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剑》

第01节

作者:雪雁

艳日当空高照,金风满山遍野,但却并无凉意。的确,这风大干燥了。

雁荡山,青葱茂密的树木,已抖尽了满身绿衣,几片黄叶,挂在枯枝上,临风抖怯,片片飞落,破烂苍凉,犹如一个油尽灯枯的老乞丐,大自然又在变幻了,秋,是多么的肃煞啊!

山下,飞云江清澈的碧水,尚在潺潺的沉着,白涛拍击着石岸,似在为满山凄凉的景色哭泣;又似在为人间的不平而叹息。

山野是静的,但却并非没有生命存在,不是吗?山腰上,不是正有两条人影在缓缓的移动着了吗?

由他们那蹒跚的步伐,使人担心他们到底还能走出几步。

那是一老一少:老的白发苍苍,面色苍白如纸,方正的脸庞,五柳长须,随风飘扬,浓眉虎目狮鼻海口,虽然目下连步伐都走不稳,但却仍有一股凛然不可侵犯的气质,使人望而生畏。

少的在老者扶持之下,年约三十上下,长眉星目,直鼻方口,书生打扮,使人觉得他有一种大义超然的气质。

两人衣着、年龄、长相、甚至连气质都有固然的差别,但是,现在他们却有一个完全相同之处,满身血污,遍身鳞伤,几乎已体无完肤。

尤其,那书生,左胸上插着一柄青铜长剑,由露在外面,的剑柄判断,那深入的尺寸,起码有一尺二寸长。

这,该是一处致命之伤,但是,是甚么力量支持着他,使他能保住一口气,而不甘踏上幽冥之道呢?

一片黄叶,打在老者脸上,发出拍的一声脆响,老者抬头看了看碧蓝天空,凄凉的笑道:“今天是中秋了,唉!明年此时……”

垂死的书生,闻言精神突然一振,吃力的一抬右手,啊!他竟然还提着一包佳节礼物,他,吃力的道:“是……的,今天是中秋——佳节,本堂没有辱命,我——我终于替,替帮主把礼……礼物买来了,虽然!前后之别,是……是如此的大……”

由于说话太过费力,话落竟哇的一声,吐出一大口鲜血。

白发老者平静凄凉的险上,掠过一丝悲愤之色,轻拍着书生的肩膀,道:“朱堂生,忍耐点!我们,我们就快见到帮主了!”

书生仰天大笑了一阵,凄厉的道:“晁堂主,你放心!在!……在未见到帮主之前,天不能夺我的命,鬼不能勾我的魂,因为,因为我死了也不甘心。”

白发老者虎目中缓缓滚下两颗清泪,振声厉笑道:“好好好,朱堂主,够义气,不亏帮主善待我们一场,哈哈……”

书生星目电扫了四周一眼道:“本座唯一遗憾的是,未能在帮主用人之际立刻赶到,像他们一样,流干最后一滴血”,话落向四周一指。

白发老者,向四周一看,只见,那里四散躺着不下三十具尸体,残肢断臂,血流满地,惨不忍睹。

白发老者,苍白的脸上,浮出几条不易发现的线条,仰天嘶声道:“天啊!天,你有眼睛吗?你睁眼看看啊!难道人间真的已不再需要扶弱济危的正义之士了吗?”

随着那嘶哑的声音.两行清泪,已经顺腮而下,这一刻,就只这短短的刹那,他,似乎更苍老了。

书生凛冽的一笑,道:

“晁堂主,不要怨天,帮主是从来不怨天尤人的,我们敬他,就该学他天龙帮.每一个弟子,都要靠他的双手树立本帮的威信,只要有一口气在。”

白发老者苍凉的点头道:“朱堂主说的是,老夫老了。”

这时,他们已登上峰顶,这是一块方圆不到三十丈的草地,地上躺着二十多具尸体,他们死状虽然不同,但却有一个同样的动作,头朝着中央,四肢仆伏,显示他们在死前,仍想爬到中央。

峰中央,一块其圆如磨的大盘石上,此时正坐着四个人,两男两女,右侧那男的,年约三十上下,剑眉星目,直鼻朱chún,气度轩昂高华,虽然,他脸色苍白的已近于死灰之色,但星目中仍然透出一种逼人的威严光芒,使人不敢逼视。

他身侧坐着一个年约十二三岁的美貌女孩子,她,美如玉女般的眸子中,正闪射着无比忧愁的光芒,但是,她那樱桃小嘴上,却绽着笑意,也许,她想使她忧患悲愤中的父母,知道她仍很快乐的,可是,她却不知道那勉强逼出来的笑意,是多么令人心碎。

左侧,是个看来年约二十八九的美艳少妇,她怀中,抱着一个三四岁的小男孩,美目中,正浮着莹莹的泪光,

盘石之下,围坐着十五六个身带重伤的人,他们的年龄从二十到七十,不一而足,个个脸上,都充满了悲愤之色。

白发老者,一见这种凄惨景象,心中一阵酸楚,脚下一个踉跄,几乎跌倒地上,嘴中喃喃地说道。“‘龙游七海,威震云天’,而今呢?”

书生吃力的一挣,搀脱老者扶持,跃跌撞撞的向前走了四步,然后恭身立地,长揖到地,高呼道:“朱天鳞叩见帮主夫妇金体万安!”

白发老者,也连忙止住悲愤,长揖道:“晁刚叩见帮主夫妇万安!”

石上中年书生,一见二人,不由仰天浩然一叹道:

“蠢材,蠢材,我天龙帮从今以后,便真的被那群狼心狗肺的东西瓦解了,你们,你们来干甚么?”

痛惜中,充满了怒意。

二人闻声突然噗的跪地,道:“帮主待我两个何以如此不平?”

书生闻言一震,道:“我燕杰哪点待你们不平?”

晃刚道:“他们是天龙帮中弟子,我们也是天龙帮中弟子,为甚么帮主准许他们为本帮流出忠贞之血,而不准我们流?”

书生燕杰仍怒气末息的道:

“我全部希望都寄托在你俩身上,却没想到你们竟然也自投罗网了,好恨啊!好恨!”

白发者者闻言,竟然大笑道:

“哈哈……帮主,天龙帮,过去在江湖上何等威望,帮主功力,所向无敌,而今仍不免沦落至此,我这一老一少,何德何能,如何能重振吾帮神威,就算是偷生一时,也就如灰鼠一般,东躲西藏,败我天龙威信,帮主,你曾教弟子等,生不足惜,死不足惧,视仁义之所在而定生死之取舍,而今,卑职等自信做到了。”

燕杰闻言,脸上肌肉猛然一阵抽搐,仰天狂笑一声道:“想我燕杰何德何能,仰无以对在天父母,平无以谢知交好友,俯不能保妻子儿女,今日身遇姦人计害,连累数百条人命丧生,而你们却仍不弃我;你们叫我燕杰好生憾颜啊!”话落脸上已滚下两颗珠泪。

朱天鳞道:“帮主,本座第一次落泪了,我,我可以过去吗?”

燕杰点头,道:“你们都过来吧!三老虽然已给我服下剧毒,但我在未死之前。那批鼠辈,不致于敢上峰来。”

两人齐声道:“谢帮主宏恩。”

白发老者爬了起来,朱天鳞一站没站起来,突然仆倒地上,燕杰道:“快扶他起来!”

朱天鳞闻言厉声道:“不要扶,通天玉狮朱天鳞,决不在帮主面前假借他人之手而行,虽然,虽然晁兄曾扶持我一路……”话落竟以四肢向燕杰爬来。

木屑碎石,划破了他的衣服,擦破了他的肌肤,他却浑如末觉,由他那急促的呼吸,使人体会到,死神的手,似乎已伸到他身边了。

近了,更近了,但却越爬越慢。

燕杰,用软弱的双手,拉着石角,由盘石上滚了下来。恰巧落在朱天鳞身前,伸手拉起他,狂笑道:“哈哈……通天玉狮……你看,我的泪是否比以前更多了?”

美艳少妇,轻拍着怀中的小男孩,低声流泪道:“玉儿、玉儿,看看,那是你昨日威震九州的爹爹,那是你昨日叱咤风云的朱叔,而今他们连凡夫都不如了,你!小玉儿,你知道是谁赐给我们的吗?”

两只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看看那边,再看看母亲,白嫩的小手,轻轻的替他母亲拭着脸上的泪珠,哄道:“娘,不要哭,不要哭了嘛!”

挚诚天真的儿语,刺伤了年轻慈爱的母心,她,泪流的更多了,但却不住的点头轻吻着这个幼遭巨变的稚儿。

通天玉狮抬起充满泪光,焕散无神的眸子,吃力的笑道:“帮主,你在哭,不是笑,天龙帮天龙帮真的完了,我恨,我恨苍天无眼。”

话落突然提足全身力气,猛一转身拔下胸口长剑,一道血箭,直射出五尺多远,木然的回头注视着他心目中敬爱的帮主燕杰,无力道:“我在流血了,但是,这血,这热血却洗不掉天龙的恨,我……我……恨……苍天……无……无……”终于,他没有吐出那个“眼”字便含恨而殁了。

残阳已下西山,明月刚上山头,银辉虽代替了烈光、但却仍照着这破碎凄惨的峰头。

燕杰心口一阵闷痛,心知那时辰已快到了,他麻木失神的望了爱妻一眼,道:“凤妹,时间!时间已快到了。”

话落突然转脸注视着身边爱女,慈声道:“芬儿,为父就要去了,此峰四周已被外公与血云帮以及三山五岳的人所困,冲是冲不出去了,芬儿……”

话说到此,便再也接不下去了。

枯林中,已有无数的人影在晃动,昏暗的月光下,看来犹如地狱放出的鬼魅,令人心寒。

小女孩惨然一笑,突然鼓足勇气抬头道:“爹爹,芬儿知道你的心意。”

话落盈盈跪了下去,朝双亲行过九叩大礼,伸手抓起地上一柄长剑,流泪泣声道:“爹娘,芬儿先走一步了”。话落美目一闭,但见银光一闪,血光已如瀑布般的从她喉间喷出,一个跪着娇弱之躯,颓然的伏倒地上。

小男孩惊呼一声,道:“啊!姐姐,姐姐!”

哽咽不能成声的母亲,紧抱着怀中慾冲出的幼儿,嘶声道:“玉儿,玉儿,不要去,乖乖不要去,你姐姐,已到另一个没有纷争的世界去了。”

小男孩哭道:“不是,不是,姐姐死了!我要姐姐……”

这时,峰上已出现了三个白发老者,昏暗月色中,看不清他们的面貌。

美艳少妇一拉怀中幼儿沉声道:“玉儿看清,看清那三个人,他们,他们都是你的外公,但是,他们没有半点人性,为财、为名,他们下毒害了你父亲,使他不能保护我们,以及指挥帮中许多叔叔!以至于,他们全都在红云帮及这些三山五岳,黑山白水的狼子手中丧命荒野,认清他们,认清他们……苍天可怜,放我燕家一条孤魂,”

小孩子不再哭闹了,他虽然看不清那三个人,他虽然不太了解人间的生死离合,但是,由母亲的语气中,那充满了仇与恨的话声中,他已有感染,那双清澈的阵子中,也透出了可怕的仇恨之火。

峰顶又跃上了十几个人,他们右响上都划有一朵,小小 的红云。

美艳少妇凝眸注定燕杰道:“杰郎,答应我,让我试试,让我试试。”

燕杰凌厉的目光,扫了四周一眼,终于颓然的道:“凤妹你……你下手吧!”

美艳少妇从地上拾起一柄短剑,然后扶起怀中的小男孩朝燕杰叩了头,低声哽咽道:“玉儿呀,拜别为娘吧!”

小男孩闻言惊骇的搂住少妇,道:“不,不,玉儿不要离开娘,娘,玉儿以后会乖的,一定乖的……”

美艳少妇,闻言登时泪如雨,灰白颤抖的咀chún,不停的吻着孩子脸上每一个部分,每一滴泪珠。

峰边上的人,越来越多了,而且,他们似已看清了局势,开始向中央逼来。

美艳少妇猛然把心一狠,一把将怀中幼儿推开,纤手一扬,那柄短剑已闪电插入孩子的左胸口上。

没有痛哼,没有鲜血,小男孩便默默的躺下去了。

燕杰凄凉的道:“凤妹,他们会看破的!”

美艳少妇挥手一抹脸上的泪痕,颤声道:“顾天可怜,燕郎。为妻的先走一步了。”声落,一头撞在燕杰身前石上,脑浆进流而亡,但,她那慈母的欢手,却自然的压在女儿身上,凄惨哪!

晃刚望了木然的帮主一眼,突然大声道:“帮主,晃刚拜别了!”

话落跪地一拜,自碎天灵盖而亡,好忠哪!

接着,岩石周围的弟子,群起拜别,相继自刎于帮主面前,好义哪!

燕杰,没有阻止他们,也没有说一句话,嘴角上挂着一丝苍凉的笑意,静静地,静静地踏上了他人生的最后归途。

峰缘响起一个夜枭似的声音叫道:“天际神龙燕杰,你往日的威风那里去了?哈哈……”

另一个声音道:“他已死了,吴香主,我们过去吧!”

“你过去看看!”

“大家一齐去。”

于是,群姦试探着,一步一步的向中央走去,他们,虽然明知剧毒的威力,但却谁也不敢独自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1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生死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