨游江湖,何等自在,那知在??西,兄弟六位正在游山玩水时,却被那温老贼用阵法困死六弟,今天丐帮就要用阵法困死温家之人。”

温义冷笑道:“这阵岂能困住家父?就是小生举手也可破阵而出。”

二老笑道:“好啊!那就让你破破看。”

一老沉声道:“请阮少侠出来吧!”

阮伟道:“敬请高抬贵手,就连晚辈义弟也一起放过,晚辈当图后报。”

五老叫道:“怎么那样噜苏!假若再不出来,我们要封阵了!”

阮伟叹了一口气道:“也好,就请封阵吧!”

温义急道:“大哥快出去,小弟自能出得去的。”

阮伟道:“留义弟一人在阵内,为兄怎能放心?”

温义无比感动的道:“大哥不用管小弟,这个阵在小弟看来,还不算难,你快出去,迟则有变。”

只听轰隆一声,暮色四合,阵外景物顿失,五老怪叫道:“看你们有何本领,出得阵来?”声音微弱难辨,显然阵已被封。

阮伟微笑道:“生死有命,现在你不用再逼我出阵了吧!”

温义滑凝的面颊上,流下两摘晶莹般的清泪,轻呼道:“大哥……”

阮伟应声道:“嗯……”

温义道:“你为什么要舍命陪我?”

阮伟慨然道:“既然义结兄弟,自是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为兄怎能撇下义弟而独自逃生?”

温义叹道:“此阵暗含五行生克,看来简易,那知丐帮五老竭尽十余年的才智,予以添改,全然不合阵法原理,破阵时却要全凭临机应变了。”

阮伟大加赞赏道:“难怪我看不出丝毫端倪,原来此阵已不合一般阵的规矩。”

温义柔声道:“家父行阵土木之学誉满江湖,丐帮五老心知普通阵理无法难倒家父,便拚命钻研,另走别径,那知天下事物,万变不离其宗,此阵虽然布置得十分离奇,小弟深信仍可破出,但破阵时小弟便无法顾及大哥……”

阮伟笑道:“贤弟家学渊源,小兄留此,反而累及于你,你且独自闯出阵去,我与丐帮五老无怨无仇,想他们不会留难于我。”

温义道:“大哥义薄云天,小弟怎甘落后,今日要出则同出,休再提一入出阵之事。”

阮伟豪迈的笑道:“好!,今日要出则同出,大哥好生高兴,能交到贤弟这等生死不愉的好友。”

温义含泪笑道:“小弟有幸得识大哥,此生亦可无憾!”

当下温义在前,阮伟随后,由生门出阵,一入阵,只见阵内烟雾弥漫怪石嶙峋,寸步难行,恍似进入一座山石嵯峨的谷壑。

阮伟虽然熟读阵法兵书,深切了解行阵原理,本身却未经历过,所谓‘百闻不如一见’,此时一见,纵胜百闻,却也弄得不知所措。

要知无论武功文学及其他杂学,懂得再多,若不一一体验,到了用时,便发挥不出。

阮伟丝毫不敢大意,紧随温义身后,步步移动,但见温义果然十分熟悉,明明前无通路,经他左转右拐,便过一关,温义生怕阮伟迷失,时时回首招呼。

二人又行几步,霍然一座奇石阻前,温义喊道:“大哥,小心了!”顿时咫尺之内竟是峰回九转,一转身便失去了温义踪迹。

阮伟大骇,回目四顾,不知如何移动才好,暗道:倘若随便移动,深陷阵中,温义要找也找不到,等半晌亦不见温义回转,立时丹田运气呼道:“义弟!义弟……”

微闻温义应道:“大哥退回去……”阮伟出阵时已默记阵路,退回去倒不难,回到阵中,片刻后,温义也跟着退回。

温义脸色苍白道:“好厉害,这丐帮五老石头阵真是厉害?”

阮伟道:“我怎会片刻间使失去你的踪迹!”

温义叹道:“曾闻家父说,最高深的阵法能在最窄的范围内怖下最繁杂的阵路,今日此阵竟能数尺内,连变干,坤,震。巽,坎。离,艮,觉八个方位,尚且配合五行生克。”停了一顿,又道:“小弟转身一见此种情况,迅速应变,竟停不得片刻,走完后,回头不见大哥跟来,要想走回原地,竟无通路,只好另寻阵路,走回此地。”

阮伟奇道:“运用轻功,不能一跃离开吗?”

温义摇头道:“有一年,那时小弟才六岁,见家父在一丈内布下一阵,困住一位老丐,那老丐轻功甚高,但在阵内连跃数十次,竟跃不出阵来。”

阮伟道:“那老丐可是丐帮六丐!”

温义道:“现在想来当年家父困住的老丐,可能就是丐帮六老中老六,自从那次后,便未见到那位老丐,也许他已死在家父手中。”

阮伟轻叹道:“这样说来,丐帮五老与令尊结下不可解的仇恨……”

温义强笑道:“咱们且不谈这个,大哥要走出那数尺范围的奇阵,先要习会‘九宫连环步’否则大哥轻功再高,一入阵内迷失方位,是再也纵跃不出。”

一日过后,阮伟把那路专破奇阵的‘九宫连环步’练得已很熟悉。

又过一日,阮伟在阵内随同温义行走,对于阵法的应变,了然于胸,再融会心中所学,实是进益不浅。

第三口清晨,阮伟便随温义轻易走出阵外,他俩虽然??渴了两天,出得阵来,仍然神采焕发。

举目看去,阵外空旷无人,丐帮五老已不知去向?

阮伟见百阵外巨石数块,阻碍行人通路,便一一推落两侧湖中,顷刻阵毁石亡。

温义奇道:“丐帮五老怎会不见了呢?”

阮伟笑道:“他们以为此阵定因死我俩,所以才离开他去,不在正好,否则见贤弟闯出,又要纠缠阻拦。”

温义摇头道:“丐帮五老造成此阵,主要是试验能否困住温家之人,他们不见我死在阵内,是决不会放心离开,一定有其他原因。”

阮伟想到:“丐帮五老石头阵,专困温家不义人”这句话,正慾探问温义家世,以解心中之疑,忽闻半里外,龙亭那里传来叱喝之声。温义道:“我们去看看!”

俩人展开身形,急步掠去,一路温义紧跟在阮伟身衔,轻功丝毫不弱,这时阮伟虽知温义身怀武功,却不知高到何种程度,、心想他文质彬彬,身体纤弱瘦小,想来也高不到那里。

这龙亭在午朝门内,原是宋故宫的大门,但因年久失修,宫殿早已破旧残颓,游人罕到。

来到龙亭前,只见龙亭下面是一方石台,高六丈左右,正中是一片倾斜石坡,宽有数丈,雕刻着蟠龙,堂皇壮丽,石坡的两旁差不多有百级的石阶,叱喝打斗声从石台上残垣断壁的宫殿内传出。

爬上石阶,台上一目了然,失踪不见的丐帮五老被七位金衣人团团围住,丐帮五老显是不敌,各持兵刃竭力抵挡。

七位金衣人武功甚高,正是天争教的金衣香主。

跟着丐帮五老就要有人丧生在他们七人围攻之下,阮伟痛恶天争教的暴虐,大喝一声,抖开市包,拔剑出鞘。

温义急道:“大哥要做什么?”

阮伟大声道:“丐帮虽与我们为敌,却是正义凛然的人,我不能见他们被姦徒所害。”他这一番话,四下皆闻,丐帮五老在危急中,亦不禁听得眉头轩动。

温义道:“你……你……不是他的敌手呀……”

在与胖公子简少舞交手时,温义便已看出阮伟武功并不高明,此时情急,不禁脱口呼出。

阮伟不顾温义劝告,但凭一股浩然正气,急掠上前,持剑圈身一转,闪出朵朵剑花,向正面三位金衣香主攻去,这正是天龙十三剑第四招‘金童拜佛’。

被攻三位金衣香主乃剑术行家,一辨剑风便知闪躲不了,急忙回身,举剑封招。

‘金童拜佛’是一记专门削断敌人手腕的绝招,他们变招虽快,仍听到‘当’。

‘当’,‘当’三响,三把宝剑齐柄削断,再差一分,便要断腕削指。

三位金衣香主骇然后退,另外四位金衣香主也惊得停下手来,丐帮五老一对一便打不过金衣香主,此时已拚力拚斗了一夜,已然劳累不堪,对方一住手,便‘砰’,‘砰’……坐下,运气养息。

那三位断剑的金衣香主是剑术精绝的燕山三剑,老大‘重剑’陈棕泉,老二‘长剑’胡中锐,老三‘轻剑’锺容辉,陈棕泉手持一柄比普通宝剑要重五倍的重剑,胡中锐是一柄比普通剑要长一半的长剑,锺容辉是一柄要比常剑轻得很多的轻剑。

三剑联合,并世无俦,却想不到一招之下,便被一位名不见传的后生削断兵刃,实是惊震江湖,骇人听闻之事。

‘重剑’陈棕泉忽然大叫道:“飞龙剑!”

‘长剑’胡中锐喝道:“小子!飞龙剑客是你什么人?”

阮伟不答问话,凛然道:“你们可是要寻在下,开封铁塔打败贵教弟子的便是在下,不用找丐帮五老??惯。”

一老丐突道:“阮少侠,天争教一向与丐帮为难,你不要一人招揽此事,丐帮五老一口气在,还要和他们拚个死活。”

一位矮胖老者,手持奇异兵刃——鱼网,缓步走上前道:“这位小兄,真是姓阮吗?”

阮伟道:“在下阮伟,有何见教?”他一看便知,此人是外公说过的七海渔子韦傲物。

韦傲物笑道:“在金陵削断本教两位香主手腕的青年剑客便是你了!”

阮伟大声道:“一人做事一人当,那青年剑客便是在下化装,各位要报仇,请一齐向在下招呼,不必牵连无辜之人。”

丐帮五老闻言大惊,就连温义也想不到,阮伟竟是一剑结怨天争,正义两大帮会的阮姓剑客。

韦傲物胖脸阴笑道:“听说阁下暗器功夫十分了得,老夫想领教一番,若然阁下胜了,老夫自不会再寻丐帮五老生事。”

‘轻剑’锺容辉抢道:“兄弟们也不怕丑,二十年前兄弟们曾败在‘飞龙剑客’公孙求剑的手下。呶!兄弟手上这个疤便是被他所肠。”

说着卷起衣袖,右手臂上果然有块碗大的剑疤。

‘重剑’陈棕泉,‘长剑’胡中锐不声不响的各自卷起衣袖,赫然手臂上也有一块碗大剑疤,而且位置恰和锺容辉那剑疤一模一样。

可见飞龙剑客的剑术,已至入神的地步,竟能一剑在三人臂上留下同样的剑疤,其功力之精巧,更骇人听闻。

‘轻剑’锺容辉又道:“燕山三剑受此奇耻,二十年来精研剑术,一心想和飞龙剑客再决雄雌,那知飞龙剑客隐迹不见,莫非知道兄弟要寻他报仇,竟躲藏起来!”

阮伟虽不是公孙求剑的弟子,听外公所说,飞龙剑客是一位刚直的大侠客,手持其剑,不能坏了他的名气,当下怒声回道:“飞龙剑客岂是那种畏生怕死的人,在下不才,倒要会会那口出狂言的狂徒!”

‘长剑’胡中锐哈哈笑道:“今日先宰小的,那怕老的不出头,来呀!拿剑。”

温义暗忖:“他们的剑,明明被大哥削断,那里还有剑!”

只见,残壁后走出三位蓝衣汉子,各自双手捧着一把奇剑。

陈棕泉飞身上前,接过一把,蓝衣汉子捧得行步艰巨的重剑,胡中锐接过一把长剑锺容辉则是一把又薄又狭窄的轻剑。

‘长剑’胡中锐狂笑道:“刚才不小心被小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3章 义薄云天相跟随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飘香剑雨续》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