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毒梅香》

第11章

作者:古龙

怒潮澎湃,——

大戢岛上,朝阳替岛上的树木加了粉蓝色的一层外缘,粉红色的天,金黄色的波涛……

一般小船悄悄地靠了岸,虽说船的底已触了沙,但是距离干的沙滩,仍有五丈之远。

船上两个人,船首坐着是一个相貌异凡的老僧,船尾坐的却是一个年轻英俊的少年——不要说,这两人就是大戢岛主平凡上人和辛捷了。

辛捷在奎山一战挫败了天兰高手金鲁厄之后,“梅香神剑”的名头传遍了武林,处处可闻赞扬的声音,然而这些辛捷一丝也不知道,因为他挫败了金鲁厄之后,立刻就莫明其妙地被平凡上人拖着走了……现在,他们竟到了大戢岛。

辛捷问了几次,平凡上人总是神秘地道:“反正你跟我来有好处就是了。”

或者,只得意地一笑,并不回答。

辛捷对这位对自己曾有授艺之德的奇人,着实钦敬,心中虽然急着还有许多事要办,但是也不好说出,只好跟着平凡上人跑。

等到船出了海,他知道急也没有用,索性心一横,暂时不去想那些事情。

平凡上人也不找他说话,只神秘地微笑着坐在船首,辛捷不禁甚觉无聊,呆坐在船首,那斗金鲁厄的一招一式又浮上他的心头。

他想道:“那金鲁厄的年纪比我大不了多少,看来顶多三十多,但是内功却深得紧,我自被平凡上人输大内力之后,每经一场恶斗,功力又觉增进不少,竟然仍不是那斯的敌手,要不是平凡上人临敌传授的那一招——嗯,那招真妙绝,夹在精奇绝伦的‘大衍十式’中真是妙极,恐怕金鲁厄功力再深一点也要着我的道儿啊,我何不如此——”

原来他突然想到那赢得金鲁厄的一招原是因金鲁厄下盘较差,所以才佯攻下盘实袭上身,但若对付别的下盘功夫极佳的人岂不完全失效?但是他立刻又想到自己何不将招式略加变化,不一定限定要先攻下盘,那么岂不可以因人而变,更增威力吗?

想到这里不禁心头大喜,脱口叫道:“妙极了,妙极了——”

平凡上人忽然接口道:“等会儿还有更妙的哩!”

辛捷抬头看时,只见平凡上人笑吟吟地望着他,脸上充满着得意的模样,不觉一怔——

平凡上人笑道:“娃儿,你必是在想我老人家传你的那几手吧,哈哈,妙的还在后面哩——”

忙然船身一震,便不再前进,原来船底已触了海底的沙石。

平凡上人叫道:“到啦!娃儿上岸啊!”

说着身子一晃,竟如一只大鸟般飞上了五丈之外的干燥沙地上,奇的是那水中的船,竟丝毫没有倒退!

辛捷骇然暗道:

“一跃五六丈不足为奇,但是要这船儿一点都不后退,这等轻功真令人难信的了,我——我可不成——”

只见他脚底用力,垂直地升起两三丈高——当然船是不会后退——然后身体前折,竟在空中如箭一般斜射下来,落地之处,也到了干燥的沙滩上。

这手功夫虽不及平凡上人的美妙,但也极了不起,平凡上人呵呵笑道:“娃儿,真有你的,有话同你讲——”

辛捷不禁怔怔地跟他走去,转了一两个弯,树林中竟出现一所木屋来。

那木屋外表东一块木板,西一条竹子,非常不雅,显然是平凡上人自己钉的。辛捷跟着他走近,平凡上人一把推开门而进。

这木屋外表虽是不佳,里面却还挺舒服的,光线充足,地上还铺了一层柔软的地毯,辛捷不由轻呵了一声,这其中含有一丝惊叹的意思。

平凡上人拿起一只奇形怪状的木椅,笑道:“这也是我自己做的,怎样?”

辛捷道:“很好很好!只是——”

平凡上人皱眉道:“只是怎么?”

辛捷道:“只是太脏了一点儿。”

平凡上人呵呵大笑,顺手把椅子放下,椅面上果然灰尘密布,被他一抓,己留下几个指痕。

辛捷忍不住道:“老前辈唤晚辈来究竟是——”

平凡上人打断道:“你不要慌,我待会儿再告诉你——嗯,娃儿,你说世界上最难应付的是什么?”

辛捷不禁奇道:“不知前辈是指哪一方面?”

平凡上人道:“我是问哪一种人最是难于应付?”

辛捷怔了怔,摇了摇头。

平凡上人正经道:“娃儿,我告诉你,天下最难应付的就是女人——”

辛捷不禁咦了一声,他险些忍不住噗嗤笑了出来,忍不住问道:“怎么?”

哪知平凡上人笑了一笑,又不答话了。

任辛捷聪明绝顶也被弄得莫明其妙,不禁呆呆怔在一旁。

过了半晌,平凡上人忽然笑道:“娃儿,你说我老人家的拳脚功夫如何?”

辛捷道:“上人的拳剑都是盖绝天下的——”

平凡上人笑道:“是么?嗯!你且看这一招——”

辛捷只见他大袖一挥,双掌连飞,掌袖之间竟生乌乌异响,尤其奇的是辛捷站在半步之外竟也丝毫不觉风势,这等内劲含蕴的至高功夫,真已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了。

辛捷看他那双掌之间妙用无穷,不禁在一旁潜心思索,此时他功力已是上上之选,想了半刻竟自领悟,不由高声叫道:“啊,我懂了——”

平凡上人哈哈大笑,一跃出门,叫道:“娃儿,出来我教你这套掌法。”

辛捷心兴大喜,一跃而出,还来不及称谢,平凡上人已开始

解释他那套掌法的诀要招式了。

辛捷这一听,不禁心中一阵心花怒放,那平凡上人所说的掌法真是前所未闻,那掌指之间,确实妙人毫厘。以辛捷的功力智慧,足足练了一整天才会十招。

辛捷嗜武若狂,虽然心中甚多疑问,但此时心中全是充满着那些绝妙招式,终日废寐忘食地思索,练习,其他根本想不到。

直到第五天,辛捷已学会了六十招,他忽然想到:“平凡上人唤我来难道只是要教我这套掌法?他一路上神态甚是神秘,究是为了什么?啊,我还有许多事要赶着办,怎么尽在这儿耗下了——”

他心想平凡上人对自己这么好,自己若是对他说明原委,必然准他赶回中原,但是他想到那些奇妙的掌法,他心道:“这掌法实在太妙,若是放弃了机会,岂不是可惜?”

这时背后一个哈哈朗笑道:“娃儿,敢情什么地方练不对劲了?这也难怪你,这套掌法唤做‘空空掌法’,是我老人家最近才想出来的,当今天下只怕没有一套掌法可以挡住我七十二招——嗯,你瞧我糊涂啦,以我的功力别人自然接不住七十二招啦——”

辛捷忍不住问道:“以我的功力呢?”

平凡上人哈哈一笑道:“你练成了自然就知道了。”

辛捷见他脸上一派得意之色,当下心一横,暗道:“管他的,学完这七十二招后再另作打算。”

平凡上人又道:“娃儿,这套掌法害我老人家足足一个月没有睡觉才想出来,你学了该怎样谢我?”

辛捷此时心中充满感谢之情,义正严辞道:“上人有什么要差遣晚辈的,晚辈无所不从。”

平凡上人笑道:“你可肯答应我一事?我先声明这事甚是不易。”

辛捷原本甚是冲动,毫不考虑,朗声道:“莫说一件事,就是十件也不要紧?”

平凡上人道:“好!你先练吧,以后告诉你。”

那空空掌法虽然是七十二招,其实中间的变化何止万千,真不愧为平凡上人精心杰作,辛捷十日内勉强把招式记住,但其中许多精妙之处仍无法领会。

又练了五日,辛捷不知不觉在大戢岛上己待了半月,而又一套绝世武功从平凡上人移到了辛捷的身上。

这天,晚饭后,平凡上人忽然又道:“娃儿,你说世上最难惹的是什么人?”

辛捷一怔,暗道:“怎么,这话又来了?”

但闪眼看那平凡上人,一脸正经之色,当下笑道:“我知道是女人。”

平凡上人一拍腿道:“是啊!女人是最难惹的,和女人打交道是非吃亏不可的。”

辛捷不禁大奇,暗道:“难道平凡上人和什么女人打交道?”

平凡上人又道:“小戢岛上那尼婆你是见过的了,这尼姑更是女人中最难惹的,我老人家和她赌斗从来没有得过便宜,上次被她那鬼门阵儿,将我困了整整十年,幸好天道还在,没有让我老人家一世英名也赔上去,可是我这亏也吃得够大啦,从那次起,我立了一个重誓——”

辛捷愈听愈奇问道:“什么重誓?”

平凡上人正色道:“我发誓今生永不再和女人动手——”

辛捷笑道:“那可不妙啦——”

平凡上人道:“怎么?”

辛捷道:“若是那慧大师再来寻你老人家斗气,你老岂不要吃大亏?”

平凡上人叫道:“倒给你这娃儿说对啦,前些日子那尼婆果真用飞鸽传书向我挑战,说是她最近发明了一套掌法,如何如何了不起,要和我比划比划,我回信告诉她我不应战,结果这尼婆可恶,竟扬言我老人家不敢和她比划,我老人家越想越是气愤,所以就找到你啦——”

辛捷答道:“找到我啦?”

平凡上人得意地笑道:“是啦,我说要你替我干一桩事,正是要你用我传你的掌法,去代我和老尼婆比划——”

辛捷急道:“那不成——”

平凡上人道:“别怕,别怕,我那套掌法乃是专门对付老尼婆,你绝吃不了亏。”

辛捷道:“不是这个——”

平凡上人又插口道:“啊!你可是怕老尼婆功力深厚?你想你若用这套掌法和她周旋两百招以上,老尼婆还能赖着老脸不服榆么?”

辛捷分辩道:“不是这个意思——”

平凡上人不悦道:“怎么?”

辛捷道:“那慧大师曾传晚辈‘洁摩神步’,晚辈岂能和她动手?”

平凡上人呵呵大笑道:“我以为是怎么回事,原来是这个,这有什么要紧,你又不是和她真正性命相搏?而且你曾答应我的,你敢反悔么?”

辛捷暗中叫苦,却不能再说。

平凡上人又道:“明儿就去。”

接着就不再说话,敢情他已运气用功起来。

小域岛上石笋矗立,有如一个巨人挺立在蔚蓝的天空中。

辛捷在船上远远瞧见那一根根粗大的石笋,想到自己在这小岛上所得的一连串奇遇,不禁满胸感慨。

平凡上人却快活地挥动两袖,用内家真力鼓船前进,船首破开一条白小浪,急速地前行——

船到了岸,两人就飞身上岛,平凡上人猛提一口真气,朗声道:“老尼婆,我来应战啦!”

不多时,石笋阵中现出一条人影,几个起落己到了面前,正是小域岛主慧大师。

辛捷上前拜见,慧大师一挥僧袍,一股极强的劲风将辛捷直

往上抬,口中冷冷道:“罢了。”

辛捷只觉那劲大而不猛,直似与将自己抬上空中一般,辛捷不禁猛吸一口气,力贯两腿,仍是一揖到地。

慧大师咦了一声道:“嗯,你功力又大进了。”

接着转头对平凡上人道:“我早知道你臭和尚上次回信不应战乃是缓兵之计,这几天必是埋头苦研,想出什么新招式,所以就来应战了。”

平凡上人任她嘲调完毕才一揖道:“老尼婆,我老人家这厢有礼了——我这虽是应战,却有一点儿不同——”

慧大师冷冷哼了一声。平凡上人续道:

“我是不能和你动手的了,我那掌法都传给了这娃儿,你可敢和他过招?”

慧大师一语不发,仰天长笑,根本不理会平凡上人。

平凡上人不禁怒道:“笑什么?”

慧大师道:“不敢应战也罢了,却还要弄这许多花头,贫尼今天算是开了眼界。”

平凡上人听了突然也仰天大笑,慧大师只冷然一哼并不理会。

平凡上人见她不理会,继续哈哈大笑,他功力深极,笑得又响又长,慧大师终于忍不住道:“笑什么?”

平凡上人这才停住笑声道:“不敢应战也罢了,却还要弄许多花头,老和尚今天算是开了眼界。”

他这句话说得和慧大师一字不差,慧大师不禁怒道:“不敢应战?”

平凡上人指了指辛捷道:“你敢与他过招么?”

慧大师昂首冷哼,瞧都不瞧辛捷一眼。

这样平凡上人不愿和慧大师动手,慧大师又不愿和辛捷动手,于是双方立刻僵住了。

过了一刻,平凡上人忽然喜道:“有了!有了!”

慧大师瞪目道:“有了什么?”

平凡上人道:“我有一个妙计,我己将我的掌法传给了这娃儿,你也快把你的掌法传给他,然后叫他用你的掌法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1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毒梅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