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香剑雨续》

第22章 终生求剑求无剑

作者:古龙

第二日,阮伟与公孙兰共骑‘白蹄乌’直往看龙山,本要三天的路程,但他们翌日午前便抵达看龙山麓。

公孙兰本要急求其父恢复阮伟耗损的功力,故而后驮阮伟,策马甚急,那知到了看龙山麓,阮伟却已自动运功恢复全部功力。

看龙山地处藏边山势不太高,虽在冬季,气候不见特殊寒冷,但因峰路曲折,高地湖泊太多,行走不便,所以牧人很少来此。

他俩爱惜‘白蹄乌’,下马登山,公孙兰山路熟悉,看来无路可登,她却能曲曲折折形状的不同。运动为原子所固有。世界万物由于构成它们的 ,东转西弯,找出羊肠小岸。

他俩一路谈笑,走到山岩上回转而上的山道,这山道十分狭窄,仅容一马来往,公孙兰在前带路,阮伟牵马跟在后面。

走了一段,前面转弯处,山石突出,形成一块丈余见方的岩石空地,空地上站着五位星冠羽衣的黑髯道士。

公孙兰暗道:“那来的道士,莫非是爹的访客?”

他俩走近,见那五位道土,只是看着,却不说话,但又并列挡在路中,阻断他俩上山的通路。

公孙兰笑道:“请问大叔们,来看龙山做什么?”

一位面目白净,身材中等的道士道:“两位上山做什么?”

公孙兰被反问,微微一怔,阮伟即道:“我们上山去游玩。”其实他并不知上山做什么,只是随口帮助公孙兰回答而已。

道士道:“山上有什么好玩?依贫道劝,两位还是下山去罢!”

公孙兰道:“大叔怎知山上不好玩?”

白面道士一句话被她问住,好半晌,才迟迟道:“这……这山地处荒僻,行路艰险,若是好玩,自有游客,没有游客自是不好玩了。”

公孙兰道:“大叔可曾上过山吗?”

出家人不打诳语,白面道士即刻回道:“没上去过。”

公孙兰道:“大叔错矣,这山上好玩的地方可多啦,若说没有游客,五位大叔不就是游客吗?”

白面道士道:“姑娘怎知山上好玩的地方很多?”

公孙兰笑道:“我曾在山上住饼,自然知道得清楚,五位大叔若不识路,我可带王位上山一游。”

另一位面目漆黑的道士大声道:“公孙求剑是姑娘何人?”

公孙兰正色道:“是家父!”

王位道士脸色齐变,白面道士道:“原来是公孙姑娘,失敬!失敬!”

公孙兰笑道:“大叔可要上山去玩玩吗?”

白面道士呐呐道:“家师……命贫道们守在此地……不得命令,贫道们自不敢上山。”

公孙兰道:“令师在山上吗?”

白面道士道:“正是!”

公孙兰笑道:“那失陪了。”说着牵起阮伟,向白面道士面前走去。

白面道士被公孙兰喊了几声大叔,不好意思再阻拦,侧身让过。

又一位面目苍黄的道士,举步挡住鲍孙兰,厉声道:“请公孙姑娘下山!”

公孙兰脸色微变,不愉道:“为什么?”

黄面道士道:“不为什么,就是请两位下出去!”

阮伟脸色勃然大变,忿然道:“天下那有这种道理,这山难道是你们自家的吗?”他一口气说完这句话,声调苍劲,入耳震颤。

五位道士听他随口露出一手气功,霍然惊动,立刻‘呛??’数声,一一拔出背上宝剑。

但见五把宝剑,光芒不一,白,黑,黄,青,红分作五种颜色。

一位红面道士手持红芒宝剑上前道:“就是没有这种道理,今天也只有委屈阁下了!”

阮伟失去往事记忆,火气很大,就要给他迎面一拳,公孙兰见机甚快,一把握住阮伟的手,和颜笑道:“我们什么时候才能上山?”

白面道士很是过意不去,连忙道:“师父有命下来,贫道就会让姑娘上山。”

公孙兰道:“假若令师一月不下命令呢?”

未曾开口的青面道士,生得脸色幽青怕人,他忽然道:“那两位就是一月不能上山。”

阮伟气得大声道:“假若一年不下命令呢?”

红面道士嘿嘿笑道:“也只有请两位一年不能上山!”

阮伟霍然大怒,举起另一只手,要向红面道士打去,公孙兰急忙挡住,柔声道:“你不要生气。”

阮伟废然一叹,放下手,忍住怒气,默默不言。

公孙兰神色一变,严肃道:“风闻武当清规甚严,门下弟子行道江湖,莫不是侠义为怀的人物!”

五位道士当面被捧,本是紧张的神色,齐都不由放松了下来,白面道土更觉过意不去,脸色微微透出红色。

公孙兰又道:“尤其是五色道士,五色剑法令人可佩,其行径更是可佩可赞!”

白面道士脸红得如茄子一般,低声道:“姑娘不要说了,今天五色道士再大的脍子,也不会让你们上山,请两位下山去罢!”

公孙兰急道:“那到底是什么原因,不让上山呢?”

黑面道士道:“贫道们也不知道,只是师父命令不让外人上山,就不能上山。”

公孙兰担心父亲的安危,不再客套,气急道:“如若我们一定要上山呢?”

红面道士怒道:“那就看你有没有能耐了!”

公孙兰道:“你的意思是要凭武功才能闯过此关!”

黄。青,红三位道士,宝剑横在胸前,大声回道:“正是如此!”

公孙兰牵着阮伟退回来路,远离五色道士十丈后,柔声向着阮伟道:“你在这里等着我,听我的话……”

公孙兰以为阮伟功力给自己疗伤时耗损过甚,还没有恢复,才不敢要也随同自己闯关,阮伟点点头,很听公孙兰的吩咐。

公孙兰从鞍旁拔出新购的宝剑,两个箭步,掠到五色道士丈外,停身站住。

五色道士皆知公孙求剑之能,想他的女儿定也不是泛泛之辈,五人不敢拖大,严阵以待。

公孙兰恳切道:“还请五位大叔,让道吧!”

五色道士不敢答话,个个板着脸孔,生怕稍一失神,被公孙兰乘隙而入。

公孙兰在中原曾听传说,武当派一年无意中得到五把白,黑,黄,青,红等五种颜色的宝剑,并有一本五色剑谱,尔后武当派调教出五位师兄弟使这五把剑,专练五色剑法。

那五位弟子本来面孔都很正常,就因常使色剑,被剑光映照,大弟子脸色变的苍白,二弟子变的漆黑,三弟子变的苍黄,四弟子变的幽青,五弟子变的血红,武当派的长辈也不知是何原因,脸色会变!但江湖却说,因那五位师兄弟日夜勤练剑法,才被剑光所染。

因有这种神秘的事实,江湖上称那五位师兄弟为五色道士,武林中只要一提起五色道上,莫不畏惧他们的五色剑法,恐有怪异。

其实五色道士脸色虽怪,行径却是正大光明,江湖上不少恶霸强梁,死在五色剑下。

但因五色剑法太过厉害,凡是十恶不赦的歹徒,碰到五色道士,无一能够逃得性命,传到后来,江湖上人都以为五色剑法,果真是诡异无比,凡与其为敌者,无不丧命。

公孙兰心中也怕那五色剑法,未斗之前,先已胆怯,迟疑甚久,不敢轻易下手攻击。

忽听山上传下一声长啸,啸声如龙长吟,久久不断,而且越来越是高亢,好像在招唤人似的。

一会后,果然另一啸声在远处响起,回答先前啸声的招唤,公孙兰听出后来啸声是父亲所发,心中一急,一剑急快刺去。

虽是一剑,却分五个方位剌出,五色道士剑花轻挽,一一挡过,公孙兰急却知道山上的变故,志在速战速决,剑不收回,手腕随着腰力,圈起一个大剑花,击向五色道士,要想把那五把色剑圈落。

她却不知五色道士何等功力,凭她剑不收,不接新力的剑势那能圈落五色道上的宝剑,反因力道不够,差点被对方扯落宝剑。

公孙兰大惊之下,一记绝招,滑出五色道士的剑力范围,若是稍慢一点。这一招便要败了。

她这一刺一击,攻入五色道士的剑阵中,但见五把宝剑布成五种颜色的光幕,罩住鲍孙兰全身,稍一不慎,便要遭害。

公孙兰已知功力不如五色道士,不敢硬拚,仅以高妙的剑法,一一拆解。

数十招后,公孙兰已摸熟五色剑法的攻势,心想:不过如此。当下一变剑法,由守势转成攻势,她守势放轻,着重在攻势方面,顿时剑光如匹白练,飞快缠向五色道士。

五色道士剑阵不变,仿佛并不把公孙兰的攻势放在眼下。

公孙兰用尽镑种凌厉的攻势,转眼一百多招过去,依然还攻不出五色道士的剑阵外,这时公孙兰才了解到五色剑法的厉害,原来这五色剑法的攻势,五人配合得天衣无缝,只要敌人一落人剑阵中,他五人不撤阵,敌人便不能逃出,直缠得敌人失却战斗的勇气,一个疏神,便要受害。

要知公孙兰的剑法非比寻常,要论个人独斗,五色道士没有一个是她的对手,她心中一定,明白急也逃不出剑阵外,不如从容应付,她心念一定,剑法挥??自如,毫不费力,五色道士要想缠败她,却也不能。

五色道士一面和公孙兰游斗,一面暗中注视十丈外的阮伟,由阮伟的眼神及他说话露出的气功,五色道士心中甚怕阮伟冲来,阻挡不住,被他闯上山去。

看看双方斗下两百余招,五色道士见阮伟牵马走来,心中一急,互相低啸一声,剑法一紧,飞快转动起来。

他五人这一转动,才现出五色剑法的真正厉害,公孙兰身在其中,即刻便被五把快剑,交互穿挥带起的彩色剑芒,迷乱了眼神。

这五柄色剑所以有色,有它的作用,原来五剑在五色剑法的配合下,一旦快攻起来,幻成的奇异彩色,可以使敌人产生错觉。

公孙兰慢慢已不能确定敌人的位置,有时根本看不到敌人,等看到敌人,五个道士已变成十数个。

这样一来,公孙兰等于盲目使剑,她剑法再高也不是对手了。

二十招不到,公孙兰惊险万分,五色道士只要一狠心,公孙兰的性命便要不保。

正色道士一快攻,全神贯注在剑上,忘了再去监视阮伟的行动。

突听蹄声急响,正色道士心神一惊,剑法稍稍一慢,阮伟骑着‘白蹄乌’如飞袭到,手中飞龙剑圈身一转,闪电刺去。

正色道士各个觉到剑风刺腕,他正人是剑术行家,知道剑风一刺实,便要断腕。

五人大惊之下,尽力举剑挡去,立时‘当’‘当’……数声,皆感到手臂酸麻,差点要丢剑,五色道士关心宝剑,一齐学剑细察。

顿时‘白蹄乌’飞快掠过五色道士身前,阮伟眼明手快,一把抱起公孙兰。

等正色道士看到剑上各个缺了米粒大的口子,悲痛的抬起头,‘白蹄乌’已走出十余丈。

五色道士坚守岗位,不敢轻易追赶,眼看阮伟左手举剑,右手抱着公孙兰,那高举之剑在阳光下闪闪生出金色光芒。

正色道士不由齐声大呼道:“啊!是飞龙剑!”

那‘白蹄乌’着实不凡,虽在狭窄的仙道上,仍能奔驰如飞,毫不胆怯,不多时便奔上看龙山顶。

阮伟放下公孙兰,公孙兰对他甜蜜一笑,这一笑道尽心中的感激情意,阮伟不识方向,让公孙兰带着自己,策马飞驰。

这看龙山顶范围广大,并无山尖,山顶的面积小不了山底多少,故而登山甚难,但若登上山顶,风景十分优美,湖泊丛林处处皆是。

‘白蹄鸟’奔到一处丛林,这丛林很大很密,日光不易照进,奔了盏茶时间,越入越探,不辨东西南北。

再走一刻,只见树木长在湖泊中,一眼看去,水中插满林木,看不见路在何处。

公孙兰轻唤阮伟下马,将马鞍去下,任地在林中寻食,阮伟走时依依不舍,连连轻抚它的长脸,低声道:“白蹄马!白蹄马!痹乖在这里玩,等我回来,知道吗?”

‘白蹄乌’甚有灵性,长颈直推阮伟,仿佛在说:“主人去吧!我知道啦!”

公孙兰带着阮伟从水中踏去,原来离水寸许处,暗埋木椿,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两人竟能踏水而行呢?

木椿因水中林木的关系,钉得曲曲折折,若是不会武功的人,要从椿上走过,真要睁着大眼,看准木椿的所在,才敢下足。

但他两人如屡平地,不一会,重又走到陆地上,行了一刻阮伟觉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2章 终生求剑求无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飘香剑雨续》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