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蝙蝠侠》

第六章 白蜡烛

作者:古龙

胡铁花和张三在这里斗嘴,楚留香和丁枫却一直在留意那边船上的动静。

那条船虽比张三乘来的瓜皮艇大些,却也不太大。船上只有两个人。除了船头戴大帽,身穿灰袍的怪客外,船尾有个摇橹的梢公,也就是方才将那一箱黄金提到船头来的人。

这时他又提了三只箱子到船头来,那大灰袍的怪客正在低声嘱咐着他,他只是不停的点头,一言不发就像是个哑巴。

两船之间,距离还有五六丈。

海阔天和丁枫并没有叫人放下搭的绳梯,显然想考较考较这两人,看看他们用什么法子将那四箱黄金弄过来。只见那船夫已将四口箱捆住,又提起团长索,用力抡了抡,风声呼呼,绳头显然还系着件铁器,仿佛是个小铁锚。

只听“呼”一声,长索忽然间横空飞出,接着又是“夺”的一响,铁锚己钉入大船的船头,入木居然很深。

那船夫又用力拉了拉,试了试是否吃住劲,然后就将长索的另一端系在小船头的横木上。

海阔天笑了笑,道:“看样子他们是想从这条绳子走过来。”

丁枫淡淡道:“只望他们莫要掉到水里去才好。”

海阔天笑道:“若真掉了下去,倒也有趣,麻烦的是我们还要将他捞起来。”

其实索上行人,也并不是什么上乘的轻功,就算走江湖卖艺的绳妓,也可以在绳子上走个三五丈。

但这时丁枫和海阔天都已看出这灰袍人的气派虽不小,武功却不高,他自己能走得过来已是运气了,他手下那船夫只怕就要他用绳子提过来,再提那四口箱子时候,他是还有气力,更大成问题了。

绳子一系好,那灰衣人果然就飞身跃了上去,两个起落已掠出四五丈,再跃起时,身形已有些不稳,一口真气似已换不过来。

连楚留香手里都为他捏着把汗,担心他会掉到水里去。只听“咯”的一声,他居然落到船头上了,就好像是从空中摔下一袋石头似的,震得舱门口的灯笼都在不停的摇荡。

看来这人非但内力不深,轻功也不高明,这么样一个人,居然敢带着四箱黄金走上紫鲸帮帮主的船上来,胆子倒真不小。

海阔天背负着双手,笑眯眯的瞧着他,那眼色简直就像是瞧着一条自己送上门的肥羊。

楚留香叹了口气,暗道:“这位仁兄这下子可真是‘上了贼船了’。”

“上了贼船”本是北方的一句俗话,正是形容一个人自投虎口,此刻用来形容这人,倒真是再也恰当不过的绝妙好辞。

海阔天笑眯眯道:“原来阁下也是位武林高手。”

灰衣人低着头,喘着气道:“老了,老了,不中用了。”

海阔天道:“那边船上还有一人,不知是否也要和阁下同行?”

灰衣人道:“那正是小徒,在下这就叫他过来拜见海帮主。”

海阔天笑道:“好说好说,令高徒的身手想必也高明得很。”

灰衣人居然并没有谦虚,只是高声呼唤道:“白蜡烛,你也过来吧,留神那四口箱子。”

他摇着头,又笑道:“我这徒弟从小就是蜡烛脾气,不点不亮,我从小就叫惯他“白蜡烛”了,但望各位莫要见笑。”

勾子长忍不住道:“要不要我过去帮他一下?”

他虽想乘此机会将自己的轻功露一露,却也是一番好意。

谁知灰衣人却摇头道:“那倒不必,他自己走得过来的。”

海阔天又笑了。师傅险些掉下水,徒弟还能走得过来么?

只见那“白蜡烛”已拿起船上的木梁,将四口箱子分别系在两头,用肩头担了起来,突然飞身一跃,跃上了长索。

大家的一颗心都已提了起来,以为这下子他就算能站得住,这条绳子也一定要被压断了。

四箱黄金加在一起,至少也有几百斤重,能挑起来已很不容易,何况还要挑着它施展轻功。

谁知这“白蜡烛”挑着它走在绳子上,竟如履平地一般。

海阔天笑不出来了。

勾子长也瞧得眼睛发直,他自负轻功绝顶,若要他挑着四口箱子,趟过六七丈飞索,也绝难不到他。但若要走得这么慢,他就未能做到了。这“走索”的轻功,本是越慢越难走了。

只听灰衣人一声轻呼,白蜡烛竟然一脚踩空,连人带箱子都似已将落水中,谁知人影一闪,不知怎地,他已好好的站在船头上了——原来他适才是他露一手功夫给大家瞧瞧。

大家本来谁也没有注意他,此刻却都不禁要多瞧他几眼。然后大家就知道他为什么被人叫做“白蜡烛”了。

他的皮肤很白,在灯光下看来,简直白得像透明,可以看到里面的血脉骨骼,这种白虽然是病态,却又带着种说不出的奇异魅力。

他的五官都很端正,眉目也很清秀,但却又带着某种惊恐痴呆的表情,就好像一个刚刚受过某种巨大惊骇的小孩子一样。

他身上穿的衣服,本来无疑也是白的,但现在却已脏得令人根本无法辨别它本不是什么颜色。

这么延邪烁鋈朔撬啦豢桑液拖蛱旆闪饺烁阉蓝恕!?

胡铁花皱眉道:“如此说来,至少还有两个人能活着回去,这两人是谁呢?”

海阔天一字字道:“活着的人,自然就是杀死另外八个人的凶手!”

张三瞧着这六口棺材,喃喃道:“我好像已瞧见有六个死人躺在里面。”

胡铁花忍不住问道:“是哪六个人?”

张三道:“一个是楚留香,一个是胡铁花,还有一个好像是女的……”

他说得又轻又慢,目光凝注着这六口棺材,竟带着种说不出的阴森之意。

胡铁花纵然明知他是在胡说八道,却也不禁听得有些寒毛凛凛,直想打冷战,忍不住大喝道:“还有一个是你自己,是不是?”

张三长长叹了口气,道:“一点也不错,我自己好像也躺在棺材里,就是这一口材!”

他的手往前面一指,大家的心就似也跟着一跳。

他自己竟也不由自主机伶伶打了个寒噤,手心已泌出了冷汗。

海阔天脸色苍白,嘎声道:“还有两个人呢?你看不看得出?”

张三抹了抹汗,苦笑道:“看不出了。”

楚留香道:“海帮主莫非怀疑公孙劫余和白蜡烛两人是凶手?”

海阔天默然不语。

楚留香目光闪动,道:“那位丁鲍子和海帮主似非泛泛之交,此事海帮主为何不找人去商量商量?”

海阔天又沉默了很久,才长长叹息了一声,道:“这位张兄实未看错,在下也觉得只有三位和金姑娘不会是杀人的凶手,所以才找三位来商量。”

楚留香淡淡道:“海帮主难道对丁鲍子存着怀疑之心么?”

海阔天又沉默了起来,头上已见冷汗。

楚留香却不肯放松,又问道:“看来海帮主与丁鲍子相交似已有很多年了。”

海阔天迟疑着,终于点了点头。

楚留香眼睛一亮,追问道:“既是如此,海帮主就该知道丁鲍子的底细才是。”

海阔天眼角的肌肉不停抽搐,忽然道:“并没有怀疑他,只不过……只不过……”

他嘴角的肌肉也抽搐起来。连话都说不出了。

胡铁花忍不住问道:“只不过怎样?”

海阔天似乎全未听到他在说话,目光凝注着前方,似乎在看着很远很远的一样东西。

又过了很久,他才缓缓道:“也不知为了什么,自从云从龙云帮主死了之后,我时常都会觉得心惊肉跳,似乎已离死期不远了。”

胡铁花道:“为什么?”

楚留香眼睛里闪着光,道:“云帮主之死,和海帮主你又有何关系?”

海阔天道:“我……我……我只是觉得他死得有些奇怪。”

胡铁花皱眉道:“奇怪?有什么奇怪?”

海阔天道:“武维扬帮主号称‘神箭射日’,弓箭上的功夫可说是当世无双,但是若论硬碰的武功,也未必能比云从龙云帮主高出多少。”

张三抢着道:“不错,据我所知,两个拳掌兵刃,轻功暗器,可说都不相上下,只不过武帮主弓马功夫较高,云帮主水上功夫强些。”

海阔天沉声说道,“但昨夜在三和楼上,武帮主云帮主交手时,两位都在场的,他们交手只不过片刻,最多也不会超过十招,云帮主便已死在武帮主的掌下……他岂非死得太怪,也死得太炔了?”

胡铁花沉吟着,瞟了楚留香一眼,道:“莫非武帮主也和金灵芝一样,学了手极厉害的独门武功?”

楚留香道:“这当然也有可能,只不过,武帮主已是六十岁的人了,纵在老当益壮,筋骨总已不如少年人之精健,记忆也要差得多,学起武功来,吸收自然也不如少年人快,是以无论修文习武,都要从少年时入手。”

他叹了口气,接着道:“这就是老年人的悲哀,谁也无可奈何。”

海阔天道:“不错,这一点我也想过,我也认为武帮主绝不可能忽然练成一门能在十招内杀死云帮主的武功。”

胡铁花道:“那么依你们看,这是怎么回事呢?”

楚留香和海阔天对望了一眼,眼色都有些奇怪,两人心里似乎都有种很可怕的想法,却不敢说出来。

这一眼瞧过,两人竟全都不肯说话了。

胡铁花沉思着,缓缓地道:“云从龙和武维扬交手已不止一次,武维扬功夫深浅,云从龙自然清楚得很。”

张三点头道:“不错,天下只怕谁也不会比他更清楚了。”

胡铁花道:“但昨天晚上在三和楼上,两人交手之前,云从龙的神情举动却很奇怪。”

张三道:“怎么样奇怪?”

胡铁花道:“他像是早已知道自己此番和武维扬一走出门,就再也不会活着走口来了,难道他也早已知道武维扬的功夫非昔日可比?”

张三道:“就算武维扬真练成一种独门武功,准备要对付云从龙,他自己就绝不会告诉云从龙,云从龙又怎会知道?”

胡铁花皱眉道:“那么云从龙为何会觉得自己必死无疑?难道他忽然发现了什么秘密?……他发现的是什么秘密?”

他目光转向楚留香,接着道:“他临出门之前,还要你替人喝了一杯酒,是不是?”

楚留香道:“嗯。”

胡铁花道:“以他的酒量,绝不会连那么小的一杯酒都喝不去的,是不是?”

楚留香淡淡道:“这也许是因为人不是酒鬼,自己觉得喝够了,就不愿再喝。”

胡铁花摇头道:“依我看,他这么样做必定别有用意。”

楚留香皱了皱眉,道:“什么用意?”

胡铁花道:“他交给你的那杯酒里,仿佛有样东西,你难道没有注意?”

楚留香道:“他交给我那杯酒,我就喝了下去,什么也没有瞧见。”

他笑了笑,接着道:“我一向用嘴喝酒,不是用眼睛喝酒的。”

胡铁花叹了口气,道:“近来你的眼睛也越来越不灵了,我劝你以后还是远离女人的好,否则再过两年,你只怕就要变成个又聋又瞎的老头了。”

张三笑道:“那倒没关系,有些女人就是喜欢老头子,因为老头不但比年轻人体贴,而且钱也一定比年轻人多。”

胡铁花冷笑道:“喜欢老头子的女人,一定也一样,是天生的奴才胚了。”

海阔天一直在呆呆的出着神,也不知在想些什么,但看他面上的犹疑痛苦之色,他想的必定是个很难解决的问题。

直到此刻,他才长长叹了口气,勉强笑道:“在下能与三位相识,总算有缘,在下只想……只想求三位答应一件事。”

他嘴里说的虽是“三位”,眼睛瞧的却只有楚留香一个人。

楚留香道:“只要我力所能及,绝不推辞。”

这句话若是从别人嘴里说出,也只不过是句很普通的推托敷衍的话,但从楚留香嘴里说出就不同了。

楚留香一字之诺,重于千金,是江湖中人人都知道的。

海阔天长长松了口气,脸色也开朗多了,道:“在下万一遇有不测,只求香帅将这……”

他一面说着话,一面已自怀中取出个小小的檀香木匣。

才说到这里,突听“咯咯”两声,似乎有人在用力敲门。

海阔天面色变了,立刻又将匣子藏入怀中,一个箭步窜到门口,低叱道:“谁?”

门已上栓,门外寂无应声。

海阔天厉声道:“王得志、李得标,外面是什么人来了?”

王得志和李得标自然就是方才守在门外的两个人,但也不知为什么,这两人也没有回应。

海阔天脸色变得更可怕,一把拉开门栓,推门走了出去。

楚留香跟着走出的时候,只见他面如死灰,呆如木鸡般站在那里,满头冷汗雨点般往下流个不停。

守在门外的两个人,已变成了两具死尸。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蝙蝠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