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香剑雨续》

第01章 残父异母奇家庭

作者:古龙

杭州是我国古代名城,名胜古迹甚多,西湖,更是风景优美,称绝天下。

从西湖边雇船到岳坟,由岳坟入山,曲曲折折走很长一段山路,使到灵峰寺。

这灵峰寺在杭州并不着名,也许是山高寺小的原因,游人很少。

其实这灵峰寺风景极佳,北边有座小山,山上有亭,名叫“望海”,在这亭中可鸟瞰到整个钱塘江及西湖的景色。

寺内大殿西边园中,种植密密的梅树。

时值九月霜至时节,这一日,日落西山,已是黄昏,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在园内徘徊地走着。

这少年长的天庭饱满,眉清目秀,尤其那明如晨星似的眼眸更显得神清气朗。

九月天气已甚寒冷,但他仅穿着一套单薄的白色衣裳,却无一点畏寒之态。

只见他神清略显焦急,似在等候一个人。

大殿内正是晚课时候,送来阵阵梵呗的声音,和着梅林中的暗香。

白衫少年突然眉头一展,口中轻呼:“暗影浮香!”

人随声起,他扭腰一折,也未看清他的身法,已如一点流星飘散飞去。

“好一招精妙的“暗影浮香”!”

声落处,现出一位灰袍赤眉高大的和尚,颔首慈笑道:“伟儿,你这一招“暗影浮香”的身法火候已胜过老衲了!”

白衫少年面向老僧打揖行礼后,赧颜道:“老伯夸奖,伟儿这路身法练了数日都练不好,刚才耳听梵音,鼻闻梅香,不知觉的使了出来,还不知使得对不对呢?”

赤眉和尚哦了一声,叹道:“这一招“暗影浮香”轻身功夫,还是当年老衲俗家时,因行了几件善事,被一位自称姓许的老侠客见到,传了老衲这一招,以示嘉勉,数年来老衲一直都练它不好,唉!想不到你才学数日,便精进如斯!”

赤眉和尚凝目注视着白衫少年,又道:“伟儿,可知老衲为什么总不肯收你为徒吗?”

白衫少年亮晶晶的大眼闪了闪,道:“老伯,伟儿一直想不透这件事,是不是伟儿资质不够,不堪……”

赤眉和尚摇头止住,道:“不是!不是!别胡思乱想,妄自菲薄,你的根骨与资质俱是上上之选,百年难得,就因此老衲才不敢轻易收你为徒,以免误了你的机遇,再者老衲,……唉!总之你以后会得到一个胜过老衲千倍的师父。”

白衫少年倔强道:“老伯,常言道:一日为师,终生为师。伟儿自幼便受老伯传授玄门内功,像前几天授伟儿那招“暗影浮香”不是教了伟儿功夫吗?老伯就是不肯认伟儿这个徒弟,伟儿心里却终身认老伯为师。”

赤眉和尚长叹一声,走上前牵住伟儿的小手,慈爱地道:“老衲何尝不想收你为徒,只是老衲这几手功夫,粗浅得很,教了你,反而误了你,那招“暗影浮香”却大大不同,老衲当年若非这招轻功救命,早已死了十数次了!”

白衫少年眉头又皱了起来,显是被赤眉和尚说到“死”字触发而起。

赤眉和尚柔声问道:“伟儿是不是你母亲的病又犯了?”

白衫少年凄苦的点头道:“中午母亲还好好的,黄昏前父亲回来,不知怎地把母亲惹气,病巴发作起来,把父亲吓走了,刚才伟儿来时,母亲稍为好点,躺在床上,可是……可是……娘躺在床上直哭,口中……老……喊着“男人”!“男人”!”

赤眉和尚长眉紧蹙,沉思道:“你母亲的病也真怪,几年来都不见好转,唉!拜老衲看,你母亲当年受的刺激太大,以致迄今还不能清醒……”

白衫少年情急道:“老伯,我娘的病,到底要吃什么葯才能好呢?”

赤眉和尚道:“心病仍须心葯医,只要你母亲的心,一旦豁然开朗,病巴自然而愈,吃葯是没有用的!”

白衫少年流泪道:“那……那……要怎样……娘才能开心呢?”

赤眉和尚轻抚伟儿手背,安慰道:“不要急,急也没有用,只要你母亲见着那个叫“男人”的人,唉,这也是妄想,若能找到此人,你父亲早找到了,除非你母亲再受一次大刺激,或许就会痊愈!”

白衫少年抹干眼泪,轻声道:“老伯,我要回去了!”

赤眉和尚从怀中掏出一包葯,塞在伟儿手里,道:“这给你母亲服下,安安她的神。”

白衫少年仿佛已习惯到这俚向赤眉和尚拿葯,点点头,就揣着那包葯走下灵峰寺去。

在灵峰寺长长的石级下,是一方平地,左侧转向山里,面向西湖,那里倚山盖着一栋美观的连院红砖瓦房。

白衫少年走到院前,停步伸手推开院门,门才打开一侧,里面“砰”的一声冲出一个红影,一晃,躲在白衫少年身后。

里面跟着冲出一个八,九岁的男孩,长得虎目浓眉,茁壮如牛,看到白衫少年,叫道:

“大哥,二姐欺负我,抢了我的木剑!”

白衫少年愁眉收,含笑道:“水牛乖!大哥帮你把木剑要回来,不要闹。”

说着回手抓向身后的红衫女孩,红衫女孩被抓到,大嚷道:“不来啦!大哥帮水牛,不帮萱萱,萱萱要闹,萱萱要这……”

白衫少年眉头轻皱,望着这个最泼辣的妹妹,不知如何才好,

“萱姐!娘要给你吵醒了,娘刚睡着,醒了又要骂你……”说着,里院一个绿衫女孩轻步走出。

萱萱一儿绿衫女孩,嘴巴一撇,道:“谁要你这丫头管来着!我才不怕娘呢,娘生来就恨我一个,你们都欺负我好了,反芷萱萱没人疼!”

说罢,偷眼望着白衫少年,哭嚷起来。

白衫少年急得直摇手,劝道:“萱妹别哭!你再哭大哥不喜欢你了。”

萱萱人小表大,打蛇随棍上,立时停住鞭声,机伶的道:“好,萱萱不哭,大哥要帮萱萱,才是喜欢萱萱,不然萱萱就哭。”

白衫少年真对她没办法;转身对肤色黑黝黝的男孩道:“水牛,木剑借二姐玩一会,好吗?”

这四个孩子,唯独这个水牛最丑,完全不像他的哥哥及两个姐姐,那红衫少女及绿衫少女仿佛双胞胎似的,长的十分相像,皆是芙蓉如面的美人胎子,可是却又和这白衫少年,长的不一样了。

水牛委屈的道:“二姐老是抢我的东西,这木剑是爹昨天才给我买的,二姐玩一会就要还给我!”

萱萱撒赖道:“才不还给你这黑炭呢?爹喜欢你,什么东西都买给你,不买给我们,爹只爱你一个,我就要欺负你,不还你。”

水牛气得环眼直瞪,看看就要哭出来了。

那绿衫少女比起红衫少女文静多了,虽仅十岁多点却长得满面秀气,她从怀中掏出一个花色斑烂的弹珠,递到水牛面前,道:

“水牛别哭,三姐这个弹珠给你。”

水牛拿着弹珠高兴得叫了起来,说声谢谢三姐,也不要那木剑了,就到后院自个玩去。

萱萱嘟着嘴,把木剑用力摔到墙上,砸断成两断,气道:“谁希罕这破剑!”

绿衫少女惊道:“二姐,你把它摔断,爹回来看到又要骂你!”

萱萱强硬道:“谁怕爹爹!他根本不是我爹爹,和我们一点也不像,只有水牛像他。”

白衫少年责备道:“二妹,你再乱说,小心大哥要打你!”

萱萱气苦道:“大哥也欺负萱萱,芸芸娘疼,水牛爹疼,只有萱萱没人疼。”

白衫少年气道:“谁不疼你了?你看芸芸多乖,她把最心爱的弹珠给水牛,而你呢?你一天到晚乱闹,谁会疼一个野姑娘,你呀要跟芸芸学学。”

萱萱流泪道:“大哥疼芸芸,不疼萱萱!”

话刚说完,掩面朝山下疾奔,白衫少年急叫道:“回来!来!”

芸芸也叫道:“姐姐不要跑,爹回来啦!”

只见山下走上一个中年壮汉,长得虎目浓眉,黝黑的肤色在黯淡的光线下,更显乌黑,面貌虽不英俊却也端端正正,唯两只耳朵齐着耳根被削掉,留下环状的疤痕。

中年壮汉疾步上前,正好抓着埋头奔下山的萱萱,萱萱一看是爹爹,犹倔强的挣扎着。

中年壮汉道:“好丫头!大概又淘气啦!痹乖跟我回去。”

萱萱闻到很重的酒气,知道爹喝醉了,每次爹一喝醉,打人打得特别厉害,心中不禁怕的要死,手被捉住不能动,就用脚直中年壮汉,口中惊恐道:

“放开我!放开我!”

中年壮汉被得火起,举起巴掌,“啪”的一声,打在萱萱的嫩脸上。

萱萱惊怕的有点麻木不知疼痛,仍在尖锐喊道:“放开我,你这恶汉,你不是我爹爹,我爹爹不是你!”

中年壮汉猛然推开萱萱,心中飞快忖道:“我不是她爹爹,怎可轻易打她,我阮大成岂是欺凌孩子的人物!”

要知伏虎金刚阮大成,在蜀中是一个颇负盛名的好汉,性格豪放,颇得人望,只因妻子神经不大健全,他爱妻心切,才远离家乡,迁居到这风景幽美的地方,指望妻子好好修养,早日痊愈。

那知妻子一经十年,病情毫无起色,心中的忧郁可想而知,平时由于心里苦闷,不免就对并非自己亲生的三个孩子发打骂,这也是人之常情,他对自己亲生儿子水牛就偏爱多了。

原来他妻子跟他结婚时,抱来一个三岁多二个几个月的孩子,同时腹中又怀了一个,要是别人再也不会要这个妻子的。可是他却深爱她,并不因她的丑陋,更不因她已非完璧,而不愿意理她,反之,他娶她为妻,给这三个不知父亲是谁的孩子,安上一个姓。

他现在突然被萱萱天真的话刺在心中,想到自己并非萱萱亲生父亲,有什么资格打她呢?

萱萱被阮大成推倒地上,惊愕得哭都不敢哭出来。

阮大成见她脸颊上显出五条红手印,暗悔自己打得太重了,不由心一软上前抱起她,向山上走回。

宣萱以为他还要打责自己,口中嚷道:“我不回去!我不回去!”

阮大成垂下他那只没耳朵的脑袋,慈爱道:“乖孩子别嚷,爹不好,爹打重萱萱了,明儿爹给萱萱买一把小剑,好不好?”

萱萱被阮大成哄得愕住了,心想爹今天怎么啦!不由茫然地直点头。

阮大成走到院前放下萱萱,问白衫少年道:

“伟儿,你娘怎么啦?”

阮伟及阮芸恭敬的喊声爹,白衫少年阮伟回道:

“芸妹说娘睡着了,孩儿刚才上灵峰寺,向悟因伯伯要来一副葯,还在这里。”

阮大成舒眉道:“葯给爹,真亏了你悟因伯伯,若不是他的葯,你娘的病要发的更厉害。”

绿衫少女阮芸道:“爹,娘睡时说:爹回来不准到娘房里去。”

阮大成叹了口气,把阮伟刚递到手的葯,递回给阮伟道:

“你去给你娘服下,爹到书房去睡。”

他十分懊恼地走进院内,叫道:“水牛!水牛!苞爹到书房来玩。”

阮伟上前牵起红衫少女阮萱,道:“二妹,不要气大哥,跟大哥到娘房里去。”

阮萱摔开阮伟的手,嗔道:“谁要去看她,一会发疯了,又要瞪着我,好像萱菅是她仇人似的。”

阮芸奔上前,牵住阮伟道:“大哥,芸芸跟你去。”

阮萱一把拨开阮芸的手,娇嗔道:“大哥,萱萱跟你去。”

说着自动抓紧阮伟的手。

阮伟闪动如点漆的眸子,调皮道:“你不是怕到娘房里去的吗?”

阮萱道:“才不呢?有大哥在,萱萱什么都不怕。”

阮伟笑了笑,另只手牵起阮芸,向院内走去。

夜色笼罩整个大地,灵峰寺的晚课也早已做完了。

红砖瓦房内,正中两间厅房,两侧并排着两列厢房,在右侧最内一间房内,布置得高雅华贵。

四壁上高悬两横幅绢画及几幅立轴,立轴上龙飞凤舞的写着字儿,皆是赞美阮大成的善行益事,下署蜀中某某。

房间颇大,内里满陈设着红木家具及古玩!

最里靠角,斜放锦帐丝衾的一个红木床,床四周布满绣织品蒙着。

这时已入夜,床侧放着两盏长脚宫灯,粉红色的灯罩,散发出柔和的光芒。

柔和的光芒,散照在床上一个妇人的脸上,朦胧看去,那脸盘是个绝美的美人胚子,然而——

当你接近一看,那妇人脸上满是疤痕,虽然因岁月的久长,伤口已弥合得很细密了,但看起来还是令人有悸悚之感。

那疤面妇人睡得很熟,脸上平静如水。

门帘被轻轻掀开,阮伟三人走了进来。

阮伟见母亲睡得很熟,不忍心把她吵醒,却又怕不给她服下悟因伯伯的葯,醒来后,又要发病。

他轻巧地把葯冲在一杯温水里,然后扶起疤面妇人,仔细的向她口中倒入,疤面妇人微张樱chún,一口口吞下,不一会儿一杯葯水就喝光了。

阮伟缓慢地放好疤面妇人,她好像没有被吵醒,仍在睡梦中。

阮芸人小孝心大,她等阮伟去放杯子时,走到床侧,垫起脚替她娘把被子盖好。

阮萱却站的远远的,毫不关心。

阮伟把房中一切整理好,向阮芸招手,轻声道:“三妹走吧!让娘好好睡吧。”

阮芸转身离开床,没走到三步,床上疤面妇人突然醒来,喊道:“是谁呀?”

阮伟赶紧上前,应道:“娘,是伟儿及萱萱,芸芸。”

疤面妇人怒道:“谁叫萱萱进来的?叫她出去,娘一看到她心就烦,叫她出去!叫她出去!”

阮伟向远远的萱萱直摆手,阮萱气得马上流下眼泪,恨恨地冲出门帘!

疤面妇人似乎因为服过悟因和尚的葯,精神已稍好转,神智也比较清醒。

阮伟轻声道:“娘,萱萱出去了。”

疤面妇人点点头,这时阮芸走了过来,疤面妇人见着芸芸和萱萱相似的脸蛋及鼻嘴,眉头立刻又皱起来,心想喝斥,可是,她忍住了,反而唤芸芸走近,伸手抚摸着她的头发,洋溢着母亲的慈爱。

阮伟嘴chún动了几次都未说出,此时见母亲心情好转,大胆问道:“娘,“男人”是谁呀?”

疤面妇人神色茫然道:“你问娘这个做什么?“男人”好像是一个人的名字,但这人倒底是谁?为娘也不清楚。”

阮伟热切道:“娘想想看,这人是什么样子,住在那里,灵峰寺的悟因伯伯说,只要娘能想清楚这个人,见他一面,娘的病自然就会好……”

疤面妇人不耐道:“别罗嗦了,娘不要想,想了就会头疼,你出去吧,让我一个人清静一下。”

阮伟应诺退走,才走至门帘处,疤面妇人问道:

“伟儿!你爹呢?”

“爹回来啦!水牛在书房里,爹说今晚在书房睡。”

疤面妇人喃喃道:“天这么冷,怎能在书房里睡?”

她犹豫一会,终于道:“伟儿,去把爹叫来。”

阮大成钻身进入门帘,应道:“来啦!娘子有何吩咐?”

阮伟见父亲进来,急忙带着芸芸退出。

疤面妇人吃笑道:“看你那么老了,说话还调皮!”

阮大成趋近疤面妇人身旁,坐下道:“看你白天对我那么的凶,差一点动刀杀我。”

疤面妇人奇道:“白天那个对你凶啦?我不是才睡醒了的么?”

阮大成知道她神智不太清楚,更不敢解释,白天只因他说了一句:“你一到晚上睡觉,口里就喊什么“男人”“男人”,我看这“男人”早就死啦!”她就立刻发疯大闹大吵。

当下支吾过去,疤面妇人也就没再追问。

夜渐深沉,寒意渐浓,阮大成蹬坐在床旁,直打抖索。

疤面妇人笑骂道:“你这傻子还不上床睡!我也没不准你上床。”

阮大成暗自忖道:“还不是刚才黄昏芸芸传令,不准我到房里来,否则我也不是呆子,有床不上去睡,呆坐在地上!”

其实,他那疤面妇人早忘了在睡前吩咐芸芸的话。

阮大成钻进被窝,暖了心身,侧头挨着疤面妇人颈子,道:

“明天,我想出一趟远门,水牛不小了,该是练武的时候,我送他到少林寺去学艺,多则一个月内就回来。”

小别的前夕,房中又充满了夫妻的情爱。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飘香剑雨续》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