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香剑雨续》

第24章 奇人可遇不可求

作者:古龙

公孙求剑直送阮伟与公孙兰找到‘白蹄岛’后才止步不送。

这一别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再见老父之面,公孙兰与公孙求剑话别甚久,才依依不舍的上马。

阮伟不知说什么话来道别,临别时仅道:“老前辈,晚辈终生不忘在此之日。”

公孙求剑殷切的关照道:“你要好好??顾兰儿。”

阮伟点点头,骑在马后,公孙兰忍住离别的眼泪,策马离去,‘白蹄岛’在山中数日休息,更见威风,奔驰起来,又快又稳。

公孙求剑目送二人远去,才返回山中,他心中十分安慰,以为他俩纵然此去白跑一趟,朝夕相处,当使他们情爱更为忠坚。

此时,冬虽已残,藏北一带仍无人迹,公孙兰与阮伟行了半月,只见荒漠一片,而且越走气候越是寒冷。

来到昆仑山脉,抬头看去,山峰插云,连绵千里,山顶在日光照耀下,全是银白色,想见是那万年不化的冰雪。

此处无人可问,也不知库库什里山在那里,若要一处处细细寻找,真是穷一生之力也不一定能找到天竺僧人,血花更不要谈了,还不知这里有没有呢?

公孙兰策马徘徊在山上,不如向那里走才好。

阮伟叹道:“兰姐,此去找人有如大海捞针,就让我忘了往事算了,何必再劳累兰姐费心。”

公孙兰笑道:“你怎么灰心了,你看姐都不灰心,怕什么,我们上去一定可以找到天竺僧人,也许一上山就发现一朵血花在等着我们呢?”

女孩子家善于美丽的幻想,阮伟跟着笑道:“兰姐,你不在乎我喊你姐姐!”

公孙兰轻笑道:“喊就喊了,不喊姐姐难道喊妹妹!”

阮伟正经道:“我就喊你妹妹。”

公孙兰娇笑道:“那不成,我明明比你大三岁啊!”

阮伟抱紧她的纤腰,低声道:“那你将来做我的妻子,喊什么呢?”

公孙兰没想到他会说出这句话来,娇羞道:“我不知道。”

阮伟笑道:“既然你不知道,我就喊你阿猫好了!”

公孙兰不依道:“你转弯骂我,好!我不理你了。”

她嘟起小嘴,装出不高兴的样子。

阮伟哈她胳肢窝道:“别生气,我还是喊你兰姐,不喊你阿猫。”

公孙兰被他一哈,逗得娇笑不已。

陡听身后冷冷道:“那有妻子比丈夫大的道理,既做姐姐就不能做妻子!”

公孙兰闻声,脸色忽变,飞身下马,只见马后一丈,立着一位矮小的怪人。

那怪人身着白裘,紧紧包里着臃肿的身体,头顶上戴着皮风帽,绑在胖胖的脸颊上,勒起的皱纹,把本已凶恶的脸更显凶恶。

他看到公孙兰娇美如花的脸蛋,咧开大嘴一笑,脚下一滑,接近数尺。

公孙兰吓的慌忙后退。

难怪那怪人来到马后,不知不觉,原来他脚下一双又大又长的皮革长靴,能在雪上无声滑行。

公孙兰大声道:“你是什么人?”

怪人怪笑道:“别管我是什么人,年龄足够做你的丈夫,那小子不行,年龄太小,只能做我俩的儿子。”

公孙兰见他辱及阮伟,拔出剑来,道:“你再不走开,莫怪姑娘要用剑赶你了。”

怪人哈哈大笑道:“竟有人敢在‘惜花郎君’李油罐面前使刀弄剑,真是班门弄斧了。”

想不到他这么怪样子会有一个这样文雅的绰号,他那样子十足和他名字一样,像个油罐,矮矮胖胖。

公孙兰闻到他的名声,暗暗大吃一惊,她在中原时曾听说五奇之中,有一位最为好色,江湖讥讽为‘惜花郎君’,那知天下这么大,竟在此地遇到这位魔头。

李油罐好色成性,眼见绝色在前,毫不把公孙兰看在眼下,一个大滑行,伸手摸了公孙兰脸蛋一把。

他直嗅着肥手,大笑道:“好香呀!香呀!美人儿今晚就陪我一夜吧。”

公孙兰受此奇辱,那堪忍受,飞剑狠命砍去。

阮伟飞掠下马,托住鲍孙兰的手腕,他见公孙兰躲不开李油罐随手一摸,这一剑砍去,定要吃亏。

李油罐大怒道:“臭小子,美人要砍我,菅你屁事,多手什么?”

说着一掌迅劈去,只要这一掌劈实,阮伟脑袋便要开花。

阮伟心有防备,疾快举手挡去,稍稍一触,阮伟便知若要接实,手腕必断,立即用起无剑之道,轻轻滑开。

李油罐怒声道:“好小子,还真有一手!”

公孙兰心知五奇武功,与自己父亲不相上下,阮伟恐非其敌,为求阮伟安全,忍辱问道:“我们与你无冤无仇,各走各的路,为何要来相扰?”

李油罐狂傲的道:“老夫兴之所至,要怎样就怎样!”

公孙兰强忍委屈道:“就请你高抬贵手,放过我们吧!”

李油罐狂笑道:“你走你们的,是你们自己下来找岔子,老李可没有拦住你们。”

公孙兰暗道:“只要骑上‘白啼乌’飞驰而去,就不怕那怪物再找麻烦,立时牵起阮伟要飞身上马。”

忽见李油罐一把抓住鲍孙兰的衣襟,猛力一扯,顿见公孙兰如飞掠起,被他摔到身后,与阮伟分开。

阮伟大惊道:“你做什么?”

李油罐横眉竖眼道:“小子,快滚!老李看在美人面上,放你一遭!”

公孙兰奔上前,喊道:“你为什么要把我和他分开!”

李油罐张手拦在中间,胖脸直笑道:“老李放他走,也放你走。”

公孙兰急急道:“你既放我们走,就请让开吧!”

李油罐色迷迷道:“放你们走可以,老李并不阻拦,但要分两批走!”

公孙兰变色道:“什么分两批走?”

李油罐大笑道:“就是那臭小子先走,你却要明天才能走。”

公孙兰急怒道:“这是什么道理!”

李油罐仰头长笑道:“老夫说的话不算数吗?美人不陪‘惜花郎君’睡一夜,就想走,天下那有这等便宜的事!”

阮伟再也忍不住这种羞辱,当下以手当剑,施展出天龙十三剑,一招一式凝重攻去。

公孙兰也知多说无用,持剑在旁,只要阮伟一露败象,立刻加入战阵。

但见阮伟数招一攻,李油罐手忙脚乱,他从未见过以手使出这种怪异的剑招,一时根本无法对敌。

然而五奇在江湖上岂是浪得虚名之人,‘惜花郎君’李油罐精擅密宗武功‘大手印’,他此时无法展出,仅以对敌经验,慢慢抵御。

时间一长,他便看出阮伟手法不熟练,要知阮伟虽然精通无剑之道,却从未有时间演练过,学了等于未学,比之与元智对敌时,进步不多。

元智武功比起李油罐差得太远,只见李油罐一得空隙,立刻展出‘大手印’,‘大手印’果然厉害,顿时压住阮伟的气势,倒转优劣的形势。

阮伟自知再以不纯熟的手法,与李油罐对敌,必定落败,当下抛弃天下第一剑法不用,展出‘龙形八掌’。

阮伟才施出两招,李油罐惊叫道:“小子竟是龙掌神乞的弟子。”

江湖虽有五奇之名,却未分出五奇的高下,数年前五奇曾在君山一会,五人印证武功七日,公推龙掌神乞武功第一,这件事并未传出江湖,故而江湖不知。

但另四奇对龙掌神乞却是甘拜下风。

龙掌神乞嫉恶如仇,李油罐在江湖上为非作歹,最怕的就是他,这时见他龙形掌出现,心中竟惴惴不安起来。

李油罐越打越惊,他知龙形八掌一掌强过一掌,接到第五掌他已不想接,干脆溜掉。

忽觉阮伟第六掌并非龙形八掌第六招,而是第一招,心下奇怪他为何不施凌厉的第六掌,而要打出最弱的第一掌?

莫非是他只会五掌?

这次阮伟打到第五掌后又变回第一掌,李油罐证实了自己的想法,不由哈哈大笑道‘小子,你只会五掌吗?’

阮伟见他节节败退,随口道:“就五掌便叫你吃不消。”

李油罐边打边笑道:“想龙掌神乞本入出八掌,一时半刻还胜不得老李,凭你只会五掌,岂是老夫对手,小子!接招!”

当下连环施出三招杀手。

阮伟打到第五掌,功力正是青黄不接,前后不连贯之际,被他三招一攻,连退三步,形势十分危险。

,公孙兰见机不对,仗剑加入。公孙兰的剑法得自乃父真传,立即遏阻李油罐的攻势,两人一联手,一时倒能与他战个平手。

李油罐久战不下,狂啸一声,飞身掠起,脱下长靴,顿时身形灵活,把那大手印的功夫,施展得更为出色。

公孙兰功力较弱,阮伟换掌之际,李油罐一掌照准公孙兰剑身拍去,公孙兰把持不住,一剑从右侧滑出。

李油罐左手飞快抓出,公孙兰惊变之下,不及防身,竟被李油罐拦腰抓住,他意在美人,抓到就走。

阮伟怎能舍敌不追,拚命展出全身能耐,一面追敌一面喝声道:“放下兰姐!放下兰姐!”

李油罐此时已点住鲍孙兰的穴道,使她动弹不得,自仗轻功了得,自以为阮伟无法追上,狂笑道:“小子!贝在龙掌神乞的面子上,老夫饶你,还敢追来!”

阮伟叫道:“你放下她,我不追你!”

李油罐一听声音不对劲,回头一看,阮伟竟已接近数丈,只离自己三丈不到,想不到他轻功还高出自己。

阮伟的轻功得自天轻功泰斗萧三爷的真传,李油罐武功虽高,轻功岂是阮伟的对手。

李油罐色心冲动,不愿再停身恋战,当下回身拼命奔去,想回到那原先脱去长靴之处。

他一拚命,阮伟一时接近不了,李油罐来到长靴处,慌忙套上。

就这一停身工夫,阮伟追上,一掌猛力拍去。

那知李油罐一套上长靴,轻轻一滑,溜走十丈。

这样一来,李油罐轻功等于加长一倍有余,昆仑山脉下全是积雪,几下一滑,阮伟已落后数十丈。

但见李油罐的身形越来越小。

阮伟厉声大喝道:“站住!站住!站住!……”

喝声,万山回应,更觉凄厉。

陡闻一声长啸,从阮伟身后飒然掠过一个身影。

只见他几个纵掠,已追过李油罐。

李油罐满以为天下无一人再能追上自己,此时忽见一条好似鬼影落在身前,心下猛然大骇,惊叫道:“你是鬼!是人?”

定身一看,那是什么鬼神,却是一位高大的老僧。

那老僧威猛道:“贫僧非神非鬼,明明是人!”

李油罐被他的轻功震慑住了,颤声道:“既非神鬼,请莫挡老李的去路。”

这就这片刻工夫,阮伟也追到,声嘶力竭道:“莫要放他走掉!”

高大老僧笑道:“他走不掉了!”

李油罐畏惧连:“出家人慈悲为怀,何必与老李一个俗人过不去。”

高大老僧威声洪洪道:“你放下那女孩,我也不为难你!”

李油罐色迷心窍,为难道:“这……这……”

高大老僧霍然一指点出,李油罐顿觉身臂一麻,落下公孙兰,他见老僧露出一手绝顶气功,抱头逃命而去。

高大老僧任他逃走也不追赶,阮伟关心公孙兰,俯身为她解开穴道,满面爱怜之色。

公孙兰虽经一劫,却被阮伟的真诚,感动得热泪盈眶,芳心大是安慰,纵然再遭一劫,只要阮伟真心关怀自己,再受苦难又有什么关系呢?

阮伟叹道:“兰姐,小弟无能,让你受惊。”

公孙兰含笑道:“怪我自己无用,怎怪得你。”

阮伟已是惊弓之鸟,泪痕未干,声音沙哑道:“你要真被那老色鬼捉去,我也无法活下去了!”

公孙兰掏出手绢,柔情道:“男人不要流眼泪,快擦干,兰姐以后永远不离开你!”

高大老僧见他俩真挚的情爱,彷悌忘了身旁还有一人存在,不觉亦被感动得低宣了一声佛号。

阮伟被佛号提醒,即道:“兰姐,若不是这位老菩萨救你,你真的要被这老色鬼捉去!”

他也把那高大的老僧当作神仙人物,因那轻功实在骇人听闻。

公孙兰抬头看去,只见那僧人长的黝黑,像貌不似中原人士,心下一动,诚恳问道:“老菩萨可是天竺人氏?”

高大老僧笑道:“贫僧正是天竺龙僧!”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飘香剑雨续》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