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香剑雨续》

第17章 千里迢迢走双骑

作者:古龙

温义身内葯性未解,软弱难动,睡了一夜,睁开眼就见阮伟在苦苦勤练,龙掌神乞却不知何处去了?

阮伟练来练去就是那一掌,温义不耐道:“大哥,你老练那一掌做什么?”

阮伟抹去额上的汗珠,笑道:“义弟起来啦!芮老前辈只传我一掌,为兄练了一天,还觉到抓不着个中神髓,真是惭愧的很。”

温义叹道:“他真的只传大哥一掌!”

阮伟道:“可不是吗?老前辈要再传我一掌,恐怕一掌也学不成,只传一掌,练了一天一夜,也不过如此。”

温义道:“纵然再高的掌法,大哥只会一掌怎是那妖妇的对手?”

霍然,一声哈哈大笑,穿窗而入,龙掌神乞笑道:“你这丫头,别小贝老芮那一掌,就是胜不得万妙仙女,也可打个平手。”

温义见过万妙仙女的掌法,摇头道:“我不信……”

一个黑衣壮汉,恭敬走进,恭声道:“少教主在前厅相候,请阮大侠赐教。”

龙掌神乞笑道:“你不信,我们看看阮伟那一掌功力如何?”

阮伟。温义跟着龙掌神乞来到大厅上,厅中家具皆已搬空,敞开很大的地方,足够十余人打斗。

万妙仙女站在厅中等候,再无旁人,她今天穿的很整齐。粉红色劲装,头上粉红绸巾包着柔发,脚踏粉红色尖靴,衬上那粉红的肤色,远远看去,好像一片彩霞,比起昨天端庄多了,也好看多了。

龙掌神乞为示公平,与温义站在厅侧,让阮伟一人过去。

阮伟一走近,万妙仙女毫不客气,‘飒’‘飒’‘飒’一口气攻去三掌,阮伟不敢硬接,后退闪过。

万妙仙女得理不让人,紧跟而上,掌法不停,一招一招如江河滚流,涌涌而上。

龙掌神乞轻声道:“淮西范家大河掌不足惧,阮伟只要回敬她一掌,便叫她吃不消。”

果然阮伟被逼得紧,右掌前伸,左掌如箭穿出,迅快无比,‘啪’的一声,掌风轻响之下,拍落万妙仙女头上包巾。

要是阮伟再低下一分,便要怕碎万妙仙女的脑袋,只见万妙仙女微一惊慌,掌法不变,仍是一招一式,打出那套大河掌。

龙掌神乞得意的望了温义一跟,好像在说:“你看,一掌就拍落对手头巾,老芮不吹罢!”

温义微微一笑,心内却在惊讶,为何万妙仙女仍是以那套平凡的大河掌对敌呢?

斗了一个时辰,阮伟一共攻了十三掌,掌掌差点击中万妙仙女,万妙仙女虽是惊险万状,但却掌法不变,冒险的引阮伟攻来,以性命换取阮伟的掌法秘诀。

龙掌神乞知道,今日阮伟再无法取胜,大喝道:“阮伟回来!明天再和她比。”

阮伟跳出大厅,万妙仙女含笑凝立,也不追赶。

龙掌神乞一言不发,回到房内,问道:“你觉得今天的比斗如何?”

阮伟恭敬道:“晚辈觉得每次掌势虽强,却无后劲,能够叫她无法再逃。”

龙掌神乞沉思一会,道:“那再授你一掌!”

这一掌比昨天那掌更难,才练了半个时辰,阮伟便弄得满头大汗,温义很识相,不看阮伟练掌,只是蒙头大睡,刚好她身体尚未复原,一睡便呼呼入梦。

又是一天一夜,阮伟才摸熟第二掌,龙掌神乞陪他不睡,凌晨出去一个时辰后,带回一小瓶白色液体,给阮伟服下后,阮伟立时精神大振。

这天比掌,万妙仙女施展的是鲁东有名的掌法‘劈山掌’,这‘劈山掌’比淮西范家‘大河掌’厉害得多,她以这套掌法敌对阮伟所学二掌,仍是惊险万状,到得第十回合竟被阮伟劈断一大截青丝,但过了十三回合后,龙掌神乞铁青着脸叫回阮伟,声明次日再比。

温义甚是奇怪万妙仙女怎不施展厉害的掌法,她那知万妙仙女为偷学阮伟学到的掌法,只有近身最惊险时,才能体会出阮伟的掌法秘诀。

回房后,龙掌神乞考虑了半个时辰,不声不响的传了阮伟第三掌,阮伟心内很难过,因他已看出,龙掌神乞传掌时神情很是痛苦。

他本待不学,但看到龙掌神乞严肃的神色,不敢出口拒绝,只有暗自下心,努力学习,以便在第三天击败万妙仙女,不必再向龙掌神乞学那第四掌。

凌晨,龙掌神乞出去时,阮伟已把第三掌练熟了,累了一天一夜,毫未休息,纵是铁打的人也支持不住,一个时辰后,龙掌神乞回来,又带一小瓶白色液汁,强令阮伟服下,说也奇怪,阮伟一服下那瓶白色液汁,便精神百倍,倦态全消。

反观龙掌神乞不知从何处得来白色液汁,总之一回来之后,都是神色憔悴,萎靡不堪。

今天万妙仙女一上场使施展‘游蛇掌’,她知阮伟学了三掌后,再不以最精最厉的掌法相对,决然无法抵敌得了。

这‘游蛇掌’果然厉害,万妙仙女以此掌法与阮伟三掌相抗,有惊无险。

温义暗道:“好呀!到今天才搬出真本领来!”看了数掌后,温义看出万妙仙故意不施展全力,仍是和阮伟近身相搏,惊险重重。

到此温义才恍然大悟,难怪她不施展真功夫,敢情她要引阮伟一掌一式演练掌法了。

龙掌神乞也防到别人偷学自己的掌法,一看阮伟十三个回合后,还败不了万妙仙女,便急忙唤回。

龙掌神乞看出万妙仙女已拿出看家的本领,他还是第一次见着‘游蛇掌’,暗佩这套掌法不凡,其诡异精怪之处,为生平仅见,下由兴起好胜之心。

第四掌他便毫不考虑传给阮伟,自信这四掌连环施出,不怕败不了万妙仙女那套怪异的掌法。

阮伟没有憩息,到第二天早上,才把第四掌摸熟,龙掌神乞照例从外带回一瓶白色液汁,阮伟虽然一夜未曾合眼,但一服下,就像甜睡一场大觉后一般。

阮伟学了四掌再和万妙仙女比斗,和会三掌截然不同,万妙仙女那套‘游蛇掌’被封得蹩手蹩脚,好几次差点丧命在第四掌下,但是万妙仙女仍能拖过十三回合。

这下可大大气坏了龙掌神乞,回房后,气得他愣在椅上,半天说不出话来。

阮伟惭愧得几乎要流下眼捩,不安道:“晚辈资质鲁钝,有负前辈所望,这……这……”

龙掌神乞霍然抬头叹道:“不怪你!下怪你!想不到万妙仙女心志那等坚强,该败不败,好!我再传你第五掌!贝她还有什么能耐接得住!”

阮伟道:“晚辈不学了!”

龙掌神乞惊道:“为什么?”

阮伟道:“晚辈劳累前辈传掌,四日来前辈消瘦不少,于心不安,再传一掌,前辈更要消瘦了。”

龙掌神乞摸着双颊果是深陷下去,摇头道:“老芮没关系,你一定要学第五掌,否则胜不过万妙仙女,便脱身不得,岂不是前功尽弃。”

阮伟道:“前辈四夜未睡,今日好好睡一觉,明日晚辈就以四掌和万妙仙女拚个死活,能胜固好,不能胜只有和前辈来生再见。”

龙掌神乞道:“老芮确是四夜未睡,恨不得马上倒地睡去,你不学第五掌,预备明天不顾性命,一定要见个真章么?”

阮伟无言地点点头。

龙掌神乞笑道:“你不顾自己的性命,难道就不顾她吗?”说着,指向在软榻上养息的温义。

阮伟一惊,暗道:“该死!怎么忘了义弟,我死去不要紧,若让义弟落在她们手中,那……那……”想到那天的惊险,不由汗珠涔涔落下。

龙掌神乞脸色严肃道:“这第五掌乃从易经得来,易经云……”

阮伟聚精会神听他讲解第五掌,阮伟业已知道龙掌神乞传授自己的掌法,一掌比一掌厉害,一掌比一掌玄理更深,倘若前四掌不学,只学这第五掌,莫说学了,就是听也听不憧。

第二日凌晨,龙掌神乞出去后,阮伟正在勤练,温义醒来,走下软榻,喊道:“大哥!”

阮伟停下掌来,体贴的道:“你怎么起来啦!膘去睡睡,好好养息。”

温义微笑道:“大哥,我身体全好了,昨天就没事了。”

温义静静看阮伟把第五掌,反覆练习,半晌后,忽然挥口道:“大哥学会了第五掌,一定可以打败万妙仙女。”

阮伟已知温义之能,大喜道:“真的吗?”

温义叹道:“但若那妖妇,施展那天连擒大哥两次的手法,大哥仍是打不过。”

温义指的是,‘游蛇掌’三绝招之一,‘水蛇斯腰’。

阮伟想到那天被擒的情景,比起两天来施展的掌法,确是精妙多了,自己虽然会了五掌,恐怕仍然无法取胜。

温义又道:“那妖妇在危机时,施出那招,大哥便无法胜她,除非再学一掌,才有制胜的希望。”

阮伟摇头道:“为兄真不愿再麻烦芮老前辈,你看就几天功夫,老前辈头发白了不少,假若再学第六掌,我心何忍!”

温义想了半天,叹道:“好吧!我告诉大哥一个制胜的法子。”

原来那天温义看到万妙仙女擒住阮伟的手法,但觉奇妙无比,数日来,无时不在苦思那招破解之法。

几天来,她醒在软榻上,明是醒觉,暗中却在运用智慧,苦思不已,到了昨天,已被她想出一个破招法。

温义本不愿告诉他这路破招,因她知阮伟多学一掌于他本身大有益处,也是千载难逢的良机,但被阮伟一说,也不忍心再让龙掌神乞这等劳累,焦急下去。

于是,又道:“妖妇那招若不施展,恁谁第一次碰着,也要吃到苦头,除非武功高绝,才能免难,她本不应把这种秘学随便施展出来,既被我见着,我苦思数日后,发觉家父所创的那路‘九宫连环步’便可破它。”

阮伟跟温义学过‘九宫连环步’,闻言大喜,温义又教他一路专破那招的手法,阮伟练熟,龙掌神乞才回来。

龙掌神乞喘息的递给阮伟一小瓶白色液汁,阮伟接下后,又递给龙掌神乞道:“前辈自己服下罢!”

龙掌神乞摇摇头,走到一侧,闭目打坐运功,阮伟轻叹一声,喝下液汁后,精神立时大振。

在与万妙仙女比斗之时,阮伟会了五掌,万妙仙女的‘游蛇掌’已无法抗敌,到第七回合,阮伟连攻四掌后,第五掌劈出,万妙仙女仍然冒险迫进,慾细察那第五掌的变化,她不知自己根本不能再抵敌,眼看第五掌就要劈碎她的脑袋,乍见她身形一变,如断腰水蛇,乱游乱动,毫无章法。

说也奇怪,那招虽无章法,却能巧妙的躲开阮伟第五掌的攻击,而且回攻过去,差点打中阮伟的手臂。

龙掌神乞看到万妙仙女那记怪招,脸色煞时苍白,暗叹:“完了!完了,今日阮伟不但胜不了她,且有失手的可能,只有再传他一掌!再传他一掌!唉!我这样做,如何对得起祖先!”

他正待唤回阮伟,但场中第八回合已经开始。

阮伟掌风凌厉,势若惊涛骇浪,一掌接着一掌,一掌快过一掌,攻下四招,万妙仙女如游蛇般,四面游动,圈子越游越大,显是不堪敌对。

阮伟第五掌展出,万妙仙女圈子陡然缩小,生似宁愿抛弃性命,也要逼近阮伟。

阮伟心知在危急时,万妙仙女一定会演出那记怪招自救,当下第五掌架子在,功力却未打实,预备敌方有变动,即可变招。

万妙仙女甚怕第五掌的威势,身形一接近,就急忙展出那记怪招‘水蛇断腰’。

她那知阮伟智珠在握,敌不变,己不变,敌一变,即刻脚走‘九宫连环步’。

‘九宫连环步’为脚法中天下独步,正是‘水蛇断腰’的克星。

万妙仙女那招虽然怪异无比,却见阮伟贴在她身后,寸步不离,万妙仙女大惊失色,正要变招自救,那知阮伟已抢到她前面,右手划了一个大圈子,穿掌而出。

万妙仙女不及变招,双掌疾点,要想击中阮伟右手上的穴道。

岂知这是温义教的虚招,左掌如电跟出,那掌势竟是龙掌神乞教的第五掌。

但听万妙仙女惨声一呼,双掌‘喀喇’折断,痛得她花容失色,直流眼泪。

阮伟跃回龙掌神乞身退,龙掌神乞大声道:“你去吧!半年之后好好保护着耳朵。”

温义本想对她报复,见她双掌被阮伟打斯,没有百日不能复原,也就算了。

万妙仙女抱着双掌,飞快掠去。

龙掌神乞见万妙仙女走后,向阮伟道:“你那步法果真高明!”话中满台讥讽之意。

阮伟惶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7章 千里迢迢走双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飘香剑雨续》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