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香剑雨续》

第29章 群豪齐集寻镖仇

作者:古龙

阮伟雇了一艘快舟,与凌起新在长江两岸找了一天,也找不到红衣女子的身,但他仍不死心,冀求万一。

他出高价请到的两位舟子也劝他道,在这长江中要想找一位投江的女子,实在不可能。

第二日,阮伟另雇了四川最佳的舟子两位,慾再去长江搜索,凌起新劝道:

“伟弟,今天你不要去了,大哥一人去找好了。”

阮伟坚慾自己去找,叹道:

“若找不到她,誓不离此!”

凌起新是番好意,暗道:纵然今天找到,泡在江中一天一夜,定然死了,若然教他见到身,那不知他要多么悲伤!

凌起新劝不过,只好陪他来到江岸,大江岸边雇好的舟子已在等待,见他两位来到,一位舟子上前道

“今天风大,江流处处仃漩,客官!今天不能出江呀!”

阮伟变脸道:

“怎么?昨天晚上拿银子时不是满口答应没有问题吗?”

舟子苦着脸道:

“谁知今天气候变了,格老子这个天气谁敢下江,下江就了王八!”

“今天下江,加一百两银子!”

一百银子是个大数字,那舟子了口水,迟疑不泱,另一位舟子提着一个布包走来,大声道:

“老王,你要玩命,我不陪你。”

他将布包递给阮伟道:

“刚刚客官来以前有一位红衣女子叫我将布包交给客官,叫客官赏小的五十两银子。”

阮伟大喜伸手接去,舟子一缩手道:

“赏银呢?”

阮伟向凌起新道:

“给他五十两银子。”

接过市包打开一看,果是意料中的木匣,暗中揭开,凌起新轻声道:“正是那二十万珠宝!”

阮伟急急问道:

“那红衣女子到何处去了!”

舟子伸手道:“五十两银子!”

凌起新大怒,愤愤道:

“你又要五十两做什么?”

舟子笑道:“那红衣女子去时说,若有人问她的去处,要五十两一定成,没有银子我便不说。”

阮伟微笑道:“再给他五十两!”

舟子接过银子才道:

“红衣女子说,谁也别想找到她,她想见谁她就见谁,若是找急了,她要翻脸成仇……”

阮伟急道:“她可说到什么地方!”

舟子道:“没说!”

说完收好银子,向先前那位舟子道:

“老王,走吧!”

两人轻舟也不管了,匆匆而去,凌起新叹道:

“为了一点定银,连船也不要了!”

阮伟想不通她为何刁难自己,不知在何处得罪了她,致使她不愿再见自己?左想右想也不知其故何在,暗中决定要在川内找到她,问个明白!

他俩将二十万珠宝,送到酆都城业主处,取得回条,阮伟将回条交给凌起新道:

“大哥把这回条送回镖主吧!”

凌起新道:“伟弟你呢?”

阮伟叹道:“我一定要在这里找到那位红衣女子!”

凌起新心知阮伟对那红衣女子的感情十分深厚,也不相劝,黯然道:

“何时再见伟弟?”

阮伟道:“找到她,说明一切后,一定会回到南北镖局,大哥代向镖主说明,我有不得已的苦衷!”

凌起新点点头,祝福一段话后,便与他告别,策马奔回洛阳,免得丁大爷等的心焦!

阮伟慨得知红衣女子并未在江中淹死,心中大大安定,便骑着“白蹄乌”随意走去,慾在广大的川内找到她。

蜀中山水,雄伟秀丽兼而有之,阮伟尽拣那山水找去,暗想只有在这些地方可能找到,闹市内是决定不会有的。

这天走到乐山城。说到乐山城在唐时屡为洪水淹没,原因是四川之一的氓江自成都曲折东流,到乐山与大渡河相合,在这两水汇集之处,由于一山耸立,每当川江在春泛期间,水量大增,尤其是合流处,更是波浪滚滚,不独行舟危险,而且常漫为水患。

处在这氓江与大渡河合流的乐山城,便屡遭淹没,成为一片泽国,如此一来,民不聊生,哀鸿遍野。

到唐朝开元初年,有沙门海通禅师,在乐山对面双江台流处的高山,依势开望,利用整座山崖雕成一座巨大的释迹牟尼坐像,这座大佛高三十六丈,顶围十丈,目广两丈。在大佛的头顶上,可以摆上两桌酒席,算是世上最大的坐佛雕像了,大佛共经过九十多年才完成。

这大佛的奇妙作用能够缓冲水势,当春泛时期,江水汹涌而来,冲入大佛座下之凹处,再回流而出,这样就大大减轻了洪水的冲击,不但有利舟楫,而且解除了洪水对乐山城的威胁。

乐山城的居民感于海通禅师的恩典,家家供着他的雕像,日日祭拜,传说下来,已将海通禅师描绘成仙佛一类的人物了。

这时已是晌午时分,阮伟觉到腹中饿,便走到一家酒楼,慾走饱餐一顿,但见这家酒楼名叫“望仙楼”,门面广阔,酒客众多,生意兴隆。

阮伟走入酒楼,无人前来招呼,敢情楼下宾客已满,伙计无法分身前来招呼了。

好半晌,才看见一个伙计匆匆上前道:

“客官是宋太爷的朋友吗,请上楼!”

他不等阮伟回答,便带阮伟上楼,阮伟腹中十分饿,管不得伙计把自己当作是谁,找着位子,先吃饱再说。

登上楼一看,楼上静悄悄的,空自摆着十三桌餐具,竟是一位食客也无,阮伟大感奇怪,正要问话,伙计已匆匆下楼,去照顾别的食客了。

阮伟就在梯口一个位子坐下,那知等了半天,也不见伙计送来吃食,正要叫唤,“膨”“膨”……走上三位同一服色的大汉,其中一位大喊道:

“怎么?都没来吗?”

另一位大汉道:

“老三,我们到那边去等着!”

三人在窗口找到位子,落座后便淘淘大谈,阮伟一听,他们谈的都是镖局的事,暗道:这三人不知是那家镖局的师父?

不一会,“彰”“彩”“彩”又走上五位同一服色的中年汉子,眉目英挺,显是会家子,那五人上楼后,略一张顾,围着一桌坐下,低声轻谈。

不过二刻时间,先后来了十一批劲装汉子,顿时把十三桌酒席坐满了十一桌,阮伟自己一人坐一桌,结果只剩下一桌无人坐用,空在那里。

十一桌中或三或五,最多只坐十一人,唯有阮伟那一桌只坐他一人,整个看来,十分刺眼,于是别桌频频向他注目,看的阮伟好不自在。

一刻,哈哈大笑走上两人,左边是位身高威猛满面胡髭的大汉,右边却是位瘦骨麟峋,如同竹竿的白面文土。

那大笑的胡髭大汉,回目一顾,大声道:

“十二路群豪都来齐了吗?在下四英镖局镖主张万一,这位是乐山城大豪“排骨仙”宋名斤。”

群豪齐皆站起,阮伟莫名其妙的跟着站起,但听他们道:“多谢宋太爷招待!”

阮伟暗道:“原来这楼上被宋太爷包下,宴请各方豪杰,看样子都是保镖人物,不知何故,齐集此地!”

大家入坐后,顷刻送上酒菜,阮伟饿已极,举筷大吃起来,张万一看的眉头一皱,不知他是何方英豪,阮伟却未注意到别桌皆未动筷,他望了一下,不以为然继续吃下去,暗道:“我吃完后,付帐便走,也不白吃你们的!”

“排骨仙”宋名斤捧酒起立道:

“宋某敬大家一杯。”

顿时杯觥交错,宋名斤干完后,又道:

“请用!请用!”

群豪这才大吃起来,阮伟自认并非被宴请之一位,也不是来白吃,只尽自蒙头大吃,吃完后好结帐而去,却把一侧旁观的张万一看的怒火高升,但又不好发作。

只见群豪中,一人站起道:

“兄弟龙门镖局黄文开,被“无敌三拳”张万一张缥主邀请至此,现在也用不着掩饰了,大家谈谈失镖的事吧!”

这黄文开长的孩面胖身,外貌矮小,不足惊小,那知却是金陵首屈一指龙门大镖局的镖主“断门绝户刀”黄文开。

张万一起立抱拳道:

“在下邀请各位至此,乃是探知各位均在川边失缥,敝局不幸亦于上月失去三十万重镖;劫镖者几经探查,发觉隐居此地……

立时问话声突起,各桌七嘴八舌,均道:

“那劫镖者是何等模样?”

“那劫镖者是谁?”

张万一道:“各位可是失镖在一位红衣蒙面女手中!”

各桌齐声应道:“正是……”

张万一道:“那就不会错了,大家尽情饱餐一顿,待会便至乐山大佛处,寻找那位丫头!”

黄文开道:“张镖主当真探实那位红衣女子隐居在乐山大佛寺吗?”

张万一摸摸满面胡髭道:“这丫头敢在蜀中做案已是不该,不想竟敢劫起敝局的镖银,这样一来,岂非砸了敝局的饭碗,叫敝局无法再出重镖……”

原来这四英镖局是川内第一镖局,镖主武功不怎样高,却不知从那里学来三拳,横行无敌,未曾败过。

张万一叹了一口气,又道:“敝局这月生意也不做了,倾出全力,乃在月中探到这位丫头落脚在乐山城大佛寺,这一定不会错的。”

黄文开道:“果真如此,大家可要好好商量下对敌之策!”

未曾参加意见的主人“排骨仙”宋名斤突道:

“以宋某看,这件事不大妥当……”

众人异口同声道:“怎么不妥当?”

宋名斤道:“各位可知乐山城的忌讳吗?”

张万一道:“什么忌讳?”

宋名斤道:“张镖主蜀中人氏,难道不如乐山佛寺从未有人上去过吗?”

黄文开道:“没有人上去又怎的,凭我们各人的身手,还怕登不上那座大寺?”

“排骨仙”宋名斤笑道:“宋某不是这个意思……”继又严肃道:

“当年沙门海通禅师建佛九十余年,居在乐山顶上,无一人上去看望过,直到大佛寺建成,海通禅师不知所终,有人道:他死在那里,又有人道:他得道成佛,升天而去……

“传说纷云,莫衷一是,但大家敬畏海通禅师的惊人成就,没有一个人敢到乐出去证实,传到今天,已成习俗,若有人敢登那山,便是渎犯神,乐山城居民必不容他……”

黄文开冷笑道:“宋太爷可是乐山城人氏吗?”

宋名斤讪讪道:“宋某自幼生长此地……”

黄文开道:“这样说来,宋太爷也不容我们哩!”

一位大汉站起吼声道:“宋太爷可是有意把我们集到此地,来个一网打尽……”

旁边一位大汉道:“老三,不要胡说!”

那位大汉不服气道:“怎么胡说,这姓宋的探知我们要到乐山去找那红衣女子,才假意招待,他们乐山城既不容许登山之人,说不定这酒中就叫他下了*葯……”

此语一出,众人齐皆大惊,暗暗运气,真怕酒中会有*葯,阮伟向那说话鲁直的大汉看去,见是第一批登楼临窗而坐的三人中的一位。

“无敌三拳”张万一道:

““花枪”王四嫁王兄弟过虑了,在下保证宋太爷不是那种人……”

宋名斤抢道:“宋某怎敢谋害各位,宋某得知各路英豪齐集敝处,招待都还来不及,那有得罪之理,再说宋某有谋害各位之意,张镖主会不晓得吗?”

“花枪”王四嫁是个莽撞大汉,见排骨仙说得诚恳,抱拳道:“那就得罪了!”一屁股扑咚坐下,傻笑了笑。

这“花枪”王四嫁与他两位拜兄“金枪”路亭花,“银枪”任红水共同主持皖北莲甫镖局,三人枪法各有独到的功夫。

宋名斤又道:“宋某顾虑的一点,就是数十人全去乐山的话,行踪太过明显,若教乐山城居民得知,麻烦是少不了的……”

张万一道:“那好办,待会各镖局留下不必要的兄弟,在这里等着,各镖局尽量只派出主持者,人数越少越好!”

这样一来,大家纷纷议定,除皖北莲甫镖局三兄弟外,别家皆是一人,加上宋名斤带路共十五人,唯有阮伟那桌,只他一人低头吃喝,没有参加意见。

张万一皱着浓眉,走上前道:“这位兄弟是那家镖局的?”

阮伟既得知他们集在此地,为要对付红衣女子温义!心下那得不惊,暗思应付之策,如何助义弟一臂之力。

黄文开讥笑道:“这位兄弟好像是特为赶来吃的……”

阮伟抬头正要答话,楼口走上一人道:“啊!啊!兄弟来迟了!抱歉!抱歉!”

众人回头看去,只见楼梯口站着位瘦小干枯的猴脸汉子,张万一立即认出,大笑道:

“曹大哥!来!来!在下给各位介绍,这位是直隶通达镖局总镖头“瘦剑”曹胜仇曹大哥!”

这“瘦剑”两字名震江湖,众镖局豪客一一上前寒喧,各人告坐后,张万一站在中央,大笑一声道:“我们南北各镖局齐集此地商量大事,想不到却来位白食客,打秋风什么地方不好去,来到这里,真是有眼无珠了!”

他转向阮伟道:“不要再装蒜了,起来吧!让让正主曹大哥坐!”

阮伟微微一笑,拿起酒杯,仰头喝干。

张万一怒道:“阁下没有耳朵吗?”

阮伟笑道:“什么人才可坐这位子?”

张万一道:“这桌是预备给通达镖局的位子,任你是谁!也不能坐这位子!”

阮伟笑容不变,放下酒杯,左手按在桌面,右手持壶倒满一杯,大声道:“真不能坐这位子吗?”

但见那酒杯突然跳起,阮伟顺势就chún饮干,右手轻描淡写的放下酒壶,才接住捌杯,这几下动作看来清晰缓慢,其实迅快已极,一气呵成。

曹胜仇见阮伟在说话中,只用单掌内力逼起酒杯,这掌上功夫闻所未闻,暗中一想,大惊道:“阁下可是南北镖局的……”

众人一听南北镖局四字,齐皆耸然动容,要知南北镖局的声望,谁人不晓,要以自个镖局的势力与南北镖局比起来,那真不知差了多远!

阮伟道:“在下姓阮!”

曹胜仇慌忙抱拳道:“原来是南北镖局副总镖头阮伟阮兄!”

阮伟微微起立还礼,曹胜仇却不以为忤,大笑道:

“兄弟给大家介绍,这位阮兄是南北镖局新进副坐……”

阮伟就任南北镖局副总镖头一事,江湖上并未传开,但直隶靠近河南,这件消息很快就让通达镖局知道,曹胜仇由传说已知阮伟这人在南北镖局方显神功之事,所以由阮伟露出一手掌功,便猜测到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飘香剑雨续》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