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香剑雨续》

第28章 江海无情人不见

作者:古龙

张,王两位缥客是是结拜兄弟,在众镖客中性格最粗暴,拜兄是“横眉大胖”张熊辉:拜弟是“竖眉二肥”王道。阮伟外和内刚,见这两位凶霸霸的样子,气道:

“怎样道歉法?”

张熊辉恶声道:

“小子不会道歉,大爷教给你,先跪在地上磕三个响头。”

王道大笑接道:

“再从这里爬出去!”

阮伟道:“怎么爬法,请阁下爬给在下看看!”

王道一愣,张熊辉喝声道:“小子无礼!”

王道挽起衣袖,骂道:

“他娘,看老子揍不死你!”

阮伟眉头一皱,跨前一步,道:

“阁下为何出口伤人?”

张熊辉鼓动满脸肥肉,大笑道:

“骂了你这免崽子,又怎么样?”

阮伟霍然大怒,但见那垂眉卷髯管事丁子光突道:

“口舌逞能,非我辈之能事,各位闪开!”

顷刻演武厅中让出一块空间,足够数人械斗,丁子光豪然道:“若求那方是非曲直,不妨拳脚上见个高低!”

说罢,退到一侧,他倒有意要见见阮伟如何应付!

王道跃至空间中央,大剌剌道:

“小子上来吧!二爷让你三招。”

阮伟眉头轻皱,站在那里动也不动。

张熊辉赫赫笑道:

“谅他没种敢向我二弟桃战。”

丁子光低声道:

“阮兄若不愿此试,赔个礼算了!”

阮伟眉头皱的更厉害了,无可奈何道:

“好罢!”

众镖客闻声,齐皆暗笑,以为阮伟伯事,要赔礼道歉,在这情况下,输一口气,实是莫大的耻辱。

阮伟缓步走至中央,昂声道:

“阁下何人?”

王道见他气昂昂的神态,不是来赔礼的样子,连忙站稳马步,怕他神力击来,自己抵挡不住,马步站稳,才道:“二爷“竖眉二肥”王道。”

阮伟回身面对张熊辉道:

“阁下何人?”

张熊辉大笑道:

“小子听清楚了!大爷“横眉大胖”张熊辉!”

阮伟神态更是轩昂道:

“在下不打无名之辈,二位既报姓名,一齐上吧!”

众镖客齐皆一惊,看不出阮伟文绉绉的样子,说出话来,竟此张,王两位镖客,还要狂上三分。

张熊辉胖脸挤成一堆,好半晌才笑出声音道:

“一齐上……哈哈……一齐上……”

他笑得前合后仰,连眼泪都笑了出来。

厅中众镖客却不觉好笑,也无一应声附合,阮伟更是静的神色不变,直等张熊辉声音越笑越小。

笑到后来,张熊辉自觉情形不对,才尴尬的停下笑声,他见阮伟从容的样子!心中微微一凛。

王道突喊道:“大哥……”

他这一喊,显是心中胆怯,阮伟暗笑他刚才还不可一世,原来是银样蜡枪头,当下微微一笑,缓步上前。

王道连退数步,不敢迎敌,张熊辉见状,不得不跃至王道身旁,骂道:“站住,没出息!”

阮伟笑道:“好!!一齐上吧!”

张熊辉气得脸发紫,喝道:

“小子找死……”

喝声未毕,双拳左右开弓,闪电飞出,王道也不省事,飞起一脚,朝阮伟腹下踢去。

阮伟身突然一旋,众人皆未看清他施出何种手法,却见张熊辉双拳作下击状,王道作飞状,呆在那里,动也不动。

厅中众人皆是武术行家,知道张,王两人是被制住穴道,因见阮伟奇特迅快的手法,众人自忖皆非敌手,是故无一人敢上前去替他两人解开穴道。

厅中寂静无声,阮伟回眸四顾,忽见丁子光笑道:

“阮兄,请看在兄弟“醉八仙”脸上,放了他两人宠!”

阮伟微微一笑,在他两人胸前一推,两人咳出一口浓痰,才能转动身体,张熊辉尤不死心,大喝一声拳飞快击向阮伟。

“醉八仙”丁子光身体一摇,掠至张熊辉身前,出手飞快捏住他手腕,喝声道:“住手!”

张熊辉肥脸挣得通红道:“你……你……”

丁子光霍然放手,张熊辉站不住脚,向后冲了数步,才拿住椿,丁子光沉声道:

“我怎么样!自今以后阁下与你拜弟不再是南北镖局的人!”

张熊辉苦着脸道:“丁大爷……”

丁子光寒脸道:“不要多说,到柜台支了钱,赶紧走!”

王道知道自己兄弟俩人丢了脸,已无法再在南北镖局立足,叹声道:“大哥,我们走吧!”

张熊辉凶恶的瞪了阮伟一眼,转身走去。

丁子光大声道:“记住!尔后你两人在江湖上行事,不得再打着南北镖局的招牌否则你两人自知厉害!”

张熊辉回道:“这个晓得,不劳丁避事费心……”

他两人去后,众镖客恢复谈笑,仿佛刚才“醉八仙”丁子光断然处决的事,并不引起他们的反感。

阮伟于心不安道:

“丁兄,兄弟害得贵镖局失去两位镖客,这……这不太好吧!”

丁子光合笑道:“他俩自讨苦吃,咎由自取,坏了南北镖局的名气,今日若不逐出,他日必为祸患。”

阮伟道:“兄弟托身贵镖局,以后尚请丁兄多照应,兄弟这就去领职……”

丁子光道:“等一下!”他张开双手,大声道:

“各位注意!”

顿时,厅中安静下来,丁子光接道:

“南北镖局的第一信条是什么?”

众镖客齐声道:

“不能公然坏了南北镖局的名气!”

丁子光道:“今日之事,为尔后之诫,没有本领便不要妄自尊大,否则损了南北镖局的名头,永不录用!”

众镖客诺诺应声,阮伟暗道:这南北镖局,纪律倒是不错,想来行事的效率一定十分卓着。

丁子光昂声又道:

“去年副总镖头因故去职后,此位子一直未有适当人选巴任,本人推荐阮伟阮兄弟就任该职,各位意下如何?”

这“醉八仙”丁避事虽名为管事,却非普通的管事,除镖主“无影剑”欧阳治贤外,局内任何事都可由他决定,镖主很少过问,他提议由阮伟就任副总镖职位,自无人反对,大家齐声附合。

阮伟慌忙道:

“兄弟德鲜能薄,岂可当此大任,千万不可!千万不可!”

丁子光笑道:“阮兄不要客气,今天兄弟眼拙,差点错失一位高人,以阮兄之才能,足够当此大任多矣!”

阮伟摇手道:“不行!不行!我毫无经验……”

丁子光道:“经验是磨练出来的,过一段时日后,没有经验也变成有经验,阮兄不要推辞,再推辞就见外了!”

阮伟呐呐道:“那……那……”

丁子光一笑,大声宣布道:

“阮兄答应当此大任,各位鼓掌欢迎!”

顿时掌声响起,但是仔细一听并不热烈,显是以阮伟的年纪及声望,并不足以服众,使众镖客心悦诚服。

众镖客中忽有一人高声道:

“请咱们副总镖头露一手,给大家过过眼界!”

丁子光低声笑道:

“阮兄,大家有意见见他们副头儿的真功夫呢?”

阮伟年少志高,当下不再推辞,大声道:

“兄弟忝任此职,以后尚望各位兄弟协助……”

丁子光听他答应接受副总镖头职位,心中暗暗高兴,庆幸得为镖主导到一位有力的助手。

阮伟停了一会,走到五把石锁旁,赧颜笑道:

“兄弟随便玩点功夫,不好之处,请各位多加指点……”

他伸手握住那把最大的石锁,未见如何用力,轻易举起,众人惊呼一声,暗叹他的神力惊人。

阮伟另只手跟着拿起第四把石锁,双用力一抛,石锁飞起,在这顷刻间,他将另三只石锁也迅快抛起。

眼看最大两把石锁就要落下,突见阮伟一记怪招,两把石锁突又飞起,另三把石锁又要落下时,但见他又是一记怪招,三把石锁也同时飞起。

如此五把石锁分成两批交替落下,阮伟每打出一招,便将要落下的石锁击起,他每施出一招无不声势惊人。

凡人要举起一把石锁已不可能,他却视若无物的打出一套拳脚,那一套拳脚其威力可想而知。

众镖客见状惊的目瞪口呆,起先他们尚怕阮伟接不住石锁,只要失手一把,谁也无法承担,是故大家躲得远远的,其后见阮伟掌法的稳定,决无失手的可能,再想接近去看个究竟时,竟被那四周激起的掌风止住,接近不了。

丁子光也看得力加赞佩,暗道此人神功已达绝顶的地步,尚未注意到阮伟那套掌法,其实更为惊人!

堪堪三十六招“十二佛掌”打完,阮伟一个收势,五把石锁先后落地,好像放下去一般,轻的一点声音也没有,其用力之巧,手法之精,看的四周众人,连喝采声都忘记了。

阮伟谦逊道:

“现丑!现丑!”

这时众人才暴出惊讶赞叹声,顿时厅中乱成一片,互相纷纷讨论阮伟的表演,实乃生平所罕见。

忽听一人喊道:

“总镖头来了!”

厅中静下时,只见厅门走进一位风尘满面,年精三十余,中等身材,国字脸口的豪客。

他经过众镖客身前时,众镖客恭声招呼道:

“总镖头好!”

他虽然含笑点头,却掩不住眉头现出的忧色,丁子光带着阮伟迎上前,抱拳道:

“郑兄一路辛苦了,此趟镖回来的真快!”

这镖头掌上功夫十分了得,人称“大力神鹰”郑雪圣,做事谨慎,只要是重镖,都是由他亲自押送,甚得镖局中各人的爱戴。

他回了一个礼,没有说话,眼睛却注视到阮伟,似在问丁避事,他是谁呀?

丁子光立即会意,介绍道:

“这是今日兄弟才请到的一位能人,荣幸聘为本局副总镖头,郑兄以为如何?”

郑雪圣伸出青筋结的大手,要向阮伟握手,阮伟伸手迎接,众人知道总镖头在试功夫了,每次新人来时,他都要握手考究,但每次都是微微一握就放手,被握者但觉总镖头的功力和自己不相上下,事后才知他适可而止,不为己甚。

阮伟一接到他的大手,觉到一股大力逼来,还未想到抵抗,瑜珈神功立即自然运转,手掌顿时变的软绵绵的。

郑雪圣心中一惊,知道再运起全身功力也无法奈何得了他,连忙放手道:“好!好!?”

众人从未听总镖头试过新人后,道声赞评,今日却听他连道出三个“好”字,当下心中对阮伟更是佩服!

其实郑雪圣只能道出个好字,好在那里却说不出,他每次都能试出新人功力的深浅,唯有今日,但觉阮伟功力甚高,高到什么程度,却无法得知!

丁子光大笑道:“郑兄,兄弟的眼光如何?”

郑雪圣终算开口道:

“丁避事好眼光!”

他只说了这几个字,便住壁不语,丁子光道:

“郑兄去休息吧!兄弟招呼好阮兄后,再与你谈!”

郑雪圣道:“我们在镖主那里见。”

阮伟道:“郑总镖头好像不大喜欢说话!”

丁子光颔首道:

“老郑是有名的没口子葫芦,难得听他说几句话,这趟重镖至四川,情况不知如何?”

他早已发觉郑雪圣回来时的神情,隐隐觉得到情形有点不大对劲,碍于阮伟不便走开。

阮伟玲珑透顶听他这句话,即道:

“丁避事有事请自便,随便派一个人招呼小弟就好,反正以后都是一家人了,不必再客气。”

丁子光赞声道:“好!”即刻唤来一位二十左右的青年。

丁子光道:“起新,你好好照应副总镖头。”回身向阮伟道:“阮兄,有不憧之处问他,兄弟到镖主那里去,容后再为你引见镖主。”

丁子光去后,青年笑道:

“副座,小弟凌起新。”

那青年长得英俊潇,样子十分讨人欢喜,阮伟道:

“小弟今年十九,不知兄台贵庚?”

凌起新不安道:

“小弟今年二十。”

阮伟笑道:“那就不应该自称小弟,应称大哥。”

凌起新摇手道:

“那不行,副座位置在起新以上,起新岂敢以大哥自居!”

阮伟道:“朋友相贵在知心,凌大哥若要以职位区分,莫非是不愿交小弟这个朋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8章 江海无情人不见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飘香剑雨续》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