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毒梅香》

第14章

作者:古龙

辛捷和凌风见平凡上人大发脾气,知道他生性如此,不由为之暗笑。辛捷忍笑道:“不走!不走!”

平凡上人转怒为喜道:“不对你们凶一点,你们不知道我的厉害。”

吴凌风再也忍不住笑了出来。

平凡上人忽又道:“你们刚才来时,一定看见那孙倚重了。”

辛捷点点头,他知道平凡上人的脾气,这样子说法必定有什么事要交待。

平凡上人顿了顿,却又转口道:“那日在小戢岛上,你曾应诺无恨生去帮他寻找女儿,但这样大的天下,你却到那里去找——”

辛捷听后不由更是好笑。他知道平凡上人必有什么难于出口的事,又不好意思直接说出来。所以才路出一点口风,想叫辛捷主动问,他才好启口,但辛捷故意装作不理,只好胡诌些闲话。

辛捷心中暗笑,口中含含糊糊“哦”了一声。

倒是凌风在后面忍不住想插口相答,却被辛捷止住。

平凡上人这句话根本没有经过大脑,自己也不晓得自己问的是什么,心中不断的盘算着,听辛捷嗯嗯哦哦,也跟着颔首“哦”了一声。

辛捷知道自己所料不虚,不由冲着平凡上人一笑。

平凡上人心中盘算不定,见辛捷一笑,跟着也是傻然一笑。

半晌,他见两个少年都眼睁睁的注视自己,心中一急,再想不出方法来开一个头儿,便咬牙道:“孙倚重这小子,你见他走了么?”

辛捷、凌风一齐颔首。

平凡上人接口道:“对了,对了,你们一定很奇怪是吗?要知这其中有一段很大的原因哩!内容很为精彩,你们要听吗?”

他一急之下,想不起别的方法引两人答话,竟用这种无赖的方式。

辛捷和凌风哈哈一笑,平凡上人不由微感尴尬,大声佯怒道:“笑什么?”

凌风吓了一跳,忙止笑道:“不笑!”

平凡上人满意地自我一笑,说道:“那我就讲了——”

原来当日平凡上人答应了少林僧要教孙倚重武功,原是不得已之事,他天性无拘无束,要他一招一式传人武功,真是大大难事,那武林之秀孙倚重又不似辛捷善于说笑讨好,整日只是恭恭敬敬不苟言笑,平凡大师愈瞧愈不顺眼,寻思摆脱。

他想了半天,终于想出一条妙计。他每天教孙倚重一大堆少林绝学,限令他当天练好,否则就不再教,他原以为可以找到借口,赶孙倚重离岛,谁知孙倚重外表庄重守礼,人却是聪明得很,深知自己担负整个少林寺复兴重任,是以咬牙拼命把平凡上人所授生生记下练会。

平凡上人见一时难他不倒,只有每天加重功课,这天,他一口气传了孙倚重一套少林绝艺“百步神拳”,现加上“大衍十式”,孙倚重自是无法练会,平凡上人便板着脸道:“我老人家每天辛辛苦苦教你,哼,你竟敢不用心学,明儿就上路吧!”其实他心里颇感惭愧,因为孙倚重实在很是用功。

孙倚重虽知是祖师爷有意为难,但他不敢顶撞,吓得只是叩头求饶。

平凡上人更是不喜,摇手道:“起来,起来,别再做磕头虫了,我老人家说一就一。”

孙倚重无奈,他心内暗忖这一个月自己确是学到许多绝世奇学,但有些东西只是硬生生背下来,并不知其中奥妙之处,自知再练下去,一定事倍功半,倒不如先停一段时间,待自己参悟练熟后,再来求教,便道:“灵空高祖师爷,我明儿就走,等过些时候再来看您老人家。”

平凡上人听他肯走,心内如释重负,也不管孙倚重日后是否真的再来,连声道:“那很好,那很好。”

他转眼一看孙倚重满脸失望黯然,不觉微感歉意,柔声道:“娃儿,你可不要气馁,我老人家一身本领差不多都传给你啦,好好去练,哼,江湖上只怕难碰到对手了。”

次日,平凡上人正把孙倚重打发走,辛捷和吴凌风就赶到大戢岛来,平凡上人自觉赶走孙重的妙计,真是大大杰作,是以迫不及待就向辛吴两人吹嘘。

辛捷赞道:“您老人家这招真高明,硬软并施。”

平凡上人大乐,呵呵笑道:“娃儿,我老人家生平吃捧受激,少不了又要传你两手。”

辛捷大喜,正待开口称谢,忽见日已偏西,想到此行目的,蓦然一惊,便想又向平凡上人告辞。

忽然,一阵令人心旷怡的清香,随着凉风吸了过来,凌风只觉那香气甚是熟悉,他猛嗅了几口,一个念头闯上心头,也不及向二人说,更顺着香气飞奔过去。

辛捷心道:“我吴大哥平常做事从容不乱,从没有见过他这么匆匆忙忙过,一定是发现了什么惊人大事。”便要举步跟踪上去。

平凡上人神秘一笑,低声道:“娃儿,咱们偷偷跑过去,看那俊娃儿捣什么鬼。”

辛捷一看平凡上人神色,更知他已明白凌风行为,当下点点头,就和平凡上人施展轻功,追上前去。

跑了一阵,香气愈来愈浓,平凡上人忽道:“就是这里了。”他一拖辛捷,就在一块大石后隐身。

辛捷伸出一只眼睛,只见凌风站在四五十丈外一声突出岩石上,手舞足蹈,神色欢愉已极。

平凡上人悄声道:“娃儿,你瞧那石旁生的是什么?”

辛捷一瞧,但见一棵横生小树,长在百壁中,丝毫不见特异之处。便道:“您指的是那躶小树吗?”

平凡上人点头道:“正是。”忽又道,“娃儿,你瞧他口中念念有词,咱们再走近些去听听。”

辛捷回头见平凡上人满脸跃跃慾试之色,不由好笑,暗道:“这平凡上人苦修三甲子,辈分之尊,武功之高,只怕普天之下再难找出第二人,可是他脾气却还是好胜好奇,唉,‘所谓江山易改,秉性难移’。天性,那是最难改的,像我这样偏激冲动,也不知哪天才能变得像我吴大哥一般。”

平凡上人见他不语,便不理会他,轻步走向前去。辛捷沉吟了一下,也跟了过去。

辛捷隐伏在离凌风近旁两三丈百后,凌风全神注意那棵横生小树,是以并未发觉。

辛捷仔细一看,只见那树光秃秃不生一片叶子,但是尖端却生着一粒红如血的小果,他略一沉吟,不由恍然大悟,忖道:“这果儿只怕多半是大哥上次坠下泰山悬崖巧食的血果。”

他再一看,凌风左手抓住树枝一荡,右手已把红色果子采到,身子轻盈美妙,不由喝声采道:“好功夫!”

凌风听到辛捷声音,正想发话招呼,平凡上人也从近旁现身。

平凡上人道:“好呀!我老人家辛辛苦苦栽的血果,等了百年之久,好不容易今天才结果,你却采了去,快拿来,快拿来。”

凌风心道:“这平凡上人年已二百有余,他说此树是他所植,此事大有可能,他既等了百年,我岂能采摘而去,唉,罢了!罢了。”

他毅然把血果交给平凡上人。

平凡上人见他又失望,又焦急,俊脸涨得通红,知他心中极想获得血果,却能毫不迟疑的还给自己,这种品性真是难得,便想把血果赠给凌风,但忽转念又想道:“我再急急他,瞧瞧这俊娃急出眼泪,也是好的。”

他高声道:“这血果可是天地间二大灵果,天下只有无极岛主无恨生所食的千年朱果,功效高过血果。喂,我老人家可要吃了。”

说罢,他真的举起手把血果送到口边。

他原以为吴凌风会大急失色,只见他神色平和,似乎认为这是很应该的事,不由大大感动,柔声向凌风道:“娃儿,我老人家是给你开玩笑的,我老人家已成不坏之身,岂能再像那没出息的无恨生,靠草末功增加功力,喂,娃儿,你把血果拿去。”

凌风心情大是激动,双手颤抖接过血果,解开衣襟,从怀中取出一个小玉瓶,赶快把血果放进去,他正忙着,“拍”的一声,掉下一本小册。

凌风愈想愈是感激,情不自禁的扑上前去,抱着平凡上人,流下泪来。他哽咽道:“老……前……辈,你待我真好。”

平凡上人摸着他的头道:“乖娃儿,快莫哭,快莫哭,一哭就浓包了。”

吴凌风收泪道:“并不是风儿想得血果,实在是我有一个朋友,她双目失明,风儿答应过就是走遍天涯海角也要寻到血果,使她重见光明。上次我在泰山丈人峰下,误食一棵血果,起初我并未想到那是千载难逢的灵果,待到我吃下后,这才想起正是自己日夜相求东西,已是后悔莫及。我知道今生再难逢到,想不到您这岛上也有这树,而且正好赶上它结果,运道真是好极啦。”

平凡上人见他喜气洋洋,俊脸发出一种令人迷惘的光辉,但眼角泪痕犹存,实是天真可爱,他忽然灵机一动便问道:“你那朋友一定是个女娃儿?你可要老实讲出来。”

凌风万料不到他竟会问这个问题,他生平不善说谎,只好红着脸点头说道:“是!”

辛捷本来正在翻阅从地上捡起的小册子,突听到他吴大哥有一个女朋友,连忙也凑上来,聚精会神地听。

平凡上人问道:“她为什么瞎了眼呀?”

凌风知道不能隐瞒,便把自己和阿兰的经过原原本本的讲了出来,待他说到阿兰负气离走,人海茫茫自己不知何处去寻,不禁又垂下泪来。

平凡上人只是摇头,反复道:“娃儿,我早就说过天下最难惹的莫过于女人,我老人家,什么都不怕,就怕和妞儿打交道,上次要不是辛捷这娃儿识破那什么‘归元古阵’,我老人家可就要栽到老尼婆手中。你两娃儿长得都俊,以后麻烦还多哩!”

辛捷听完吴凌风的叙述,心情大大激动,热血直往上冲,忘记了自己也正要寻找着菁儿,就要动身替凌风寻找阿兰,是以并末听清平凡上人所说。他道:“吴大哥,我们这就动身去找兰姑娘。”

吴凌风好生感激,正要开口向平凡上人告别,平凡上人忽对辛捷道:“娃儿,你手上拿的是什么书。”

辛捷答道:“这是吴大哥刚才身上掉下来的,里面全是些鬼画符……”

凌风接口抢着道:“这是我师叔祖东岳书生云冰若转送我的,他说是一个天竺僧人临死之前交给他的,里面全是练轻功的方法,可惜全是梵文,任谁也看不懂。”

平凡上人连声催促道:“快给我看看。”

辛捷急忙递了过去,平凡上人翻了数页,脸色变凝重,转身就向屋中跑去。

凌风想跟过去,辛捷连连阻止,说道:“大哥,你还记得那天我们在‘无为厅’斗那蛮子金鲁厄的情形?”

凌风想了想,大喜道:“对了,对了,敢情上人懂得梵文的。”

辛捷点头道:“正是,我看平凡上人多半瞧出了什么特别事故,需要一个人静心参悟,我们且莫去打扰他。”

凌风道:“那么乘这时候,你作向导,带我游游大戢岛可好?”

辛捷大声叫好,两人携着手,就向岛后走去。

那大戢岛后岛原是海中珊瑚形成,是以岛上寸草不生,两人走近海边,但见怪石磷磷,孤峰挺挺,黄沙漠漠,宛如沙漠风光,气势甚是雄伟。凌风道:“古人都说北山南水,想不到在这江南海外孤岛,竟有如此宏伟景色,天下之大,真是无奇不有了。”

蓦的,一个大浪打向岸边,卷起千百块碎石,带到海中。

辛捷高声吟道:“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

他吟到这里,忽然止住,心内想到:“大江犹能如此,何况一望无际的大海哩。人生在这世上,那真是渺小得很,任你是盖世英雄,到头来也不过是一坯黄土。我,我可要在这有限的年华,做出些辉煌令人永远不忘的大事,这才不辜负父母生我,梅叔叔教我的一番心血。”

顿时,他雄心万丈,转身对正望着遥远海平面的吴凌风说道:“吴大哥,咱们先去把厉鹗那个贼子宰了,再去找阿兰和张菁。”

凌风也是豪气干云,立刻点头答应。辛捷又道:“大哥,我上次被恒河三佛掌伤,我自己用内功疗伤时,我一直苦思一个问题,现在我可想通了,一个人在世上,如果只是徒然武艺高强,只是使人人怕你,那有什么意思?要人人都敬重你,心服你,才是真正的豪杰,从今以后,我可要向这方面努力,只是我天性太偏激,大哥,你可要好好指导我,教训我。”

凌风听他说得很是诚恳,再看他脸色平和悠远,昔日那种高傲和对任何人任何物都略带轻藐的眼神,已被一种飞逸正直取代,不由大喜,伸出右手抓着辛捷左手道:“捷弟,恭喜你,你又进了一步啦,云爷爷说过,要练成绝世武功,不但要天资敏悟,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4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毒梅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