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剑》

第10节

作者:雪雁

此人来时,虽曾听说过燕少玉功力高绝,而心存顾忌,末放大意,是以才有种种恐怖的安排,想先夺其斗志。

及见燕少主如此年轻文弱,心中不由又动摇起来,傲也就油然而生,见燕少玉不听阻止,仍然前进,登时把惊堂木一拍,厉声道:“既入本殿,谁敢抗令,拿下!”

断喝声才落,两侧十几个鬼卒纷纷大喊一声,向燕少玉扑来。

燕少玉缓慢的脚步,突然一刺,身子突然凌空而起,冷喝声中,右掌已拍出一招“九日当空”,左掌却蓄劲末发。

身法之快,急如流星赶月,两侧十几个鬼卒,显然都是当今江湖一时之选,却全都扑空。

黑脸老者见状心头一骇,身子猛然向左侧一偏,方想出手对敌,眼角一闪,似觉燕少玉左手动了一下,尚未及转念,只听轰的一声,一张檀木桌子,已化成无数碎片打了过来。

黑脸老者,万没想到他一招之下,两掌可发出不同的招人,此时要自卫却成了问题,那还有时间攻敌。

身子一矮一闪,浮光掠影般的返身向脊后树林中驰去,动什虽然快得令人眼光闪,但却未能快过爆裂的木片,背上着了三块,透袍穿肉,鲜血直流!

这时,那些鬼卒模样的人一扑末中,互换了一个方位,再度向燕少玉围上,刀叉并起,阴森如林,时间也只不过是眨眼之间而已。

燕少玉杀机早立,一招将黑脸老者打得龟缩入林,身子突然凌空转回,而左转身之际,双手已互扣腕上,正迎上围攻上来的众人。

一声断喝,如同春雷乍展,一片迷茫的光幕,早已自空而降,燕少玉的身影,已消失于光幕之中。

突听,对面林中一声断喝道:“你等非其敌,快退!”

喝声震耳,此人内功必定深厚无比。

但是,他这声断喝不但未能救得诸人,反而送了众人的性命。

众人闻声一怔。光幕早巳到达头上,只听!

一连串的惨号,响起一片,如同末日已到,又似地狱上刑,令人胆颤心惊,魂飞魄散。

冲天血住,此起彼落,残肢断臂,四散飞扬,头颅满地滚,尸身随地横,就是地狱刑场,只怕也不过如此。

但是,这只是一刹那的时间而已,眨眼一过,一切仍恢复了先前的平静。

燕少五位脸上一片冷漠,既不激动,也不愤怒,更无些许怜惜,鲜血染红了他两臂衣袖,双剑不知何时早巳拍回腕上,足踏断叉弃刀,向众人走来,从容安逸之极!

从开头,到结束,这段时间并不长,阵阵惨号,已把众人由错愕中惊醒,拔山神牛刚环眼眨了眨,顿足如雷的道:“哇!可惜,可惜!”

七煞玉女白燕安然无恙,芳心快慰无比,笑问道:“你可惜什么呀?”

拔山神牛刚搓着双手,似疼痒难耐般的,道:“是我们那个叫我不要扛大树来的,不然,俺一树起码也可以打倒几个。”

玄真羽士云天羽笑道:“你的树能快过帮主手中的双剑吗?只怕你连树还没举起,那边的入已被帮主杀光了。”

拔山神牛刚一想。觉得也对,自悟道:“原先我还以为他很文弱,想不到动起手来,竟然比我牛刚还凶上百倍,这下我可真见到厉害了。”

这时,燕少玉已经定回,突听背后林中一个冷冷的声音道:“燕少玉,今晚第一仗,你打胜了!”

燕少玉一抬眼,只见正面一人,方面大耳,脸色红润,五柳长须齐胸,发白如银,长眉精目身着银色龙袍,正自端坐于一张檀木方桌之后,左右分立一黑一白两个判官,周围散立着许多牛头和马头、猪头及禽鸟头等的禽兽打扮的人,恰似十殿中,转轮殿的转轮王。

众人转身,不由一怔,猜不出他是何时把桌子摆出的。

燕少玉冷然一笑,道:“第二仗大概是与阁下打了?”

拔山神牛刚环扫四周,只见此处四周古木参天,大有数围,实在拔不出树来,心中暗暗着急起来。

银岳老者冷冷的笑道:“老夫是十殿中的转轮王,来此的目的,乃是判你等该转归六道中的那一道!”

此话声平静阴森,中气十足,令人闻声悚然!

燕少玉冷喝一声,举步向前走去!

拔山神牛刚见状大急,心说:“那话儿又来了,我如不想办法,等下又得干瞪眼了。”

就在转念之际,恰好看到一棵粗可合围的树,心说:“虽然粗了一点,不好拿,但除此之外没有更细的了,就将就点儿吧!”想到就做,飞身向那棵树奔去!

才跑到半途,突听前面林中一声冷喝道:“站住!我二殿主楚江王在此!”声落林中已走出一灰衣老者,身边跟着十几个三分人像七分鬼气的人物。

只听银衣老者——转轮王冷声道:“燕少玉,你站在那儿吧!这第二仗还轮不到老丈打!”

由先前一人吃亏的情形,他已看出,燕少玉的功力,决非他们之中任何一人所能敌,是以及早出声阻止。

燕少玉冷漠的一笑道:“不知哪个打这第二仗?”转轮王冷哼一声,沉声呼道:“永广王、森罗王、双成王你们现身吧!永广王大意轻敌,断送手下十个弟子性命,此罪不轻,此次需戴罪立功,否则,哼哼,别怪老夫不念同殿之情!”语气阴森冷酷,全无半点人情味。

这些人,似乎全都很惧怕此人,闻言唯唯应是,永广王更恭身道:“谨等二主令偷。”

燕少玉站住身形,星目向四周一扫,心头也暗自吃惊,因为,他知道自己的功力,决难同一时间之内,敌挡三人以上。

不过,燕少玉心中虽然惊骇,那冷漠的俊脸上却没有一点表情,仍如往常一样,好似天下没有一件事情能令他心动。

转轮王心中暗白惊异佩服,心说:“此人年纪轻轻,竟有这般使人难以相信的镇定力,其镇定庄严之态倒真象一代宗主,此人如不早除,天龙帮必在短期内,重振往日声威,可能较之其父统领的天龙帮尤有过之!”心念电转,心意更坚。

其他的人,却没有燕少玉这般镇定,个个脸上变色,虽然他们有满腔热血,为主力友,但处身于此等绝境之中,又有几个真能心平气和的泰然处之呢?

七煞玉女白燕深知燕少玉性格,心中虽急,却不敢对他提起突围脱困之意,转过娇脸,低声向玄真羽士云天羽道:“云兄,怎么办呢?”

玄真羽士云天羽虽然足智多谋,但当此事迫眉睫之际,一时之间,却也想不出万全之策,只得道:“时间已不允许了,姑娘咱们只有一拼了!”

此言倒是十分坦然。

七煞玉女白燕闻言急道:“他们这么多人,而咱们……”

邪哑性爆闻言忍不住插口,豪气干云的道:“帮主一向视生死如无物,神色泰然如故,姑娘难道天下唯独咱们的命最有价值吗?”

七煞玉女白燕闻言并不动怒,仍焦急的道:“你我却知道玉哥哥是天龙帮的一帮之主,振帮复仇事大,全在他一人身上,难道你以为他此刻死了值得吗?”

言来义正辞严,令人彻然而悟,邪哑豪倩雄壮的脸上,立时掠过一片阴影,愧然道:“姑娘之言甚是!”

突然,玄真羽士云天羽盼口道:“只要能让我走上一圈,今夜我们不但可以化险为泰还可以大败鬼殿来人。”

七煞玉女白燕闻言大喜,忙道:“那你快走上一圈、我们可以帮助你!”

三人急促中对话,时间原本很短,是以,谁也没注意到,玄真羽士云天羽摇头道:“姑娘只可智取,不可力敌,千万别出手!”

话刚落脸色一振,缓步走出,朗声道:“哈哈……小道听说鬼殿乃是中原两大神秘所在之一,殿中之人,从不轻易在江湖上走动,今夜难得连出五位殿主,小道倒要一饱眼福了!”

说话之间,已走了三步,突然覆身在地上拾起一根断枝,顺手插在地上,又道:“只是,距离太远了,看不太清楚!”

话落向另一段枯枝走去!

圣婴童子只气得小眼连瞪,心说:“身陷重围,急都快把人急死了,他倒有这等闲情踱起方步走了!”

转轮王虽然老姦巨滑,一时之间,倒也想不出其中用意,茫然的盯着玄真羽士云天羽出神。

这时,玄真羽士云天羽已插起第二根枯枝。

燕少玉心中暗自得意的忖道:“此人足智多谋,更难得豪气干云,临危不乱,泰然如常,倒真不愧是我天龙帮中的弟子。”转念间,俊脸上不由浮出一丝欣然的笑意。

这时,玄真羽士云天羽已插下第三根枯枝,七煞玉女白燕,芳心紧张得“砰砰砰”直跳,突然,拔山神牛刚大吼道:“老道,你在划什么鬼符?留点精神自保不好吗?”他知道玄真羽士云天羽功力不佳,此话倒是一番好意。

转轮王一听鬼符二字,心中突然一掠,大喝道:“云天羽给老夫站在那儿.哈哈……老夫倒忘了你擅于奇门之术了,几乎上了你的当!”

玄真羽士云天羽心中暗恨牛刚,脚下不敢停;急步向前走去,方慾拾第五根枯枝,突听转轮王冷喝道:“广成王,阻他!”

广成王喝声遵命!方慾动身,燕少玉已冷声道:“天羽快退下!

玄真羽士云天羽狠狠的望了牛刚一眼,长叹一声,暗然退了下来,几乎把七煞玉女白燕急得哭出来。

转轮王心神一定,生怕夜长梦多,冷声一声道:“嘿!姓燕的,此时充英雄只怕不是时候吧!”

话落把脸一沉,阴森森的道:“燕少玉,你杀人如麻,心毒手狠,本殿判你入地狱鬼道,你手下弟子,俱是帮凶,其罪虽小,却也难谅。本殿俱判他们入修罗道……”

阴冷的笑了笑,燕少玉左右双手又扣于碗上,冷漠道:“在下虽非阎罗,却要送你去见阎罗了。”

话落方想出手,突听转轮王急声道:“将此人拿下,四王齐上!”

四王本早已有了准备,闻声雷应一声,就要出手,突听那边拔山神大喝道:“好小子,你往那里跑”的话音才落,只听轰隆的一声大响!

众人闻声一凛,一齐转头,只见双成王已与牛刚互对了一掌。

拔山神牛刚虽然力大如象,但却是外门功夫,难以全部运用于双掌之上,双成王内功极深。收发能由心,全力一掌,牛刚当然吃亏不少。

只见牛刚退了五步,额上青筋暴跳,环眼圆瞪如铃,看样子,似是恨极了,双成王却依然故我,神态如常。

燕少玉心中一动,冷声道:“牛刚回来!”

拔山神牛刚虽怒却不敢违令,不甘心的答应一声道:“牛刚遵命!”话落就要转身。

双成王冷哼一声道:“既入本殿王中,来去那有这般容易,留下点东西再走吧!”话落纵身急迫而出,双掌一伸一扫,招化阎王勾魂,向牛刚背上拍去。

拔山神牛刚正不计心退回,一闻背后掌到,正中下怀,侧步霍然转身,大喝一声,道:“爷爷正等你出手!”

话声落一招拔山填海倒劈而出。

就在牛刚招式才出,末用劲之际,突然一声震人心弦的”啸声,由地面闪电般的冲上空中。

打斗中的两人,尚未弄清是怎么回事,蓦地,转轮王大喝道:“双成王快退林中!”

双成王闻声吃了一惊,慌忙退下三步,一抬头,只见空中的燕少玉,此时已幻成三尊坐像,一道惊电,正向自己射来,不由骇得亡魂皆冒,脱口道:“啊!莲台九佛!”

声音未落,突然惨叫一声,仰天跌倒地上,胸口端端正正的插着那柄死剑,直没及柄,血涌如泉。

这一来,所有的人全都骇得呆了,玄真羽士云天羽心中骇然忖道:“今夜要全身离此,只怕不是易事了!”

拔山神牛刚,一见双成王尸体,气也消了一半,上前拔下死剑,急奔跑回,把剑交给落下地面的燕少玉。

燕少玉接过死剑,星目中杀机更浓,阴森森的道:“四位一齐上吧!”

四王本都惊骇得呆了,直到燕少玉冷声讨战,才把他们惊醒,只见,他们一个个脸红如血,赤丝布满双目,阴森狰狞,骇人之极!

转轮王一脚把桌踢出四五丈,双臂高举,向内一圈,四周登时涌出不下百人,个个持叉舞刀把众人围于核心。

转轮王沉声道:“你们负责对付天龙帮的弟子,燕少玉,由我四人对付!”话落朝其他三人一点头,缓步向燕少玉走来!

燕少玉虽然明知自己一人,非此四人之敌,但他傲骨天生,却不肯示弱于人,冷笑一声道:“这敢情好!”话落缓步向前走来!

七煞玉女白燕急步相随,柔声道:“玉哥哥,我伴你!”

燕少玉冷声道:“不用,你非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0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生死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