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毒梅香》

第05章

作者:古龙

这时那三艘船都已近,船上动静更可清楚看见。渐渐地,三船距无极岛主之船愈来愈近,相距大约还有二三十丈时,船首大汉一声号角,立刻卸下了帆,顿时速度慢了下来。

无恨生见这海盗船果真是冲着自己来的,不由冷笑一声。那品字形三船为首的一只船头,又是一声号角鸣响,船舷两旁的水手霍地恭身挺立,从舱中缓缓走出一人来,只见此人年约四十,面如黄蜡,一袭黄衫及地,更显得怪异,无恨生见众水手对他执礼极恭,心想这人必是三船中首领人物。

缪七娘却冷笑道:“一个海盗也有这么多臭排场。”

那黄面汉子走在船首,向无极岛主这边抱拳一揖,开口道:“黄子沙总舵主成一青奉命问候无极岛主俪安。”

这时船已出江,海上风涛渐大,相距二三十丈远,那成一青所发之声音仍极清晰地传到无极岛主船上,足见他功力深厚。

无恨生冷哼一声,扬声道:“就请成舵主回上贵帮主,我东海无极岛主久仰大名,只是无暇拜会。”

缪七娘却见以成一青这功力居然臣服那“玉骨魔”手下,想来那“玉骨魔”必然甚是不凡,心中轻视之意顿灭。

那海盗船上水手见无恨生仍坐原处动也不动,未曾动容,显然甚怒,那成一青回首略一挥手,众盗立刻安静下来。

那成一青又道:“敝帮主曾命在下略备粗酒为岛主接风,敬请岛主过来一叙。”

无恨生心中暗奇,但仍回道:“贵帮主美意,敝夫妇心领了,只是尚有要事必须回岛,就请阁下代向贵帮主致意。”

以无极岛主之身份,竟客气地和这海盗打交道,那玉骨魔在海上的威势可想而知。

成一青却道:“即是如此,还待成某敬岛主夫妇一杯,略表敬意。”

说罢自身后拿起三只水晶酒杯,又拿起一只翡翠壶,倒满三杯,先一手持着一杯,双手一扬,两只酒杯竟平平稳稳飞出。

那酒杯玲珑透亮,酒更是碧绿如玉,两道绿光稳稳飞到无极岛主船上,竟然一滴未倾。

这时两方船只虽又近了一些,但少说仍有二十丈许,成一青一扬间,竟将两杯酒稳稳送了过来,无论劲道,内力都臻上乘。

那无恨生却是冷笑一声,长袖一拂之间,一股柔和之力扫出,那两只酒杯竟似在空中停了片刻,才缓缓落在桌上。

这一手上乘气功立时将群盗看得目瞪口呆。那成一青却面不改色地端起酒杯,道声:“请。”一饮而尽。

无恨生面虽露出不屑之色,心中著实为难,他知那“玉骨魔”不仅武艺高强,尤其精于百毒,莫要在此酒中下了什么奇毒。

再看那杯中酒色碧绿,分明是极佳醇酒,正沉吟间,见成一青,已一口饮下,无极岛主何等身份,岂能示弱,暗忖缪七娘或会功力不足,自己内功修炼已过金刚不坏之地步,任他什么毒物必能逼出,当下扬声道:“拙荆不善饮酒,老夫一并饮了。”仰首将两杯饮下,双手微挥,两只空酒杯如箭飞回,成一青等只觉眼前一花,两只水晶杯子“卟”“卟”两声,竟自深深陷入船板,直没于底,却是完整无缺。

无恨生喝声:“请让路。”船上帆桨齐举,加速向前开动,成一青一挥手,三只海盗船立时向旁一转,让开水路。

那知就在此时,忽然震天一声暴响,无恨生的大船突然由中断裂,大股水龙喷入船内,桅杆也轰然断倒,碎木飞中,一股极浓酌硫磺烟味弥漫满天,显然船身是被炸葯所毁。

船上水手血肉横飞,惨呼声震天,无恨生缪七娘坐在船首,也是险些跌倒,呼呼两掌排开浓烟,瞥见那三只海盗船已全远去。不由大喝一声:“鼠辈敢尔!”一把牵着缨七娘,奋身跃起,竟在海面上展绝顶轻功赶了上去!

海风不小,三只盗船帆桨并举,去势极速,无恨生夫妇竟在鲸波上踏波飞行,鞋面上都未沾湿!

三只海盗船去势虽速,无极岛主夫妇却凭一口真气在波涛尖儿上疾纵,竟然渐渐赶上。

无恨生的轻功真型了炉火纯青地步,缪七娘功力虽然略逊,但在丈夫扶持下,也是速度惊人,眼看与那三只在船间的距离越来越近。

缪七娘忽然想起菁儿还在船上,急忙中回首一看,只见此刻大船已经逐渐沉没,一个少女却似踏在一片木板上随波起伏,正是自己爱女,心想菁儿轻功极佳,必然无事,当下放心急赶。

成一青见无极岛主夫妇踏波而行居然速度惊人,不由大骇,一面命手下努力加速,一面命那一批黄衫汉子各站有利位置,打算乘无恨生夫妇上来就地打一个措手不及。

那批黄衫汉子个个都是特选武士,又久经训练,虽见无恨生来势骇人,但各就各位,丝毫不乱。

无恨生见大船炸毁,心中急怒,猛提一口气,一拉缪七娘,藉着一个波浪打上,奋身跃起,宛如两只大鸟飞扑下来成一青刚布置好,回首一看,无恨生夫妇已扑下,心中大惊,见两人扑向船尾左方,那里三个黄衫汉子几乎同时由三个不同方位递出兵刃,显然训练有素。

那知无恨生双袖一卷,只见得一片模糊的影子,呼呼几声,三般兵刃齐齐飞起,卟卟之声中,三个黄衫汉子飞落海中,身体犹未沾着海面,已自死去!

成一青哪料到无极岛主如此威势,不由胆怯,却见船尾右方五个黄衫汉子按着五行位置,互相掩护下围击过去,心中一动,向其他二船下命道:“继续加速回舵!”一面抖起手中长剑跃向船尾。

“黄子沙”海盗帮在未归服“玉骨魔”前,就素以海底功夫称霸东海,及归入“玉骨魔”麾下,潜水训练更是特别注重,那炸毁无极岛主坐船必是成一青的手下潜水夫的杰作,只是连无恨生这等人物都未发觉船底被做了手脚,这些潜水夫的功夫可想而知了!

且说成一青见那五个黄衫汉了乃是舵下一流好手,所结五行的方位奥妙无比,心想必能一阻无恨生气焰,哪知无恨生哼然冷笑,双袖拂处,两股疾劲无比的内力将五剑一齐震开,缪七娘身形一圈,一声惨号,一个黄衫汉子已倒毙地上,五行阵一破,两三个照面间,近在尺处的成一青连插手都没有机会,其余四人都分别被无极岛主夫妇扫人海中。

无恨生猛提一口真气,忽感胸中一塞——虽然是那么轻微,但无恨生这种不坏之身居然有此现象,他立刻知道必是那酒中之毒开始发作,同时又想到玉骨魔即用来毒自己,一定用的是最厉害的毒葯,自己坐船已毁,要想脱此茫茫大海必定要在毒发以前将对方尽数消灭,夺下此船才好,当下一拉缪七娘玉手,双双扑向舱内。

当前一人正是成一青,无恨生双掌呼地推出,直袭对方胸前,缪七娘却凌空跃起,越过成一青头上,落入舱内。

成一青见对方掌势太速,只好拼力击出一掌,“碰”地一声,成一青当堂退后数步,胸中一阵血气翻腾。

成一青在未归伏玉骨魔手下就是是‘黄子沙’的首领,一身武艺驰誉东海,后来虽为玉骨魔收服,仍然是玉骨魔手下最得力的助手之一,此时一照面就被无恨生打得血气翻腾,必中自然惊骇之极。

事实上,无恨生不过用了六成功力而已。此时他又是冷笑一声,单掌微扬,一股更强劲风向成一青击去,眼角却飘向左面将围上来的另外三个黄衫汉子,成一青此时势成骑虎,只好硬起头皮打算再硬接一招。

只见他头发根根直竖,黄衫像是由内被风灌满一般,张得有如大帆,声威端的神猛。其实他内心却正暗惧不知自己拼力一击能否挡得住人家轻描淡写的一下呢?

那知他的掌力才递出,那无恨生单掌竟微微一缩,成一青立感自己千钧掌力被人吸住却收不能!

无恨生单掌向左一挥,把成一青拼命发出的掌力硬硬粘向左边,迎向冲上来的三个黄衫人。

成一青眼睁睁看见前面是三个自己人,却无法收回自己掌力,急得他汗如浆出,仍然无济于事,只听得轰然一声,正冲上的三人立刻被成一青拼力发出的一掌击倒地上!

无恨生这招上乘的“移花接木”内功,真妙到极处,右面其他海盗本来准备围将上的,一时目瞪口呆,呆立不知所措。

船舱内形势又自不同,缪七娘施开绝顶轻功,配合著独门点穴手法,在群盗中如穿花蝴蝶般,左一掌,右一掌,打得群盗不亦尔乎,往往一招发出,连攻四五人,任那群黄衫海盗也都是经挑选出的好手,那见过缪七娘这等绝顶身手,一时一连几个汉子相继被点倒甲板上。

且说辛捷在船身炸断的时候,被震得摔出小房,一个大浪就将他卷入大海中,他穴道被制始终是一个卷着身驱的尴尬姿态,不能动弹丝毫。这时眼见波涛一个接着一个,全身却丝毫使不出力,眼看就得葬身鲸波。

他感觉到自己在逐渐下沉,虽然偶而一个掀浪又将他举出海面,但尤其难受的是腥咸的海水从鼻中、耳中、口中不由控制地灌人,他似乎感觉到浑身都在肿胀——渐渐,他愈来愈感窒息,眼前宛如死神出巨灵掌紧捏着他的咽喉,而且渐收缩——一霎时间,脑海中比闪电还快地浮过一些影子,父母受人凌辱而死的情形,梅叔慈爱的脸孔,甚至那侯二叔悲怆的表情都一一飘过。最后金梅龄的倩影占据了眼前的一切“她现在在哪里?”他这刻竟忽然闪过这样一个念头。

但忽然,这一切都消失了,他眼前是一片墨黑,死神已在降临了忽然,又是一个巨浪从底下打来,把下沉中的辛捷的头部举出了海面,但他连挣扎的企图都没有,因为那被制住的穴道令他寸步难行。

这时一声惊喜的呼声穿过巨涛汹涌的声响传入辛捷的耳中,接着他感到胁下被一重物猛敲,痛彻心肺,但立刻他意识到穴道已经解了,他双臂一振,水淋淋地跃身出海,见前面一人踏板凌波而行,正是菁儿。

他再低头一看,那被菁儿掷过来解开自己穴道的“重物”,不过是一小片木板!

菁儿浑身几乎湿透,红透的脸上现出无限欣喜之色,呆呆望着跃在空中的辛捷,那一头秀发随风乱飘拂着,却益发增加了一种说不出的美。

这时辛捷上跃之势已尽,开始缓缓下落,菁儿俯身捞起两块木板向前一扔,辛捷正好落在上面,他猛提一口真气,也以上乘轻功立在木板上随波而浮。

两人都没有说话,辛捷原就是一个极端的人,这时他胸中对菁儿的怜爱真超出方才生死挣扎所留在心灵上的荷负何止十倍。

两人随着浪涛所冲,距离愈来愈近,周围的一切对两人来说,真是不睹不闻。

那边海盗船上,无恨生对一批批涌上的群盗痛施杀手,掌风呼呼中,又是数名海贼被击落海中,成一青也被他一掌震伤内脏。

但就在他奋力挥掌的当儿,他胸中开始一阵寒闷,他不由暗惊这毒葯好厉害,居然不受自己内功控制,抬头看时,其他二船的群盗也不断跃向自己所立之船,显然是加入增援,而缪七娘那边虽然占尽上风,但要想将群盗尽歼灭,亦非一时可能,而自己似乎中毒已发,当下又急怒,力贯双掌,招招击出,当前一人被立毙掌下,尸身被带出几丈以外!

这一掌无恨生施出了真功夫,登时把其他两个海盗吓得怔了——怔,无恨生呼呼又是一掌推出,两人连忙合力拼命一挡,卡擦一声,两人手骨登时折断,痛得昏死过去这时一种宛如万马狂奔的声响从东方传了过来,一大片黑云势若奔马般飞压而至,宴时天色昏暗,巨涛涌起,忽然几滴豆大的雨滴斜落下来这海上暴风来得真快,那黑云还没有飞到头顶上,狂风已经开始怒号,海浪被欣起数丈高,直卷上船上甲板,桅杆上的中帆更是吃得满满的——这不下万斤的力量使得船速骤增而桅杆也斜倾慾折。

成一青久处海上,岂有不知这东海飓风的威力之理,他知道只要拆下帆来,就能减少一半以上的危险,当下强忍住内伤,大呼水手设法下帆。

但这被飓风涨满的巨帆,抗力何止万斤,岂是十几水手所能拆下,眼看大船就得危险,那边无恨生更是拼力施威,一连几招,挡者不死即伤,一时惨号声连起,夹着雷霞万钧的狂风声,把这海上老手的成一青也急得手足无措。

这时哗啦的大雨也开始倾盆而泻,轰然一声巨响,船首触了暗礁,这正急速而行的大船撞击之力非同小可,立刻将船头整个撞碎,接着卡擦一声,主桅折断,大船立刻倾倒,一个滔天巨浪扫过,把船上所有的人和物都卷入无情大海!

但其中有一个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5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毒梅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