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香剑雨续》

第30章 开天辟地十八斧

作者:古龙

群豪不由自主全部起立,抱拳道:

“阮兄?”

阮伟这才站起身,抱拳回礼,转面望着张万一,笑道:

“在下可以坐这位子吗?”

张万一尴尬道:

“坐得!坐得!”

阮伟恨他刚才无礼,却不就座,故意道:

“在下怎敢坐张镖主预备给曹大哥的位子,还是站着罢!”

说着走出位子,曹胜仇慌忙道:

“阮兄千万留个面子!请坐!请坐?”

张万一惹不起南北镖局,暗道若要惹翻了天下闻名的南北镖局,连保镖这碗饭也别想吃了,当下只得忍住气,赔礼道:

“张某有眼无珠,不识尊驾,万请恕罪!”

阮伟不知南北镖局有这等声望,张万一竟能厚着脸在群豪面前给自己赔礼,心下反感不安,笑道:

“也怪自己没有声明身份,何罪之有,大家请坐!”

群豪见阮伟坐下,才一一就座,张万一暗中舒口气,曹胜仇与阮伟同桌,坐定后先道:

“各位关于失镖之事,谈的如何?”

张万一道出刚才的议定,曹胜仇道:

“待会算上兄上弟一份!”

阮伟心想先跟他们上得乐山再说,于是笑道:

“也算上阮某一份!”

群豪闻言大喜,他们并不知南北镖局也曾失镖,以为南北镖局插手此事,追回失镖之事,大有希望!

饭毕后,十四家镖局同宋名斤共十七人,向对山出发。

“排骨仙”宋名斤备好两艘快艇,分开向乐山划去,航行迂回,给别人看来,以为是普通行舟,不会疑心到是要上大佛寺。

划到背山隐密处,两艇会合,群豪只见山壁上青苔遍生,滑不溜手,毫无攀登着力之处,显是无人登上过。

宋名斤在舟上早已预备两大盘爪绳,船上各人功力皆是不错,随便两人,便将爪绳抛上三十余丈,抓住大树,其后各人借力,一一登上。

登到山腹,但见处处杂草丛生,林木处处,不良于行,群豪聚在一起,慢慢爬起一段,“花枪”王四嫁爬的不耐烦,骂道:

“这个鬼地方,走路都不好走,一个女娃子怎会躲居在这里!”

这句话道出各人的怀疑,因这山虽然高不及百丈,但上下一般粗,爬上去十分艰难,若教一位女子住在上面,武功虽高,上下也不方便。

“断门绝户刀”黄文开道:

“人家居在上面,自有方便之道,只怕不会有人住在上面!”

“无敌三拳”张万一苦笑道:

“在下敢担保那丫头住在上面!”

阮伟听他又叫温义丫头,心下大怒,一拳击在他的腰上,装着心中烦躁道:

“快走!膘走!别罗苏了!”

阮伟那一拳虽未运功,也把张万一打的一阵酸麻,他不敢回手,急忙爬上三丈,倒真听话。

爬到三分之二,群豪有的衣服被树枝刮破,有的受了轻伤,有的头发散乱,除阮伟完好如初外,大家都是狼狈不堪,轻喘连连。

抬头看去,顶上密密麻麻,树枝交叉互生,要想爬到顶峰,可还要大费一番手脚呢?“金枪”路亭花疑道:“莫非真没有人住在上面吧?”“花枪”王四嫁大声道:“鬼才住在上面!”“无敌三拳”张万一嘘声道:“小声点!莫叫那丫头听到了!”阮伟一拳打在他腰上,怒道:“叫你走快点,怎么又慢了!”“无敌三拳”张万一嗫嚅道:“阮兄,爬……爬……不快呀!”阮伟气道:“爬不快,就不要说话!”

张万一闭住嘴,果真不敢说话了!

“瘦剑”曹胜仇叹道:

“这附近一定有暗道,否则那女子不会住在上面!”

“排骨仙”宋名斤身体最弱,功力较差,一面擦汗,一面喘气道:

“有是会有的,只是不知在那里?”

“花枪”王四嫁骂道:

“废话!你要知道暗道在那里,还会跟着我们穷爬!”

“银枪”任红冰暗暗一笑,他觉到三弟这句话说得很聪明,不由大加赞赏,把宋名斤气得脸上阵阵发红。

再攀登半个时辰,总算被他们登上峰顶,个个互相一看,暗暗惭愧,因为衣服都刮破了,唯有阮伟没事似的,好像没登山一样,由此一见,大家便觉自愧弗如。

四下一看,这峰顶十分广大,俯身向下望去,大佛顶距山顶数十丈,向外突出,大家皆不知,当年海通禅师如何能建成此佛!

十七人商议一会后,预备分开搜索,宋名斤道:

“你们去吧!宋某在这里等着!”

群豪暗道:“他于这事无关,只是尽义务把自己带到这里,待会到不能把他牵连进去!”

“无敌三拳”张万一道:

“有劳宋兄了!”

“断门绝户刀”黄文开阴*道:

“咱们开始分开搜索!”

“花枪”王四嫁大叫道:

“不要找了!那妞儿来啦!”

众人齐皆一惊,但见那边姗姗走来一位红衣女子,蒙着红巾,正是那位屡劫镖货的独行女盗!

阮伟心中一震,暗道:“她究竟是不是义弟?”

一时他不敢冒然上前,站在那里呆呆望着她!

蒙面女子只露出黑如点漆的双眸,瞟了阮伟一眼,压低声音道:“你们可是来找姑娘的吗?”

阮伟疑道:“她为何不敢露出原来声音,莫非真是义弟,而不愿让我知道?”

群豪皆知红衣女子武功非凡,自忖不是敌手,是故无一人敢先挑,免得吃了大亏,一时大家呆站在那里,瞪眼望着。蒙面女子笑道:“姑娘道是那方豪杰来到此山,原来是群哑巴!”阮伟笑道:“姑娘有请!”当下躬身一揖,蒙面女子回了一礼道:“你是他们的头儿吗?”阮伟轻松道:“非也!在下到此要找一人。”蒙面女子道:“此山仅姑娘一人,并无别人!”阮伟道:“那么在下找的就是姑娘。”素面女子笑道:“你可知姑娘是谁?”阮伟被她一问,楞住了,蒙面女子冷冷道:“你既不知姑娘是谁,找姑娘作什么?”阮伟暗道:“莫非她并不是义弟!”

这一想,他更不敢冒然认她,呐呐道:

“请姑娘将劫得镖银归还他们!”

蒙面女子道:

“谁能在姑娘十招之内不败,姑娘便将镖银归还,但是……”

群豪暗道:“维持十招不败,不见得不能!”顿时大家紧张的注视她,不知她“但是”什么?

蒙面女子娇声一笑,道:

“只准三人,三人一过,姑娘便不奉陪了!”

但见三人迅快抢先齐声道:

“在下和姑娘比!”

这三人是“瘦剑”曹胜仇,“断门绝户刀”黄文开,“无敌三拳”张万一。

蒙面女子道:

“你们三人先出来,就准你们三人和姑娘比!”

余众暗忖:“只有和她比,才有夺回失镖的希望,她若一走,倒不易拦住她!”

顿时大家鼓嗓道:

“在下也和姑娘比!”“在下也和姑娘比!”

阮伟暗叹道:

“他们只为自己,来到这里没有同仇敌忾之心,看来谁也夺不回失镖了!”

张万一大声道:

“你们不慌,待我们们三人比完后,再说!”

“花枪”王四嫁怒声道:

“好不要脸,你们比完后,咱们跟谁比!”

“断门绝户刀”黄文开冷冷道:

“若有谁不服气,先和黄某比比!”

“花枪”王四嫁怒眉一掀,就待涌身而上,“金枪”路亭花见状赶紧地一把抓住他,低声道:

“三弟,不要鲁莽!”

他知三弟不是黄文开的敌手,只有静待情况的发展,“花枪”王四嫁不敢违抗大哥的命令,忍气站住。

别人也不是傻瓜,要知“断门绝户刀”黄文开在群雄中,除阮伟武功最高外,谁愿先和他比斗?

静默了一会,蒙面女子笑道:“怎么,没人打?”

“瘦剑”曹胜仇拔出细若指肠的细剑,上前道:

“曹某先和姑娘比!”

蒙面女子拍手道:

“好!!泵娘用的也是剑。”

话声甫毕,她已拔剑在手,抢先攻去,曹胜仇大惊,飞身掠开,回攻一剑。

曹胜仇剑细重刺,只见他东刺一剑,西刺一剑,带起“飒”“飒”剑风,声势凌厉,蒙面女子不躲不闪,举剑挡了三招。

三招过后,蒙面女子已知他的剑法虚招多于实招,第五招一起,根本不理曹胜仇的刺剑,连攻五招,但见一招快过一招,一招狠过一招!

曹胜仇那曾见过这等毒辣的剑法,躲到第五招业已成了强弩之末,最后一招蒙面女子递出时,他已不知剑从那个方位刺来?

蒙面女子圈剑一转,轻而易举的将曹胜仇的瘦剑击落。

曹胜仇罔然若失,呆在那里愣了半天。

“无敌三拳”张万一看到蒙面女子毒狠的剑法,心中凉了半截,心想自己赤手空拳,怎是她的敌手?

蒙面女子笑道:

“那个再上来,若不敢上来,姑娘要走了!”

张万一鼓起勇气,大步上前,道:

“张某领教姑娘的剑法!”

蒙面女子挥剑入鞘道:

“你既叫“无敌三拳”,姑娘就领教你的拳法!”

张万一大喜,那知他还没预备,蒙面女子飞身而上,一拳打在他的鼻子上,顿时鼻血直流。

张万一哇哇大叫攻去一拳,这一拳从正面攻去,看似平凡,却教蒙面女子暗吃一惊,不敢轻敌。

张万一蹬下身子,第二拳跟着击去,这一拳攻的凌厉,守的更是严密,蒙面女子无法回击,仗着绝妙轻功,飞身从他头顶掠过,慾向他后背攻去。

那知张万这第三拳正是背面一招,当年传他三拳的那位异人对他说:

“这三拳只要你能练得精通,天下无人可以伤你……”

但他资质鲁钝,靠这三拳打倒过几人,扬名江湖便很自满,也不深研这三拳的道理,以为天下已无人敌得过这三招!

蒙面女子虽被他这突来的第三拳,打得手忙脚乱,总靠轻功闪躲过去。

张万一三拳一过便稍稍一停,他正奇怪这三拳怎么没将蒙面女子打倒,蒙面女子业已飞掠而上,一脚将他了一个大马扒!

“断门绝户”黄文开横刀注目道:

“黄某领教刀法!”

蒙面女子叫声:“好!”但见她身体一闪,已从群豪中夺下一把单刀。

黄文开聪明得很,不等蒙面女子攻来,先已攻去。

断门绝户刀毒辣凶狠,众人暗道:

“这下蒙面女子,十招之内一定败不了他!”

那知黄文开斗了三招,大叫道:

“泼风刀!”

他慌忙收招后退,蒙面女子却不住手,一刀将他左手砍断,黄文开抱住左臂,忍住稗痛,颤声道:

“断门绝户刀绝不敢和泼风刀相斗!”

说罢,踉跄下山,但他没走十步,昏厥在地!

阮伟眉头一皱,不悦道:

“姑娘为何砍断他的手臂?”

蒙面女子毫不在乎道:

“谁叫他不抵挡,砍了活该!”

阮伟声音微怒道:

“一个姑娘,那有这样残酷!”蒙面女子气鼓鼓道:

“残酷又怎样,要你管得着!”阮伟眉头皱的更厉害,缓慢道:“你将镖银还给他们!”

蒙面女子道:“他们有本领能逃过十招,没本领讨什么镖,不还!”

阮伟叹口气道:“在下十招之内胜你,你信不信!”

蒙面女子怪声道:“我才不信!”

阮伟道:“我就空手接你十招,十招若能败你,请将镖银还给他们!”

蒙面女子转身奔走,叫道:“姑娘不愿和你比!”

阮伟大声道:“不要走!”

他跟着追下,但他起步已慢,只见蒙面女子飞快下蜂,原来就在附近便有粗造的楼梯,盘回在山腰上。

追到大佛顶,蒙面女子如只飞燕跃到十丈广的顶围上,那顶围离栈梯十丈,难不倒阮伟,但见他跟着跃下!

大佛头顶靠在山壁,那山壁平整如削,阮伟站在顶围中央,看不见蒙面女子到何处去了?

突见山壁右侧,在靠近大佛耳边,有一人高的山洞,阮伟心中一动,踪步跃进洞内。

他高声喊道:“姑娘出来!泵娘出来!”

半晌不见应声,阮伟一步一步迈进,越入内越是黑暗,走进十余丈后,伸手不见五指。

突听身后轰隆一声,阮伟大惊,飞快掠回洞口,见那山洞已被巨石封死,用尽全力也推它不开。

他心中一横,暗道:“先进去看看再说!”

走了二十余丈,可见前面有了光亮,大喜向前快步而去,只见是个广围十余丈的山窟。

出窟四周挂着四盏巨大的长生灯,照在洞壁上,可见上面刻划着十八个手持巨斧的赤身大汉,洞首写着七个大字道

“开天辟地十八斧”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飘香剑雨续》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