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香剑雨续》

第03章 公子太保十三人

作者:古龙

阮伟被他一说,忍不住向那小册望去,心想:“看不出这小册内竟记着天下第一等剑法。”

庄诗燕站起身来,把小册子拿在手中,走回坐下,接道:“我从新疆回到中原,就听武林道上传说,天竺天龙寺有个僧人叛离,带着天龙剑经,逃向我国中土。

“这消息一经传出,凡是武林中稍有名望的剑士,无不想得到这本剑经,于是大江南北黑白两道,全都注意这天竺僧人的行踪。

“自此我就晓得无意中得来的剑册,就是天龙剑经,大约那个僧人虽然逃出天龙寺,却被寺内高僧印了一掌,幸亏他功力高深治。认为“圣人寡为而为天下理”。强调“名正则治,名丧则 ,尚能跋涉千里来到新疆,结果伤势恶化,只好住在小蓖店中,而被我遇着。

“我得到天龙剑经,心中既高兴也害怕,高兴的是我只要把剑册译成汉文,加以勤练,几年后那天下武功将唯我独尊,对于昆仑师长、兄弟们间,也争得面子;害怕的是怕人知道我怀有这剑经,以我的武功,保护这剑经,实在是大大危险之事。

“数月过去后,武林中盛传天竺僧人已来到中土的消息,由于不见一点踪迹,就渐渐淡了,我以为天下再无一人知道我有天龙剑经之事,于是就预备开始先把剑经译成汉文。

“谁知我剑经尚未找到人译,却被公子十三太保发现了我的行踪,一日当我经过

甘道上,被十三个公子模样的人从路旁林中冲出围住,那十三人中一位矮胖,着团花锦袍的公子对我发话道:

“赤眉大仙庄大侠客,兄弟十三人在新疆迪化打探到,阁下曾厚礼埋葬一位穷和尚,兄弟们想这僧人是谁,有福气劳阁下收葬,我们兄弟商量结果开棺一看,却想不到是个天竺僧人!”

“我听到此话,心中暗悔,留下线索。

“那矮胖公子嘿嘿笑着道:“阁下拿着那本剑经,要想穷一个人的精力去研究,不易办到,不如拿给我兄弟十三人研究,研究,如何?”

“我自然不肯答应,明知我一人也打不过他们:却奋勇硬冲,不数招身上便受了三处轻伤,眼看就要不保,被恰恰碍过此地的一位老侠客救下,我也未见老侠客怎么出手,就将十三位公子太保惊走。

“临行前,那矮胖公子,留话道:“赤眉大仙,你就是逃到天涯海角,我们也要找到你!”却未说出天龙剑经的话,想是他们怕别人知道,多上一个争夺之人。

“迄今想来,我隐居此地八年,未有其他别人找来,仍是给他们找到,可见江湖上只有他们十三人,知道我身上有天龙剑经。

“那位救我的老侠客,听到矮胖公子叫我赤眉大仙,即高与的对我说道:“你就是有名的侠盗赤眉大仙!炳!炳!你倒真像我一位故去的朋友,亦是独行大盗,可惜你的武功差得太远了,来,我教你一招,只要你将这招练熟,以后遇敌,保命谅无问题!”他教我的,就是我传给你的那招“暗影浮香”!”

庄诗燕说到此,不由长叹一声,道:“一个人的天赋确是各各不同,我这招式“暗影浮香”练了七年却赶不上你数月的成就。”

赤眉大川说着把手中小邦册,塞到阮伟手中,道:“听老衲的话乖乖收好,你若不听便是对我不仁不义!”

阮伟把“天龙剑经”收在怀内,道:“十三公子太保要的是“天龙剑经”。我们把册子给他,他们难道还会要老伯的命吗?”

赤眉大仙摇摇头道:

“这公子太保若是侠士,我就是把天龙剑经送给他们也未尝不可,但这十三公子太保个个虽是文人公子打扮,内心却是险恶无比,杀人如麻,若然他们练成天龙十三剑,那不知要有多少人死在他们的剑下?伟儿,你可了解老衲的用心吗?你要好好收着那剑经,他日能够练成,一定要造福人群,万万不可辜负我对你的期望!”

阮伟听到此,不由翻身拜伏地上,哽咽道:“老伯放心,伟儿有生之日,决不忘记老伯一番苦心!”

不知不觉已过了两个时辰,天将近午。

赤眉大仙庄诗燕上前扶起伟儿,道:“听老衲的话,回去照顾家里,不要理我,十三公子太保杀人的规矩子不过年,午不过子,若是昨夜子时留下记号,则午时一定到,你快回去!午时快到了。”

阮伟哭泣道:“老伯,我们就没办法,打得过他们吗?”

庄诗燕豪迈道:“若然是一对一,老衲自信八年来的苦练,倒真没把他们放在心上,但要知道十三公子太保个个武功不同,各有所精,像留指画记号者,其指力之深厚,胜过少林金刚指,而且他们决不各个独斗,要打都是各以所长合力进攻,旦有精妙的围攻阵法。”

赤眉大仙又望了阮伟一眼,道:

“伟儿,你责任重大,不要轻妄牺牲,老衲自会安排,你快回去吧。”

说罢,闭目趺坐,不再理会阮伟。

阮伟恭身一揖,道:“伟儿去了!”

他甚担心家里,当下即刻转身奔回家去。

阮大成自从与他神智不清的妻子结婚后,就雇了一个奶娘一个老婆子,几年来阮伟,阮萱,阮芸的成长,都是这奶娘及婆子带大的。

阮伟才踏进院门,阮萱就蹦蹦跳跳跑上前,道:“大哥!一早都没有看到你的影子,奶娘,老婆子也不陪我们玩,好可怜呀!”

阮伟心事重重,皱眉应了一声,没答理阮萱。

阮萱自幼不受父母疼爱,养成强烈的自卑感,她跑上前,哭丧脸道:“大哥不理我!”

阮伟道:“萱萱,大哥今天心里有事,乖乖的待在家里,不要乱跑呀!”

阮芸站在门前,厥着小嘴,阮伟一看就知阮萱又惹起阮芸生气,他上前问道:

“芸芸,娘醒来了吗?”

阮芸道:“一早,爹没惊动娘,带着水牛,说要出远门,叫我们好好听奶娘,大哥的话,刚才娘在睡着,姐姐大吵大闹,奶娘劝她不要吵,她没听反而怪我叫奶娘来管她。”阮萱的后面叫道:“你们没安着好心管我,我当然不听,天都快中午了,难道说话大声一点都不行!”

阮伟怒道:“萱萱!你越来越坏了,娘病,难道就不能睡晚一点吗?你再闹,大哥也要不喜欢你了。”

阮萱的脾气,别人骂她,打她还可以,独独受不了阮伟的气,她此时受了阮伟的重责,伤心的掩面朝院后奔去心

阮伟见她还听话,未向门外跑去,菅不得她伤心不伤心,急忙朝房内母亲卧室走去。.

阮伟来到他母亲房里,疤面妇人正好醒来,他赶紧上前问道:“娘今天身体可觉得好一点?”

疤面妇人含笑道:“今天舒服多了,你爹呢?”

伟儿答道:“爹早上带水生到嵩山少林寺去,说要送他去学艺。”

疤面妇人微微气道:“怎么也不跟我说一声。”

阮伟道:“也许爹早上见娘睡着,没敢吵醒跟娘说!”

疤面妇人道:“那为什么昨晚不告诉我,你别替你爹辩护了!”

阮伟心想:“爹一定昨晚跟娘说过,娘忘记了。”可是他没敢说出来。

老婆子走进来,侍候疤面妇人净面,端上点心。

阮伟随在房中照顾,看看午时快到,心中焦急如焚,不时向壁上母亲帐头旁悬挂的一把宝剑张望,恨不得摘下它冲出去,帮助赤眉大仙庄老伯御敌。

好不容易熬过年时,外面一点动静也无,阮伟暗舒一口气,、心想:“大概十三公子太保,子时以前才来。”

他不由又向墙上的宝剑望去,心中暗想如何偷出父亲这把宝剑,以备晚上应用。

疤面妇人用完点心后,老婆子收拾出去,阮伟也不好再待下去,向他母亲告辞走出。

走到房门,疤面妇人突然间到:“伟儿,这几日外面有什么事吗?”

阮伟随口应道:“没什么,娘!”

阮伟离开后就向自己房间内去。

这栋房子十分广大,阮伟独占一间卧室,室内陈设一床一桌二椅外,满屋都是各种书籍,原来阮伟幼夫时身体羸弱,学不得他父亲外门功夫,阮大成自己也懒得教孩子学艺,指望他读书有成,所以买了各种书籍,放在阮伟房内。

阮大成也不管阮伟看得憧或看不憧,见书就买,那知阮伟绝顶聪明,仅在幼年时期,被父亲请的老秀才,教过两年私塾,以后就全部自己阅读书籍,只要他父亲买来的书,他都一一看过。五,六年来,在这山光水秀的地方,他读了不少书籍,满肚子装下不少杂学。

阮伟孤坐在椅子上,书也懒得看,尽在担忧晚上的事。

阮芸走进来,说道:“大哥,吃午饭啦!”

阮伟道:“我肚子不饿,告诉奶娘说我不吃。”

阮芸道:“大哥不吃,芸芸去叫姐姐吃,姐姐也不吃,芸芸一个人吃不下去。”

阮伟道:“别管我,你跟萱萱说,她不吃饭,大哥永远不理她。”

阮芸满肚子委屈,再去叫萱萱。

阮伟郁闷的坐在房内,连晚饭芸芸来叫也没吃,转瞬就是日落西沉,天色入夜。到了半夜,阮伟心想大概母亲睡了,就悄悄的走到厨房吃些冷饭,又悄悄的走到母亲房前。

那知母亲房内的灯,仍有亮着,不时疤面妇人在咳嗽着。

阮伟只好焦急的等待,打算母亲一睡着,就将宝剑偷了出来。

半个多时辰过去,疤面妇人仍未睡着,阮伟急的好似热锅上的蚂蚁,团团直转。

忽然在暗黑的转角走出一个幽影,阮伟惊的一吓,那幽影转声说道:“大哥还没睡!”

阮伟放下心,说道:“芸芸怎么没睡?”

阮芸声音颤道:“姐姐晚饭时出去,还没回来。”

阮伟道:“什么?”

阮芸接道:“姐姐吃晚饭时,见大哥不吃,就向我说:“大哥生我的气啦!全家没一个爱我啦!”晚饭没吃完,就丢下饭碗出去,到现在还没回来!”

阮伟急的脱声叫道:“你为什么早不告诉我?”

阮芸泣道:“大哥不吃饭,脸色难看得怕人,芸芸不敢说,现……现在要来告诉娘。”

“芸芸别哭,娘都听到了。”

阮伟惊呼道“娘!”转身望去,只见疤面妇人黑色劲装打扮,手中握着一把寒光闪闪的宝剑。

阮伟急道:“娘身体不好回去躺着,待伟儿去找回萱萱。”

疤面妇人冷笑道:“你娘是个傻子,不知道你想拿这把剑!中午娘就看出你频频注视墙上宝剑,倒底出了什么事,你想要拿这把宝剑出去!”

阮伟急摇手道:“没什么事!娘回去睡罢!”

疤面妇人宝剑一挥,疾如闪电,只听“飒”的一声,门帘应声飘下。

她冷冷道:“你当娘是个没有用的人吗?”

阮伟再也想不到,娘竟是一个身怀绝学的女侠,疤面妇人说完话,就向院内疾步而出。

阮伟在后急急道:“娘!娘!对方十三个人,武艺高强,去不得,悟因伯伯说去不得。”

疤面妇人想是记得庄诗燕,回头道:“悟因可就是常常赠葯给娘吃的那个灵峰寺和尚?”

阮伟点了点头,疤面妇人没再问话,飞掠出院门。

阮伟那放心得下,跟踪追出,芸芸也跟着跑出。

一出院门,迎面看到山下,走上三位公子装束的青年人,为首是个矮胖公子。

这矮胖公子正是十三公子太保中的大哥,“神龙手”李民政“七十二路分筋错骨手”的精妙,非一般江湖上的擒拿手所可比拟。

在他身侧牵着一个女孩,那女孩和“神龙手”李民政有说有笑,生像已是多年的老友。

阮伟一看,那女孩是阮萱。

他大叫道:“萱萱过来,娘在这里。”

阮萱听大哥叫唤就要过去,一听娘在那里,反而不去了。

“神龙手”李民政牵着阮萱小手,走到疤面妇人面前一丈停下道:“夫人,这女孩可是令媛吗?”

疤面妇人冷然点点头。

李民政哈哈大笑道:“那敢情好,这女孩就给兄弟们做徒弟吧!”

阮伟道:“萱萱不要,快回来!”

阮萱心气大哥,故意不去,反而抓紧神龙手的肥手。

李民政开心笑道:“你看这孩子和我多投缘,徒弟是收定啦!”

李民政身旁一个高瘦,背微驼的公子,忽道:“大哥,这个女孩长的酷似萧无那

,莫非……”

李民政笑道:“多疑!多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3章 公子太保十三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飘香剑雨续》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