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剑》

第15节

作者:雪雁

那人挥手一掠额前散乱的黑发,只见额上发丝根处,有一道很长的血迹,红肉外翻,仍在流着血丝,显然这伤已有好几天了。

他凝视着燕少玉,疲乏的声音道,“燕公子,本人有一事相求,万望公子答应。”

姬凤仪一双美目凝视在此人身上,一瞬不瞬,她小嘴微动了好几次,但却始终没有敢说出要说的话来。

燕少玉冷漠一笑,道:“朋友,你说说看吧!”

那人道:“在下想烦你派人通知姬岛主,东海变了。”

姬凤仪闻言一惊忙脱口道:“你……你是吴岛主?”

来人一听是小姐的声音,不由自主的转过身来,惨然一笑道:“小姐,你不认识我了吧?”

姬凤仪向前跨了几步,急急的道:“吴岛主,你好象伤得不轻,来,我给你看看。”

她的声音诚恳坦率。

吴岛主摇头惨然一笑道:“小姐,不用麻烦了,我自己的伤,我明白,要不是岛主重托未曾交待,我只怕早已死在路上了,小姐,你在这里甚好,我,我告诉你,然后你再告诉岛主,回家的五十二人已有四十人变节,十二个被囚禁,他们不但不会帮助我们,还可能伺机伤害我们。”姬凤仪美眉一皱,迷惑的道:“他们敢这样做?”

吴岛主歉然的笑了笑,坐在地上,沉痛地道:“不知他们从那里约来了鲸海叟,小姐,你不会知道此人。但是,岛主是知道的。”

话落那双涣散的眸子,突然转注燕少玉俊脸上,道:“燕公子,你仍怀恨着岛主吗?”

似乎已看穿了他的心意,又似乎不愿使这个千里负伤报信,忠诚为主的男士失望,燕少玉收起脸上的冷傲之色,沉声道:“我会到东海去的,朋友,大丈夫,要有勇气报仇雪恨,最起码,也该眼看着仇人流血断气。”

吴岛主黯然笑了笑道:“燕公子,我希望我能再多支持时候,但是,但是死神的手却已掌握了我的生命,在地下九泉,我,我会等着他们的。”

恰在这时,洞中落下百风女与东海岛主姬天雄,他两一见吴岛主,不由同时一怔,道:“吴岛主,是你?”

吴岛主挣扎起来,见礼道:“岛主,一切我都告诉小姐与燕公子了,东海六十四岛变了,我……我只能说这些……”

他话未说完,身子向前倾倒了。

东海岛主姬天雄飞身向前接住,吴岛主早已断气,姬天雄伸出发抖的右手,把他的眼皮拉下,盖住那双死不暝目的眼睛。

他自始至终,堪然而淡,直到他油尽灯枯,吐出最后一个字时,仍是那么坚强,他,似乎觉得自己完成了心愿,而没有死前的凄惨,有的只是一腔仇火。

“姬凤仪儿,他说了些什么?”

姬凤仪忧伤的道:“爹爹,我们的家被鲸海叟与四十个背叛的岛主占去了。”

百凤女闻言一惊,脱口道:“鲸海叟?”

东海岛主姬天雄心头也是大大的一惊,他知道,合自己夫妻二人之力,也不是鲸海叟之敌,但是,他没有形之于色,一跃而起,长笑一声,道:“哈哈……好好,碧峦岛主柳沧海终于把刀尖指向我了,燕少玉,老夫不但不能从东海调人来助你,此时马上就要带我的人离去了。”

燕少玉淡淡的笑笑道:“岛主,鲸海叟的情形,吴岛主会告诉我们的,因此,燕少玉也想会他一会。”

东海岛主姬天雄脸色一寒,道:“燕少玉,你功力的确胜过我夫妇很多,但是,东海六十四岛是老夫所创的基业,老夫既能创业,岂能让他人替老夫夺回!”

燕少玉漠然笑道:“无谓牺牲与事无补。”

东海岛主姬天雄冷笑道:“老夫合妻子之力,也不是鲸海叟之敌,但是,燕少玉,你该知道老夫的性格,何心做一些无谓的争论?”

姬凤仪忧伤的叫道:“爹爹,你……”

燕少玉长笑一声,道:“岛主,我相信你该不会逼我燕少玉在父仇末报之前,与令爱成亲吧?”

姬凤仪娇脸一红,默默的垂下头去,百凤女粉脸上也现出无比喜悦之色。

东海岛主姬天雄看看燕少玉,再看自己的女儿,突然放嘴大笑起来,道:“燕少玉你的心思好慎密,老夫算是又栽在你手中了,哈哈……”

东海岛主姬天雄并不是有勇无谋的匹夫之流,但是,以他身份,他实在不能假外人之手来完成自己的恩怨,因此,他虽然明知回去是死路一条,仍得鼓起勇气去走。

燕少玉如此一说,无异自认是他女婿,女婿有半子之称,那他帮姬天雄解决难题,乃是理所当然的事。

燕少玉淡淡的笑笑道:“我们现在就走吗?”

东海岛主姬天雄摇头道:“给他们一段时间,让他们去准备吧,别说咱们是攻其无备,目前咱们要急办的事情,是如何设法先扫清武林。”

恰在这时,谷中传来牛刚的声音叫道:“帮主,这些牛鬼蛇神全捉住了,请帮主发落。”

燕少玉扫了东海岛主姬天雄一眼,道:“现在我们该下去了。”

东海岛主姬天雄笑了笑,当众人一落下石崖,进入谷中,只见,卧龙谷与鹰愁老人葛万方全部躺在地上,其他的人大都死于非命了。

拔山神牛刚此时突然想到什么似的问道:“帮主,老道他们呢?”

燕少玉闻言向谷中心一看,只见一堆石头,并不见什么泉潭,心知是那几块石头在作怪,但却不知道怎么破解。

突然,石堆上一声轻响,化为乌有,仍现出一口清澈的潭水,玄真羽士云天羽、绝医谷奇,从里面缓步走出。

他们一见燕少玉同时微微一楞,玄真羽士云天羽道:“怎么,我没料错吧!”

绝医谷奇自知输了。一笑岔开话题道:“现在该咱们动手处置他们了!”

声落已走到燕少玉身前,绝医谷奇阴眼一翻,道:“帮主,现在该我们下手了。”

燕少玉看看两人胸前插着的木杆,冷声道:“牛刚,把他们拖到潭边。”

拔山神牛刚虎吼一声,分别抓住三人的腿,当真拖到潭边。

燕少玉道:“你们两个有力气的话就动手吧,不过,可要注意自己的伤。”

绝医谷奇笑道:“一报还一报,死也划得来。”

话落,拉着玄真羽士云天羽向潭边走去。

姬凤仪轻移莲步,走到燕少玉身边,柔声道:“少玉,你要、怎样处置他们。”

燕少玉笑道:“他们怎么做,我们就怎么做。”

姬凤仪打了个寒噤,娇声道:“少玉……”

燕少玉冷漠的一笑道:“他们下得了手,我也下得了手,仪仪,不要再谈这些了!”

姬凤仪娇应一声,低下头去。

三声凄厉的惨号,响澈云霄,寂静的夜里,听来令人毛骨悚然,姬凤仪娇躯一转,偎进燕少玉怀中了。

她痛苦的道:“少玉,少玉,这等血腥的事情,到底何时何日才能结束呢?每次你与人争斗的时候,我都在默默祈祷着,祈求这是最后一个,但是,这最后一次却永远过不完,少玉,我实在害怕。”

燕少玉沉重的叹了口气,道:“仪仪,是我令你受苦,你实在……”

姬凤仪霍然转身,用小手捂住燕少玉的嘴,急声叫道:“少玉,我不许你说那些。”

是牛刚的声音,起自燕少玉身后,道:“帮主,今夜在那里过夜?”

燕少玉拿下姬凤仪的手,道:“这两天就住在这里吧!等天羽、谷奇的伤势医的差不多了,咱们再走。”

于是,众人把石洞隔开,分别居住在石洞中。

三天的时光,在出奇的平静中过去,没有一个敌人来騒扰,甚至,连来侦察的人也没有,但是在潜在的意识中,每个人都觉得这平静的背后,隐藏着一股无形的巨大压力,随时都有压来的可能。

玄真羽士云天羽与绝医谷奇的伤势,虽然在绝医谷奇的绝世医术下,已经见大好转,但却仍不能急行。

第四天的黄昏,天气显得十分阴沉,似有下雨的征兆。

在一间简单的石室中,三位姑娘正在油灯之下,陪着燕少玉聊天,地方虽然简陋,但她们却很满足。

因为,这几天她们一直与燕少玉厮守在一处。

燕少玉星目凝视在如豆的灯焰上,似自语般的道:“我相信他们不会永远沉默的,这对我们有利而对他们有害。”

九阴女白凤笑道:“你怎么突然又想到这个了。”

燕少玉一笑道:“事实确是如此,幻云谷与北海派,知道我不会放过鬼殿中的人,如果他们及时动手来找我,我们的敌人将越来越多,力量也越来越集中。”

七煞玉女白燕道:“刚才谈得快快乐乐的,何必再谈这些令人烦恼的问题呢?”

姬凤仪也娇声道:“是啊!”

就在这时,突听牛刚的声音大叫道:“快叫帮主来,俺捉到一个姦细。”

盲圣沉声问道:“那里来的知不知道?”

拔山神牛刚道:“她说是神宫少宫主?”

燕少玉一跃离座而起,道:“牛刚决非其敌,她既然甘心被捉,此来必有原因,我出去看看!”声落人已奔出室外。

拔山神牛刚此时正从洞顶入口下来,他手中拉着一个美丽绝伦的少年,启飞色舞,状似十分得意。

拔山神牛刚的声音惊动了全洞的人,各自从石头隔开的石室内走了出来,围了一个很大的圈子。

燕少玉星目四下一扫,只见全部的人都在此,心知此时洞顶,必然无人看守,心中微微一动,冷声道:“牛刚,放开她。”

拔山神牛刚环眼一瞪,道:“帮主,他很凶呢!”

燕少玉冷漠的一笑,沉声道:“放开她!”

拔山神牛刚见燕少玉脸色不大对劲,只得松手放开,退到一边。

此人正是那女扮男装的神宫少主方玉凤,她左手在右肮上轻揉了一阵,突然抬头注定燕少玉道:“燕少玉,你知道我此来的目的吗?”

燕少玉冷冷一笑道:“少宫主不妨直说。”

方玉凤道:“我以为你想得出。”

燕少玉冷然道:“少宫主,燕某没有那么多时间。”

方玉凤的美目,缓缓盯在燕少玉的俊脸上,小嘴微启但却说不出话来,随着嘴角的启动,眸子中渐渐罩上一层痛苦的光芒。

玄真羽士云天羽见状暗付道:“此女心地倒很善良,帮主会看得出的。”

方玉凤终于艰难地道:“公子,我……我想求求你帮帮忙。”

燕少玉似乎一点也不惊奇,冷笑道:“少宫主,我早知道有这一天了,但是,我却没考虑过要帮任何人的忙,少宫主你找错人了。”

方玉风美眸子中掠过一丝喜色,突然又被愁云笼罩,柔弱的道:“燕公子,神宫虽然与你敌对,但自始至终你都未受过神宫的大害,何况,你此去救神官,并不只是助我,也等于是助你自己,不然,神宫一旦被幻云谷拉去,却将与你势不两立。”

燕少玉冷冷一笑道:“少宫主,你请回去吧!燕某如果惧怕神宫那么残余的力量,也不会放老大老么两人回去了。”

方玉风闻言心头一惊,她眼前突然映出大师祖与两个伯父的狰狞面孔,与两位师伯那冷酷的声音道:“你如果请不出燕少玉,你就回来领你双亲的尸首吧!”

她身子微微颤抖了一下,不自觉的缓缓跪下去。

她又凄凉的道:“燕公子,我……我给你跪下了。”

她人本就长得娇柔美丽,又是个女儿之身,这时内心压力所迫,举动更是楚楚动人,令人看了生怜。

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燕少玉的俊脸上,假使能够的话,他们真想说几句请求的话来相助她。

但是,他们谁也不敢开口。

燕少玉俊脸微微抽搐了一阵,冷冷的道:“少宫主,燕少玉没有那副好心肠,你找错人了。”

一切的期望化成了泡影,羞辱悲愤化成了仇恨,她好象看到了燕少玉的心了,那内在的与他外在的完全相反,丑恶得伯人。

缓缓站了起来,没有再说一句相求的话,那怨毒的眸子盯在燕少玉的俊脸上,阴毒的道:“燕公子,一切我都记住了。”

话落转身跃上洞顶,消失于夜幕中了。

燕少玉星目扫了众人一眼,道:“你们回去休息吧,我去去就来。”

话落不等众人开口,也跟着飞身跃上洞顶出口,消失于夜幕之中。

玄真羽士云天羽沉声道:“这中间必然有诈,少宫主怎会知道我们在这里……”

拔山神牛刚道:“你怎么不早说,现在可怎么办呢?”

玄真羽士云天羽,道:“现在,我们必须派人去接应帮主……”

拔山神牛刚抢口道:“我去!”

他说完转身就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5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生死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