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剑》

第16节

作者:雪雁

这时,东海岛主姬凤仪、九阴女白凤、七煞玉女白燕都相继围了上来,鬼殿的残余徒众却趁此机会撤回谷内去了。

姬凤仪美目望望三个苍松古月的老和尚,虽见他们容颜祥和,但由三人肃煞的气氛中,她敏感的芳心,仍能体会出三人将对她心爱的人儿不利。

她娇躯柔弱的向前跨出几步,纤纤玉手轻拉着燕少玉的手臂,娇怯的道:“玉哥哥,他们要做什么?”

燕少玉疼爱的回头看了她一眼,柔和的道:“仪仪!退到你两位姐姐那边去,不要问。”

姬凤仪忧抑的摇摇头,道:“不,玉哥哥,我!我要知道,我,我担心你……”

燕少玉此时心乱如麻,但却不忍心喝叱她,习惯的漠然笑了笑道:“仪仪,退下去吧!马上你就知道了。”

三个老和尚,慈祥的精目,看着三个如花似玉的美人儿,再看看她们目中透露出的关怀光茫,心中也是十分不安,由她们神情,他们自然判断得出,如果燕少玉一去,势必带走另外三条无辜的性命,但是,他们却不能不做,因为,他们已记不清有多少人到天山去控告燕少玉了。

中间老和尚沉重的叹了口气。道:“燕施主,只要你答应从今之后不再用‘莲台九佛’对敌,今日之事,老衲三人愿就此放过。”

燕少玉一怔,突然冷漠的一笑道:“三位大师这么相信燕少玉吗?”

老和尚肃穆的点头道:“是的,燕施主,老衲等三人一路寻来,还没听到任何一个人说过燕少玉不守信约的话。”

姬凤仪却娇怯的轻声道:“少玉,你……你知道我们不能没有你。”

她的声音是那么依恋。

燕少玉俊脸上的肌肉猛烈的抽搐着,但知道他不答应的后果,因为“幻云谷”既然唆使人去找天山三佛来,决不会没有把握的,何况,三人敢来,就不会轻易离去的。

但是,他不能答应,他一生只佩服过一个先敌后友的“恨天和尚”,他死前唯一托付给人的事就是这招“莲台九佛”,而且,要他用它替他洗雪遗恨。

他,是目中缓缓爆射出坚定的光芒扫了天山三佛一眼断然道:“燕少玉很感激三位大师如此相信,也正因为三位大师如此相信燕某,所以,燕少玉不能答应。”

“天山三佛”同时一震,左侧老和尚沉宣一声佛号,道:“阿弥陀佛,燕施主,你逼得老钠等无路可走了?”

姬凤仪绝望的看了燕少玉一眼。凄苦的道:“少玉,你从来没听过我一句,但是,我仍会永远永远的跟随着你的。”

她话落缓缓退了下去。

东海岛主姬天雄见事情已恶化到这般地步,心知已无挽回的余地,不由把心一横,冷声道:“三位大师此来的唯一理由只是听信了别人的控告吗?”

右侧老和尚沉声道:“姬施主,控告他的不只两三个人,而他用的武功却是佛门中的绝学。”

东海岛主姬天雄冷笑一声道:“三位大师,假使东海六十四岛的人全在老夫领导之下,涉水翻山,到天山去请求大师传给莲台九佛以除世间凶恶,维护正义,不知三位大师怎么说?”

中间老和尚道:“因为施主是他们的总岛主,叫他们怎么做,他们不能不做,所以,这只能算是施主一人的意思。”

东海岛主姬天雄冷笑道:“假使老夫不去,而叫他们分批独去呢?”

三个老和尚同时心头一震,一时之间,全都为之语塞。

左侧老和尚生性比较燥烈,闻言精目中寒光一闪,沉声道:“姬施主好雄厚的辩论啊!”

东海岛主姬天雄乃是一代宗师,雄霸海外,唯我独樽,那能示弱忍受老和尚这等强词夺理之言的,当即大笑一声,道:“人称‘天山三佛’,佛慧、佛智、佛愚禀性耿直,不为邪恶所侵,如今目睹,倒叫姬天雄大开一次眼界了,哈哈……”

东海岛主姬天雄直呼三人名字,再以狂笑相辅,显然语含不敬,三天山佛虽然都是有道之僧,修养极深,当下一闻这等不敬之言,也不由脸色同时一变。

中间老和尚佛慧低喧一声佛号,沉声说:“姬施主之言故然不无可能,但施主怎么证明老衲是被人利用了呢?”

东海岛主姬天雄冷笑道:“三位大师年高我姬天雄许多,辩别是非的能力当然也远胜我姬天雄的,怎么反来问我呢?”

右侧老和尚佛智道:“那么姬施主也不知道了?”

燕少玉沉声道:“三位大师既然自信此来是为了天下生灵,那就一定得除燕少玉不可,多讲全是费话,大师以为如何?”

佛愚冷声道:“燕施主之言故然有理,但天下事总有个是非黑白之分,燕施主如有解释请详述之,老衲等不愿施主含冤负屈。”

燕少玉俊脸蓦地一寒,一声长笑,道:“哈哈……三位大师可是自信已主宰了整个宇宙?所以要燕少玉道出理由,洗刷冤屈,不错,燕少玉确实有理由,但是——却不会在此时对三位解释,三位大师请准备了。”

他话落猛然跨上两步。

佛愚一闪而出,冷声道:“燕施主年纪轻轻,便以为无人能管教你了吗?”

燕少玉冷笑道:“也许大师能!”

佛愚沉声道:“燕施主,多言无益,施主请出手吧。”

佛愚此言一出、佛慧、佛智相继退下丈余,显然是准备观战。

燕少五星目中寒光一闪,突地长啸一声,飞身凌空而起,身子在空中一幻,幻出九尊坐佛。

天山三佛虽然有克制莲台九佛的武功,也同样知道莲台九佛的霸道,是以燕少玉身子才一凌空起来,佛愚早巳把功力凝聚双掌之上了。

燕少玉在空中,第一掌才出,地上佛愚身子突然急旋起来,旋转中,双掌还环向空中拍递,速度快得难以形容。

但见掌掌相连,同一方位往往有四五只手掌重叠,头上方圆五尺以内,全都布满了层层重叠的掌网,其速度之快可想而知。

燕少玉拍下的九掌。掌掌都击在佛愚仰空拍出的掌上,连发出九声大响,回荡的掌声充散四周令人窒息。

燕少玉九式幻完,身子已近地面,竟未伤到佛愚分毫,旁观众人,个个脸上变色,突听佛愚大喝一声,道:“燕施主也接老衲一掌试试。”话落旋转的身子突然一停,闪电一掌向燕少玉脸口拍到。

燕少玉心头一震,剑眉猛然一跳,右掌闪电迎了上去。

轰然!一声大响,登时沙飞石走,尘土飞扬,高达十丈。

燕少玉退了两步。胸口唯觉沉闷,心中暗自惊骇佛愚的功力。

佛愚退了一步半,他心中的惊异更在燕少玉之上,暗忖道:“想不到他年纪轻轻,功力竟然这般深厚,难怪他能施展莲台九佛。”转念之间,除他之心更识,冷冷注定燕少玉道:“燕施主,莲台九佛奈何不了老衲。”

燕少玉冷漠的一笑,答非所问的道:“大师。这一招可是纯粹的莲台九佛吗?”

佛愚沉声道:“不错,燕施主,老衲相信有不少生灵已伤在这招之下了,而施主的功力也令老衲吃惊,所以……”话落突然住口不言。

燕少玉冷笑一声。接道:“所以大师觉得非除燕少玉不可是吗?”

佛思慈眉一场。沉声道:“是的,燕施主,我佛以拯救众生为怀,老衲不得不走此极端。”

九阴女白凤闻言芳心一跳,莲步一动,就要飞身出去与燕少玉联手,恰在此时,突听燕少玉大笑道:“太师,在下说一句话你或许要吃惊,你败了。”

佛愚闻言脸色一变。低头上下把身体打量了一阵,见浑身上下,没有一点异样之处,不由抬头迷惑的道:“施主何不明白指出来老衲败在那里?”

燕少玉冷笑道:“大师非败在莲台九佛之下不可,在下要事先言明。莲台九佛再度在燕某手中出现。将不只是纯粹的九掌,大师可要一试?”

天山三佛闻言心头同时一震,佛愚思忖一阵,断然道:“燕施主,老衲等现在已不只是要收回莲台九佛了,施主为求自保,当然有权利用任何武功。”

燕少玉冷笑道:“大师,你最好把背上的方便铲也解下来。”

佛愚冷冷一笑道:“此铲是用来掩盖暴露尸体的,老衲以为现时还用不到它。”言下之意,不问可知。

燕少玉闻言星目中突现杀机,冷冽的一笑道:“但愿燕某不会令大师失望,大师准备了。”

“了”字一出口,身子突然再度纵上空中。

所有的目光,除了佛慧、佛智以外,都充满了关怀与希望之色,迫切的盯在凌起的少玉身上,每个人都紧握双拳,好像恨不得把全身力气都加到燕少玉身上,以期待他能一举得胜。

佛愚一见燕少玉凌起,身子突然先前一般的旋转起来,层层的掌网再度布满头上方圆五尺之内。

燕少玉亦到顶端,身子突然一转,第七式佛像才现,七道阴柔锐利的掌风已拍了下来,正是那招鸣凤追月。

佛慧、佛智见状双双骇然色变,几乎是同时,两人忖道:“莲台九佛辅以这招鸣凤迫月,九式之中,连拍七十二掌,此人功力端的骇人听闻,佛愚虽然勉强应付得过,但七十二掌一完,势必无力再出手了,我得准备接应了。”

佛愚拍出掌风与燕少玉的鸣凤追月招一接触,立觉不对,因为,他的掌法已无法把所有拍来的掌风退走。

燕少玉三式坐佛一完,佛愚的身子已有些摇晃不定了,三女粉脸上不由浮现了欣喜的笑意。

眨眼之间,八式已过,佛愚出掌已有些缓馒了,身子更是东倒西歪飘摇不定,光头之上冷汗如豆。

蓦地,燕少玉大喝一声,第九式坐佛再出,九道劲猛的掌风中,挟着三道白芒,一闪没入佛愚的掌网之中。

佛慧、佛智见状大惊,一声惊喝尚未出口,已听佛愚传来了一声闷哼,燕少玉恰好落下地面。

两个老和尚精目中杀机同时一闪,双双飞身向燕少玉背后扑去,人末到掌已拍出。

谁也没有想到,以天山三佛的身份会突施偷袭,就是燕少玉本人,也没料到二僧会偷袭他,因为,他并没有取佛愚的命。

只有姬凤仪。她不知武林有矩,那双美目更一直盯在燕少玉身上,见状不由惊叫道:“燕哥,后……”

燕少玉心头猛的一震,双足一点地面,身子突然凌空向前飞去,他知道。自己决躲不过二僧的暗击,这样做,只不过是为了减轻受伤的程度而已。

砰砰!两声大响,燕少玉前冲的身子突然加速了许多,直飞出七丈多远,落地冲出五六步。张口吐出一大口血,几乎跌倒地上。

九阴女白风、七煞玉女白燕双双惊呼一声,飞身扑了过去,分挟着燕少玉左右双臂,姬凤仪莲步碎移,也追了过去。

燕少玉振臂把三女推开,星目中杀机大炽,猛吸一口真气,压下翻滚的气血,霍然转身向三僧走去。

这时,佛慧、佛智才发现佛愚只在左右双臂上被两柄短剑划破了两处,鲜血狂流如注并无大碍,心中倒有些后悔方才出手太孟浪了。

九阴女白凤焦急的娇声道:“玉弟弟,君子报仇十年快进功疗伤。”

燕少玉此时杀机已起,那听这些,冷冽的长啸一声,身子突然凌空而起,阴森森的道:“两位大佛准备了!”

九阴女白凤怕燕少玉强提内功弄成残疾,忍不住脱口惊呼道:“玉弟弟,你说过不杀佛门中人的!”

燕少玉闻言心头不由一动,但此时莲台九佛却已用了出来,而左右两手同时拍出了朝阳、鸣凤两种招式。

佛慧、佛智会见过燕少玉对付佛愚时的功力,知道他本身的武功揉合九佛之内,霸道无比,是以两人谁也不敢大意,不过,他们自信燕少玉伤不了他们。

因为,当时他只是对佛愚一个,而此时,却要同时攻击两人,功力无形中减了一半,何况,他此时已受了内伤。

两人再也没想到燕少玉双掌竟然同时拍出两种不同的武功。

二僧心头大震,各使全力,在头上布成一道掌绸。

燕少玉此时内腑已伤,功力打了折扣,莲台九佛只幻到第六式已觉得二分吃力了,然而,仅这六式,二僧已有些招架不住了。

蓦地,燕少玉大喝一声,在第七式上,六道白茫突然分成两组,向二僧奔去,人也从空中掉了下来,落地连吐两大口鲜血。俊脸立时苍白如纸。

两声痛哼,发自佛慧、佛智口中,两人双掌上各自插着一柄短剑,直透手背而出,血流如泉,怕人之极。

另两柄短剑,从两人颈项间擦过,插立地上,与佛愚的遭遇几乎相同。

两声娇呼,九阴女白凤与七煞玉女白燕同时落在燕少玉左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6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生死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