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蝙蝠侠》

第十一章 凶手

作者:古龙

棺构里也不知是用鲜血,还是朱砂写了十个血红的字:“楚留香,这地方我让给你!”

胡铁花跺了跺脚,将其他五口棺材的盖子也掀了起来。

每口棺村里都写着一个人的名字:“胡铁花、金灵芝、英万里、白猎、张三。”

英万里苦笑道:“他不但已将棺材替我们分配好,而且居然也早就看出了我们的来历。”

楚留香沉吟着,缓缓道:“他并没有看出来,是勾子长告诉他的。”

英万里道:“香帅认为勾子长也跟他串通了?”

楚留香道:“勾子长有求于他,自然不能不跟他勾结在一起,他知道了勾子长的秘密,也正好利用勾子长的弱点来为他做事。”

胡铁花摸着鼻子,道:“这件事我虽已隐约有些明白了,却还是不大清楚。”

楚留香道:“要弄清楚这件事,就得从头说起。”

胡铁花道:“好,你一件件说吧。”

楚留香道:“你有耐心听下去?”

胡铁花道:“如此复杂诡秘的事,不把它弄清楚,我怎么睡得着觉,就算你要说三年,我也会听得很有趣的。”

楚留香道:“这件事情的关键,就是那‘海上销金窟’。”

他忽然向金灵芝笑了笑,道:“那地方的情形,金姑娘想必知道得比别人都多。”

金灵芝垂着头,沉吟了很久,才咬着嘴chún道,“不错,海上的确是有那么一个地方,但那地方并没有琼花异草,更没有酒泉肉林。”

楚留香道:“那地方有什么?”

金灵芝道:“因为那些秘密不是价值极大,就是关系重大,所以那里的主人每年都会将一些有关系的人请去,要他们次购那些秘密,有时一件秘密有很多人都要抢着买,大家就要竞争,看谁出的价最高。”

楚留香:“譬如说……‘清风十三式’?”

金灵芝又用力咬了咬嘴chún,道:“不错,清风十三式的心法,就是他们卖给我的,因为华山门下有个人欺负过我,用的正是清风十三式,所以我不顾一切也要将这秘密买来,叫那人也在我手下栽一次筋头。”

她接着道:“但那销金窟的主人却警告过我,千万不能将这种剑法公开使出,否则他就要将剑法追回呢?”

金灵芝道:“他们……他们自然有法子的!”

说到这里,这天不怕,地不怕的女孩子,目中竟也露出了恐惧之意,显然对“他们”手段之毒辣,了解得很清楚。

楚留香道:“但那天你一时气愤,毕竟还是当众将‘清风十三式’使了出来,恰巧又被丁枫瞧见,所以才被他所胁,做了一些你本不愿做的事。”

金灵芝点了点头,眼圈儿已红了。

楚留香叹了口气,道:“如此说未,那地方金姑娘是去过的了。”

金灵芝道:“嗯。”

楚留香道:“那地方的首脑,究竟是个怎么样的人?”

金灵芝道:“不知道,我没见过,谁也无法看得到他!”

胡铁花忍不住问道:“为什么看不到他?难道他会隐身法?”

金灵芝瞪了他一眼,冷冷道:“到了那里,你就会明白是为什么了。”

胡铁花叹了口气道:“照现在的情况来看,我们也许永远也到不了那里,你为什么不先说来听听?”

金灵芝道:“我不高兴。”

胡铁花还想再问,但楚留香却知道像她这种女孩子若说“不高兴”时,你就算跪下来,就算把嘴皮都说破,她也不会改变主意的。

因为她知道你若问不出,一定会生气。

她就是要你生气。

楚留香道:“现在,想必又到了他们出售秘密的会期,丁枫说是特地出来迎客的,但我们这些客人,他显然不欢迎。”

胡铁花道:“但他又怕我们会找到那里去,所以最好的法子,就是想法子将所有不受欢迎的客人全都聚在一个地方,然后再一个个杀死!”

张三苦笑道:“最理想的地方,自然就是船上了,上不着天,下不着地,想跑也没地方跑,除非跳到海里去喂鲨鱼。”

胡铁花道:“但他为什么要摆几口棺材在这里呢?难道生怕我们太马虎了,觉得下手太容易,所以特地要我们提防着些?”

楚留香笑了笑道:“他当然不是这意思。”胡铁花道:“不是这意思,是什么意思?我实在猜不透了。”

楚留香道:“他这么样做,只不过是要我们互相猜忌,互相提防,我们若彼此每个人都不信任,他才好从中取利,乘机下手。”

他缓缓接着道:“而且,一个人若对任何事都有猜疑恐惧之心,就会变得疑神疑鬼,反应迟钝,判断也不会正确了。”

英万里点点头,道:“不错,这种就是‘攻心’的战术,先令人心大乱,他才好混水摸鱼。”

他笑了笑,接着道:“只可惜,他还是算错了一样事。”

胡铁花道:“算错了什么?”

英万里道:“他低估了楚香帅,还是不能‘知已知彼’,他自以为这件事已做得天衣无缝,却未想到还是有破绽,被楚香帅看了出来。”

张三道:“他自知有些事已瞒不下去了,所以就先发制人,自己诈死,他认为无论谁也想不到死人会是凶手!”

楚留香昔笑道:“那时你怎么没有想到他是在‘诈死’?这种事你以前又不是没有遇见过!”

楚留香叹道:“那时我的确该想到的,他为何要再三叮咛我,要我将他的骸鼻带回去?……”

胡铁花冷笑道:“回为他并不是真死,生怕别人给他来个海葬。”

楚留香道:“但一天内船上已接连死了好几个人,而且大家又部知道很快还会有人死的,所以他突然死了,别人才不会想到他是在‘诈死’,因为每个人心理都有种惰性。”

胡铁花道:“惰性?什么叫惰性?”

楚留香道:“譬如说,群羊出栏,你若将一根木头横挡在栏门外,羊自然就会从木棍上面跳过去。”

胡铁花又在摸鼻子,显然还不懂他说这番话是什么意思。

楚留香道:“第一只羊跳了过去,第二只跟着跳了过去,第二十只羊也跳了过去,那时你若突然将木棍撤开,栏门外明明已没有东西挡着了,但第二十一只还是会照样跳着出去……”

胡铁花打断他的话,道:“我们是人,不是羊。”

楚留香道:“这就叫惰性,不但羊有这种惰性,人也有的。”

胡铁花摸着鼻子很久,摇着头喃喃道:“这人说的话有时谁都听不懂,便却偏偏觉得他很有道理,这是怎么回事呢?”

楚留香笑了笑道:“了枫的确将每件事都算得很准,只可惜到最后他又算错了一件事。”

张三道:“他又算错了什么?”

楚留香道:“他低估了胡铁花,认为小胡一醉就会醉得人事不知,所以才会乘机去向小胡下手,却未想到时常喝醉的人,醒得总比别人快些的。”

张三道:“不错,醉得炔,醒得也一定快。”

楚留香道:“他一击不中,虽然自翻板秘道中逃脱,但已被小胡认出了他的面目,虽还不能断定我们是否会发现他‘诈死’的秘密,但这种人做事绝不肯冒险的,所以才不得不使出了这最后一着!”

英万里叹道:“不错,他无论做什么事,都已先留好了退路,‘诈死’就是他第一条退路,等到这条路也走不通时,就再换一条。”

楚留香道:“他想必已和勾子长商量好,等到必要时,就由勾子长将我们引开,他才有机会逃走。”

白猎忍不住道:“大海茫茫,能逃到哪里去?”

楚留香道:“甲板上本有一条危急时救生用的小艇,我方才到甲板上去时,这条小艇已经不见了。”

白猎道:“那种小艇在海上又能走多远?遇着一个大浪就可能会被打翻。”

英万里叹道:“以丁枫行事之周密,这附近想必有他们的船只接应。”

白猎默然半晌,忽然笑道:“但他毕竟还是自己逃走了,毕竟还是没有杀死我们。”

英万里突然不说话了。

楚留香却苦笑道:“他留我们在这里,因为他知道我们活不长的。”

情况无论多么劣,楚留香也总是充满了希望。

他似乎永远都不会绝望。

但现在,“活不长”这三个字,竟从他嘴里说了出来。

自猎动容道:“活不长?为什么活不长?”

楚留香道:“大海茫茫,我们既无海图指示方向,也不知道哪里有岛屿陆地,他离船之前,将船上的水手全部杀死,就是想将我们困死在海上!”

胡铁花道:“但我们至少还可以从原路回去。”

楚留香叹道:“这是条很大的船,张三虽精于航行之术,我也勉强通晓一二,但以我们两人之力,总无法将这么大一条船操纵如意,何况……”

胡铁花道:“何况怎样?”

楚留香道:“最大问题是食物和饮水……”

胡铁花接着道:“这倒不成问题,我已经到厨房后面的货舱去看过了,那里食物和饮水都准备得很是充足。”

楚留香叹道:“若是我猜得不错,丁枫是绝不会将那些东西留下来的。”

胡铁花怔了怔,转身道:“我去瞧瞧,也许他忘记了……”

英万里道:“用不着瞧,他没有忘!”

胡铁花就像是突然被根钉子钉在地上。英万里长叹道:“我方才找人的时候,已发现所有的水箱都被打破,连一杯水都没有剩下来。”

胡铁花道:“吃的东西呢?”

英万里道:“食物倒原封未动,因为他知道渴死比饿死更快,而且难受得多。”

金灵芝忽然道:“没有水又何妨?海里的水这么多,我们喝一辈子也喝不完的。”

这位姑娘的确是娇生惯养,什么事都不懂,连英万里都忍不住笑了。

金灵芝瞪大眼睛,道:“这有什么好笑的?难道我说的不对。”

胡铁花忍住笑道:“对,对极了。”

他眼珠一转,接着道:“从前有位很聪明的皇帝,出巡时看到城里的人都快饿死了,就问:‘这是怎么回事呀?’别人就说:‘因为连年旱灾,田里没有收成,所以大家都没饭吃。’这位皇帝更奇怪了,就问:‘没有饭吃,为什么不吃鸡,不吃肉呢?’”

这种时候,居然还有心情说笑话的人,除了胡铁花,大概很难再找出第二个。

金灵芝眼睛瞪得更大,居然还没有听懂。

白猎望着她,目光立刻变得温柔起来,柔声道:“海水是咸的,不能喝,喝了不但会呕吐,而且有时还会发疯。”

金灵芝脸红了,咬着嘴chún,扭过头,忽又失声道:“你们看,那是什么?”

大家随着她目光瞧过去,才发现角落里有个黑色的箱子。

那正是勾子长时时刻刻都提在手里,从未放开过的箱子。胡铁花第一个赶了过去,将箱子提了起来,他仔细地瞧了瞧,道:“不错,这的确是勾子长的箱子。”

张三道:“他把这箱子看得比命还重,怎么掉在这里了?”

白猎道:“莫非箱子是空的?”

胡铁花用手掂了掂,道:“不是空的,还重得很,至少也有百把斤。”

张三笑了笑,道:“我一见他的面就在奇怪,这箱千里装的究竟是什么?他为什么要将这箱子看得那么珍贵?”

他得意的笑着,道:“但现在,用不着打开来瞧,我也能猜出来。”

胡铁花道:“哦?你几时也变得这么聪明了?”

张三道:“这箱子装的,一定就是他抢来的那些珍宝,所以他才会说这箱子的价值比黄金还重。”

白猎眼睛亮了,忍不住伸出手,想去接箱子。

楚留香忽然笑了笑,道:“你只怕猜错了。”

张三道:“怎么会猜错?”

楚留香笑了笑,道:“这口箱子里装的若真是无价之宝,就算勾子长自己忘记,丁枫也绝对不会忘记的。”

英万里叹道:“不错,若没有那些珍宝,他根本就无法到那海上销金窟去。”

白猎慢慢的缩回手,脸也已有些发红。

胡铁花眼角膘着张三,笑道:“我还以为你变聪明了,原来你还是个笨蛋。”

张三瞪了他一眼,道:“好,那么你猜,这箱子里是什么?”

胡铁花道:“我猜不出,也用不着猜,箱子就在我手上,我只要打开来一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一章 凶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蝙蝠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