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香剑雨续》

第33章 奇情惨景费猜疑

作者:古龙

离开正义帮,阮伟直驰出百里以外,才缓下马来,“白蹄岛”载着他俩人快跑了这么长的路程,毫无疲惫之态,端是一匹神驹。

缓驰之间,温义忽道:

“大哥,我想回家一赵。”

阮伟惊道:“什么,你要离开我?”

温义笑道:“谁说要离开你啦!”

阮伟叹道:“你要回家岂不是要离开我?”

温义格格笑道:

“真是个傻大哥,你难道不能到我家去玩一趟,我俩就不会分开了吗?”

阮伟道:“你父母亲会欢迎我去吗?”

温义迟疑一阵,叹道

“我也不知父母亲会不会欢迎大哥,他们连我这个亲生女儿都不爱护,谁知会待你好不好呢?”

阮伟呐呐道:

“那……那……我不用去了……”

温义嘟起小嘴,故作生气道:

“大哥不去,我也不回去了!”

阮伟连连摇手道:

“那怎么成!那怎么成!你离家一年有余,再不回去未免有失人子之道,你一定要回去一趟。”

温义轻笑道:“那你得答应随我回去!”

阮伟知道温义的性倩十分执拗,不答应她果真会不愿回去了,再者直不愿与她分离,只得应道:

“好,大哥陪你去。”

温义大喜,连连雀跃,状同年幼的孩童,差点摔下马去,阮伟笑骂道:

“这么大了,还像小一般,羞也不羞!”

温义笑道:

“我在大哥身边,愿意永远做一个不憧事的小……”

她这句情意深长,阮伟不觉伸手抱住温义,真把她当作一个躺在怀中,要人爱怜的孩童了……

一月的时间,他俩来到广西。

阮伟早已向往广西的奇山异景,这时路上一一得能见着,心中十分愉悦,但有时想到外公萧三爷的遭遇,不觉黯然。

这天来到柳州,柳州的奇景为康西之最,阮伟身伴意中人,游此大自然风光,有说不出的幸福之感。

他们到柳州城中投宿,安寝时温义道:

“等明天我再带你至一所奇异的景致地方,到了那里,我看大哥非要咋舌大赞不可……”

说完,温柔的一笑,款摆而去。

阮伟满怀幸福的躺在床上,望着房顶,霍然他想到一句话,脸色大变,陡然跃身坐起。

只见他喃喃自语道:

“乐极生悲!乐极生悲,难道我阮伟……”

想到外公的遭遇,无论地方,情况完全吻合,他不禁毛发悚然,神色顿然呆痴起来。

第二天,阮伟整个人好像变了,温义也未看出,笑道:“大哥,我们走罢!”

他俩人仍是合乘一骑,驰出柳州城,走了十余里,眼前呈现出怪异的山景,那山景如同一朵青莲,莲瓣上薄云朵朵覆盖,好像仙境一般。

温义指着那山景道:

“这座山人称青莲山,大哥进去便知这座山的怪异,天下难有敢与其抗衡者!”

阮伟想到外公萧三爷的仇人就住在这山内,声音微微发颤道:“你……你……家就住在里面吗?”

他真希望温义答声不是,那知温义笑道:

“大哥怎么猜到的?”

顿时阮伟脸色大变,温义看的大惊道:

“大哥!大哥!你怎么啦……”

说着用温柔的手覆盖在阮伟的额上,接道:

“是不是病了?”

阮伟竭力忍住心中的悲痛,暗道要想替外公复仇,千万冲动不得,否则没有温义的指引,不易进入那老贼的谷中。

当下勉强笑道:

“没有……没有什么……只是略略感到不舒服。”

温义笑道:

“那没关系,待会到了家里,我给你吃一颗父亲制的丸葯,保险你立刻痊愈。”

于是她滔滔不绝说出她父亲的才干,要知南谷温天智是天下奇才,无所不能,也难怪温义这么自夸了!

阮伟惨然的望着温义,心中大大叹道:

“你为什么会是外公仇人的女儿,你为什么会是外公仇人的女儿……”

想到待会就要与温义反脸成仇,眼角不由泊泊流出伤心的泪来,温义只顾说话,那知她亲爱的大哥这时的悲痛呢?

阮伟随着温义轻易走进温天智费尽才智布置的怪石阵,不会儿就走到谷内,谷中果有一栋如同外公所述的石屋,恰共有三间。

尚未接近石屋,石屋内走出一位道袍老者,那老者见着温义虽然故作镇静,却抑不住眉宇间的关切。

温义见父亲一年多未见,消瘦多了,顿时忘了父亲待自己的凶恶,扑头拥进他的怀内,娇唤道:

“爹!爹!女儿回来了……”

温天智伸手爱怜的抚着温义,慈声道:

“起来!起来,这么大了别被你的朋友笑话……”

温义听父亲的话声,丝毫没有责怪自己带阮伟擅自进谷的意思,欣喜的站起,笑容满面道:

“爹,我给您介绍,他是……”

阮伟忽然冷冷道:

“不用介绍了,我知道他是温天智!”

温义吃惊道:

“大……大哥……你怎可对我父亲如此无礼……”

阮伟厉声道:

“我今天不但要对他无礼,而且要杀了他!”

温义气的清泪直流,花容失色道:

“你……你……你敢!”

温天智突然大笑道:

“这个年头真是变了,温某没有怪你擅自进谷,你这小子倒要找起老夫的麻顷,莫非生了三头六臂!”

阮伟严阵以待道:

“我就是个文弱书生,如今也非要你的命不可!”

温天智疑道:

“老夫与你有何仇恨?”

阮伟突然一掌劈去,大声道:

“有不共戴天之仇!”

温天智闪身让开,大惊道:

“你是谁?”

阮伟如同发狂一般,双掌飞快拍去,不再说一句话。

温义急的哭喊道:

“大哥住手!大哥住手……”

她的呼唤那能止住阮伟的攻势,温天智被攻得心火上冒,见阮伟掌法凌厉,不再顾及他是爱女的朋友,一脚踏去,虚幻莫测,左脚跟着飞起踢去,暗道自己这一脚他一定闪躲不了。

那知阮伟学过温天智的九宫连环步,他那一脚虽然天下无二,阮伟却能轻易的闪开。

温天智大大吃惊道:

“小子那里学来老夫的步法。”

阮伟惨然大笑道:“是跟你女儿学的。”

温天智暗付,女儿连九宫连环步也传给他,关系定然不浅,可不要大意伤他,可是阮伟的掌法奇奥无比,却不由得温天智不全力以对!

倾刻来往十数招,九宫连环步在温天智使来,高出温义,阮伟甚多,阮伟掌法虽然厉害,却无法奈何得了他。

阮伟久战不下,思起萧三爷的武功,暗道要以外公的武功杀他,才算替外公报了大仇,一念至此,双手握满五茫珠,用漫天花雨手法射去。

这暗器手法果然非同凡响,温天智一个大意,手臂上中了一颗,顿时鲜血直流,要知五茫珠的威力在阮伟使来,就是练有罡气,亦难抵挡,若不是温天智怀有无上气功,整条手臂就要被打断。

温天智识得五茫珠,大惊道:

“你是萧三爷的什么人?”

阮伟凄厉惨笑道:“萧三爷是我外公,今天来替外婆报仇,快快纳命来吧!”

说罢又握起两把五茫珠,要再用最厉害的暗器手法“漫天花雨”射去。

温天智大笑道:“真是笑话,你外婆好久死了!”

阮伟根本不信他的话,撒手射去,立时温天智胸上又中一颗鲜血滚滚而出,填刻染满衣衫,十分怕人。

要知这漫天花雨手法是萧三爷苦研十八年成就的最高最深的手法,莫说是温天智就是剑先生也难逃过。

阮伟两度得手,信心大增,倾刻又握满两把,暗道这下射去,一定要取得温天智的性命。温义这时已哭喊得昏眩过去,温天智无法一举击败阮伟,只有眼睁睁见他再度出手。

阮伟正拟出手替外婆报仇忽听一声庄严无比的娇唤道:“你且停下手来。”

阮伟被这声音一震,抬头望去,见石屋内姗姗走出一位衣着素的妇人,阮伟看到这位妇人,暗暗惊道:

“这位妇人面好熟!”

那中年妇人走到温义昏倒的地方停下,拿起手中的湿巾扑在她的额上,轻唤道:“仪儿醒来!仪儿醒来!”

温义幽幽醒来,见到母亲,虽知母亲不大喜爱自己,但在这伤心的时候,不由扑头拥进妇人的怀里,哭道:

“娘!娘!他要杀爹……”

阮伟突然想起这妇人长的和自己母亲一般模样,无论脸形,身材都酷肖三分,只有年纪大过十多岁,显得苍老一点。

温天智胸中所受一颗五茫珠,伤的甚重,他见自己的妻子只顾女儿,正眼也不瞧自己一下,显是一点也不关心自己是死是活,想起十多年来用情如忖流水,一点收效也没有,不由老泪纵横。

阮伟知道温天智已无力再战,逃不过自己手下,便不再理会,缓缓走到妇人身前道:

“请问夫人可认识我娘萧南苹吗?”妇人抬起头来,喃喃呼道:

“南苹!南苹!南苹……”

只见她喊到南苹时满面溢出无限的挚爱,阮伟冥冥觉得其中一定不寻常,激动的问道:

“夫人真认识我娘吗?”

那位年近半百的妇人突然轻泣道:

“南苹是我的女儿我怎么不认识……我怎么不认识……”

阮伟惊骇的脸色大变,他看到妇人额上有块疤痕,定是当年她撞在岩石上没有死去所留下的,而外公以为她死去,其实却未死去,反而嫁给温天智生下温义。

想到这里,阮伟满身冷汗涔涔渗出,暗道:“好险!我幸亏与温义未及于乱,否则真是犯了莫大的乱伦之罪!”

如今既知道外婆没有死去,那能再杀温天智,阮伟心中不愿再待片刻,面向那位妇人,呐呐道:

“外……外……”

妇人慈声道:

“我是你的外婆,你怎么不叫我!”

阮伟念及孤苦的外公,认定外婆是不贞的人,霍然生怒道:“我不叫你!我不叫你……”

妇人珠泪莹然道:

“你为什么不叫我!”

温义抬头来,楚楚可怜道:

“大哥,你还要气我娘吗?”

阮伟一声惨笑,大喊道:

“大哥!大哥!我那是你的大哥,你倒是我的阿姨,我的长辈……哈……哈……哈……我的长辈!”

阮伟心中痛得一刻也不能再停留了,向温义一揖,苦笑道:“温姨再见了……”

说罢飞身掠去,温义挺身而起,大叫道:

“大哥!大哥!大哥!”

她正要追去,妇人一把抓住她的手,低声道:

“你不要再去追他了,你是他的长辈!”

温义那里舍得情爱深挚的阮伟,大哭道:

“我不要做他的长辈,我不要做他的长辈……”

可是谁又敢冲破这伦常的束呢?

且说阮伟离开南谷后,骑着白蹄鸟独自而行,想到昨天还是双双俩人,如今孤苦零丁,事情的变化真太令人难以想像了。

他无目的地的流落江湖,月余后又恢复那时离开西藏找温义芳踪的落魄形态了,他不注重自己的身体,更不注意自己的仪容了!

无时无刻他不在尽力设法忘记温义,但却偏偏忘记不掉,他发觉自己和温义之间已到不可分离的地步,可是他那又能够和温义结合呢?

转瞬腊月将届,阮伟忆起虎僧与剑先生之约,便向君山进发。

诗圣李太白有诗道:

“浅扫明湖开玉镜,丹青古出是君山。”

这君山在岳州洞庭湖之中,阮伟赶到君山因路程遥远,已是薄暮时分,他不知虎老前辈决斗过没有,内心忐忑不安向君山之顶走去。

但见一盘火轮挂在山边,渐渐低垂,然而君山之顶仍是十分明亮,斜照的红光射在高台上,照出两个独坐的人影。

阮伟见到两条人影,以为决斗尚未完毕,才放下不安之心,慢慢向高台走去。

这高台的台边有三个大字:“轩辕台”,相传黄帝在此铸鼎,鼎成后骑龙升天。

在这高台上决斗,倒是个好地方,就怕有闲杂人来到,尚好现在是腊月冷天,谁也不会冒着严寒来这游玩。

阮伟渐渐走近高台,看清人影,心下奇怪,他们在做什么?

起先以为他们静坐是在对掌,较量功力,但这一走近看见他们双掌并未相对,他们既不对掌,呆坐在那里做什么,难道是比禅功吗?

武家那有比禅功之理,阮伟飞身上台,仔细看去,这一看惊的他大呼一声。

只见虎僧与剑先生背后各印着一只乌黑的手掌印,早已死去多时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飘香剑雨续》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