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剑》

第13节

作者:雪雁

毒丐施善真一见燕少玉,打心底深处冒出一丝凉意,在过去,他已非燕少玉之敌,以致酒会上吃了燕少玉的大亏,此时,当然更非人家敌手了。

浮沙堡主余时盛与家人,默默退向四处,他们脸上都没有丝毫表情,使人无法看出他们的心事了。

浮沙堡的人一退,毒丐施善真更显得孤立无援,他带有疤痕的考验上,惧色微微一闪,冷冷的道:“姓燕的,你来找的可是老要饭的?”

燕少玉无所谓的笑了笑,表情阴森异常,向前迈了两步,冷冷的道:“与其说是燕某来找你的,倒不如说是燕某来此讨还十五年前雁荡山那笔血帐。”

毒丐施善真阴眼一转,突然冷笑道:“只找老夫一个?”

燕少玉默然一笑道:“此处只有你一个。”

毒丐施善真心中毒念早,已生下,闻言狂笑道:“哈哈……那是因为你狗眼不明,以致于……”

燕少玉冷森的一笑,星目中突现杀机,阴声喝道:“姓施的,别想在燕某面前卖弄口舌,燕少玉有自己处事的方法,用不到你帮助,时间有限,尊驾自己该有个打算。”

毒丐施善真见毒计难逞,拼命之想随之而生,偷看了地道入口一眼,疤脸上闪过一丝阴霾,冷声道:“老要饭的倒是自作多情了!”

说着便暗中提足功力了。

燕少玉冷冷的一笑,道:“不!在下以为你该说嫁祸之计难……”

燕少玉话声末落,毒丐施善真闪电般的飞身扬掌向燕少玉劈来,掌出始才大喝一声道:“是又怎样。”

从容不变的眸子中,掠过一丝毒芒,阴森的一笑道:“你心中明白会怎样?”

轰然!一声,毒丐施善真拍出的双掌已然落空,他只见燕一少玉身形一晃而已,并不知道他准确的方位。

毒丐施善真攻燕少玉的目的,正是希望燕少玉在全无准备之下惊身后退,以便他可以从容脱身了,因为,要伤燕少玉,他自知是不可能。

电光石火间的事,毒丐施善真双掌一落空,几乎想也没想,双足一点地面,掠身向秘道入口飘去,就空一转身,精目一扫,不由骇得冷汗直流,因为,燕少玉正站在秘道入口处,他嘴角上含着一丝阴森的笑意。

身在空中,不能自主,毒丐施善真猛吸一口真气,沉身落下地面,这中间,时间虽短暂,但是如果燕少玉想攻他,时间决不会太短。

这时,他仍然凝立不动,是那么沉静,使人难测深浅。

时间上,已不容许毒丐施善真多想,双足才着地面、猛然大喝一声,再向堵在秘道入口的燕少玉扑来,指顾间,连攻七掌。

掌风如雷,人影飘忽,毒丐施善真似已把功力施展到了极黑。

燕少玉嘴角上那丝笑意不变,俊脸上也没有一丝惊色,身子倏然向左一侧,冷喝道:“朋友,该出来了!”

话落人已左飘五丈多远,毒丐施善真心中大喜,身子直往道口冲去。

惊地!秘道内传来一声大喝,道:“燕少玉,少狂!”

轰然!一声大响,毒丐施善真直冲到洞口的身体,突如断线的风筝般的、直飞出两丈多远,砰的一声,跌倒地上,口中鲜血如泉,良久爬不起来,显然伤的不轻。

洞口人影一闪,跳出一个白发鹰鼻,阴目如电的老者,老者身后跃出鬼殿三殿主。

两人落地,目光向四周一扫,不由微微一怔,突听燕少玉冷冷的道:“朋友,可是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了?”

白发老者目注刚从地上站起来的毒丐施善真,毫无歉意的冷笑一声,道:“燕少玉,你确实够毒,但是,这对老夫来说,没有什么多大损失,此人原是助红云帮的,不能久留身边,借此机会,让老夫练练劲也不坏。”

燕少玉淡默的道:“与其说尊驾是在练功,倒不如说是在炫耀!”

鬼殿三殿主阴沉的笑道:“不管怎么说,三宫主都是替你消除了不少麻烦,免得你东奔西走的躲避了。”

燕少玉看看面色苍白而阴沉的毒丐施真善,冷冷的大笑道:“哈哈……三殿主只说对了一半,麻烦,两位确实给燕少玉减去了不少,不过,却不是施善真的伤与亡,而是两位的到来却省了燕少玉再跋涉寻找一番。”

白发老者——神宫三宫主,闻言毫无表情的阴声道:“那么你该动手了,我两人随你挑一个。”

燕少玉冷冷地道:“在下既然要省麻烦,当然是两位一齐上了。”

鬼殿三殿主,自从听说鬼殿中,有三个殿主先后死在燕少玉手中,心中对他已存了畏惧之心,正巴不得能两人联手攻他。

他闻言忙道:“姓燕的,你这是由衷之言吗?”

燕少玉轻蔑的一笑,道:“莫非两位以为还有令燕某畏惧处?”

鬼殿三殿主厉笑声中,突然飞身发难,身子一矮,双掌一分,蹭身向燕少玉背后绕去,正是鬼殿的轻功绝技。

燕少玉已看透他此举是想先阻住自己的退路,使神宫三宫主有凝后出手的机会,冷笑一声,在三殿主双足才着地之际,人已飘出两丈,动作还比鬼殿三殿主快得多,落地冷声道:“宫主还不出手吗?”

鬼殿三殿主闻言知道他在羞辱自己,老脸上杀机一闪,狂笑一声,双掌齐出,眨眼间,连攻七掌之多。

燕少玉纵身穿插于他掌影之中,东西飘动,轻如无物,像一条有形而无实的幽灵,使人无法捉摸到他的实体。

神宫三宫主精目中掠过一丝毒茫,冷笑道:“只怕是三殿主一人,你也对付不了?”

打头中的燕少玉冷笑道:“宫主猜燕某在第几招上能取下三殿主的首级?”

三宫主把心一横,阴沉的道:“老夫相信三殿主三招之内,能让你血溅五步,否则……”

“否则你就出手相助是吗?”

神宫三宫主,眼向燕少玉一面,与自己说话,一边竟能从容游走于三殿主掌影之中,心中也无惊意。

他闻言接口道:“不错!”

燕少玉俊脸突然一沉,杀机爆生双目,阴森森的道:“从现在起,燕少玉两招之内,就叫三殿主命归黄泉,宫主你且看看!”

说罢身子一闪,脱出鬼殿三殿主掌影之中,蓦声喝道:“第一招!”

右掌向外一挥,招出羿射九日,封住鬼殿三殿主情急拼命的十三掌,身子直冲而上,左掌自下而上,突展“鸣凤追月。”

左掌出时成一直线,渗合于右掌拍出的满双掌影之中,实在无法分辨得出,那一只掌才是左掌。

鬼殿三殿主,全部十三掌,被燕少玉九掌封住,心中暗自骇意,好在燕少玉除了封招之外,并无煞手出现,心中稍放,疑念突生,忖道:“如果仅只如此,鬼殿其他三个殿主何至于会一败而亡呢?莫非其中有什么玄虚不成?”

转念如电火光石,掌招已用老,不得不换。

眨眼一瞬,就在三殿主撤掌慾待换招之际,燕少玉拍出的九掌突然消失,一张无声无响的左掌却已距胸口不满三寸了。

一惊,直惊得三殿主脸上色变,但经验老辣,虽惊却并不乱,当即倒地一滚,向身后滚出七八尺远,动作虽然快捷,头上发结,仍被燕少玉扫散,白发飘散,形如厉鬼恶煞。

鬼殿三殿主倒吸一口凉气,心中方自暗呼一声好险,突听神宫三宫主大叫地说道:“殿主,头上!”

鬼殿三殿主闻声知觉,双掌向上一盘,招化“万花台顶”,然后才跃起抬头,这时,神宫三宫主已突起发难,偷袭少玉背后,毒丐施善真却奋身向秘道入口扑去。

鬼殿三殿主一抬头,登时惊得叫道:“啊!莲台九佛?”

他的声音已有些颤抖。

神宫三宫主,闻声心头也是一震,手下也为之一缓。

猛地——

石屋内传来三殿主一声惨吼,跟着又是砰的一声,神宫三宫主的身子,已以快得惊人的速度,向秘道入口射去,轰!的一声,恰好堵住秘道之口,阻住毒丐施善真的去路。

毒丐施善真情急拼命,也不管落下的人是谁,大吼一声,双掌齐出,猛推出去。

神宫三宫主被燕少玉一掌震得耳鸣眼花,几乎连气还没喘过来,毒丐施善真掌已拍到,只一听一一

轰!然一声大响,挟着神宫三宫主一声闷哼,秘道入口己失去神宫三宫主的踪迹,毒丐施善真闪身向秘道内扑进去。

浮沙堡余时盛满以为燕少玉必然不会放毒丐施善真就此离去,以他的功力手段,毒丐施善真也决难脱其掌握。

那知,燕少玉却动也没动,他嘴角上仍噙着那一抹漠然的笑意,好像,毒丐施善真的逃走,与他没有关系。

突然,秘道内一声怒吼,接着,传来毒丐施善真一声闷哼,闷哼声中,毒丐施善真已从洞道之内反射出来,落地恰似泄了气的皮球,软瘫地上。

秘道内传来神宫三宫主愈去逾远的声音,道:“燕少玉,我神宫与你天龙帮誓不两立。”

燕少玉俊脸上,仍是一片冷漠,缓缓举步向毒丐施善真走去。

浮沙堡主余时盛直到现在,才算完全明白,燕少玉为什么会眼见其杀父仇人逃去,而竟无动于衷,原来,他早已料到了一切将发生的事,他心中,不由对燕少玉又增加了一份畏惧之意。

毒丐施善真目注走到身边的燕少玉,贪生之念油然而生,冷冷的道:“姓燕的,咱老要饭的,此时内腑伤势沉重,确实是你杀我报仇的好机会,下手啊!”

燕少玉冷漠的一笑道:“毒丐,你放心,燕某决不会令你失望就是。”

话落左手突然一闪,只听铮!然一声脆响,那柄死环脱腕而下,透出森森逼人的寒芒,在黑夜之中,特别令人心寒。

毒丐施善真内心一寒,但仍强自镇定,撑身坐起,挥袖一抹嘴上血迹,撇嘴笑道:“姓燕的,老要饭的先已说过内伤甚重,决不会还手,有种你就下手。”

薄薄的剑尖,缓缓抵在毒丐施善真额角上,燕少玉的头微微斜倾着,那两支黑白分明的星眸,本是令人心爱的,但此时确充满冷冽的光芒,他冷森森的道:“施善真,你想这当年我父被围困之前是什么情形吗?那时,在场想取他性命的人,却不只一个。”左腕微微向前一送,毒丐施善真额上已冒出了鲜血。

生命的诱惑力,也许太大了,毒丐施善真已失去了往日的尊严,颤声道:“燕……燕少玉,老要饭的承认当年错了,但是,人……人非圣贤,孰……孰能无……错?”

燕少玉星目仍是那么阴森,毫无感情的笑道:“但——是,尊驾不该错在我——燕家的事上。”左手突然向下一划,只听毒丐施善真一声惨号,滚倒地上,自额上,过右目,他脸上多了一条其深见骨,长达半只的血槽,血与目中黑水,流满脸上,一片模糊。

浮沙堡的人,个个颤抖着扭过头去,浮沙堡主余时盛,虽然盯着现场,神情却是恐怖无比。

没有一丝表情,燕少玉猛上一步踏住毒丐施善真的胸口,右手死剑连扬,血光随着剑影冒出,惨号却在血光中扬起,由凄厉,而嘶哑直到漠然无声,毒丐施善真早已面目全非地,绝命石屋中了。

门口飘进拔山神牛刚,他环眼向四周一扫,见地上仅只毒丐施善真一个尸体,迷惑的问道:“帮主,你杀了半天,只杀了一个?”

浮沙堡主余时盛沉重的道:“老夫却觉得比杀千万人更可怕。”

此时,外面又进来盲圣、邪哑,他俩一见地上只有鬼殿三殿主和毒丐施善真两个尸体,也是微微一怔,但没有问话。

燕少玉深深呼出一口气,好似减轻了内心不少负担。拍回凤环,缓慢的转过身来,道:“那边的人可清理光了?”

盲圣略一沉思,方想开口,拔山神牛刚已抢先道:“他娘的,只来了十几个不中用的龟孙子,那里招打,早就死光了,俺只道这里还有热闹,却不想也是冷清清的。”

燕少玉冷冷的点点头,道:“我们走吧!”

浮沙堡主余时盛突然接口道:“燕少玉你不封闭这秘道吗?”

燕少玉淡然的道:“浮沙堡是你所建,有多少秘道燕某不知道,假使你认为值得逃走,燕某并不阻止。”

话罢举步慾行。

余时盛沉叹一声,道:“此处没有卧具,老夫可否另选一处居住。”

燕少玉没有止步,闻声冷冷的道:“当下燕某并未决定你居住何处,现在仍是如此。”

说着已走出门外。

拔山神牛刚紧随身后,盲圣、邪哑其次,盲圣回头道:“余时盛你再选最好一处能睡有吃的地方别老是找我们帮主替你打算。”

话落转身出屋而去。

浮沙堡主余时盛看看妻儿,沉重的叹口气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3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生死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