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剑》

第13节

作者:雪雁

燕少玉冷漠的笑了笑,泰然低头,对怀中的姬凤仪歉然的柔声道:“仪仪,我本来不想叫你看到血腥的事件,但是,我们碰上了!”

他语声除了歉然之外,没有一点惧意。

姬凤仪紧偎着燕少玉,娇躯微激颤抖,耽心的道:“少玉,只要你安然无恙,再惨的景象我也敢看,但是,但是你伤得这么重。”

燕少玉一怔,笑道:“仪仪,你怎么突然变了?”

姬凤仪柔声道:“为了你.因为,世间没有任何东西比你对我更重要。少玉,你……你真的能再打下去吗?”

天苍道人见燕少玉讷讷细语,看也不看他们一眼,轻视他们之心,可想而知,闻言忍不住冷笑道:“不能打,也得打,燕少玉自己明白!”

燕少玉淡然的笑了笑,笑意阴沉中,充满轻蔑。

姬凤仪芳心恐惧,见燕少玉久久未做回答,只道他伤得太重,不能再用功力,不由昂然的道:“他人已受了伤,你们既敢找他,当非武林无名之辈,合攻一个受伤的人,你们不怕毁了一世盛名吗”

天苍道人袁成道与众人闻言脸上同时一红,他们确实都是江湖上成名的人物,平日自视极高,而今,竟然准备合攻一置信。

两声凄厉惨号一落,蒙蒙剑幕中,突然冲起两道血柱,高达五六尺,骇人之极。

燕少玉一招得手,身子早已凌空冲上十几丈高,刚好避过毫发之差,便已近身的十五把长剑。十五个道士,刺人心切,冲力太猛,等到发觉剑出落空,几乎伤到自己的同伴,好在他们个个功力均非等闲之辈,便迅猛煞身收招,飘出八尺。

在十五人落地的同时,场中落下神色冷漠的燕少玉,他星目扫了地上两具尸体一眼,嘴角立时浮出一。丝安慰的笑意。

姬凤仪亲眼看到地上两个怒发张牙的人头,骇得她小手紧抚在樱chún上,娇呼出声!

燕少玉轻松的拍拍她的香肩,道:“仪仪,把脸伏在我肩上,恶梦的时间,永远不会太长。”

十六个道士,眼见一招之下,十八个人中,就有两个丧生于燕少玉剑下,个个心中都沉痛万分愤恨难忍,再见燕少玉与情人款款而谈,全然不把人命当作一回事,更几乎连肺都气炸了。

天苍道人袁成道看了其他十五个人一眼,暗中一使眼色,长剑一挥,当先向燕少玉背后扑来,竟是一声不吭。

十五个道士,虽然心中愤恨难忍,却已看出燕少玉功力非同小可,天苍道人袁成道当先一击,他们也就紧跟着发动,也是一声不吭。

燕少玉虽然低头对姬凤仪说话,眼角却始终注意着众人的一举一动,天苍道人袁成道身子向左一侧,他已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星目中杀机一闪,朗笑一声,道:“袁成道,你心机又白费了!”

说话之际,死剑向前一指,似要迎接正面攻来的十五个道士。

袁成道见状大喜,右手精剑向前一送,直取燕少玉背心死穴,快如惊鸿奔电。

燕少玉早就料到了他有这一着,死剑一伸,突然收回,身子一侧,闪身向右后方飘去!

天苍道人袁成道只觉双眼一花,眼前已失去燕少玉踪影,心念电转道:“此人功力进展怎么神速至此……”

他一抬眼,见前面十五个同伴长剑一齐攻到,口中一声不好,尚未出口,突然右肩一凉,接着一阵钻心剧痛,忍不住惨号一声,跌倒地上,那唯一的一条右臂早已失去。

十五个道士触目心惊,恨火更炽,丢下地上的天苍道人袁成道不管,纷纷凌空向燕少玉扑了过来。

就在此时,突然一声沉喝起自十丈以外,道:“你们简直是飞蛾扑火,自取灭亡!”

此声音并不很大,但却震人心弦,犹如暮鼓晨钟,发人深省。

十五个道士闻声不由自主的一齐飘身后退,举目向发声处望去!

目光到处,不由同时惊呼道:“是金云老前辈?”

那人道:“前辈二字不必加,直叫我金云煞神不就是了吗?我知道五十年来,江湖中人,背地里却如此称呼我!”

他的声音平和、并无怒意。

十五个道士齐恭身道:“晚辈不敢!”

燕少玉此时抬头向发声之人一望,年2头不由一紧。

只见,来人是个九旬以外的老人,白眉盈寸,精目闪光直鼻方口,玄袍过膝,上绣朵朵飘动的白云,腮下五绪白须,与他红润的脸色相映,更显得神色奕奕。

老人盘膝坐在一条粗有数围的巨蟒头上,此蟒全身麟甲金黄灿烂,映日生辉,白牙森森,阴气逼人,想来,他这金云煞神之名,就是因此蟒而来。

此时,地上的天苍道人袁成道,突然一跃而起,恭身叩首道:“前辈到此,正好是替弟子等报仇雪恨!弟子被燕少玉凌辱已极,万望前辈见怜,速即出手!”

金云煞神摇头笑道:“老夫来此目的,并非为了替列位报仇,而是告诉诸位,燕少玉功力已臻化境,非尔等可敌,莲台九佛当今江湖上还找不到能敌之人。”

天苍道人袁成道不死心似的脱口道:“前辈,他莲台九佛只会五式,以前辈夺天地造化般的功力,慾除此人,决无困难,还望前辈……”

金云煞神大笑道:“你们只知其一,不知其二,燕少玉此时莲台九佛,早已完全练成,不过,老夫却不是怕此莲台九佛,而是为了江湖上今后大计着想,故不能相助列位,你们如果还想活几年,此时该走了。”

天苍道人定成道深知此者来历,他虽有煞神之称,但以他威震九州的声望,决不可能谎言相欺也就是说,自己十六人,决非燕少玉之敌了。

天苍道人袁成道扫眼一瞥其他十五人,但见他们个个脸现退意,斗志消沉,而自己仅存的一臂也已被燕少玉切掉,心知今日之局,如果再不知进退,势必全军覆没于此。天苍道人扫了阴森的燕少玉一眼,心头突然一动,暗付道:“燕少玉手中,从未放过侵犯他之人,如果就此一走,他必然不放,我何不把事情推到金云煞神头上,一切自然有他承担。”

转念间,沉声道:“天苍十八剑,谨遵前辈意旨。”

说罢,便朝其他十五人一打眼色,向地上两具尸体一扬头,立时有两个老道上来收尸。

金云煞神冷淡的一笑道:“多谢你们天苍十八剑看得起老夫。”

这时;两个老道士已抱起两具仍在流着血的尸体,抓着两颗张牙裂嘴的人头,转身慾去。

燕少玉阴森森的一笑,嘲弄似的道:“列位就这么要来就来,要去就去吗?”

天苍道人袁成道霍然转过身来,扫了金云煞神一眼,有恃无恐的冷声道:“莫非你想留下道爷们?”

燕少玉冷冽的长笑一声,漠然的道:“道爷,你猜对了。”

其他十五个道士同时转过身来,几乎是同一时间之内,三十二道目光,全部集中在金云煞神脸上。

金云煞神淡然一笑道:“年轻人,得饶处且饶人,你岂能预料自己他日不走上他们今日之路?”

燕少玉冷漠的俊脸一沉,冷然道:“可惜他们找的不是尊驾,不然,今天他们准可安然无恙的回去了。”

金云煞神谈然一笑道:“他们不敢找老夫。”

燕少玉冷漠的道:“因此他们不能安然回去,”言下之意,无异是告诉金云煞神,我燕少玉的手段,还比他狠辣些。

金云煞神平静的老脸突然一变,阴沉的一笑道:“少年人假使老夫处在你当今的立场,决不说这种话,因为对手随时可以置我于死地!”

燕少玉大笑道:“哈哈……不知尊驾何以久久不出手?”

金云煞神怒目一瞪,心存杀气,然而,不知怎的,事到临头,他又停了下来,淡然笑道:“老夫开头已说过,为了武林今后大计,老夫不能杀你。”

燕少玉冷冷的道:“错过今日,尊驾可能会后悔。”

金云煞神笑道:“老夫做事,从不后悔。”

说罢抬头看看天色,突然凝重的沉声道:“假使老夫所料不错的话,再过半个时辰,鬼殿之主就要到达浮沙堡了。”

燕少玉心头微微一沉,暗忖道:“南神宫,北鬼殿,此地处在北方,距鬼殿正近,此人之言,或许不假,然而,此人明明来意不善,何以竟会通知我此事呢?”

金云煞神似已看透燕少玉心意,淡然的道:“至于老夫为什么要通知你此事,等你到达鬼殿之时自然知道在那里,老夫还会派人助你一臂之力。”

燕少玉心中一动,脱口道:“在下所料不错的话,该是红云帮的人。”

金云煞神一证,突然大笑道:“红云帮能者无几。就是那幻影七魔前去也无济无事,老夫岂会派他们前往。”

燕少玉此时心中已有些明白了,但仍难确定,冷笑道:“因为他已非在下之敌了是吗?”

金云煞神淡淡的笑道:“少年人,你讲对了,老夫今天可以实言相告,你天龙帮已在老夫的主人掌握之中了,少年人,再会。”

说完举手一拍蟒头,金蟒蛇阵突然一散,但见金光一道,如飞般的窜下石山,瞬即消失。

天苍十八剑没想到连金云煞神这等名震武林形如神怪的人物,讲话竟是如此吞吐,更没料到,武林中畏之如虎的金云煞神背后还有操纵之人。

似乎,天下还有任何事能令燕少玉吃惊,尽管,他明知金云煞神武功,但他并无惧意,因为,他深信天龙帮将永远屹立不倒。

燕少玉冷冷的扫了天苍十八剑一眼,阴沉的道:“燕某相信方才那人所言非假,因此,列位该知道在下时间有限了。”

他手中的死剑一振,缓缓举了起来。

天苍道人袁成道此时心中后悔无已,他知道自己完全被红云帮利用了,到如今,自己无大用时,红云帮幕后的主持人,竟连一命也不肯救他。

他扫了其他十五人一眼,心中觉得无限歉疚,是自己连累了他们。

天苍道人袁成道暗叹一声,突然走向前来,冷冷的道:“姓燕的,怨有头,债有主,结怨的只是我袁成道与你,与他们无干,如果你真的是一条汉子,就该恩怨分明,拿我袁成道之命就是了吧?”

燕少玉阴森森的一笑。道:“阁下等天苍十八剑可是自知不敌了?”

天苍道人袁成道冷笑道:“莲台九佛,武林无人能破.我天苍十八剑敌不住你燕少玉,也没有可耻的,下手吧!”

燕少玉冷冽的大喝一声。道:“袁成道.你明知燕少玉手下未放过一个来犯之人,这一番话你是白说了,人人都有保卫生命的权利,在下希望各位能表现得象个武林中的英雄。”

颗颗豆大的汗珠,刹那间布满了袁成道苍白的额上,接着一颗接一颗的滚落下来,他恐怖怨恨的盯着燕少玉。

他颤声道:“姓……姓燕的,你……你逼人大甚了。”

一面对十五个同伴说:“你们淮备了!”

十五个人,自从听说连金云煞神也听命于人,争雄于江湖之心,早已因自卑感而消失,一齐丢下手中长剑。

他们一齐声道:“挣扎自取其辱,燕少玉,贫道等只希望你给我们一个痛快。”

燕少玉出乎意料之外的一怔,姬凤仪粉脸上却滚下颗颗豆大汗珠。

突然燕少玉长笑一声道:“假使燕某在各位的地位,决不放弃索取代价的机会,然而,各位却放弃了。”

话声一了,星眸中杀机一炽,死剑一挥,冷声道:“燕少玉要得罪了。”

他身子一跃而起,向十六人扑去,突然——

姬凤仪娇声惊呼道:“少玉,你……你真的这么狠吗?”

燕少玉心头只觉一沉,全身功力尽泄,噗!的一声,落在地上,迷茫的注视怀中的姬凤仪,茫然的道:“仪仪,假使我功力不行的话,你知道他们丢在地上的十五把剑会把我怎样?”

他的声音只是迷茫,并无责备之意。

姬凤仪痛苦的轻泣一声,把粉颊伏进燕少玉怀里,泣道:“少玉,你的仪仪知道,但是,但是我……我不忍心,我……我知道我错了,少玉,你永远是对的,照……照你的心意去做吧!我不看。”

       ※   ※   ※   ※

燕少玉突然挥手把死剑拍回右腕,冷漠而表情的道:“各位走吧!”

天苍十八剑活命的十五人,似乎有些怀疑自己的听觉,但事实却摆在眼前,因为,燕少玉那柄追魂夺命的死亡之剑已不在手中了。

天苍道人袁成道苍白的老脸激烈的抽搐了一阵,突然双膝一曲,跪了下来,沉痛地道:“姓燕的,贫道生平只跪过我双亲与师父,但这时却给你下跪了,贫道并非为了你放过了老夫这残缺的一命。”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3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生死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