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毒梅香》

第12章

作者:古龙

大戢岛主平凡上人虽是功力盖世,但对于下毒解毒这一间却是一窍不通,无恨生中毒看来非浅,但他也只有旁观,束手无策。

只是见辛捷大喜过望,精神不由一振道:“什么东酉,是解葯吗?”

辛捷摇了摇头,欢声道:“这东西,我看这东西准成。”

说着掏出那怀中的一本书来,扬了扬道:“有了这本书,什么毒不详细的记载在上面——”

敢情他那一册书正是毒术天下称首的北君“毒君金一鹏”毕生心血所作的毒经,那一日金一鹏的女儿金梅龄把这本毒经留给辛捷,辛捷书不离身,但一来连遭奇遇,二来急事缠身,根本无暇去看它,而且几乎都忘了。

这当儿灵机一动,有了毒经,什么毒还不是迎刃而解?

大戢岛主接过“毒经”,看了看封皮,念道:“毒经——金一鹏作,啊……”

辛捷接口道:“金老前辈那日在沙龙坪以毒攻毒杀死那玉骨魔,这本书可是他老人家毕生心血哩——”

大戢岛主不由惊诧出声。

辛捷又道:“金老前辈毒术天下无双——”

说着接过毒经,迅速地翻开看去。

这毒经上包罗万象,宇内海外每一种毒草、毒蛇,甚至是有毒的生物,几乎全部在内,直看得辛捷心惊胆战,但心中却由衷的佩服那又癫又谐的老人——金一鹏。

辛捷很快的浏览过去,那毒经中还不时加上一两幅插图,辛捷越看越惊,心中一动。

须知辛捷为人性本放达,天生好学,是以并不以为毒术乃是邪道旁门的,心中一动,眼见这毒经上真是“毒”不胜收,竟动念要学习下来。

他一念之间,已下决心,很快的翻着书,却始终不见有那什么“碧玉断肠”的名称或解法。

无极岛主无恨生静坐一边,仔细调运真气,脸上神色一片漠然,倒是平凡上人很焦急的望着辛捷。

又过了一刻,慧大师也已回来,辛捷己差不多快要把一册书都翻完,但仍没有我着这“碧玉断肠”的名字。

匆匆又是数页,眼看毒经只剩下最后几页,忽然,辛捷精神一振,敢情那书上端正的写着二个字:“特例”。

“‘玉骨魔’既然用来毒无恨生,必非普通的毒物,这特例中多半会有——”

他忖道,一面仔细的寻找。

蓦然,四个大字呈现在眼前,可不是“碧玉断肠”四字?

辛捷禁不住大声叫道:“有了有了,这玩意看来来头不小呢——”

他接着便照书上念道:“碧玉断肠,原本为植物,中土绝迹,形为四叶一蕊,无果,为此植物之草汁……”

他飞快的念着,也懒得管这种介绍,跳过数行,找那治疗的方法,又继续念下去,道:“……毒性极浓,与一立步断肠并称“双断肠”,且潜伏性极大,优于体内,任内功高深,亦不易察觉,此物乃天地间最为厉害之物……”

“治疗之方,普天之下,仅有一物——”

辛捷念到这里,耐不住声音也微现紧促,显示他也十分紧张,高声继续道:

“仅有一物,即‘火玉冰心’,此物全天下只有北燕然山顶产有——”

平凡上人神色骤然一变,忖道:“燕然山距此当有万里之遥,莫说现在急急需要,一时不能赶到,就是能够到达,也不见得就能立刻寻着——”

却听那辛捷声道:“还有一法——”

原来当日金一鹏作此书时,每一种毒物,都有精细详注解释,而且还加以自己数十年的心得。

这碧玉断肠是金一鹏晚年才得知,当时除了火玉冰心外,确实缺乏他法医治,但金一鹏深知火玉冰心举世难寻,是以决心再找出另外一个法子。

凭他在毒中混了一生,加上极深的内功和极高的天资,终于在潜心思索下领悟了另一个方法,于是他立刻把此法写入毒经上面。

辛捷欢声的把那方子说了出来,平凡上人不由“啊”了一声。

敢情这个方法是太危险了一些。

原来,大凡这种潜伏性的大毒性,在毒发的时候,也愈快捷,假若在它尚未散入血脉,还是整个在体内之时,由一个内家绝顶高手用内力把它逼出便可无妨。

但是这“碧玉断肠”一入体内,便会聚在人体中最重妻的血脉中,那就是说在从顶心到心脏的这一带。

如果要把它逼出体内,非要顶心上着手不可。

平凡上人、慧大师、辛捷都是一等一的好手,怎会不知假若要动手逼毒,那非要在顶心“泥丸宫”上拍一掌。

“泥丸宫”乃是人生穴道的总结之地,一掌拍下,那么立刻功力全失,有如凡人,而且痛苦万分。

中毒者功力即消下一点本能内在的潜力再也不能维持,“碧玉断肠”之毒立刻迅速的散开。

要在这时,观好时刻,再拍一掌,接着用内力渡人体内,好生逼出体外,才能散却此毒。

“泥丸”穴如此重要,假若下手的人一分失手,中毒者立刻死去,反之假若下手轻了一分,那中毒者不但白受一次痛苦,而且对他内力修为也有损害。

这个法子虽然能成,但太过危险,是以连平凡上人、慧大师此等人物,也不由惊诧出声。

当年毒君金一鹏领悟此方,便想世上绝无此等功力的人,是以这法子必然依旧是无法功,但他还是将它写在毒经上,算做是他一生研究毒学的一点儿心得!

平凡土人是全心佩服这作毒经的金一鹏,见识竟是如此多广,就连慧大师此等好强人物,也不由心折!

平凡上人苦笑一声道:“老尼婆,这倒是一个难题呢?”

慧大师默然点首道:“假若是咱们二人连手的说话——”

平凡上人道:“不成,那恐怕更险——”

慧大师点了点头,辛捷明白他们乃是想二人连手,内力不若一个纯熟,更易出险,自己功力还差,只得默然。

平凡上人哈哈一笑道:“那只得走着瞧了,老尼婆,你动手?”

慧大师微微摇首,接口说道:“这当口儿上咱们不必再客气,老实说,贫尼的内力修为,自认比你要差上一筹哩——”

平凡上人不再言语,转身对静坐的无恨生道:“老弟,觉得好些吗?——”

无恨生朗朗一笑,打断平凡上人的说儿:“上人不必焦急,我无恨生再不成,这苦儿还挺得住。”

他显然是勉强而发,语调轮到最后,已然微微颤抖。朗朗笑声,也愈来愈抖,而微带尖声。

平凡上人深知他的性格,哈哈道:“老弟,真有你的——”

话声方落,右手大袖一间之下,拍出一掌。

平凡上人心中有数,这一份差事可是十分艰难的,只要下手微微一错劲道,便是遗憾终生。

他知道以无恨生此等功力,自己一掌拍下,他必会极自然的生出一股反抗的力道,虽然是极小量的,但也可能致以平凡上人失手。

是以他在无恨生说话之际,突然下手。

这一单是平凡上人的真功力,力道是三分发,七分收,出手之快,有若闪电,大袖才摆,一掌已然接实。

平凡上人深知轻重,一反平日嬉笑的摸样,一掌才触及无恨生“泥丸”,悠然往外一闪一圈。

平凡上人一触之下,力道全收,无恨生但觉顶心一震,全身真力迅速的散去,一点真灵再也压不住脉道中的毒性,极快的散将开来。

平凡上人不敢丝毫大意,左手一晃之下,点出二指。

这二指乃是虚空点向无恨生的“紫宫”和“章门”穴道。目的乃在于试探无恨生体内毒性散行的情形。

不说辛捷,就是素来面上冷漠、性如冰霜的小戢岛主慧大师,也不由紧张的双手互相紧握住。

平凡上人目不转睛,瞪着无恨生,蓦然,他瞥见无恨生俊逸的脸上,好似隐隐散过一丝痛苦的表情。

平凡上人何等功力,已知是“碧玉断肠”开始攻心。

蓦地里,平凡上人结舌瞪目,有如春雷般吼了一声——无恨生顿时心中一震,灵台空明,脸上痛苦状稍弄,平凡上人左手己如闪电般再拍出一掌。

平凡上人用佛门最上乘的气功造诣,发出“狮子吼”的功夫,暂时震醒无恨生的神智,把握时间,一单按下。

手掌尚距“泥丸”顶心三寸左右,掌心闪电一吐。

辛捷摒住呼气,已知这一掌拍下,平凡上人立刻要施开内力,渡入无恨生体内,成败全在此一举。

平凡上人手掌按实,缓缓吸起一口真气,吐入无恨生体中,努力往“泥丸”宫穴道下逼去。

平凡上人这一掌用的力道恰到好处,这一个难关总算渡过去,辛捷和慧大师都不由舒一口气。

然而平凡上人自己心中有数,别看刚才那一掌按下去,全力控制着,不得有一丝一毫的差错,一口真气已经差不多全以灌注,自己内力渡入无恨生体内逼毒,还不知能不能完成呢?但口头又丝毫分神不得,只好全力支持施为。

时间一分一秒中过去,平凡上人头顶上冒出蒸蒸白气,白髯无风而振,赖赖摇动,脸色如冰,紧张已极。

慧大师不相信这么一件艰难工作,会被平凡上人如此顺利地完成,她心中始终不能放下一丝毫不轻松的盯视着。

果然,平凡上人的身体蓦地有若酒辞,摇摆不定,辛捷吃一惊,身体倏地掠起,想上前察看。

他心知必是平凡上人内力不继,想出手相助,但转念一想,自己功夫比平凡上人不知差却好远,万一出手不成对平凡上人或无恨生,甚至自己三个人都是十分不利的,是以身体不由为之一挫。

这当儿里,眼前一花,一条人影已越过自己。

辛捷想都不用想,知道定是小戢岛主慧大师。

慧大师好快行动,闪得一闪,已掠到平凡上人身前。

她早知道,事情不会如此顺利,是以始终全神贯注,一见平凡上人身体微晃,便知自己所料不差,平凡上人果是内力有所不继,立刻施展“诘摩神步”,闪到他身前。

但见慧大师左手疾伸食指,准确的落在平凡上人的“志堂穴道”上,内力已渡入平凡上人体内。

这一来,平凡上人精神大振,换去一口早已浑浊的真气,内力不断渡入无恨生体内。

辛捷心中明白,这一来,平凡上人固然脱险,但慧大师和他的内力假若不能配合得天衣无缝,那么,不但无恨生生命难保,就是大、小戢岛主,也都会身受重伤!

是以辛捷的心情,比之先前,更是紧张,但他自知帮不上忙,只在一旁目瞪口呆的望着三人。

这里,居于东海三岛之中的小戢岛上,是一片死静的,海边离这里很远,浪啸之声不能传来。

有一点微风,拂着寂静中的四人,衣袂摇摆处,发出的声音,周遭很为和谐——但实际上却有如一张紧张的弦。

辛捷呆呆地望着,大戢岛主一手紧紧地按在无恨生的“泥丸”上,慧大师的手指却紧贴平凡上人的志堂穴,无根生盘膝而坐,脸上神情甚为古怪。

将近一百年,东海世外三仙从没有打过正经的交道,谁也想不到,在这里竟会聚集一起,而且还合用内力疗伤哪。

辛捷默然祈祷,希望无恨生能痊愈,同时间,也仔细检看毒经,知道毒一逼下,立刻就要采取放血的方式。

辛捷缓缓走近,看那无恨生泥丸上被大戢岛主按住,脸上一层淡淡黑气很慢地往下降,辛捷知道,大、小戢主的内力,已然发挥效力了。

黑气逐渐下降,辛捷注视着,等候着机会,心情仍然是紧张的,转眼望望平凡上人和慧大师,两人脸上宝相端壮,想都已动用佛门心法。

普天之下,有谁能是大、小戢岛主的敌手?而这两位盖世奇人联手之下,有什么事不能够完成?然而,这都是一件令两人都没有把握的难题,假若两人的内力不相配合,力道虽强,却也徒然。

辛捷很明白这个道理。他知道,也只有慧大师如此高深的内力,才能和平凡上人相配合。

黑气下降,己到手臂上,无恨生右手垂着,那黑气已被大、小戢岛主的内力逼到聚在无恨生右手中指上点。

辛捷从怀中拿出一个古铜的小瓶子,望望无恨生一根有若黑炭的中指,他知道这便是那潜伏在无恨生体内的“碧玉断肠”了。

这玩意之毒,天下无双,辛捷不敢沾上,手指微伸,虚空往无恨生指尖一勒,一股指风过处,无恨生右手中指尖上,顿时现出一道不太深的口了。

辛捷动作如风,小瓶己靠近那口子,果然伤口中流出一滴滴的血来,这正是那碧玉断肠!

碧玉断肠色作碧绿;而且晶莹发亮,一滴一滴,真有点像一小块的翡翠碧玉,可爱已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2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毒梅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