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毒梅香》

第09章

作者:古龙

辛捷心想还未到破脸之时,装作大惊道:“原来是翁兄,小弟踏寒夜游,翁兄倒令我吃了一惊——”翁正气在心中,脸上可不能表现出来,便道:“小弟发现一个旧时仇人,是以追来,辛兄若是无事,恕小弟失陪——”话音方落,已动身。

辛捷见他当面撒谎,倒也罢了,可是翁正却并不往乱石堆中走去,却向那一望无际的崖道上直奔而去。

辛捷大惑不解,又不好动步,眼见他越跑越远,不消片刻,便消失在黑暗中,心中一动,急忙循路而去,奔得一盏茶时刻,已可瞥见道左一株树上似有一点白影,看来好像正是翁正的衣色。

辛捷不敢怠慢,猛力一奔,走到近处,定目一看,却是一袭衣衫披挂在搓枝上,远看很像一个人隐伏在树上,辛捷心知中了翁正的“金蝉脱壳”妙计,大感惭愧,忙往回程里猛追。

按下这边辛捷猛追不表,且说那金氏昆仲金元伯,金元仲二人当日别过辛捷,便赶到湖南来,他们听说鹏儿被困,心中那焦急就够受的,真可谓“足步不停”,足足赶了一天多时间,才进入省境。

金氏昆仲一踏大湖南,便直奔神霆塔,却见那塔儿四周都站满人,细心一看,却是丐帮南分舵的帮主。

原来丐帮分为二舵,一在北,一在南,北帮也就是总帮所在,内帮却在湘粤一带,这南郭听见总帮主竟然被捕,那能不急,帮主陆勇竟在一个时辰间调动全体人众,把一个神霆塔围得水泄不通。

但是神建塔一共高一十三层,崆峒派在每一层都设关卡,而在塔底的小林子中。也埋伏不少高手,陆勇功夫虽然不错,但是对方强人太多,只好僵持一旁。

这样耗了一天一夜,陆勇不再犹疑,准备单刀赴会,正在这时候,金氏昆仲赶到,三个人一会和,那还管他什么明关暗卡,奋力向上猛攻,却约束帮众不要乱打乱攻,只静静的守在下面便是。

金氏昆仲奇功过人,一夜之中连过六关,而且下手毫不留情,六关敌人,全部都打得非死即伤。

到了第七层塔上,却遇到守关的人乃是崆峒三绝剑所布的“三才剑阵”,力战之下,大约苦斗了一个时辰,三绝剑才不敌退后,而金氏弟兄和陆勇,却也是真气不济。

于是三人在塔上静息,而对方也不敢冒然动手,一耗之下,又去了大半天。

金氏昆仲心知敌人一关强似一关,自己要强闯上去,是不可能,但天生的强性和陆勇不顾死的性格,三人仍然舍命上闯。

敌人果然是不出所料,越来越强,镇守第九层塔的是四个人,金氏昆仲血战之下,连毙四人,而陆勇遭到致命的打击,只能退在一边了。

金元伯,金元仲好不悲伤,还抱着一线希望,俯身抱起陆勇,正准备继续往上闯,蓦地里祸起萧墙,上面有人用暗器打了下来,金元仲一手抱着陆勇,一手去拨打暗器,但终不料敌人的暗器中还加有飞煌镖这类可以回飞的暗器,金元仲闪躲不及,眼看那镖儿便要钉人背心上。

陆勇蓦地里大吼一声,用尽平生之力,挣脱金元仲的怀抱,跳在金元仲的背上。

说时迟,那时快,“吓”的一响,那镖儿钉立陆勇背中,陆勇狂呼一声,登时气绝,但总算救了金元仲一命。

金氏兄弟何等性情,悲极却不满泪,金元仲朗声道:“陆老弟,这笔仇我金元仲必在一刻之内报却!”

话声斩铁断钉,二人大踏步走上楼梯。

金元仲大声喝道:“这支飞煌镖儿是那个不要脸的?”

那塔上却只站有二人,金元仲识其一,却是名震东南一带的“神镖断魂”吴铭。

金元仲话己出口,那二人都不觉一怔,那另外一个人斥道:“"什么东西,嘿,看我一掌”

呼地一掌劈来。

金元仲心中隐痛陆勇之死,全部怒气发泄出来,见对方来势汹汹,“嘿”然一抓,也是全力硬撞过去。

要知金氏昆仲行道江湖,从来不用兵刃,仅凭一双手爪,施用“阴风黑沙掌”和敌人硬拼,但见金元仲单抓一翻一叩,“啪”的一震,已把那家伙的右臂活活打断。

金元仲心中怒气澎湃,抓住那人一挥,力道好大,但见那人像一支箭般被摔到塔边,登是脑壳破裂,血肉横飞。金元仲一照面便击毙对方,冷然一哼道:“吴铭,这镖儿可是你威震东南的东西?”

但觉他语气正义凛然,威风凛凛,吴铭见他打死同伴的威力,不由心怯,但闻他口气轻狂,怒火上升,有道是:“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大叱道:“金老二,是又怎样——”

金元仲正要他这句话,不待他说完,已是冷笑道:“是的话,便要你命。”

“命”字才一出口,二掌一合再吐,竟是微带风雷之声。

吴铭不敢大意,一掌竖立,一掌横劈。

那知金元仲左肩一耸,不闪不躲,竟似要硬受一掌。

吴铭心知不妙,大吃一惊,收掌已自不及,只觉“拍”地一掌,结结实实打在对方肩上,而金元仲的一抓也抓进了吴铭的天灵!金元仲形近拼命,拼着自己受创,也把敌人毙下,他受的一掌却也不轻,但觉左肩剧痛,肩肿骨硬生生被打碎。

金元仲晃了一晃,终于站定,狂笑道:“陆老弟,你看看吧,这个家伙也只比你多活了不到一刻时分啦——哈——”

金老大知道弟弟的性格,并不出言,等到他狂笑变哭的时候,才沉声道:“老二,还吃得住吗?”

金元仲微微点头,金元伯冷笑道:“硬闯!”

二人身子一晃,又直向上冲。

金氏兄弟如此硬闯,不到半刻。便到塔顶,从阶上往上看,己可见到镇守最上面的一个人,果然是一手抓住一个昏迷的孩儿——那正是被闭住穴道的丐帮帮主鹏儿。

第十三层乃是神霆之顶,“砰”的一声,金老大一脚踹开楼门,向里面黑沉沉楼梯望了一眼,一碰金老二,双双跃身而进——

两人尚未落地,忽然一声暴吼从左方响起:“滚下去!”接着一股狂风如惊涛裂岸般冲击过来——

金老大真气斗贯下盘,施出“千斤锤”的功夫,将身躯稳稳定住,单掌看都不看一记“倒打金钟”倒摔过去。

那知来人动也不动,金老大倒反被拖出两步!

兄弟俩一惊转身,和来人朝了相,只见那人勾鼻裂嘴,目光闪烁,兄弟两人都识得,来人竟是勾漏山的魔头——“青眼红魔”霍如飞!

原来勾漏山上隐居着两个盖世魔头,一个唤着勾漏一怪翁正,另一个就是“青眼红魔”,两人乃是师兄弟,也不知出自何门,但一身功夫却精绝无比,三十年前曾双双出现武林,在北固山头一夜连挫河洛十二位高手,因而师兄弟名噪一时,但不知为了什么事,突然双双隐居,那“青眼红魔头”不时出现江湖,“勾漏一怪”则卅年来未出深山半步,但在武林老一辈的心中,仍然有着不可一世的威名。

金老大一见原来竟是这个魔头,心中已知凭自己一人之力,必非其敌手,但不知这家伙怎么竟会在这儿出现!

蓦然一个念头闪过心头:“分明是崆峒派和咱们的梁子,怎么这厮却来守第十三关?那厉鹗却不露面?而且方才那些龟儿子大部份都不似崆峒弟子呢?”

青眼红魔霍如飞阴恻恻地道:“两个鬼子齐上!否则你不是对手!”

金老大一扯兄弟衣衫,更不打话,双双施出平生绝学“阴风黑沙掌”,狠毒的招式尽量往霍如飞身上招呼过去。

霍如飞冷哼一声,双拳一立,鼓劲而上——

霎时拳脚来往,呼呼风生,三个一流好手竟自战成平手。

这三个身法何等快捷,一晃就是数十招过去,金老二只觉肩上伤势愈来愈痛,简直有点支持不住的样子,但是他生来倔强的脾气,怒吼一声,竟然一跃而起,单掌排出全身功力一把抓下,身上要穴完全暴露,毫不理会——

霍如飞被这等舍命打法惊得一愕,金氏兄弟心意早通,呼的一声金老大已一招袭人,长臂一伸,冒险直取霍如飞胸前华盖——

霍如飞一见大惊,金老大竟是舍命而攻,自己虽然能任意击中其中一人,但自己却也非被点中不可,急切间只好一脚踢出——

“砰”的一声,金老大被踢起飞出,着着实实撞在墙壁上,但霍如飞胸前华盖被制,软绵绵倒在地上。

金老二一见哥哥吃了亏,怒吼一声扬掌对准霍如飞脑门拍下——

就在此时,忽然一个阴森森的口音从窗外传入:“给我住手!”一条人影刷地飞入,金氏兄弟看得真切,只见他虬髯飘飘,身态异人,不禁齐口大呼:“勾滑一怪!”

勾漏一怪翁正功力远在其师弟霍如飞之上,金氏兄弟自知绝望,就算两人不伤一齐上,也未必是人家对手,何况这时两人都负了伤!

如果辛捷在场,他一定会更惊,因为勾漏一怪竟是和他一路同行而又以金蝉脱壳耍弄他的虬髯汉子翁正!

翁正伸手解了霍如飞穴道,对他道:“你到下面去照顾一下!”

霍如飞应了一声而去,翁正脸色一沉,对金氏兄弟骂道:“不知厉害的蠢东西!”俯身将地上的鹏儿扶起。

金氏兄弟怒极,但却不敢妄动,翁正故意大声调侃道:“你们听着,我数五下,若是没有人拦我,我可就要走了——好,我现就开始数——

金老大受伤甚重,金老二也感肩上伤愈来愈重,被勾漏一怪翁正一逼,怒吼一声,晕倒地上——

且说辛挺被虬髯汉用金蝉壳耍了一招,心头大急,急忙转身疾奔,希望能阻止那儿髯汉上塔,只要他一上塔,丐帮无一会是对手!

才奔出丛林,远远瞧见一人飞纵入塔顶,看来正是那虬髯汉子——

他心中一急,脚下更加紧,却听见塔顶传出一声惊呼:“勾滑一怪!”他听得出正是金氏兄弟的声音,心中斗然一动,暗道:“怪道这虬髯汉子恁厉害,原来竟是‘勾滑一怪’”。

敢情他也曾听梅叔叔提及此人!

接着勾漏一怪的狂言一句句都传入他耳中,他抬头一望,身距塔边尚有十丈之遥,而勾滑一怪翁正已开始一字一字的数着——

但辛捷生来偏激的性子,有的地方近乎强悍,他决定了一桩事,就是舍了命也要办到,这时他暗恨自已经验不够,才被勾漏一怪巧施金蝉脱壳摆脱,那“神霆”塔顶第十三层中勾漏一怪的话全迎风听入了耳——

这时翁正洪亮的声音:“一——二——”传了过来,而辛捷施出“暗香浮影”的轻功绝技舍命地跃起,从十丈外竟自一飘而至,但是正因为离得太远,他到达塔边时高度已不够,辛捷猛吸一口真气,双脚一荡,奇绝天下的诘摩步法已然施出——

只见他身体斗然又伸数尺,他急忙中仰首一望,自己头顶仅及塔的第十二层,距十三层顶尚差七八尺之遥,而他上升之势已竭,一口真气已逼得不能再久,而头上翁正的声音:

“——三——四——”己自传出。

他暗道:“难道真要功亏一篑?”

黑暗中,他暗一咬牙,真力贯注右臂,猛然前伸,“笃”的一声,竟将那柄带来的长剑齐柄插入印火砖的塔壁中——

他手上一借刀,身体有如一双燕子一般翩翩翻飞而上——

“五!”

翁正“五”字才出口,忽然一声惊天动地般的吼声震动了每一个人的心弦:“你给我站住!”

随着喝声,一条人影扶着雷霆万钧之势从窗外飞将进来,对着勾漏一怪翁正呼呼一连劈出三掌!

翁正双足钉立,下盘稳然不动,上身左晃右摆,一连闪开三招,但凌厉的掌风己令他农袂飘舞!

那人却突然后退一步,沉声道:“快将肩上鹏儿放下,否则你不是我对手!”

当然,这人正是辛捷!

翁正倒还真识得厉害,将肩上点了穴道的鹏儿放在左角,向辛捷冷然一笑,凝目以待——

辛捷知道这勾漏一怪功力卓绝,自己对他实在没有把握取胜,但是今日之势,除了一战别无第二条途径,他深吸了一口气,暗自激励着自己:“辛捷啊,尽管勾漏一怪功力胜过你,你今日之势是许胜不许败!”

他待那口真气运行了一周,忽地开声吐气,身子宛如一阵旋风一般曲身而进,双掌却似刀似剪地切向翁正两脉——

翁正早就发觉辛捷功力深厚,而且年纪轻轻就身负一身绝学,但最令他担心的却是辛捷似乎有一种内蕴的潜力,而且这潜力深不可测,奇的是辛捷本人也好像并不清楚自己具有这种潜力,当然,他是丝毫不敢大意——

辛捷双掌切下,真可说疾比奔雷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9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毒梅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