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香剑雨续》

第14章 奇人奇城奇行径

作者:古龙

行了里许,来到潘杨湖畔,只见潘湖中载沈载浮着两人,仔细一看,原来是‘分碑手’李椿井及‘霹雳手’李椿奇,杨湖中也浮沉着一人,是‘黑砂掌’李椿鳞。

‘七海渔子’韦傲物及燕山三剑站在远远一旁观望,却不敢上前搭救。

龙掌神乞站在杨湖畔,大笑道:“你有种上来!”

‘黑砂掌’李椿鳞水上功夫不弱,叫道:“你有种下来!”

龙掌神乞抓头搔腮,大概不会水,无法奈何,那边李老二及李三虽是在龙掌神乞背后,只在湖中浮沈,不敢上岸,可能吃了龙掌神乞的苦头,上不得岸。

龙掌神乞见到阮伟和温义,大喜上前,向温义道:“小弟长相满聪明的,你有办法骗他上岸必有厚报。”

温义奇道:“你为什么一定要老大上岸,却不要老二及老三上岸?”

正说着时,李椿井及李椿奇趁龙掌神乞不注意,偷偷爬上湖边,龙掌神乞哈哈一笑,蹬身拾起两粒蚕豆大的石子,反背弹去。

只听‘飒飒’两声,他俩那样高的武功竟躲不开,被击在腿部穴道上,翻身重又跌落湖中。

龙掌神乞大笑道:“你俩再偷偷上来,惹火了我,下次就打眼睛。”

那边‘黑砂掌’李椿鳞大骂道:“老贼!兄弟们不过把你吵醒,你就要逼死我们吗?”

龙掌神乞笑道:“谁要逼死你们,你上来给老夫出出气,老夫即放过你们。”

李椿鳞骂道:“谁信你的鬼话,你要想整治我,我就偏偏不让你整治,有种就下来!”

龙掌神乞搔头自言自语道:“这他娘的怎么办?我就是不会水,唉,悔不当初不学水。”

温义笑道:“我倒有办法,叫他上岸!”

龙掌神乞大喜道:“快快说来,真能骗他上来,老芮决不忘你的好处。”

温义笑道:“我也不想要什么好处,不过,你要告诉我,为什么一定要那老大上岸?”

龙掌神乞道:“你猜猜看?”

温义摇头道:“这是你心里的事,我猜不着。”

阮伟忍不住道:“莫非老前辈要把他抛到潘湖中去!”

龙掌神乞大叫道:“对啊!小子,你怎么知道的!”

阮伟恭敬道:“天争教中尽皆罪恶不善之人,若落在湖水混浊,象徵着潘美龌龊的潘湖中最好,倘若落在湖水永远保持澄清。象徵着杨家清白的杨湖中,岂不槽塌了湖水?”

温义恍然大悟道:“所以说你就一定要使落在杨湖中的李椿鳞,落到潘湖中陪他两位兄弟去。”

龙掌神乞赞道:“不错!不错!”

温义提高嗓门,向湖中李椿鳞,叫道:“你有种泡在湖中,不要上来。”

李椿鳞大叫道:“李老大要上来就上来,谁也拦阻不了。”

温义讥笑道:“哼!你真的敢上来么?”转身又道:“我们走吧,谅他兄弟三人不敢上岸。”

龙掌神乞转身未走数步,陡听‘黑砂掌’李椿鳞在后面大叫道:“李老大就是上来啦,谁管得着。”

温义低呼道:“打!”龙掌神乞反应何等快速,闻声俯身拾起两粒石子,‘铮’‘铮’弹出,李椿鳞见机不对,慾逃进湖中躲避,那来得及,但听‘啊唷’一声,翻身倒地。

龙掌神乞哈哈大笑,飞奔上前,如小鸡般提起,道:“你讥老夫不会水,今天就叫你到那脏湖中,喝个饱。”

右手提起李椿鳞,左掌挥手拍在他屁股上,喝道:“去!”

李椿鳞身在半空中叫道:“你这个自命侠义的老鬼,制住我双腿穴道,想淹死我吗?”

龙掌神乞大笑道:“谁要淹死你哪!”

原来那粒石子打在他腿部穴道上,动弹不得,要知道水上功夫再好,若腿部不能动,照样要活活淹死。

李椿鳞惊骇万分,一落人湖水,拚命挣扎,忽觉双腿竟是能动,但因穴道才解,活动不灵,不禁‘咕嘟’‘咕嘟’连喝下数口湖水,直到他兄弟俩赶来扶起,湖水已喝了半饱。

他兄弟三人只在湖中大骂,却不敢游近湖边一步,生怕被龙掌神乞的弹石打中。

温义笑道:“好个弹指神通!个移位拍穴呀!”

武功中有隔山打牛,这移位拍穴和它同一个道理,譬如穴道点在胸中,只要在屁股后??一脚,就能传劲将穴道解开,同样一掌拍在屁股上,也许不点在股上的穴道,竟点在腿上的穴道,但这门功夫,十分精深,江湖上会的人,少之又少。

龙掌神乞笑道:“这有什么了不起,倒是你那骗他上岸的法儿,真不错。”

温义笑道:“啊!那是使驴的法儿。”

龙掌神乞奇道:“什么使驴的法儿?”

温义笑道:“我们庚西的驴子脾气最拗,你若叫地向东走,地偏偏向西走,所以广西赶驴的主人,要地向东走时,偏偏要地向西走,结果地就偏偏向东走,主人这才能把地赶到目的地。”

龙掌神乞大笑道:“骂得好!骂得好!世上果有不少人像驴子一般。”

那边韦傲物及燕山三剑交头接耳,低低私语,却无一人敢上前向龙掌神乞正面交锋,却也不敢离去,因李氏兄弟尚在湖中,若私自离去,见危不救,违犯天争教中大规。

龙掌神乞皱眉道:“老芮见着天争教的狗腿子,就讨厌得很。”

温义笑道:“可是要再想法子,让那岸上的四个驴子也吃吃苦头!”

龙掌神乞笑道:“那四个驴子没惹我,怎好下手!”

温义道:“那简单,大哥,你骂几句天争教主萧无,他们天大胆子,也不敢不出头。”

阮伟面皮嫩,萧无与自己无仇无冤,呐呐半天,竟想不出几句骂他的话,最后赧颜道:“我……我……骂不出……”

龙掌神乞哈哈笑道:“这有什么骂不出,看我来骂。”于是拉大嗓门骂道:“天杀的萧无呀!不得好死的萧无呀!养了一群蠢驴的萧无呀!”

要知道天争教主萧无是个残暴凶戾的人,当年只因为心爱弟子锺静办事不力,便被削去右臂,此时竟有人坦然公开骂他,天争教下在场人如不理会,若被他知道,残刑难逃。

韦傲物与燕山三剑虽然十分惧怕龙掌神乞,亦不敢置若不闻,四人一声吼,壮胆奔来。

‘七海渔子’韦傲物大声道:“冒犯天争教主,该当何罪?”

龙掌神乞抬头望天道:“冒犯花子老芮,该当何罪?”

温义笑道:“一人吃一顿拳脚。”

龙掌神乞傲然道:“打驴子有什么意思,污了老芮的手脚。”

阮伟道:“以晚辈之见,把他们统统抛下潘湖中,喝喝那湖中的脏水。”

龙掌神乞击掌大叫道:“好主意,这句话可说到老芮的心坎里。”

天争教金衣香主在江湖上声势赫赫,何等威风,今日之事可说是未有之辱,那里忍得住,四人一声呼喊,挥拳打向龙掌神乞。

龙掌神乞身形似龙翻腾,掌法凌厉万分,哈哈大笑中,不数招擒住他们,一一抛落湖中。

虽只数招,阮伟看得目摇神驰,但见那掌法精妙奥奇,出招之厉,竟不下于天龙十三剑。

温义欢慕道:“好厉害的掌法!老芮,你这是什么掌法?”

龙掌神乞一愣,要知他辈份甚高,虽自称老芮,武林中皆尊称他前辈,无一人喊他过老芮的。

他是个豁达的人,一愣后,也不在意,笑道:“这掌法是芮家传家之宝,名唤龙形八掌,你可别打鬼主意,非芮家之人八掌不传。”

温义笑道:“适才你答应,小生若骗李老大上岸,必有厚报,我也不要你报,只是我这大哥不会掌法,你把那八掌传给他!”

龙掌神乞笑道:“这怎么行……”说着抓起一把石子,连连弹去,只听‘啊唷’四声,翻落水中,敢情韦傲物及燕山三剑不知厉害,想要偷爬上岸。

龙掌神乞弓道:“两位小子要到那里去?”

阮伟道:“晚辈慾偕同义弟至藏边一行。”

龙掌神乞道:“可是去见‘飞龙剑客’公孙老儿!”

阮伟道:“顺便要去拜访他老人家。”

龙掌神乞道:“这样好啦,至藏边可经过山西,你们且随老芮至山西一行,到时总少不了给你们一点好处。”

当下说走就走,三人回身看去,湖中七人倒真乖,浮在湖中,无一人再敢偷爬上岸。

龙掌神乞大笑道:“驴子都上来吧!老芮要走了。”

数日行程,已到山西境内。

一路上谈笑风生,龙掌神乞对阮伟,温义的印象越来越好。

这一日来到一个古城,远远看去,那城像一座堡垒,四面围着高大的城墙。

城墙石砖彩色斑烂,古色古香,但已发青,显是这城建立的年代已甚久远。

走到城门口,阮伟抬头看去,城头当中大书三字道:“芮城府”,笔划刚健,气势雄伟。

城的右边却旁注一行诫语道:“非亲非故之女子莫入此城。”

阮伟暗道,这诫语好怪,可真是一座奇怪的城,温义不解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龙掌神乞笑道:“这句话是芮家自古传训,不要管它,我们进城吧,一年没进此城了,惦记得紧。”

忽贝城门口走出三个汉子,衣着华贵,气宇昂轩,见到龙掌神乞赶紧站在一旁,行礼道:“大叔回来啦!”

龙掌神乞昂然受礼道:“回来啦,你们三个出去办货是吧!”

中年汉子恭声应道:“是,大叔。”

龙掌神乞大摇大摆走进城内,阮伟,温义好奇的跟在他身后,只见城内一栋栋房屋栉此鳞次,十分整齐。

一入城中街道,道上行人服装整洁,质料华丽,但见着龙掌神乞,皆一一行礼。

偶而也看到几位与龙掌神乞一样乞丐打扮的花子,见着龙掌神乞便以平辈之礼点头而过。

忽见前面来了一个八十余岁的老和尚,龙掌神乞慌忙行礼道:“佛爷近来清修可好!”

老和尚慈笑首道:“一年又到啦!”

龙掌神乞恭颜道:“一年浪迹江湖!心中真思念得很。”

老和尚道:“转瞬七十将届,你还着相很深,将来成佛就难了。”

龙掌神乞道:“佛爷教训得是。”

老和尚挥手道:“快回去见见家人吧!”

龙掌神乞恭礼告退,又行了一段路,阮伟再也蹩不住心中的好奇,问道:“老前辈,什么叫做芮家乞丐!”

龙掌神乞笑道:“我知道你们一进城就会奇怪,且跟着我到寒舍中去,再为你们细说一番。”

再走了一段路,眼前是一栋华丽高大的合院巨宅,龙掌神乞指手道:“这就是寒舍了。”

温义笑道:“这是寒舍的话,那天下的房子都该算草棚啦!”

龙掌神乞已与温义之间,言笑无忌,其实龙掌神乞的年龄可做温义的爹爹,只是性情豪放,不拘小节罢了。

走进巨宅,立时迎出一大堆衣着绸缎的孩子,有的叫爹爹,有的叫爷爷,闹成一团。

龙掌神乞叫道:“不准吵!不准吵!蓖人来啦。”

孩子一听客人来了,安静下来分站两旁,一看两个客人才十六,七岁,喊龙掌神乞爹爹的孩子已有十三,四岁,比阮伟小不了多少,笑道:“是两位小蓖人。”

龙掌神乞笑骂道:“什么小蓖人,大客人,快叫娘出来。”

进入中堂,内中布置华丽高雅,高大的红木桌椅放置得井井有条。

阮伟,温义落座后,后堂一阵檀香飘来,走出两位丫鬟,捧着茶点,含笑放在桌上,向龙掌神乞福礼道:“老爷回来啦!”一会儿走出一位淡妆高贵的妇人,脸如满月,七十余的年龄,后跟三位三十余的中年文土,妇人上前福道:“一年不见,相公身体还好?”

中年文士跪礼喊道:“爹!”

温义暗笑道:“难怪外面那么多小蕴卜头,原来龙掌神乞有那么多儿子。”

龙掌神乞笑道:“免礼!免礼!”

那边三位媳妇带着一大堆孩子上来行礼,龙掌神乞笑着向温义道:“我就是怕回来,回来时一大堆人行礼烦都烦死了。”

高贵妇人笑道:“说什么废话,孩子不让他们行礼,岂不坏了家法,有什么好烦的。”

龙掌神乞笑道:“是!夫人,没什么烦的。桢儿!膘迎爹这两位小朋友到后面休息。”

一位年龄最大的中年文士应声上前,阮伟心道:“别人要叙家常,倒真是不便打扰。”

当下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4章 奇人奇城奇行径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飘香剑雨续》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