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香剑雨续》

第16章 破例传掌解困厄

作者:古龙

‘迷魂粉’乃是天媚教中,最具威力的*葯之一,闻名江湖,此之一般*葯,更不知厉害了多少倍。

但阮伟习得天下至异的瑜珈神功,‘迷魂粉’虽是厉害,一经他运功拒解,软弱无力的感觉全消。

当下他站起身来,离开软榻,冲出房外,只见一间一间的房屋,栉比鳞次,一路排下去,那温义的呼叫声,显是从最后一间传出。

温义醒来,觉得全身软弱无力,动弹不得,忽闻一阵香风飘来,走进来四位轻纱女子见“历史”中的“司马光”。 ,四位女子格格嘻笑中,就来动手脱她的衣服。

温义是*女之身,怎容得旁人脱她的衣服,但她未曾学过瑜珈神功,迷魂粉已使她丧失功力,无能反抗,只有吓得大声呼救。

四位女子知道她不能动弹,不管她怎样叫骂,七手八脚的动手乱扯,不一会见,长衫,短衣全被她们脱去,露出女子的亵衣裤。

四位女子一见她穿的女子内衣,不由大大的一怔,就在此际,陡闻一声暴喝:“住手!”

阮伟眼中露慑人的光芒低沉道:“你们快滚出去!”

四位女子看清来人竟是阮伟,八只秀目,一齐盯注在他身上,脸上泛现出迷茫之色。

一位身材高挑的女子,轻笑道:“小子,叫我们出去做什么啊?”

阮伟气愤道:“你们把我义弟怎么了?”

那女子指着身后的软榻,笑道:“你的义弟不是在那好好的睡着么?”

阮伟急问道:“贤弟,你怎么样了?”

柔软垂地的重重纱帐内,不见回话,忽传出一阵低低的啜泣之声。

阮伟以为温义受辱,大惊之下,双掌连环劈出,四女子自知难敌,都迅即飘身让开。

阮伟就要冲过去看个究竟,只听那高挑女子笑道:“你若这等冒失的冲过去,你那义弟就要哭得更厉害啦!”

忽闻温义低弱道:“大哥,打她们每人一个耳括子。”

阮伟身形一闪,飘飞之下,‘啪!啪!啪!啪!’四声轻响,四位女子各已挨了一记耳括子。

阮伟心肠较软,不忍施下辣手,但也打得四女脸上红起一块。

四位女子跟随万妙仙女至芮城府,已被芮家绝世的武功打得心惊内跳,十八位姊妹只剩下五位,这时见阮伟露出一手绝顶轻功,以为他也是芮家中人,那敢回手,吓得转身退出房外。

阮伟缓缓走近软榻,问道:“你没事吗?”

温义急道:“你别过来!”

阮伟微一停顿,望着数层彩色缤纷的软纱帐,道:“你可站得起来!”

温义轻道:“小弟全身不能动弹。”

阮伟轻叹道:“我若不过来,怎能救你逃出此地!”

等了半晌,温义才低泣道:“大哥过来吧。”

阮伟掀开软帐,顿见肌肤冰清如羊脂般的玉体,躶裎在眼前,温义虽未全躶,但给阮伟看到自己女儿面目,忍不羞的哭更厉害。

阮伟惊慌道:“义……义……弟”温义哭个没停,阮伟定下神,道:“你伤到那里吗?”

温义抽泣道:“我……我……全身无力。”

阮伟道:“你别伤心了,大哥定将为你今日所受之辱,出口氧!”

温义停住泣声,羞赧道:“你快帮我把衣服穿起来。”

阮伟抑住心跳,颤抖的触摸在温义滑腻,莹净的肌肤上,慌得半天也穿不好一件短衣。

温义被他触弄得全身发热,羞涩道:“大……大……哥……怎么啦……”

阮伟被他一说更是慌乱,但见她丰满的胸部,用条浅红轻绸护胸,勒得紧紧的。

阮伟一时看得竟愣住了,暗道:“义弟真是女子啊!”

温义虽被他看得羞的无地自容,但无丝毫怒意,反自心底泛起一丝甜蜜的感觉。

阮伟好不容易才替她穿着妥当,温义行动不得,阮伟揽手把她抱起。

抱在怀中,温义动人的眉目清晰可见,星眸如似含烟,尚挂着两滴晶莹的羞泪,粉脸玉颊上犹有浅浅泪痕。

他俩面面相对,灵犀暗通,阮伟缓缓抱她走出纱帐,抬头看去,万妙仙女冷笑的站在门前,挡住去路。

阮伟朗声道:“在下与贵教无冤无仇,你为何暗施鬼技,用此下流手段,迷我二人?”

万妙仙女媚笑道:“你二人与本教有缘,才能至此,否则,想来此地的人还来不了呢?”

阮伟气道:“来这里做什么,你快滚开,让我们出去。”

万妙仙女款摆纤腰,笑道:“好处可多呢,你留下数日就知,何苦定要离开!”

阮伟怒道:“你若再不让开,莫怪在下无礼了。”

温义也呸了一声道:“好不要脸,女孩子家穿的这样,还敢站在男人面前。”那万妙仙女仅着亵衣,外披有等于无的轻纱,妖艳已极。

万妙仙女一笑道:“你是男子吗?”

温义脸色一红,阮伟怒道:“你到底让不让!”

万妙仙女笑道:“你有本领,就抱那假相公闯出去。”

阮伟一个箭步,想从左侧掠去,万妙仙女蛇腰一扭,双掌疾快拍出,阮伟左脚一点,避开掌风,轻巧的闪到右侧。

万妙仙女轻喝道:“好轻功!”掌法一变,两手成爪向他抓去。

其变招之快,十分惊人,阮伟不敢大意,身法急变,展出‘百变鬼影’,突见他双脚不动,直条条的掠起,要从万妙仙女头顶闯出。

万妙仙女大惊,来不及阻挡,急的双手连挥,弹出数缕疾风,挟着‘迷魂粉’,朝阮伟头面罩去。

阮伟急忙运功屏气,但已迟了一步,仍吸到一点,只听‘噗咚’一声,抱着温义昏倒地上。

万妙仙女轻掌一拍,走来先前四位女子,把阮伟,温义抬到软榻之上。

万妙仙女对那高挑女子道:“介花去把‘破魂阴阳和合散’拿来。”

介花惊道:“非要用那葯才行吗?”

这‘破魂阴阳和合散’是天媚教中最媚人的葯物,只要吃了这种葯物,若不阴阳交合,必然干渴而死。

万妙仙女道:“这两人武功不凡,若不用‘破魂阴阳和台散’不能就范,快去拿来。”

不一会,介花捧来一只精巧的檀木小,万妙仙女拿出一小包红绸里着的葯物,递给另两位女子,说道‘给他两人??下。’

介花显是甚得万妙仙女的宠爱,插口道:“那位较矮的相公,是个女子,少教主给服下‘破魂阴阳和台散’有什么用?”

万妙仙女道:“那女子刚才对我无礼,我要出口气。”

拿葯的两位女子各倒了一林白水,拿着‘破魂阴阳和台散’,走近软榻,就慾给阮伟,温义服下。

介花暗叹一声,她不为阮伟叹惜,却为温义悲伤,因阮伟服下后,少教主好婬成性,自会和他交合,解了葯性,但温义吃下此葯必将??渴三天死去。

就在此时,门外走进一位轻纱女子,禀告道:“少教主,外面姓芮的老头子在等着,好像有什么急事。”

万妙仙女眉头轻皱,道:“把他迎到隔室等我。”

轻纱女子去后,万妙仙女向介花道:“你看着这两个娃子,我去妆扮一下。”

此时阮伟又悠然醒来,他在受迷前业已运功屏气,暂时昏倒后,内气不息,不用多时,便把毒气排出体外,要知这瑜珈神功有无比的神功,纵是睡眠中,遇到外侵,亦能自然行动。

两位持葯女子,正慾给阮伟及温义服下‘破魂阴阳和台散’,介花道:“不忙??他俩,等少教主回来,再??不迟。”

她这一慈悲心,倒救了阮伟和温义,阮伟虽然醒来,还不能用力,当下他不敢轻动,暗运瑜珈神功,恢复体力。

来访的芮姓老头子是芮城府的主裁镜愚,他被迎进阮伟所在的隔壁房间,焦急的等着。

万妙仙女换上一袭粉红色,薄如蝉翼的轻纱,满身散发着诱人绮思的浓香,云鬓高堆如螺,样子更是妖媚惑人,她轻飘飘走进,一见镜愚就娇嗔道:“龙形八掌秘本带来了么?”

镜愚望着万妙仙女诱人的躯体,咽下一口唾液,叹道:“你坏了我的大事,你坏了我的大事!”

万妙仙女媚眼轻抛道:“坏了什么大事?你若今日再不交出龙形八掌秘本,我可不饶你!”

镜愚忍不住眼前美色的诱惑,伸手抱去,万妙仙女轻笑躲过,道:“你怎么这样猴急,先把秘本拿出来……”

镜愚一把没抱住,肥脸苦笑道:“你也不是不知龙形八掌是芮家唯一的绝传,怎可轻易求得。”

万妙仙女脸色顿变,满面寒霜道:“怎么啦!要容易到手,天媚教会求你吗?”

镜愚陪笑道:“你别生气,我只是说难得,并未说不替贵教设法取得。”停了一顿,叹道:“这龙形八掌在芮家一脉单传,而镜字辈传给大房独子镜元兄,慾取得龙形八掌只有在他身上设法。”

万妙仙女笑道:“你要想在龙掌神乞身上打主意,可不是容易之事,我看你还是另想别法吧。”

镜愚叹道:“龙形八掌,芮家只有镜元兄会,除他之外,再无一人会此掌法。”

万妙仙女惊讶道:“那怎成啊!倘若龙掌神乞这老家伙一死,这套惊世绝学,岂非要绝传了?”

镜愚道:“这套绝学,祖宗传下来,怕后代子弟仗此绝学,胡作非为,规定芮家只能一人在当世会此绝学,不传第二人。”

万纱仙女奇异道:“那这套绝学,怎会在芮家传下数百年!”

镜愚叹道:“祖宗规定,长辈死后,晚辈才能学,也就是说镜元兄死后,下一辈歌字辈,才有一人,幸莲得传。”

万妙仙女不信道:“天下只有龙掌神乞会龙形八掌,他若死后,绝学失传,你们下一辈怎能再学,别骗人哪!你是否尝过天媚教的甜头,便想推三阻四毁弃诺言!”

镜愚苦着脸道:“你还不知道我的心吗?自结识你之后,我已成芮家的罪人,你说我还会不替你卖力吗?”

万妙仙女婬笑道:“这是你自己找上门的,怪不得姑娘。”说罢,笑声不断,仿佛甚是得意。

镜愚苦笑了一声!

万妙仙女又媚笑道:“你快说,还有什么法子能得到龙形八掌!泵娘理当论功行赏……。”

镜愚精神一振,指手划脚道:“镜元兄死后,绝学倒不会失传,因龙形八掌古传秘本,珍藏在芮家城‘灵隐寺’中,由芮家佛爷保管……”

万妙仙女笑道:“我明白哪!龙掌神乞死后,你家佛爷在歌字辈中选一人,传授此掌。”

镜愚道:“那倒不是,就连芮家佛爷也没人会龙形八掌,更不敢偷学,镜元兄死后,佛爷们共同保管的秘本,传给芮家被选的人,在监视下,由他自己揣摹三月,然后收回,至于能学多少,就看那被选的弟子天赋如何了!”

万妙仙女道:“你干脆到‘灵隐寺’把那秘本偷来,不就成了!”

镜愚连忙摇手道:“行不通!行不通!芮家佛爷个个都有神鬼莫测之能,莫说是我,就是齐集天下好手,到灵隐寺也偷不出来。”

万妙仙女在芮城府曾见过佛爷,知他所说不假,当下话音一变,笑道:“你倒是有什么法子!能从龙掌神乞那里偷学到龙形八掌!”

镜愚叹道:“我所以说,你们坏了我的大事!”

万妙仙女眉头轻皱道:“坏了什么大事?你说说看。”

镜愚道:“芮家祖规中,曾说到,若然一辈中会龙形八掌者,违犯祖规,贬低辈份,废除武功,便要将那套掌法,传给同辈份的兄弟,原因是下一辈受龙形八掌者,是由他遗书中提选存在灵隐寺中,但他违规后,那遗书便不能成立,于是佛爷们只好将绝学传给当世中辈份最高的一人。”

万妙仙女道:“难道你是芮家辈份最高的一人!”

镜愚道:“除出家的佛爷不算外,镜字辈中,镜元死后,便数我的辈份最高。”

万妙仙女道:“这样说来,龙掌神乞违规后,则芮家龙形八掌,非你莫属了!”

镜愚道:“是!他若违犯家规,存在灵隐寺中的遗书,所提的下一辈被选者,便属无效,这样一来,只有我是合法的继承者,那知……”

万妙仙女不安道:“我们真的坏了你的大事!”

镜愚叹道:“可不是吗?昨晚一年一度的论规大曾,龙掌神乞带来你擒去的两位少年人,他不知其中一位是女扮男装,却被我误打误撞指出,要知芮家最忌外姓女子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6章 破例传掌解困厄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飘香剑雨续》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