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剑》

第12节

作者:雪雁

急卷起飞沙如烟。浮沙深陷马蹄盈尺,这里,是一片浩瀚的沙漠,行走确实不易。

然而,此时却有五十几骑,正迎着浓浓的黄沙,向前面百丈的一处沙漠中的黄褐色的石山前走去。

他们以纱巾蒙面,阻挡飞沙,虽是长途跋涉,劳累不堪,然而,却不知什么力量支持着他们,使他们个个精神饱满,豪气干云。

一面巨大的银杆长旗,迎风飘舞,旗面上巨大的青龙,亦发显得栩栩如生。

日近中午,众人已奔到石山之前,但见岩石起伏,岭岭相接,不知长达几许,石上枯草迎风,看来十分荒凉。

众人到达之处,正是一处石岩进口,只见入口两旁石壁上,刻着三个大字:“浮沙堡”。

但是,谷口却不见一人。

突然,骑白马的鹅黄衣着少年,沉声道:“牛刚,撑旗进堡!”

这些人是谁,谅各位读者已知道了。

拔山神牛刚虎吼一声道:“末座遵命!”

话落催动黑色座马,向谷中走去!

燕少玉身侧的玄真羽士云天羽偶一抬头,只见远处石山之上有兀鹰盘旋,兀鹰群达数百只,却不只一处,不由剑眉一皱,道:“帮主,到这里来的只怕不只我们而已!”

燕少玉淡然一笑道:“我怀疑此堡已是空城一座。”

玄真羽士云天羽道:“帮主,卑职也这么想,我们还要进去吗?”

燕少玉大笑道:“小小一座浮沙堡,何必惧他,拉下面罩,进堡!”

一声令下,众人纷纷拉下面具。长驱直入峡口而去。

峡道两侧极高,虽非峭壁绝崖,看来却也相当险峻,路径迂回曲折,无法估计究竟能有多长。

拔山神牛刚心底洁白,不知什么险恶,高举大旗,坦然直入,他心中所想的就是快些进到堡内,杀个痛快。

峡道宽达仅五尺,只能并马而行,七煞玉女白燕策马走在燕少玉右侧。美目连转,不安的道:“玉哥哥,怎么这么静,好可怕啊!”

“燕妹,暴风雨到达之前,都是阴森森的。”

燕少玉淡然的笑了笑道。

就在这时,突听前面的牛刚大叫道:“他娘的总算走到头了。”

燕少玉策马向前,果见前面呈现一片绿草平地,石楼连绵,看来相当广阔,足有百亩大小,此处景象,与外面截然不同,别有一番景象。

石楼之前,排着不下五十个持刀杖棍的男男女女,为首一人,是个白发萧萧老婆婆,他们站立的位置,正对着入口,是以一眼可见。

燕少玉心头微微一凛,回头笑对玄真羽士道:“天羽,你记得咱们转了几个弯?”

玄真羽士云天羽脸色凝重的脱口道:“帮主,共有九转。”

燕少玉笑道:“这九转可有什么名堂吗?”

玄真羽士云天羽闻言脸色一变,脱口道:“浮沙堡九转峡道,向有幽冥路之称,但我们今天进得堡来,却是如此容易,卑职猜测,谷中必有更可怕的埋伏,那明处的五十几个人,只是诱敌之饵而已!”

燕少玉漠然笑道:“天羽,这次你猜错了,浮沙堡虽然有红云帮中的人撑腰,也决不会放弃这九转幽冥路,因为我们全部都入峡道中了。”

玄真羽士云天羽脸色一变道:“帮主进堡之前,莫非有所见闻吗?”

燕少玉俊脸一寒,道:“天羽,先前你猜中了,有人比咱们无到此地,但他们却没有敢先进堡!”话落一顿,冷喝道:“牛刚,进!”

玄真羽士云天羽知燕少玉话出有因,星目急向上细细一扫,只见黄色的峡道石顶上,正挂着一条鲜红的血痕,心中立时明白过来,暗忖道:“我道帮主一向做事细心,此次何以敢如此轻敌挺进的,原来他早已有所发现,我云天羽智力虽不输他,但临敌的这份镇定,我却远不如他了,今后倒要多多修养修养。”

拔山神牛刚一见堡前凝立的人,早已有些按奈不住了,只是帮主有令在先,不许急行,此时闻令之下,双腿猛然一夹马腹,向前冲去,口中哇啦啦的大吼道:“龙游七海,威震云天。”

燕少玉等人,随后跟上,不大功夫,已冲进堡中。众人直至堡前十丈左右处,燕少玉喝住了牛刚,星目微微一转,只见堡内建筑宏伟,石楼相接中,不下数百之多,四周峭壁直立如刃,光亮如镜,寸草不生,心中不由冷笑一声道:“好一处绝地呀!”

转瞬之间,燕少五催马走上前来,冷冷的对着马前老太婆说道:“谅尊驾并非浮沙堡中的要人,叫浮沙堡之主余时盛出来答话!”

白发老婆婆上下打量了燕少玉一阵,一双精目突然停在七煞玉女脸上,一面冷冷的道:“你就是燕少玉吧?”

拔山神牛刚用力把大旗插在地上,大吼道:“既知我家帮主之名,还不快快叫余老小子出来受死,你等什么?”声如雷鸣,震人耳鼓。

白发老太婆心头一震,暗忖道:“听其言语,此人只是个浑人而已,声音却如此骇人,看来天龙帮中,真个人才济济了,老身今日可能是飞蛾扑火.自取灭亡了,唉,但是……”

老太婆转念之际,双目并未离开七煞玉女白燕的娇面,也没有看拔山神牛刚,只冷冷的道:“燕少玉,你没猜错,老身确非此堡重要的人物,甚至,根本不是本堡的人,但是……”

拔山神牛刚见他不答自己的话,心中大怒,翻身下马,冷喝道;“既非此堡人,快让开!”

燕少玉冷喝道:“牛刚慢着!”

他用手止住拔山神,便又对老太婆谈然一笑道:“可是尊驾要替人卖命是吗?”

燕少玉的话,似乎深深的刺伤了老太婆的自尊心,只见她目中寒光如电一闪,突然厉声笑着说道:“哈哈……燕少玉……你猜中了,为了我……”

老太婆话声未落,人群中突然闪出一个六旬上下的鹰鼻老者,冷声截住道:“冷飞凤你讲得太多了,堡主只是要你拿出手段而已,并末叫你说话!”

七煞玉女白燕闻言一怔,樱口轻启,喃喃自语,道:“冷飞凤,冷飞凤这名字我听到过。”

燕少玉星目一闪,突然转向说话老者道:“看来阁下你知道此堡中的事,似乎比她更多,那就由阁下说吧!”

老者闻言心头一沉,突然命令道:“冷飞凤,看你的手段了!”

白发老太婆——冷飞凤险上怒色一现,突又消失,冷声道:“老身听你的!”说完身子一措突然凌空向燕少玉扑来,其急如电,功力似乎相当深奥。

燕少玉漠然一笑,并末出手,突听身侧的七煞玉女白燕冷声娇叱道:“我白燕来接你几掌!”说着人已跃身离马,扑了上去。

冷飞凤一听白燕二字,心头猛然一震。劲道立时收回五成,脱口道:“你姓白?……”

轰然!声落大震,冷飞凤被震出一丈多远,七煞玉女白燕人已落在地上。

七煞玉女白燕当着情郎,第一仗建功,那肯饶人,冷叱一声道:“你功力也不过如此,看掌!”声落跃身而上,指顾之间,连攻七掌。

冷飞凤似乎有话要说,但却找不到机会开口,因为,七煞玉女白燕的功力并不在他之下,一旦全力攻击,实在难以招架。

拔山神牛刚见七煞玉女白燕已找到敌手,自己还没有敌手,自己却眼看着目前这许多人不能下手,直急得手足无措,额现汗珠。

燕少玉猛然举手向下一挥,天龙帮的四五十个兄子已全部下马,燕少玉目注鹰鼻老者,威严肃穆的冷笑一声道:“在下相信余时盛已不在此堡中了,但是,尊驾却在此替死,哼哼,说不得燕某人要对不住了。”说着便又挥手猛喝一声:“血洗浮沙堡,上!”

浮沙堡的人,见情势不对头,纷纷撤下兵刃,全神戒备。

天龙帮的弟子,含恨而来,一见浮沙堡的人,早已动了杀机,一闻令下,那肯迟疑,只听盲圣、邪哑当先吼道:“血洗浮沙堡。”便双双扑了出去。

接着,四十几个天龙帮的弟子,直冲而上。

浮沙堡的人,仗着大援在后,个个抖擞精神,奋勇相迎,两下一交手,登时惨号震天,血洒如雨。

拔山神牛刚心中正打算,如何先杀他几个,才不被帮主责备,此时他根本就没听到燕少玉的命令,但,见众人都扑了上去,急得他环眼暴睁.大吼道:“喂,你们怎么也不通知俺一声。”

他立刻也扑了上去,举掌打倒两个,提起两人的脚腕,竟当作兵器,又大叫一声道:“这五个是我的了。”

他又向人多的地方冲去,挥着两手中惨叫连声的人体,东扫西打,刹时之间,竟被他打倒了好几个。

马背上燕少玉淡然一笑.转对玄真羽士云天羽道:“我们已身陷重围了。”

玄真羽士云天羽泰然一笑道:“有帮主在此,咱还担心什么?”

燕少玉扫了正在打斗中的七煞玉女白燕与冷飞凤一眼,见她们打的已不如先前那么激烈,两人嘴chún连动,似在说什么!

鹰鼻老者,见燕少玉全然不把在场的浮沙堡中人看在眼里,正自坦然的与玄真羽士云天羽说话,心中毒念立生,躲过众人,藏身马群之中,向燕少玉潜来。

突然,玄真羽士云天羽问道:“帮主,这些人显然不是我帮对手,真的要把他们杀光吗?”

燕少玉星目中突然寒光一闪,笑说道:“本来就要血洗浮沙堡的。”

玄真羽士云天羽忙道:“卑职以为该留个活口问问堡内情况……”

玄真羽士云天羽话声末落,只见燕少玉一转身,双眼一睁,冷冷一声暴笑道:“留他什么活口。”

正说之间,右手猛然向前一劈,只听一声凄厉惨号,同时,传来一声卡察脆响,接着喷起一片血光。

这一切的变化实在太快了,等玄真羽士云天羽看清,鹰鼻老者已被燕少玉活劈了时,那两片尸体也已落于马下了。

燕少玉淡淡拍拍手上灰尘,星目一转,突见与七煞玉女白燕打斗的冷飞凤,此时已向右侧逃跑而去,七煞玉女白燕不但不迫,反向自己奔来。

燕少玉星目再向那边一扫,见战事已近尾声,浮沙堡的五十多个人,只剩下两三个了。

此时七煞玉女白燕已来到燕少玉马前,只听她娇喘吁吁的急声道:“玉哥哥,我们还是快走吧?”

燕少玉闻声俊脸平静如常,似乎连天塌下来,也不会令他吃惊,玄真羽士云天羽却脸色一变,脱口道:“姑娘,为什么?”

七煞玉女白燕急道:“冷飞凤告诉我说,红云帮与浮沙堡已联手在四周埋伏下大批弟子!”

绝医谷奇看了燕少玉一眼,道:“我们本来就是来找他们的吗!”

七煞玉女白燕急道:“可是,他们把天南四象请来了啊!”

绝医谷奇与玄真羽士云天羽闻言同时吃了一惊,齐声道:“什么?天南四象?”

云天羽话落补问一声:“就是当年传自云贵一带,骑象横扫中原而未通敌手的天南四象?”

七煞玉女白燕娇声道:“正是他们!”

绝医谷奇与玄真羽士云天羽,闻言脸上同时变色,目注燕少玉,良久说不出一句话来。

燕少玉俊脸上依旧挂着那丝漠然的笑意,谈谈的道:“燕妹,燕少玉统领的是天龙帮。”

玄真羽士云天羽沉声道:“帮主,他们四人,听说在中原从未遇过敌手!”

燕少玉星目中冷电一闪,道:“但他们遇到我燕少玉了。”

七煞玉女白燕急道:“玉哥,他们有四人,再加上红云帮与浮沙堡的人,而我们却……”

无所谓的笑意,又浮现在燕少玉的险上.只听他漠然一笑,截住道:“燕妹,冷飞凤为什么要告诉你这些?”

七煞玉女白燕急道:“玉哥哥,这些不重要,重要的是……”

燕少玉平静的笑道:“燕妹,这些最重要,因为,你数年末解的谜,可能此人能帮你解。”

就在这时,突听拔山神牛刚大叫道:“禀帮主,他们的血都流干了,但却洗不了浮沙堡。”

燕少玉扫了地上纵横的尸首一眼,笑道:“这只是开头而已,等下自然洗得了。”

说着又转问盲圣,道:“本帮弟子伤亡如何?”

盲圣恭身道:“死三人,重伤五个,轻伤十二个。”

燕少玉俊脸微微搐动一下,沉声道:“谷奇,你的差事到了!”

绝医谷奇道:“好差事准没我的!”

他方慾下马,突听入口处传来一阵震天长笑,笑声如刃,穿山裂狱,骇人之极,天龙帮的弟子个个脸上变色,一齐转过身去!

突听谷奇惊叫道:“啊!天南四象。”

燕少玉俊脸上掠过一重杀机,冷声道:“谷奇。别忘了,本帮弟子的一条命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2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生死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